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九章 調研西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九章 調研西北字體大小: A+
     

    明仁第二天下午就離開京城回泉州了,他上午從香藥局買到了三萬擔香料的香引,便急不可耐要返回泉州,不過他在臨走前還是被父母逼迫著去了謝家一趟,見到了謝家的小娘子。

    明仁是否滿意大家都不清楚,不過這不重要,相親主要是女方看男方,是求婚後的第二步,女方小娘子不滿意,這門婚事就終止,男方家再賠兩匹布給女方,如果女方滿意,那事情就好辦了。

    據說謝家小娘子對明仁相當滿意,就這樣,兩家開始走訂婚程序,這些都是家長包辦,明仁只要在成婚時趕回來就行了。

    時間又過去了兩天,范寧夫婦搬到了岳父家裡,范寧和謝九齡簽署了造園以及修繕協議,一共一萬一千貫,先付一萬貫,尾款結束后再支付,時間是半年。

    這天上午,百官散了早朝,范寧要匆匆趕回諫院,卻聽到後面有人叫他。

    范寧回頭,只見副相賈昌朝笑眯眯向自己走來。

    儘管范寧心中十分反感這個手段卑劣的傢伙,但他還真不能得罪此人,至少表面上要過得去。

    范寧連忙上前行禮,「賈相公找我有事?」

    賈昌朝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在朝廷中,他永遠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極具欺騙性,很多不了解他底細的人,都以為他是一個和藹寬厚的長者。

    賈昌朝笑呵呵道:「我聽女婿說,范知院和他私交很好,怎麼樣,明天來我府中吃頓便飯?」

    這個邀請可不是好事,范寧猶豫一下道:「我可能明后兩天要出去調研民情,不在京城內,賈相公的美意,我只能抱歉了。」

    范寧並沒有說謊,他確實要出去調研,這是規矩,諫院的一個主要功能就是收集民意,整天坐在官房內,那可是不合格的諫官,范寧已經過了熟悉期,那麼第一次出去調研的計劃就已經安排在日程中了。

    本來可以緩兩天再走,不過賈昌朝這一邀請,范寧也只能把計劃提前了。

    賈昌朝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笑容又立刻堆起,「呵呵!這是范知院的第一次調研吧!不知是去哪裡?」

    「這個暫時還不知道,但願近一點,早點回來。」

    范寧確實不知道他的第一次調研去哪裡,計劃報給天子后,由天子批複,天子會在批複下面寫一個地名,諫議大夫的第一次出行都是由天子來決定。

    賈昌朝笑眯眯道:「第一次出巡調研不會太近,范知院要有心理準備哦!」

    「多謝賈相公提醒,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范寧向他拱手行一禮,轉身快步走了。

    等范寧走遠,賈昌朝的臉冷了下來,哼了一聲,「給臉不要臉!」

    他也轉身向知政堂方向走去。

    范寧回到了左諫院,剛進官房,李唯臻便跟著進來了,「知院,調研計劃書批下來了。」

    「是去哪裡?」范寧急問道。

    「去延安府!」

    「哪裡?」范寧愣了一下,他覺得自己沒有聽清楚。

    李唯臻苦笑一聲,「確切說是去調研邊軍。」

    他把批複的計劃書遞給了范寧,計劃書是范寧草擬,他提出三個調研之地,密州、明州和泉州,都是海外貿易之州,結果天子趙禎都沒有採納,而是最下面龍飛鳳舞寫了一行字,『准奏,建議去延安府綏德軍』。

    范寧頭有點大了,去邊疆來回就要一個月,而且一旦調研邊軍,不可能只去一個地方,在附近走一圈,至少又要耗費一個月,自己這趟出門,居然要兩個月。

    「前任包知院是去哪裡?」范寧問道。

    「包知院是去河北真定府,其實也是邊軍,天子對軍隊的士氣很關注,右諫院的張知院當時也是去河東邊疆,後來巴蜀那邊出了民亂,他才改道去巴蜀。」

    范寧點點頭,「好吧!既然天子安排好了,我們只能遵旨,我準備後天出發,左諫院的日常事務就麻煩你了。」

    「卑職一定會儘力而為。」

    范寧沉思片刻又問道:「文相公被彈劾之事,現在有進展了嗎?」

    李唯臻搖搖頭,「和上次一樣,遞上去后便沒有消息了,看來天子很慎重,沒有輕易啟動此事。」

    范寧知道李唯臻所說的啟動此事是什麼意思,彈劾是個流程,包括收到線索,彈劾請示,彈劾調查,以至最後的彈劾報告,當然,並不是每個人彈劾都會這麼複雜,這只是針對高官,尤其是文彥博這樣的右相,彈劾流程必須要走。

    李唯臻所說的『啟動此事』就是第二步,彈劾請示,張昇收到了彈劾線索,文彥博向張貴妃送了一張蜀錦,因而獲得了昭文館大學士的位子,如果天子同意了張昇的彈劾請求,那開始走第三步,彈劾調查,如果確實線索為事實,就是第四步,上交彈劾報告。

    李唯臻又道:「估計是涉及到張貴妃,所以官家很慎重。」

    范寧倒不這樣認為,張貴妃肯定不會有任何影響,否則張堯佐會允許張昇彈劾嗎?

