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兩女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兩女相見字體大小: A+
     

    朱佩回府又痛哭了一場,她伏在床上,頭腦昏昏沉沉,腦海里一片空白,最初的憤恨已經發泄完了,她現在變得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難道自己真的搞錯了?』

    『不可能。』

    朱佩望著桌上幾封發黃的信件,那是她從丈夫書房一隻小箱子里找到的,歐陽倩寫給他的信件,這麼多年還一直保存完好。

    『一定是真的,夫君一定瞞著我和她往來。』

    『可....可這又是為什麼?』

    正在胡思亂想之時,門口傳來阿雅的聲音,「參見夫人!」

    「阿雅,你先去吧!我和她說說話。」

    這時,門開了,王氏走了進來,她一眼看見桌上的幾封信,她拾起看了看,搖了搖頭,把信放下了。

    「佩兒,你還在哭嗎?」

    朱佩鼻子一酸,伏在母親懷著抽抽噎噎哭了起來,王氏愛憐地撫摸著女兒的頭。

    「佩兒,阿梅都告訴我了,她去調查歐陽家,結果得知歐陽倩被她繼母趕出家門,下落不明。」

    「為什麼?」

    朱佩抬起頭,眼睛紅腫得像桃子一樣,淚水流滿了她的俏臉。

    「和她父親的事情有關係吧!繼母的兄弟死在監獄,她便遷怒於歐陽倩。」

    朱佩極為聰明,她心念一動,立刻明白了。

    她的聲音又哽咽起來,「一定是夫君給她買房子了,劉大管事說,夫君前段時間提走了三千貫錢。」

    王氏嘆了口氣,「女孩兒都像你這樣聰明可不是好事啊!有的事情,該糊塗還得糊塗一點好。」

    「可他不該瞞著我在外面養女人!」

    沉默片刻,王氏低聲道:「其實你爹爹也在外面養有女人。」

    「什麼!」

    朱佩驚呆了,父母的感情那麼好,父親怎麼會?

    王氏嘆口氣道:「如果那個女人是清白女子,我就讓她進府了,偏偏她是妓女出身,我無法接受,所以我和你爹爹說好,他可以養,但不準帶進家來。」

    「爹爹也....蓄妓?」

    朱佩也知道,大宋的文人士大夫們都喜歡蓄妓,如果丈夫也在外面蓄妓,她倒不會那麼傷心,偏偏是歐陽倩,她的感情上受到了極大傷害。

    王氏又道:「其實在二十年前,你爹爹也娶了一房小妾,那時你大哥身體狀況不妙,我的壓力很大,就默許了他娶妾,後來小妾難產死了,那時你還沒有出生,你爹爹很傷心,後來他再也不肯娶妾,但我知道他心中一直念念不忘。」

    「娘,我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你看我都準備讓阿雅給他做同房侍妾了,只是他不該隱瞞我,而且他對歐陽倩一直就念念不忘,他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歐陽倩?」

    王氏沉吟一下道:「其實你可以換個思路,他認識歐陽倩比你早,是你從歐陽倩手中把他搶走了。」

    「啊!」

    朱佩一下子呆住了,「娘,我沒有.....」

    王氏笑道:「我只是這樣說說,你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怎麼可能對你沒有感情呢?我覺得阿寧肯定是喜歡你,因為他選擇了你,要知道歐陽修的地位可比你爹爹高,娶他的女兒更有好處,可是他最後還是娶你,而沒有娶歐陽倩。」

    「既然娶了我就應該一心一意,為什麼還要和她藕斷絲連?貪心的壞傢伙!」

    王氏臉上笑容慢慢消失,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佩兒,你想過沒有,他為什麼和歐陽倩斷不了?」

    「為什麼?」

    王氏咬一下嘴唇道:「其實這就是我最擔心的事情,佩兒,你膝下無子!」

    朱佩頓時急了,「可是他說不在意,現在我們不急!」

    「那是他安慰你的話,當初發現你兄長不對時,你爹爹是多麼絕望?阿寧今年二十一了,已經是四品高官,可他還沒有孩子,你說他能不急嗎?而且他父母也著急啊!」

    朱佩的臉變得慘白起來,她想起坐船回來時,夫君明明很喜歡明禮的兒子,可在自己面前,又裝作不喜歡他,連抱都不願抱,真是像母親說的那樣,他是在照顧自己的情緒啊!

    「娘,那我該怎麼辦?」朱佩心中開始方寸大亂。

    王氏沉默片刻道:「你先給我說實話,你願意和阿寧離婚嗎?」

    朱佩慌忙搖頭,離婚只是氣話,那是她深愛的丈夫,她怎麼捨得放棄?

    「既然如此,你就要做好思想準備。」

    朱佩遲疑一下道:「娘的意思是說,讓她進門?」

    王氏緩緩點頭,「歐陽修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人,搞不好歐陽倩懷了身孕,最後是你走開,這才是我最擔心的事情,你要聰明一點,先把歐陽倩的名分定下來,讓她做妾,她爹爹就無法再威脅到你了,女人就是這麼回事,沒有名分時,她什麼機會都有,一旦有了名分,她就很難再翻身了。」

    「娘,要不給她一筆錢,我給她十萬貫,讓她離開阿寧!」

    「別傻了,那些信在還在桌上呢?阿寧不可能丟下她的,她得到阿寧,還會稀罕那十萬貫錢?

    你沒有選擇,要麼是她取代你的位子,要麼就是你壓住她,佩兒,你要把主次分清,什麼最重要?你的正妻之位才是第一重要的,不要讓別人有機會取代你,阿佩,你要勇敢起來,去和她談談。」

    朱佩萬般無奈,只得嘆口氣道:「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裡?」

    「有辦法找到她,阿梅明天一早就去打聽。」

    .........

