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五章 唯一依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五章 唯一依靠字體大小: A+
     

    薛氏就站在歐陽修的書房外,不多時,歐陽倩紅著眼睛從書房內含淚奔出,快步向東院奔去。

    薛氏這才緩緩走進書房,歐陽修一臉不高興道:「有這個必要把倩兒趕走嗎?」

    薛氏緩緩道:「你要搞清楚一點,你的三個兒子還沒有娶妻,兩個女兒還沒有出嫁,家裡一點儲蓄都沒有,俸祿都被你風流喝酒花光了,老娘還得用自己的嫁妝來補貼他們,還有你自己,你如果想要女兒照顧你後半生,我可以帶著孩子們走,成全你們父女。」

    「說得這麼絕情做什麼,我又沒有怪你。」

    「你還有臉說沒怪我?」

    薛氏柳眉倒豎,怒吼道:「我的兄弟死了,薛家絕後了,你知不知道,他只是不懂事,被人利用,真正害你的人,你屁都不敢放一個,卻把我兄弟往死里整,你替他說過情嗎?你女兒是人,我兄弟就不是人,就該死,是不是?」

    歐陽修被妻子罵得頭腦一陣眩暈,視力更加模糊了,他不敢再頂嘴,只得嘆口氣道:「倩兒孤身一人,又沒有成婚,你把她趕出去,你讓她以後怎麼辦?」

    「她有錢,有男人養著她,她沒告訴你嗎?這些年她吃的穿的用的,一點都不差,是誰給她的錢,是誰在養著她?你告訴我,我倒想知道是哪個多情男人把你女兒照顧得如此之好?」

    歐陽修已經知道是范寧在暗中接濟自己女兒,但他不敢說,妻子一旦泄露出去,會對范寧十分不利,他女兒就沒有人照顧了。

    「我也不知道,倩兒不肯說,只是讓我不要擔心,估計是我的某個學生在幫助她吧!」

    薛氏咬牙道:「諒她也不敢告訴你,你們歐陽家盡出醜事,我真受夠了。」

    「好了!」

    歐陽修忍無可忍,厲聲道:「你到底有完沒玩,我已經同意她走了,你還不滿意嗎?」

    「我當然不滿意,除非你讓我三個兒子都考上進士,除非讓我的兩個女兒風風光光出嫁,否則這個家不會有安寧的日子!」

    薛氏說完,轉身怒氣沖沖走去。

    歐陽修躺在床上,長長嘆了口氣,娶妻不慎,家無寧日啊!

    ........

    歐陽倩回到小院便開始收拾東西了,她的小丫頭怯生生問道:「姑娘,我們能搬去哪裡?」

    歐陽倩嘆口氣道:「先去客棧住兩天,然後租一間小院子,我不想再看見那個女人,永遠不想再看見她。」

    「可是.....我們沒有錢。」

    「我知道,等會兒你和我先去取點錢,就取五十兩銀子,夠我們住幾個月了。」

    小丫鬟猶豫一下道:「姑娘,我們還是給范官人說一下情況,姑娘有個依靠也好呀!」

    歐陽倩心中此時無比孤獨凄涼,她當然渴望范寧來幫助自己,給自己一個依靠,但她又怕被人發現后連累到范寧,便咬咬嘴唇道:「過幾天再說吧!我現在心很亂,先安頓下來,我們以後再告訴他。」

    薛氏沒有給歐陽倩機會,第二天中午,她便帶著幾名家丁把歐陽倩的幾口箱子扔了出去,歐陽倩雇一輛牛車,凄凄然離開了自己的家,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

    為了便於百姓告狀和收集民間輿論,諫院並不在皇城,而是在太平興國寺南大街,中午時分,范寧正在收拾書桌,準備出去吃飯,這時,茶童小文跑進來稟報道:「官人,剛才門口衛兵來報,說是門外有人找官人,是官人的親戚。」

