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二章 府宅擴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二章 府宅擴大字體大小: A+
     

    范寧從竹林里走了出來,笑眯眯道:「我昨晚就說,最喜歡你這句話,有好消息總是讓人心情愉快。」

    朱佩俏臉一紅,卻不知道她想到哪裡去了?

    她輕輕掐了范寧胳膊一下,又興奮道:「剛才管家婆告訴我,隔壁的府宅打算出售了!」

    這個消息讓范寧心中大喜,他這座宅子的布局好看是好看,但並不實用,主要是上樓下樓讓人很不方便,而且后宅太小,就算父母來,住在這裡都很不方便,更不用說親戚朋友,只能住在芙蓉巷那邊,時間長了也會讓人詬病。

    他早就想把隔壁買下來,隔壁是吳駙馬宅,但也不是主宅,基本上空關著,而且佔地十畝,比自己的宅子還要大兩畝,如果能買下來,那翠雲樓就可以直接變為內宅了。

    這個消息確實讓人心情一振,范寧連忙問道:「消息從哪裡傳來的?」

    「今天他們管家來了,管家特地來傳個消息,如果我們有意買下來,可以優先賣給我們。」

    「那怎麼聯繫,有沒有說?」

    「他們大管家還在,要不我們一起去看看。」

    范寧點點頭,欣然道:「看看去!」

    夫妻二人帶著劍梅子,來到了隔壁大門前,門虛掩著,范寧推開門,和他們府中一樣,迎面是一堵照壁,不過看起來比較普通,只刻了『飲水思源』四個大字,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估計是有感激皇恩的成分,駙馬的宅子嘛!