    次日中午,一輛寬大的馬車在東門外的一條小巷前停下,劍梅子看了看紙條,對朱佩道:「就是這裡,最盡頭的一間屋就是!」

    劍梅子是通過一名牙人在官府查到了歐陽倩的住宅,這讓朱佩很不舒服,丈夫居然是用歐陽倩的名字買下了宅子。

    劍梅子見她臉上不高興,便忍不住勸她道:「才八分地的小院子,你和她計較這個幹什麼?」

    「等那個死阿獃回來,他必須給我買一座八百畝的莊園!」

    朱佩發狠地嘟囔了一句,這才走下馬車。

    兩人走進小巷,來到最裡面,朱佩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個小娘子的聲音,「是誰啊?」

    「我找歐陽姑娘。」

    門開啟一條縫,露出一雙警惕的眼睛,「你們是誰?」

    「如果你家主人叫做歐陽倩,那就對了。」

    「阿桃,是誰?」身後傳來另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

    「姑娘,是兩個女子,我不認識。」

    這時,門開了,歐陽倩出現在門口,兩人對望一眼,都有一種驚艷的感覺,朱佩估計眼前女子就是歐陽倩了,長得十分端莊秀麗,和她想象的狐狸精模樣完全不是一回事,朱佩心中的怨恨頓時消退了不少。

    「你就是歐陽姐姐吧!」朱佩臉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意。

    「你是......」

    「我是朱佩,夫君是范寧。」

    「啊!」歐陽倩眼中頓時閃過一陣慌亂,正主找上門來了。

    「原來是夫人,你....你請進吧!」

    朱佩感覺到了對方的慌亂,心中頗為得意,她明顯有一種心理優勢。

    「那就打擾了。」

    朱佩走進院子,稍微打量了一下,只見院子收拾得很整潔,不過還是很簡陋,只有幾間屋。

    「這院子是三千貫錢買的?」

    歐陽倩人窮氣短,低聲道:「是的!」

    朱佩搖搖頭,「買貴了,這還是外城,要我說,最多值兩千貫錢。」

    沉默片刻,歐陽倩道:「夫人稍坐,我給你煎茶。」

    「倩姐叫我阿佩吧!夫君也是這樣叫我的,叫我夫人,感覺太老了。」

    歐陽倩見她似乎沒有敵意,心中稍微鬆了口氣,她請朱佩進屋裡坐,又給她煎茶。

    朱佩見屋子裡更加簡陋,桌上還有點剩菜,應該是留著晚上吃,都是清淡的素菜,並沒有看見肉食之類,說明她們過得很節儉,朱佩心中的怒氣又消了幾分,她探頭看了看隔壁,隔壁是書房,幾排書架上擺滿了各種書,似乎都是新書。

    「倩姐,這是你的書房?」

    「是的,你進去隨便坐吧!」

    朱佩走進屋裡坐下,見寬大的書桌上寫了一首詞。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這首詞雖然寫得很好,字也漂亮,但還是讓朱佩撇了撇嘴,什麼叫做『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是在說誰呢?

    這時,歐陽倩端了兩盞茶進來,她見朱佩在看桌上的詞,俏臉不由一紅,連忙道:「這是我胡亂寫的,讓夫....讓阿佩笑話了。」

    「字寫得很漂亮,不愧是大家閨秀。」

    朱佩言不由衷地贊了一句,她接過茶盞坐了下來,打量一下房間,又笑道:「我還在很小之時,從阿獃的房間看到一封信,阿獃就是我夫君,我一直喜歡叫他阿獃,那封信是你寫給他的,那時我就知道倩姐了,只是沒想到倩姐長得如此美貌。」

    歐陽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在你面前,沒有幾個女人敢說自己美貌。」

    歐陽倩的誇讚讓朱佩心中很舒服,她眼珠一轉,又笑問道:「倩姐一直在京城,又怎麼認識我夫君的?」

    「那時他堂祖父,也就是范相公帶他來京城,就住在我家裡。」

    「我也是那時認識他的,在大相國寺。」

    「這麼巧,我記得有一天,我帶阿寧去大相國寺,我去排隊買曹婆婆肉餅,他一個人去大相國寺閑逛,難道就是那天?」

    「應該是吧!他好像就去過一次大相國寺。」

    朱佩忽然發現自己認識范阿寧並不比歐陽倩晚幾天,那就不是自己奪走阿寧,而是阿寧最後選擇了自己,她心情頓時大好。

    「真有趣,要是那時我再多走幾步路,我就認識倩姐了。」

    「可不是,人生就是這麼奇妙,這幾步路卻讓我們十幾年後才相見。」

    朱佩喝了口茶,又試探著問道:「我還以為倩姐早就嫁人了。」

    歐陽倩嘆口氣,她也不隱瞞朱佩,便將自己的不幸遭遇詳細給朱佩說了一遍,尤其說到父親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趕出家門而無能為力時,她不由潸然淚下。

    朱佩沉默了,良久她低聲道:「有些事情我不想多說,倩姐心裡也明白,我今天來,其實是想請你住到我家裡去。」

    歐陽倩一怔,她心中頓時有一絲感動,「你.....你不怪我?」

    朱佩心中暗暗咬牙,忍住心中的恨意道:「無論我怪不怪你,事情都這樣了,你也是可憐人,我並不想難為你,現在我只想好好收拾那個臭小子,等他回來,看我怎麼揍他!」



    上一頁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