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銀彈攻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銀彈攻勢字體大小: A+
     

    城西清風茶館的一間雅室內,范寧正獨自一人飲茶,這時,移門轟的一聲開了,從外間風風火火走進一名身材胖大的中年婦人,她摘掉臉上覆面的紗巾,赫然正是歐陽倩的繼母薛氏。

    薛氏怒氣沖沖瞪著范寧,「你害死了我兄弟,你還有臉要見我!」

    范寧不慌不忙道:「既然你肯過來,說明你心裡也明白,你兄弟不是我害死的,你為何不坐下來,聽我給你說說真相。」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話雖這樣說,薛氏還是一屁股在范寧對面坐了下來,像頭母狼一樣惡狠狠盯著范寧。

    范寧笑著倒了一盞熱茶,推到她面前,薛氏一擺手,「你少啰嗦,有什麼話你就趕緊說!」

    范寧這才緩緩道:「你知道你兄弟薛宗孺坐實了我的彈劾罪名后,要承受什麼後果?」

    薛氏沒有吭聲,還是冷冷盯著范寧,范寧繼續道:「誣告罪坐實,首先是罷免官職,然後流放三千里一年,如果你丈夫肯替他說清,說不定流放之罪還可以免除,僅此而已。」

    薛氏眼中露出一絲疑惑,「既然罪名不重,他為什麼還要自盡?」

    「自盡?」

    范寧冷笑一聲,「你兄弟臉厚如牆,心中早就沒有什麼尊嚴了,他絕不會愧疚自盡,你是他胞姊,你應該很了解他,他那樣貪生怕死的人會自縊而死?」

    其實薛氏也一直懷疑兄弟不是自盡,但朝廷是這樣下的結論,他只能把懷疑放在心中,現在范寧犀利的話語一下子將這個謎底揭開,薛氏再也承受不住,一下子崩潰了,放聲大哭起來。

    茶館掌柜被驚動了,他走到外間,不安地向內室張望,范寧向他擺擺手,示意沒什麼關係。

    薛氏哭了一會兒,漸漸平靜下來,她抹去眼淚問道:「是誰害死我兄弟?」

    「這個誰也沒有證據,不過是誰在背後慫恿你兄弟告發歐陽修,那誰就是最大的嫌疑,這件事朝廷已經結案,我也無法再調查,也無從調查。」

    薛氏低頭半晌,慘然一笑,「那我還得謝謝你告訴我真相。」

    范寧搖搖頭,「我告訴你這些,是想消除你的敵意,然後我再和你做個交易?」

    薛氏雖然知道了真相,也說了一聲謝謝,但並不代表她就真能諒解范寧,不管怎麼說,是范寧把他兄弟送進大理寺監獄,范寧也是作惡之人。

    不過薛氏心中對范寧的仇恨確實消淡了不少,只是仇恨變成了厭惡和反感,她冷冷道:「我憑什麼和你做交易?」

    「因為你需要錢!」

    范寧毫不客氣,直揭她的傷疤,「以歐陽伯父花錢的大手大腳,你們家根本沒有什麼積蓄,你兩個女兒過兩年要出嫁,她們嫁妝怎麼辦?你的三個兒子要娶妻,他們和妻子住哪裡?總不能倒插門住妻家吧!據我所知,你娘家和自己的嫁妝這幾年也被你兄弟折騰得差不多,你手中最多只有一兩千貫錢,這點錢能做什麼?」

    薛氏的臉色極為難看,范寧血淋淋地揭開了她的窘況,她家中有數十名傭人,兒女又多,每月開支極大,各種人情往來又不能丟面子,偏偏丈夫喜歡飲酒狎妓,花錢大手大腳,拿回來養家的錢很少,導致她家裡每月入不敷出,她早就開始用嫁妝補貼家用了。

