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三章 鼓動辦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三章 鼓動辦報字體大小: A+
     

    范寧帶著朱佩下午時分來到了朱元豐府上,接待他們的是朱元豐的長子朱孝君,朱孝君很像范寧的二叔范鐵戈,年約四十餘歲,長得白白胖胖,笑容和藹可親,一雙小眼睛里透出精明的目光。

    朱氏三兄弟,范寧其實更喜歡朱元豐家族,基本上都相處得十分融洽,朱元豐的三子一女,雖然都沒有入仕,但更讓人感到親切。

    朱元駿就不用說了,已經和大哥及三弟決裂,朱元甫本身不錯,但他的長子,也就是范寧的岳父朱孝雲性格比較冷,相處談不上愉快,至於其他子女,除了朱元甫次子還不錯外,其他三子和四子都不成器,至今還為朱佩的嫁妝耿耿於懷。

    但朱元豐的幾個兒子都很好,孫輩也比較齊心,這也是范寧從鯤州回來,寧可住在朱元豐府上,也不住在岳父家的主要原因。

    「今天居然見到四叔,不容易啊!」朱佩笑嘻嘻道。

    朱孝君在朱家兄弟中排行第四,朱佩一直叫他四叔,至於朱佩的親四叔,朱佩則叫他小四叔,明顯朱孝君的關係要更親一點。

    朱孝君笑呵呵道:「今天是旬休,你三阿公還說等會兒讓人去請你們過來吃晚飯,沒想到你們自己來了。」

    朱佩撇撇嘴,「沒誠意,我們來了才說這話,不理四叔了,三阿公在不在?」

    「在後宅呢!」

    朱孝君又和范寧見禮,笑眯眯道:「扳倒柳雲是阿寧的手筆吧!」

    柳家雖然和朱家是世交,但和朱元豐的關係一直不好,也是柳家因為瞧不起庶出的朱元豐,至於朱孝君更是從小受柳雲的歧視,柳家之女更是不會嫁給朱元豐的子女,所以朱孝君得知柳雲被貶黜,頓時長出了一口惡氣。

    范寧笑道:「四叔太高看我了,扳倒薛宗孺和劉沁和我有關,但貶黜柳雲卻是天子的意外安排,說實話,也很出乎我的意料,應該他早有把柄落在天子手上了,很可能涉及張堯佐,所以天子一直隱忍不發,這次薛宗孺事件,給天子找到了貶黜他的機會。」

    范寧心中很清楚,吏部侍郎已經被稱為半相,離相公就只有一步,歐陽修事件雖然惡劣,怎麼也到不了嚴懲吏部侍郎的程度,況且柳雲只是推薦有責,最多批評幾句,遠遠輪不到貶黜他。

    這說明天子早就想動柳雲,而且對他極為不滿,但柳雲是張堯佐的心腹,提拔了大量張堯佐的手下,天子要顧及張堯佐的面子,所以才隱忍至今,這次借薛宗孺的機會貶黜柳雲,只能說天子忍無可忍。

    朱孝君點點頭,「還是阿寧看得透徹,我們去裡面吧!你三阿公在等著呢!」

    兩人走進中庭,只見小姑朱潔陪同著老爺子坐在庭院里乘涼,朱佩正拉著老爺子的胳膊撒嬌,朱元豐卻在數落她。

    「你這個滿腦子裡只想著夫婿的小丫頭,害得我煎茶的童子都沒有,我說這兩天茶的口味怎麼不對了,一問才知道你把小文搶走了,你說怎麼辦吧!」

    「嘻嘻!三阿公的心思我還不懂?我們的龍茶也不多了,最多再給你三斤。」

    「三斤太少,至少五斤!」

    「只有三斤,你不干我就把小文還給你。」

    「別!別!那個臭小子我不要,就給三斤吧!」

    眾人都啞然失笑,朱元豐這是變著花樣問朱佩要茶呢!