    范寧愣了一下,點點頭道:「我去看看,你把桌上茶具收拾一下,再去告訴李諫司,說下午的調查我就不去了。」

    「小人記住了!」

    小文中午在諫院吃內部從事下人專供的份飯,三十文錢一份,一般不跟范寧出去。

    范寧快步走出諫院,只見門外站著一名小娘子,看打扮像個使女,范寧頓時認出了她,正是歐陽倩的小使女阿桃。

    「阿桃,怎麼了,你家姑娘呢?」

    阿桃回頭一指對面的牛車,「姑娘在車裡,我們被夫人趕出來了。」

    范寧嚇了一跳,「怎麼回事?」

    「夫人說是姑娘害死她弟弟,遷怒於我們.......」

    不等阿桃說完,范寧便明白了,這是薛宗孺之死引發了歐陽修家中的內訌,薛氏怎麼可能善罷甘休,滿腔怒火發泄在歐陽倩身上也很正常。

    他心中十分歉疚,自己居然把這個隱患忘記了。

    范寧快步向牛車走去,只見牛車裡被幾隻箱子塞得滿滿當當,歐陽倩無助地低著頭,不時抹一下眼角淚水。

    「倩姐,我現在就帶你回家,我去和你父親談。」

    「不!不!」

    歐陽倩急忙道:「你不知道我家中情況,父親身體不好,家裡根本做不了主,再說.....再說我真的不想見到那個女人了。」

    范寧注視她片刻,點點頭道:「那好,我先給你找個地方住下。」

    歐陽倩眼中流露出一絲喜悅,小聲道:「那就麻煩你了!」

    范寧想了想,他先回去取了錢,又讓牛車在清風茶館停下,要了一間雅室,讓夥計把幾隻箱子放進雅室,又交了十兩銀子定金,到晚上關門時為止,這間雅室都被他包下來了。

    「你們在這裡休息,我去找房子!」

    歐陽倩道:「你和你一起去,阿桃,你在這裡看箱子。」

    范寧想到房子要她喜歡才行,便點點頭,「那就一起去!」

    他又給阿桃點了兩壺茶和幾盤點心,便帶著歐陽倩坐上牛車。

    牛車裡,歐陽倩捂著嘴低聲哭泣起來,范寧心中憐惜,握住她一隻手柔聲勸慰道:「你可以向好的方面想,這麼多年你一直在忍受著她,從今天開始,你就完全擺脫她了,不是嗎?」

    歐陽倩點點頭,話雖這樣說,可是父親.......

    她慢慢停住了哭泣,取出帕子搽去淚水,小聲道:「爹爹知道是你在照顧我,我告訴他了。」

    范寧連忙問道道:「那你爹爹怎麼說?」

    「他能怎麼說,他自己都顧不上自己,哪裡還能顧得上我,他還說......」

    「他還說什麼?」范寧追問道。

    「他說如果覺得麻煩你,他可以找學生來照顧我。」

    「哪裡麻煩了,能照顧你,我求之不得呢!」

    歐陽倩俏臉一紅,白了范寧一眼,范寧心中一盪,索性坐在她身邊,輕輕攬住她的香肩,「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就想照顧你的。」

    「那你還娶朱佩,不管我的死活。」

    范寧沉默半晌道,「主要是距離,相隔那麼遠,我以為你早就成婚了,你定親時,我還在縣學,一切都陰差陽錯,但上天還是最終讓你來到我身邊了。」

    歐陽倩心中也明白,自己大阿寧三歲,父親怎麼也不會把自己許給他,過去的事情已經和他無緣,自己只能把握將來了。

    她嘆息一聲,將頭枕在范寧肩上,十分軟弱道:「要不是有你可以依靠,我今天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外祖父也去世了,兩個舅父都不在京城。」

    范寧點點頭,「我先買一座院子給你住下,把你穩定下來,然後你再給父親送個信,給他報個平安,別讓他擔心。」

    這時,范寧忽然想起一事,又問道:「你兄長呢?怎麼沒有他的消息?」

    歐陽倩黯然道:「他在惲州出任司戶,因為大嫂的原因,他和爹爹已經反目了。」

    「可你爹爹已經證明清白了啊!」

    歐陽倩搖搖頭,「事情哪有那麼簡單,想恢復到從前已經不可能,加上我那個繼母在中間挑撥,我和兄長都被排擠出這個家了,這是她多少年來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

    范寧沒有再說話,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這話一點不假。

    這時,牛車在外面停下,車夫道:「官人,東外城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