    范寧說她手上還有一兩千貫錢其實還是高看她了,她手中只剩下幾百貫錢,每天為生計發愁,她把歐陽倩趕出家門,還真是想把小院租出去賺點菜錢。

    薛氏臉上掛不住,恨得咬牙道:「你就是故意來羞辱我嗎?」

    范寧搖搖頭,「我不想羞辱你,只想和你做個交易而已,你若肯答應交易,我會給你一萬兩銀子。」

    薛氏心中怦的一跳,一萬兩銀子啊!有一萬兩銀子,她兒女的嫁妝和兒子的房子都解決了。

    看在一萬兩銀子的份上,薛氏的臉色終於緩和了很多,她將桌上的茶一飲而盡,將茶盞往桌上一頓,「你說吧!想要我做什麼?」

    范寧緩緩道:「我要娶歐陽倩!」

    「什麼?」

    薛氏驀地瞪大了眼睛,顫抖著手指著范寧道:「我明白了,你....你就是一直養她的那個漢子!」

    范寧臉一沉,冷冷道:「你說話最好乾凈點,什麼叫養她的漢子,她被你虐待,我照顧她有什麼不可以?」

    薛氏不敢觸怒范寧,只得恨恨道:「我說她這幾年哪裡來的銀子,原來是你給她的,等一等!」

    薛氏忽然反應過來,「你....你不是已經成婚了嗎?娶了朱貴妃的侄孫女,你怎麼還能......」

    薛氏心念一轉,終於明白了,「我知道了,你是想娶她為妾,又怕她父親不同意,所以來收買我,讓我去勸說她父親,是這樣吧!」

    范寧點點頭,「這就是我說的交易,給你一萬兩銀子,你做不做?」

    范寧把一隻玉佩放在桌上,「這塊玉佩可在御街的朱氏錢鋪支取一萬兩銀子,你知道答應交易,這一萬兩銀子就歸你了。」

    薛氏當然不會在意歐陽倩的死活,至於歐陽倩做妻也好,為妾也好,她更不會放在心上,但如果這件事有利可圖,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薛氏冷笑道:「我丈夫可是有身份的人,他女兒給人做妾,這比殺了他還難受,他絕不會答應的......」

    范寧一拍桌子,「你少廢話,我就問你做還不是不做?」

    薛氏當然只是為討價還價,她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算你找對人了,確實只有我能勸她父親答應,也只有我能做到,但一萬兩銀子太少,我要三萬兩銀子。」

    「你放屁!」

    范寧收起玉佩,起身就走。

    薛氏急了,一把拉住范寧,「一萬五千兩銀子,我就答應你!」

    范寧停住腳步看了她一眼,忍住心中的厭恨道:「那就一言為定,我先給你五千兩銀子,拿到她父親的書面同意書後,我把剩下的一萬兩銀子給你。」

    「好!」

    薛氏一口答應,「明天這個時候,也在這裡,我們錢貨兩清。」

    范寧取出另一隻玉佩遞給她,「這是五千兩銀子,口令是四季發財,如果事情辦不成,我可是要追回來的。」

    薛氏緊緊捏住半塊玉佩,『咕咚!'咽了口唾沫道:「你放心,一萬五千兩銀子的機會我可不想錯過。」

    薛氏離開茶館,又匆匆趕到了位於御街的朱氏錢鋪。

    錢鋪內,劉大掌柜核對了半塊玉佩,又深深看了面前忐忑不安的中年婦人一眼,對她道:「口令符合,玉佩也對,這五千兩銀子你是想提走,還是我給你另外開一個櫃頭?」

    薛氏心中大喜,她想了想道:「五千兩銀子我拿不動,你幫我另外開一個櫃頭吧!用我的名字和口令,玉佩還是這個。」

    五百貫錢以下憑口令就能提錢,超過五百貫錢,就必須同時出具信物,信物主要是半塊物品,種類也很多,半塊木牌,半塊銅牌等等,如果存錢超過三千貫,就是半塊玉佩。

    劉大掌柜給她辦了手續,不多時,薛氏歡天喜地地往家裡趕去。

    ........

    接下來便是勸說歐陽修答應把歐陽倩嫁給范寧,歐陽修怎麼能答應自己的女兒給別人為妾,這可是大傷他的面子,氣得他從床上跳起來,大罵范寧無恥卑鄙。

    薛氏卻一番痛訴丈夫風流放蕩,飲酒狎妓,揮霍無度,弄家中窮困潦倒,她也不敢說她和范寧做了交易,只是說范寧願意承擔歐陽倩所有弟妹的嫁妝和房子。

    「你的名聲早就沒有了,你還要名聲幹什麼?我就問你,阿倩是你的女兒,難道我給你生的五個孩子就不是你的兒女?兩個女兒再過兩三年就要出嫁了,她們嫁妝怎麼辦?三個兒子拿什麼娶妻,就算娶農家之女,不用花什麼錢,難道他們也要擠在這座小宅里?而且這是官宅,你死了這宅子官府要收回去,我們孤兒寡母住哪裡?」

    「我可以給他們掙錢!」歐陽修不甘心道。

    薛氏冷笑一聲,「算了吧!你的眼睛都看不見了,你還能掙什麼錢,就算皇帝可憐你,繼續養著你,他還會給你陞官加爵嗎?別做夢了。」

    歐陽修頹然坐下,薛氏又勸他道:「你的後半輩子還得靠我來照顧你,還得靠五個兒女孝敬你,再說阿倩也願意嫁給范寧,他對阿倩也是真心喜歡,你又何必做這個惡人,為一個所謂面子,讓全家人都憎恨你,你的後半輩子怎麼辦?」

    薛氏太了解自己丈夫的弱點,他最害怕自己老年孤獨無依,所以薛氏軟硬兼施,句句戳中他的要害。

    歐陽修嘆息一聲,「讓我再考慮考慮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