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七章 罷相傳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七章 罷相傳聞字體大小: A+
     

    中午休息的時間並不長,只有大半個時辰,在歐陽倩住處吃完午飯,范寧便返回了諫院,牛車緩緩而行,車棚內范寧身體隨著牛車微微晃動,他看似在閉目養神,腦海里卻在思考著歐陽倩的事情。

    主要是這件事來得太突然,讓他沒有思想準備,其實這兩天安置好歐陽倩倒問題不大,關鍵是以後怎麼辦?

    雖然大宋的高官普遍養有外宅情婦,但這種事情范寧干不出來,估計歐陽修也只是希望自己照顧好他女兒,並沒有別的意思,可如果把歐陽倩作為平妻娶回家,這裡面就會有兩大難題。

    首先是怎麼向朱佩解釋?他們之間從未提及過這種事情,也不知道朱佩會是什麼態度?

    雖然朱佩對自己的獨佔慾望並不是那麼強,她還默許了阿雅作為同房侍女的存在,但並不代表她會大度地接受別的女人進府,畢竟阿雅是她陪嫁來的,地位也比較卑微,對她沒有任何威脅,可歐陽倩就不一樣了,她會接受嗎?

    其實讓范寧頭大的還不是朱佩,而是歐陽修,那個老頭子會讓女兒嫁給別人為妾?就算說得好聽一點為平妻,但實質上還是妾,只是地位比一般妾稍高一點。

    恐怕歐陽修寧可女兒孤身一輩子,也不會輕易答應她為別人之妾,除非自己封王,歐陽倩成為偏妃,這倒可以了。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得封誥命夫人,其實這就是平妻的概念,朝廷承認她的地位,封她略次於正妻的誥命夫人,只是這種情況需要天子特批才行,一般人可沒有這種待遇。

    范寧越想越頭大,只得暫時不考慮這件事,反正歐陽倩也安定下來了,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

    范寧回到官房坐下,茶童小文送來一杯熱茶,「官人,中午夫人派人來送來消息,說隔壁房子已經買下來了,官人能不能早點回去看看。」

    范寧點點頭,「今天就早點回去吧!」

    范寧喝口茶,又對小文道:「你去把李諫司請來,就說我有事情和他商議。」

    「我這就去!」

    小文快步出去了,不多時,李唯臻走了進來,對范寧道:「知院得到消息了嗎?」

    「什麼消息?」

    「我中午聽到一個消息,說官家已經同意賈昌朝復相,今天恐怕就會有正式消息出來。」

    這個消息范寧倒不奇怪,畢竟朝廷要平衡,賈昌朝復相從年初就說起,到今天才正式定下來,就算賈昌朝為相,知政堂支持趙忠實的相國還是佔據上風,賈昌朝翻不起風浪。

    范寧也沒有多談此事,又問道:「我今天上午聽人說,張昇要彈劾文相公,是怎麼回事?」

    「確實有這回事,我今天和右司諫唐介交流時,他給我說了這件事,好像是文彥博曾經送蜀錦給張貴妃,因此被封為昭文館大學士,不過這件事去年就有御史彈劾文彥博,但最後不了了之,不知為什麼,這件事又被翻出來了。」

    范寧眉頭微皺,這件事主要是出現的時機太敏感,歐陽修事件剛剛平息,賈昌朝復相的消息才傳出,忽然又有了文彥博被彈劾的消息,他當然知道,張昇是張堯佐的狗,是張堯佐要對文彥博下手,這裡面的邏輯在哪裡?

    在皇位繼承人問題上,文彥博一直態度含糊,他名義上支持趙宗實,但一直沒有拿出實際行動,而且還暗中討好張貴妃,實際上就是不肯站隊。

    這樣的人應該是對張堯佐有利,那他為什麼要彈劾文彥博?

    「卑職可以去調查一下,如果知院覺得有必要的話。」

    范寧點點頭,「我想知道真實原因。」

    .......

    范寧下午回到府中,卻意外地看見二叔范鐵戈陪同一名中年男子在院子里勘察,范寧一怔,上前笑問道:「二叔怎麼來了?」

    范鐵戈笑道:「佩兒上午派人來找我,讓我介紹一個造宅良匠,這位謝東主也是我們平江府人,造園林的高手,他正好率一群弟子在京城造宅,我就把他請來了。」

    中年男子連忙上前行禮,「在下謝九齡,久聞范知院的大名了。」

    他說的是一口吳音,很久沒有聽到鄉音,范寧也倍感親切,回禮道:「謝東主在京城開店了嗎?」

    「準備開店,這不,同鄉會給我介紹了范東主,我還得麻煩范東主給我找門面。」

    范寧也知道,平江府在京城的數百名商人三年前成立了蘇州商聯會,朱元豐成為會長,二叔是五名副會長之一,主要是給在京同鄉提供一個交流商機的平台。

    造園本來就是平江府匠人的強項,朱佩想到找二叔幫忙也可以理解了。

    范寧笑問道:「那謝東主對我府上的造園有什麼想法?」

    謝九齡點點頭,「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況,貴府把隔壁的宅子買下來了,準備這邊的中庭變成湖水,然後翠雲樓作為一個島,修一座橋和西面的后宅連在一起,我大概沒說錯吧!」