    趙禎慎重是因為涉及到文彥博,賈昌朝剛剛復相,又換掉文彥博,這會引起朝廷震蕩。

    不過這件事,范寧也管不了,他後天一早就要出發,今明兩天得做一些準備。

    .........

    中午時分,范寧又來到了歐陽倩的住處,自從歐陽倩安頓下來后,他來的次數並不多,一方面是他對妻子朱佩有些愧意,另外一方面也是他沒有找到好的解決辦法,但歐陽倩已經明顯把自己當做她的依靠了。

    范寧並不知道,那天他衝動地一次深吻對歐陽倩而言,卻是和失身差不多的事情。

    范寧敲了敲門,「倩姐,是我!」

    歐陽倩欣喜地開了門,「我剛才還在想你可能會來吃午飯,果然來了。」

    院子里飄著菜香,范寧笑道:「開始自己做飯了嗎?」

    「開始做飯好幾天了,你都沒有來!」歐陽倩幽怨地白了他一眼。

    「阿桃呢?」

    范寧見小使女似乎不在院子里。

    她姐姐剛剛生了孩子,我讓她過去看看,可能要下午才回來。

    歐陽倩有點羞澀,連忙轉身進屋,范寧忽然明白了,這是歐陽倩在給自己創造條件呢!

    范寧心中一盪,從後面摟住了她,輕輕吻她的秀美的脖頸,手開始不老實起來。

    「別!別!我們吃飯吧!」

    「不!我要先吃倩姐。」

    范寧的手已經伸進了裙子,歐陽倩頓時渾身都軟了,她怎麼也掙脫不了范寧的祿爪,慢慢地,她也陷進去了,范寧只覺心中烈火焚身,索性橫抱起她向裡屋走去,卧室門關上了,裡面不時傳來一陣陣濃情蜜意的聲音........

    望著白綾上的斑斑紅點,范寧一陣發獃,倩姐居然是第一次,自己真是糊塗了,倩姐雖然嫁了幾次,但都沒有能嫁出去啊!

    歐陽倩卻很坦然,她的心早就許給了范寧,這一天遲早會來,她整理好衣裙,又把一幅白綾收起來,柔聲笑道:「估計飯菜都涼了,我去熱一下。」

    「嗯!」范寧答應一聲。

    歐陽倩忽然低頭在他臉上重重吻了一下,嫣然一笑,這才慢慢出去了,畢竟是第一次,她走路顯得有點彆扭。

    「倩姐,不用去熱了,天氣熱,吃點涼的沒有問題。」

    「那....那好吧!我給你煎茶。」

    范寧穿上衣服,來到外間,桌上擺著四菜一湯,還有兩碗米飯。

    范寧端起碗緩緩吃飯,他還在回味著剛才的一幕,回味著歐陽倩那豐滿而白膩的身體,這個女人從今天開始正式屬於自己了。

    這時,歐陽倩端著一盞茶進來,笑吟吟道:「這龍茶爹爹從前也得過幾斤,當做寶貝一樣,真的很香。」

    「龍茶哪有倩姐香!」范寧笑嘻嘻回了一句。

    「你這個壞蛋!」歐陽倩俏臉一紅,幽幽的白了他一眼。

    范寧心中一盪,不想吃飯了,又半擁半抱把歐陽倩拉到裡屋去了。

    梅開二度,范寧終於心滿意足了,開始大口吃飯,歐陽倩卻害羞得不肯出來了。

    「倩姐,你出來吧!我有重要事情給你說呢。」

    半晌,歐陽倩磨磨蹭蹭出來,俏臉紅得像柿子一樣,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的幽香。

    「什麼重要事情?」

    「倩姐,我後天要去延安府巡視,作為諫議大夫的第一次出巡,可能要去兩個月。」

    「兩個月啊!」

    歐陽倩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你要去那麼久?

    「主要是太遠,來回就要花費一個月。」

    「那好吧!你自己當心。」

    「我沒問題,我是擔心你。」

    「當心我什麼,這院子是我的名字,沒有人會趕我走,你又給了我生活的銀錢,我喜歡這樣的平靜生活,不用看那個女人的臉色。」

    「你爹爹知道了嗎?」

    歐陽倩點點頭,「我讓阿桃送了張紙條回去,告訴爹爹,我被照顧得很好,爹爹應該放心了。」

    范寧取出一包五百兩銀子,放在桌上,「這包銀子你收著!」

    「你不是給了我玉佩嗎?需要的時候,我會去取銀子。」

    「玉佩是玉佩,這銀子你收著,去買一些衣裙,買自己喜歡的書,一個人無聊,看看書也好。」

    「那好吧!」

    歐陽倩嫣然一笑,「現在我花你的錢,我心安理得。」

    「花誰的錢?」范寧笑問道。

    歐陽倩害羞的低下頭,小聲道:「花夫君的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