    范寧笑道:「我聽大阿公說,福州茶場已經快養出龍茶了,以後就有來源了。」

    朱元豐搖搖頭道:「朱家茶場養出的龍茶年份還不夠,比宮裡的龍茶還差一點火候,只能叫半龍半鳳茶,當然已經很不錯了,不過還是你的龍茶勾我的茶癮,你給我說老實話,你的龍茶還有多少?」

    范寧撓撓頭道:「您老人家就放過我吧!那龍茶我自己都捨不得喝。」

    「哈!意思是還有不少,我和你換,十斤半龍半鳳茶換你一斤龍茶怎麼樣?」

    「那就先換三斤吧!」

    「等一等!我怎麼感覺我吃大虧了。」

    眾人一起大笑起來,朱元豐可不是吃虧了嗎?剛才朱佩可是答應送他三斤龍茶。」

    「你的三斤龍茶和阿佩送我的沒有關係,是另外的,也就是你要給我六斤。」

    范寧點點頭,「那就六斤吧!」

    朱元豐臉上頓時笑開了花,他怎麼能吃虧呢,他遲早要把范寧手中的龍茶全部換過來。

    幾名家僕送來幾把椅子,朱佩知道丈夫有事要和三祖父細談,便拉著小姑去后宅了。

    范寧在院子里坐下,有人送來了熱茶,雖然天氣比較熱,但士大夫們依舊不願像底層勞苦百姓一樣,喝大碗涼茶解暑。

    「阿寧今天是事而來吧!」

    范寧沉吟一下問道:「不知三祖父怎麼看待《朝報》和《小報》?」

    「你是問我個人的看法嗎?」

    范寧點點頭,朱元豐想了想道:「從商業來看,這兩份報紙並不是很好的投資,據我所知,《朝報》一直在虧錢,靠《小報》的獲利來彌補,其次辦報的水比較深,不是每個商人都能辦報,雖然說言者無罪,若真得罪了朝廷權貴,他們可以從別的生意上來整人。」

    「三祖父調查過報紙,莫非也有過這樣的念頭?」

    旁邊朱孝君笑道:「我們十年前也考慮過辦報,這件事還是我負責跑,收購了幾家印刷館,招募了一些活絡的采編人,基本上都準備就緒了,但朝廷卻始終沒有批下來,讓我們損失了一萬多貫錢后,最後不了了之。」

    朱元豐嘆息道:「問題就在這裡,如果不準備就緒,根本就無法向朝廷申請,可最後若朝廷不批,那之前的準備就白費了,損失慘重,很多想辦報的人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最後不得不放棄。」

    這個條件范寧是知道的,辦報首先是向地方官府申請,如果是辦娛樂新聞之類的報紙,比較容易批下來,首先是官府先批准,其次再報負責收集民間輿論的諫院審批,不用再報知政堂。

    但如果涉及朝政類的報紙,就比較嚴格了,諫院審核通過後,還要由知政堂討論批准,這才是最難的。

    范寧沉思一下又問道:「十年前申請沒有成功,是卡在哪裡?」

    朱元豐瞥了范寧一眼,十年前是朱元駿出任右諫議大夫,就卡在他的手上。

    范寧又問道:「如果現在朱家還想辦一份娛樂新聞類的報紙,那通過地方官府審核的把握有多大?」

    朱元豐搖了搖頭,「地方官府從不會為難辦報,據我所知,所有申請辦報都通過了地方官府的審批,它們不會為難這種事情,最後都是朝廷不批。」

    朱孝君小心翼翼問道:「阿寧的意思,讓我們再申請一次辦報?」

    范寧點點頭,「這次歐陽修事件,我發現了輿論的可怕,它們可以把白說成黑的,可以操縱民意,在最短事件內徹底毀掉一個人的名譽,但輿論也可以把黑得塗成白的,我並不想利用輿論對付某個人,但至少在關鍵時刻要有自保的能力,正好我主管諫院,如果朱家辦一份娛樂新聞類的報紙,我可以批准。」

    朱孝君也有點動心了,上次辦報失敗一直讓他耿耿於懷,而這次確實是一個機會,范寧出任知諫院,不把這次機會利用起來就可惜了。

    他也勸父親道:「父親,如果不涉及朝政,應該問題不大,我覺得這真是一個機會,再說,我們還有五家印刷館,一直不死不活,如果辦報,它們就盤活了。」

    朱元豐當然知道這裡面的風險,他沉思良久道:「阿寧的意思是說,在關鍵時刻才動用報紙的力量?」

    這是個關鍵問題,如果范寧動不動就用報紙攻擊對手,朱家也承受不起。

    范寧點點頭,「我不會讓朱家為難!」

    朱元豐又考慮良久,終於答應了,「如果不涉朝政,我可以試一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