    「有人在嗎?」范寧高聲問道。

    只片刻,一名五十餘歲的中年男子從照壁後面繞了出來,看裝束,應該是管家。

    「原來是范知院,快快請進!」

    吳家的消息夠快,自己才上任幾天,他們便喊得順口了,范寧笑著點點頭,「聽說這邊府宅有意出售,所以我們特來看看。」

    「不客氣,我家主人說了,只要范知院看得上,價格好商量。」

    「那就麻煩大院了。」

    范寧走進大門,朱佩則挽著丈夫的胳膊,兩人繞過照壁向中庭走去。

    吳駙馬的府宅和范寧的府宅恰恰相反,是標準的三進加偏院結構,空地很少,房舍眾多,基本上沒有兩層的樓房。

    中庭有一株老杏樹,至少已有百年歷史,樹榦粗壯,體態滄桑,杏樹上綴滿了金黃色的杏果,屋角種滿一簇翠竹,另一邊屋角則放著一塊太湖石。

    范寧走上前拍了拍太湖石,心中頓時有些失望,一看便知道是人造太湖石,斧鑿的痕迹還依稀可見。

    范寧心中暗暗搖頭,如果這座宅子買下來,那座青珊瑚倒可以矗立在這裡。

    「夫君,我們去內宅看看吧!」

    范寧笑了笑,帶著朱佩向內宅走去。

    吳府的內宅也沒有什麼特色,只有三個院子,佔地約三畝,每座院子里都有一處小小的景觀庭院,整個房子約七成新,需要稍加修葺。

    「好像這裡一直沒有人住?」范寧回頭問管家道。

    「十年前我們大衙內住在這裡,後來他們自己買了宅子,便搬去內城了,這裡就一直空關。」

    范寧點點頭,「麻煩大院回去給你們老爺說一聲,這座宅子我決定買下來,讓他報個價格,沒有異議我們就成交。」

    「好!我回去就告訴老爺。」

    范寧帶著朱佩離開了吳府,朱佩問道:「夫君看中這房宅了?」

    范寧啞然失笑,「我哪裡是看中這房宅,我是看中這塊地了,回頭找個造房大師,讓他好好琢磨一下,怎麼把這兩座府宅合在一起?」

    「現在別找,得把錢付了,房子屬於咱們以後,再好好折騰。」

    朱佩又問道:「夫君覺得這座房宅值多少錢?」

    「我估計不會高於兩萬貫。」

    「不會吧!我聽說這兩年房宅漲價很快,尤其這種大宅子,至少都五萬貫以上。」

    「那是內城的價格,咱們這裡是外城,再說,人家都稱呼我范知院了,你覺得吳家還會賣高價?」

    「你是說,吳家是給我們人情?」

    「多少有一點,當然,估計他們本身也需要用錢,賣給別人也是賣,賣給我們還得個人情,我們也不佔吳家便宜,市價多少,我們就付多少。」

    兩人剛走回到自己府門處,管家婆便迎上來道:「官人,有一個姓李的官員來找,說是你的下屬。」

    范寧立刻想到了李唯臻,他點點頭,又吩咐管家婆道:「你去看看,今天的《朝報》和《小報》各買一份回來。」

    「我這就去!」

    范寧走進了府內,穿過樹林,果然看見了李唯臻,他正站在翠雲峰前欣賞這塊京城第一名石。

    范寧走上前笑道:「李諫司今天怎麼不在家休息?」

    李唯臻苦笑一聲,「原本是在家休息,但剛剛得到一個消息,趕來通知知院。」

    李唯臻壓低聲音道:「薛宗孺死了!」

    范寧一怔,「是怎麼回事?」

    「昨晚在監獄里自縊而亡,大理寺給出的結論是畏罪自盡。」

    范寧眉頭皺成一團,又問道:「你覺得可能嗎?」

    李唯臻冷笑一聲道:「薛宗孺年輕時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貪生怕死之徒,他才不會自殺,再說這又不是什麼大罪,流放幾年就回來了,如果歐陽修給他說說情,說不定流放都不用,我不相信他是自殺,而且聽說他昨天審問時招出了賈昌朝和張堯佐。」

    范寧心裡明白,薛宗孺應該是被滅口,估計天子也不會再追究,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了。

    「《小報》那邊有消息嗎?」范寧又問道。

    李唯臻點點頭,「《小報》聽說是認罰一萬貫,但堅決不道歉,可以理解,錢家怎麼可能給歐陽修道歉。」

    這個結果在范寧的意料之中,《小報》這些天拚命黑歐陽修,倒不是因為錢家支持琅琊王,而是錢家和歐陽修有仇,歐陽修在編撰五代史時,評價吳越錢氏實施嚴刑峻法,殘暴虐民,引起錢家的極大不滿,認為歐陽修是捏造事實,歪曲歷史。

    《十國春秋》中甚至有這麼一個記錄,歐陽修曾十分喜愛一名妓女,但這名妓女卻被錢惟演霸佔,使歐陽修對錢氏深恨之。

    其實歐陽修得罪的人還不少,他推行文學改革,得罪了一大批保守文人,這些保守文人的弟子都是因為歐陽修主考幾次科舉而名落孫山,斷人仕途,歐陽修怎麼能不遭人恨。

    甚至連包拯和他的關係也很糟糕,歐陽修一直抨擊包拯胸無才學,只靠沽名釣譽來陞官,雖然包拯和他都支持趙忠實,但兩人關係卻很冷淡。

    這就是這次歐陽修被御史薛宗孺誣陷,御史中丞包拯卻冷眼旁觀的主要原因。

    所以以錢家的傲氣,他們怎麼可能向歐陽修道歉。

    「這件事我知道了,我們已經問心無愧,這件案子就算結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再整理一下別的案子。」

    「那卑職告辭!」

    李唯臻行一禮便匆匆走了。

    不多時,管家婆拿著兩份報紙走進中庭,把報紙遞給范寧,「這是今天剛出的報紙,請官人過目!」

    「多謝了!」

    范寧接過報紙便向內宅走去,他先打開的是《朝報》,朝報比較嚴肅正統,一般會報道昨天發生的重大朝廷政務。

    頭版頭條的新聞是吏部左侍郎柳雲被貶,這確實是一件大事,但報紙上卻沒有詳談被貶黜的原因,這裡面沒有提到歐陽修,甚至沒有提到薛宗孺。

    范寧找了半天,只在第二版最下面的一條新聞上找到了薛宗孺被下獄問罪的消息,裡面只是提到薛宗孺瀆職,彈劾歐陽修不實,被大理寺下獄問罪。

    終於提到了歐陽修,只是在很小的一個地方提到,但彈劾歐陽修具體什麼內容卻沒有說。

    范寧心中有了一種不祥之感,連比較正統的《朝報》都用一種含糊其詞的手法替歐陽修正名,那麼《小報》還能指望嗎?

    范寧又打開了《小報》,果然,今天的《小報》已經不再提及歐陽修了,而是在談論東京十大名妓,但找遍了報紙的任何版面,都沒有一絲關於歐陽修平反的消息。

    由此錢家對歐陽修平反一事是多麼的不甘心,天子要求他們必須給歐陽修正名,但並沒有說讓他們在哪份報紙正名,所以他們選擇了讀者較少的《朝報》,用一種含糊且隱蔽的手法替歐陽修正名了。

    但道歉絕對沒有,他們選擇了認罰一萬貫錢。

    「夫君在嘆息什麼?」朱佩在一旁問道。

    「我在嘆息輿論操縱之厲害。」

    范寧搖搖頭又妻子道:「我們下午去一趟三祖父府上吧!」

    「去找他做什麼?」朱佩不解地問道。

    「我想找他聊聊,看看他能否辦一份報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