    「確實是這樣,我想聽聽謝東主的高見。」

    「高見不敢當,我只說說我的初步想法。」

    謝九齡捋須道:「首先是水源很重要,正好北面的池塘和蔡河相連,我就準備挖一條小河,從內宅引水過來,然後用方石將翠雲樓的地基固定住,湖面大概佔地四畝左右,以荷花佈於湖面,中間再建一條觀魚廊橋,這樣湖水就不顯單調,周圍一圈修建長廊,在西南、西北和東南修三座亭子,配合太湖石堆,然後原來的下人住處我打算拆除,一方面是擴大湖面,同時再修建一座小憩遊玩的花廳,這樣,兩邊的牆都要拆除,照壁也要移走,大門自然也要封閉了。」

    「那後面的碼頭呢?」范寧又問道。

    「後面的碼頭要移到隔壁宅子,那邊正好有修建碼頭的預留處,這個倒不難,整個宅子的難點還是在挖掘池塘上,水至少要深六尺,所以我打算用挖掘池塘的土構建成一座小山丘,就造在原來下人住處,下面是大石固定住,然後再栽樹固土,山頂再修建一座小亭,和翠雲樓呼應。」

    「那我新買的宅子還需要修繕。」

    謝九齡微微一笑,「這個是同步進行,園子造好了,新宅也修繕完成。」

    「那需要多少時間,費用如何?」

    「時間至少要半年,費用我還沒有算過,估計至少也要一萬貫,而且堆土山還要去官府申請,我估計只要不超過翠雲樓的高度,問題就不大。」

    謝九齡的方案聽起來還不錯,范寧點點頭,「謝東主打算什麼時候動工?」

    「我先全面勘察,然後繪製一幅草圖,如果官人同意,那就簽署協議,就可以動工了,很快的,只要三天時間我就可以出圖了。」

    「好!我們到時候搬走一段時間。」

    謝九齡又繼續去看翠雲樓的地基,范鐵戈拉過范寧低聲問道:「造湖的時候,翠雲峰怎麼辦?」

    范寧知道他的意思,便搖搖頭道:「暫時放到阿佩三祖父的府中去,這座翠雲峰太大,奇石館放不了。」

    范鐵戈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他還想用翠雲峰給奇石館攬客呢!不過他心裡也明白,要把翠雲峰搬到奇石館後院,那就要破牆了。

    「好吧!你什麼時候去店裡看看,明仁找你有事呢!」

    「這兩天有時間去看看吧!」

    范寧不再陪二叔,快步向後宅走去,他卻很奇怪一直沒有看見朱佩,走到水榭中堂,卻見朱佩正全神貫注繪製一幅圖。

    「在畫什麼呢?」范寧走上前笑問道。

    「夫君回來了!」

    朱佩興奮地拉著丈夫,「你看看我畫的庭院圖。」

    范寧湊上前細看,原來是一幅想象中的庭院圖,基本上和謝九齡說得差不多,但湖面波光浩渺,居然還畫了幾隻海鳥。

    范寧啞然失笑道:「你這幅圖至少要三十頃的湖面才會有這種效果,我們家最多只有五畝,不要想得太好,到時會失望的。」

    「那我們以後再買塊地,造這樣的莊園,我喜歡大湖!」

    「以後就去買一座天然湖,在湖邊造房舍,不更好嗎?」

    「那還要等什麼時候啊!」朱佩一臉悵然。

    「總有一天吧!」

    范寧輕輕拍拍她的俏臉,又笑道:「今天房宅錢已經支付了嗎?」

    「我上午已經支付了,是吳夫人過來的,她把房契、地契和鑰匙都給了我們,上次你說二叔認識建造園子的人,我就讓管家婆去請二叔了。」

    「那咱們就得準備收拾東西搬家了,剛才謝東主說,要半年呢!」

    「就是搬家之事我要和夫君商議一下,我娘讓我們先搬到他們府上去,你看呢?」

    朱佩父母的住宅佔地有二十畝,只住三個人,搬到他們那裡去倒也不錯,但范寧得到一個消息,可能朱佩父親要接柳雲的吏部左侍郎的位子,這讓范寧有點猶豫。

    「你想搬過去嗎?」范寧問道。

    「我想去看看兄長。」朱佩小聲道。

    范寧頓時明白了,朱佩還是想和父母一起住。

    他欣然點頭道:「那就收拾東西,我們明後天就搬去丈人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