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八章 明仁的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八章 明仁的計劃字體大小: A+
     

    很快,謝九齡便結束了勘察,回去繪製草圖了,宋朝造園造屋同樣需要很精準的工程圖,要實地丈量,不過謝九齡只是回去繪製效果圖,具體造園的工程丈量,那是簽署了協議后才著手實施。

    范寧也跟隨范鐵戈去了奇石館,明仁昨天從福州過來,范寧需要和他見一見。

    「二叔,奇石館的生意怎麼樣?」

    范鐵戈笑道:「最賺錢的還是田黃石,其次是太湖石,再就是壽山凍石,靈璧石也開始火了,只有獨山玉,做的人太多,一直就不太好,最近我開始做西域和玉田玉的生意,等會兒我送你一塊罕見的羊脂美玉,你可以讓朱哲雕個鎮紙之類。」

    「那就謝謝二叔了!」

    「不用客氣,你是大東主,好東西當然留給你。」

    停一下,范鐵戈又問道:「我聽明仁說,你打算聯合他們兄弟開一家海外貿易商行?」

    范寧沉吟一下道:「開貿易商行只是第一步,事實上,我是想尋找新陸地,這是以後的計劃了。」

    「你們幾兄弟有抱負是好事情,你在朝廷為官,看得比他們遠,看得比他們深透,希望你時常指點他們,說實話,這兄弟二人從來沒讓我停止操心。」

    「二叔放心吧!這次是我們一起做,我們會用鴿信聯繫,我會一直關注此事。」

    正說著,牛車到了奇石館門口,范寧從奇石館下來,一眼便看見明仁坐在店鋪內的一塊太湖石上,正和一名夥計聊天。

    「你這個小兔崽子,那塊石頭不能坐,快給我滾下來!」

    范鐵戈氣得火冒三丈,沖了過去,明仁嚇得從石頭上跳下來,他嘟囔道:「一塊破石頭,這麼大聲叫嚷什麼?」

    「破石頭?這塊石頭價值三千貫,坐壞了你賠!」

    范鐵戈又罵周圍幾個夥計,「你們也不攔住他,隨便讓他亂坐!」

    幾名夥計低下頭不敢吭聲,明仁不高興,「拿了我幾千根琥珀木,一文錢都不給我,還不讓我坐塊破石頭。」

    「我會賴你的帳嗎?問題是你要錢幹什麼?你娶了娘子,我就把錢給你娘子,你說吧!什麼時候去相親?」

    「二叔,明仁要去相親嗎?」范寧走進來笑問道。

    「就是你今天看見的,謝九齡的女兒,年方二八,長得美貌端莊,我和他母親都看中了,就等這小子去相親,他就不肯!」范鐵戈瞪了一眼兒子恨恨道。

    「爹,我不是不肯去,主要是沒時間。」

    「什麼叫沒時間,你現在就去,那小娘子就在京城,我現在就帶你去,阿寧也和我們一起去。」

    范寧連忙將二叔拉到一邊,低聲道:「謝家可以讓明禮去相親,明仁這邊,好像朱老爺子有意把朱佩的妹妹許給明仁。」

    范鐵戈擺擺手,「那件事別提了,朱老爺子心意是好的,我很感激,但女方父親瞧不起我兒子,我高攀不上!」

    范寧一怔,「是怎麼回事?」

    「朱老爺子最初是想把兄弟的三孫女說給明仁,但那小娘子體弱多病,就是個藥罐子,也不是旺夫之相,所以我不太滿意,後來老爺子又說把老三朱孝疆的長女說給明仁,不久前我和朱孝疆見了一面,他問明仁是不是進士,我說不是,又問是不是舉人,我也說不是,他就立刻給我擺臉色了,說他女兒至少要嫁個舉人,這不是打我臉嗎?所以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

    范寧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朱孝疆這不光是打二叔的臉,也是不給自己面子,他剛要再說,范鐵戈擺擺手,「阿寧,這件事二叔心如明鏡,門當戶對很重要,朱家女兒真不適合明仁,謝九齡是我老友,他女兒我和你二嬸都很喜歡,這件事就讓二叔做主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范寧也不好再堅持了,只得點點頭,「好吧!我支持二叔,就謝家了。」

