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偶然泄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偶然泄密字體大小: A+
     

    朱佩來到隔壁府宅的中堂,兩座府的隔牆已經開了一道門,這座佔地十畝的宅子也已過戶成功,目前屬於他們了。

    其實他們完全可以先住在隔壁府,等造園改造完成後,再搬回去,只是朱佩不喜歡這裡還有原來主人的痕迹,也不喜歡這座府後宅的結構,所以等兩邊一起修建完成後再搬回來。

    她走進了大堂,劍梅子跟在她身後,正坐在堂上的劉大管事連忙起身行禮,「參見夫人!」

    朱佩從小就認識劉大管事,對這種家族老人,她還是很尊重。

    「大管事不必客氣,請坐!」

    劉大管事坐下,取出厚厚一疊賬本,他先取出一份報告,遞給朱佩笑道:「這是三個月的經營狀況,三個月獲利六萬貫錢......」

    朱佩吃了一驚,「有這麼多嗎?」

    劉大管事微微一笑,「我們還算少的,柴家在京城的二十家錢鋪,一個月獲利就是八萬貫,我們十三家錢鋪一個月獲利才兩萬貫,比真正的大錢鋪還差得遠。」

    「早就聽說錢鋪是暴利,現在看來果然不簡單。」

    「夫人對生意還不太了解,比如清風酒樓,它每天都生意興隆,就算它薄利多銷,每家酒樓每天只賺一百貫錢,京城二十家清風酒樓,那每天就賺兩千貫錢,一個月的獲利就是六萬貫,而我們朱氏錢鋪,每家每天只能賺五十貫錢,比起清風酒樓,還真不算暴利。」

    賺多少錢對朱佩而言只是一個數字,她不是很關心,又問道:「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分利,朱氏錢鋪屬於夫人和姑爺已經兩年多,至今未分一文錢利潤,迄今已累計利潤五十萬貫,夫人看要不要折算成黃金,存入金庫內。」

    「如果分利會不會影響到錢鋪經營?」

    「不會!錢鋪有充足的白銀流轉。」

    朱佩想了想道:「這樣吧!給每個店員月俸上浮兩成,管事上浮三成,劉大管事你則上浮五成,剩下的利潤折算成黃金,存入金庫內!」

    「我明白了,但金庫的鑰匙在姑爺手上,我們只有一把鑰匙,打不開金庫門。」

    「鑰匙他給我了,在我手上,你需要用時,我隨時給你。」

    「多謝夫人!」

    朱佩又笑問道:「我們在錢鋪的存錢現在有多少?」

    「是問姑爺的櫃頭嗎?」

    朱佩一怔,「什麼叫姑爺的存錢,不是我和姑爺錢放在一起的嗎?」

    劉大管事搖搖頭,「姑爺自己就有一個櫃頭,已經有七八年了,另外一個櫃檯是夫人和姑爺一起的。」

    朱佩當然知道丈夫從前在錢鋪就有一個櫃頭,但後來成婚後,兩人的櫃頭並在一起了,他怎麼還單獨有一個櫃頭?

    朱佩問道:「現在姑爺的櫃頭上有多少錢?」

    「上個月是一萬五千五百兩銀子,現在是一萬兩千兩銀子,這個取了三千五百兩。」

    朱佩心中奇怪,丈夫取三千五百兩銀子做什麼?自己怎麼不知道。

    她想了想又問道:「一直就那麼多錢嗎?」

    「也不是,去年初有一萬六千三百兩銀子,後面每個月取一點,這一年半大概取了八百兩銀子。」

    「等一等!」

    朱佩忽然發現不對,這兩年他們都在鯤州,怎麼會有取錢的事情?