    明仁在旁邊直翻白眼,什麼叫就謝家了,到底是誰娶娘子?自己居然被無視了。

    范寧卻不給他機會,對他道:「我估計就算是公主你也會看不上,那就聽二叔的,先去相親,成不成再說。」

    明仁雖然極不情願被套上籠頭,但他也知道,這件事不好再逃了,否則真傷了父母的心,他也承受不起。

    明仁只得不情願地嘟囔道:「那就明天去吧!」

    范鐵戈心中大喜,嘴上卻不饒兒子,「讓你去相親是給你面子,否則我們就直接把你的婚事定下來。」

    他哼了一聲,到店裡去了,明仁給范寧使個眼色,兩人來到二樓,范寧問道:「不是去泉州嗎?你怎麼去了福州?」

    「是去泉州,只是又去田黃石礦田走了一圈。」

    「田黃石礦田現在如何了?」

    范寧已經很久沒有關注田黃石的礦田情況,目前坐鎮田黃石礦田的大管事是他舅舅張平。

    他舅舅張平也不是從前那個種田為生的小農民了,他負責坐鎮田黃石礦田和壽山石礦區,每月薪俸一百五十貫錢,早已在木瀆鎮上買了一座大宅,父母妻兒都搬進去了,兒子在縣學讀書,一家人生活過得很滋潤,這就叫一人得道,全家沾光。

    明仁道:「現在田黃石比從前稍微放寬一點,以前是採獲的石頭全部由礦監收購,現在留三成給我們,這樣精品都可以留下來,當然,以前挖到了極品田黃石也是被私藏下來,只是有點風險,這次我順便將一批極品田黃石押運回木瀆,有三千多塊。」

    「說說泉州的事情。」

    「商行我已經成立了,我用四萬五千貫錢買下了一座碼頭和三座倉庫,是泉州港的第三大碼頭,原本是一個波斯商人所有,他要回國養老,就把碼頭賣給我了,目前朱三爺送的二十艘萬石海船就停泊在那裡。」

    「下一步的計劃呢?」范寧又問道。

    「下一步就是招募船員,我打算第一次出海去南洋採辦香料,最好能拿到一批三萬擔的香引,我就能把香葯運到京城來,利潤能翻一倍。」

    香料目前也是被朝廷壟斷,由香藥局主管,各地生產的香料必須賣給香藥局,當然,香藥局的收購價很低,實際使用香料的店鋪都必須向香藥局購買香引,再到香藥局指定的倉庫提貨,利潤都被香藥局拿走。

    如果是海外運來的香料條件會稍微好一點,但朝廷同樣要分一杯羹,你可以直接賣給香藥局,但也可以向香藥局購買香引,這種香引不是提貨劵,而是一種已納稅證明,拿到香引后便可以直接販賣,當然香引的價格也不便宜,但利潤還是要比直接賣給香藥局翻一番。

    所以大部分海外香料進口商都願意拿香引,而不願賣給香藥局。

    范寧沉吟一下問道:「需要我來幫忙拿香引嗎?」

    明仁搖搖頭,「我和他們打交道多了,只要交錢,香引很容易拿到,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貨源呢?」

    范寧又問道:「你第一票想做香料生意,考慮到貨源了嗎?」

    「我打算去爪哇國,我以前在福州時,認識東爪哇國王子,我極力邀請我去他的國度,我也調查過,那裡不僅香葯出名,同時也盛產紫檀和黑檀,有漢人在那裡經商,我想試一試。」

    范寧笑道:「我給你提個建議,泉州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小商人,他們很熟悉貨源,但沒有船隻,你可以和他們合作。」

    明仁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自己居然沒有想到。

    「好!我到時去找一找。」

    范寧見他頗為老氣橫秋,可惜沒有煙,否則這小子一定是個大煙槍。

    想到煙,范寧就想到了呂宋雪茄,說起來,煙葉、番茄、紅薯之類的美洲物種一直認為是歐洲人大航海時才帶到南洋,但實際上也不盡然,有不少物種其實是太平洋諸島的土著帶來,利尼西亞人的獨木舟已經橫跨太平洋,從薩摩亞群島到復活節島,他們路上攜帶的食物是什麼?

    范寧相信已經有一些美洲的東西在南洋出現了,只不過沒有引起重視罷了。

    范寧想了想笑道:「你去南洋替我收集一些宋朝見不到的農作物,數量不要多,但品種要越多越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