    「劉大管事,你沒搞錯吧!我們一直在鯤州,怎麼取錢?」

    劉大管事有點頭大了,他不能說謊,所以朱佩怎麼問他就怎麼答,但他也知道這裡面涉及到姑爺的隱私,自己很可能會闖禍。

    「這個......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劉大管事支支吾吾道。

    「胡說!誰來取錢你會不知道,你會容許不相干的人取姑爺的錢?」

    「是姑爺同意的!」

    劉大管事吞吞吐吐道:「很早以前就同意了,那時夫人還沒有和姑爺成婚呢!」

    朱佩心中疑慮頓生,追問道:「你告訴我,是什麼人來取錢?」

    「是....是一個小使女,十三四歲的樣子。」

    「小使女?」

    朱佩隱隱感到了什麼,她目光銳利地盯著大管事,「你肯定沒有對我說實話,你是知道內情的,對不對?」

    在朱佩的嚴厲逼問下,劉大管事嘆口氣道:「是一個年輕女子,她來取過兩次銀子,好像姓歐陽,簽收時留下的名字叫歐陽倩,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

    朱佩儼如被雷擊一般呆住了,歐陽倩這個名字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歐陽修的女兒,還在她認識范寧不久,她就看過了這個歐陽倩寫給范寧的信,雖然只是教他怎麼寫字,但信中的關切卻溢於言表。

    但後來他們似乎又沒有了聯繫,朱佩也漸漸把她淡忘了,只是朱佩做夢也想不到,自己丈夫居然還和這個歐陽倩有聯繫,還給她銀子,這是什麼意思?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朱佩就像呆住了一樣,坐在大堂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連劉大管事告辭離去她都不知道。

    這時,站在大堂門口的劍梅子感覺朱佩有點不對,便走過來按住她肩膀柔聲問道:「阿佩,你沒事吧?」

    朱佩忽然撲進劍梅子懷中失聲痛哭起來,劍梅子嚇了一跳,連忙問道:「阿佩,出了什麼事了?」

    「夫君欺騙我,他在外面養女人!」朱佩哭訴道。

    「等一等!你是不是搞錯了,姑爺從來就不是風流的人,他在鯤州連青樓都沒有去過,怎麼會在外面養女人?」

    「這個女人不是妓女,是....是他一直就認識的女人,比我還先認識她。」

    「阿佩,你先別哭了,我們先把情況搞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你這樣哭也解決不了問題。」

    「我要跟他離婚!」

    朱佩忽然抹去眼淚,憤恨地站起身大喊道:「居然敢欺騙我,枉我對他那麼好,他簡直.....簡直是個大混蛋!」

    「阿佩,你冷靜下來,你先告訴我是什麼人,我去給你調查一下,離婚這種話不要亂說。」

    「劍姐,她....她叫歐陽倩,是歐陽修的女兒,難怪他那麼關心歐陽修的事情,我現在知道了,他其實是為了歐陽倩。」

    劍梅子招手把阿雅叫進來,對她道:「你先陪夫人回去,我查一些事情,很快就回來。」

    劍梅子又對朱佩道:「事情沒搞清之前,你先別下結論,先忍住,不準哭!」

    說完,劍梅子匆匆走了,朱佩也不想再呆下去,她抹一下眼淚道:「我們回家!」

    ........

    天快擦黑時,劍梅子回到了朱府,她沒有直接去找朱佩,而是先找到了朱佩母親王氏。

    「阿梅,佩兒怎麼回事,我聽管家婆說,她今天好像哭過了?」王氏也急切地問道。

    「夫人,事情有點麻煩,可能和姑爺有關。」

    劍梅子便將今天府上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王氏嚇了一跳,「是真的嗎?范寧在外面真養有女人?」

    「夫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我今天找到了歐陽府,想辦法問了一個下人,他告訴我,歐陽倩已經被她繼母趕出府了,現在下落不明。」

    「為什麼?」

    王氏瞪大眼睛問道:「歐陽修的女兒被趕出府,是怎麼回事?」

    「她繼母的兄弟陷害歐陽修,被歐陽倩告官,繼母的兄弟死在獄中,繼母就不能容她了。」

    「那她父親怎麼不管,眼睜睜看見女兒被趕出去?」

    「好像是她父親病重,顧不上這個女兒。」

    「造孽啊!」

    王氏低低嘆息一聲,又道:「是不是阿寧在照顧這個歐陽倩?」

    「我覺得是的,如果姑爺給歐陽倩買了房子,那我通過牙人查到房子在哪裡?關鍵是阿佩那邊,她情緒很激動,今天居然喊出要和姑爺離婚......」

    「胡說!」

    王氏頓時不高興道:「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像孩子一樣不懂事。」

    「或許是當局者迷,要不夫人去勸勸她吧!」

    王氏沉吟一下道:「這件事讓我想想,理清了思路我再去勸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