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一章 讓他徹底閉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零一章 讓他徹底閉嘴字體大小: A+
     

    這時,范寧又道:「陛下,無良《小報》肆意侮辱大臣,對無辜大臣的名譽造成了極為嚴重的不良影響,是否也該嚴懲?」

    文彥博嚇了一跳,連忙道:「陛下,萬萬不可,言者無罪,懲處造謠的官員便可,不可波及民間輿論!」

    范寧有點不高興了,他冷冷道:「請問文相公,《小報》添油加醋,肆意詆毀,徹底毀了歐陽修的名譽,一句言者無罪就算了嗎?」

    文彥博狠狠瞪了范寧一眼道:「《小報》登載的都是市井小道消息,本身就沒有多少可信度,只要《朝報》把真相披露,各種不利的影響自然就會消除,不必深究?」

    范寧硬頂道:「既然文相公口口聲聲說言者無罪,那為何還要追究薛宗孺的罪責?薛宗孺造謠有罪,難道《小報》造謠就可以高於大宋律法,不用承擔任何罪責?」

    「你——」

    文彥博被范寧頂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富弼連忙打圓場道:「《小報》詆毀歐陽修名譽確實有過,但它畢竟不是始作俑者,微臣認為讓《小報》公開闢謠並道歉,懲處也就可以免了。」

    范寧介面道:「微臣贊成富相公的方案,不過有一點需要明確,如果《小報》不肯道歉怎麼辦?」

    這時,趙禎冷然道:「責令《小報》公開闢謠並道歉,若其不肯道歉,那就罰錢一萬貫,若還不肯接受罰錢,那就直接封了它!」

    說完,趙禎一甩袖子,起身走了。

    文彥博的臉色十分難看,他也冷哼了一聲,不理睬范寧,轉身走了。

    富弼搖搖頭,轉身追了上去,他要和文彥博商量具體處罰《小報》之事。

    韓琦和范寧走出御書房,韓琦拍拍范寧的肩膀,贊道:「這件事幹得漂亮!」

    范寧笑了笑,「我恐怕把文相公得罪狠了。」

    「那個就別管了,至少天子是支持你的,你沒感覺到嗎?文相公對《小報》的縱容態度也讓天子頗為不滿。」

    范寧嘆息一聲,「《小報》對歐陽修的一系列報道明顯帶有惡意,是典型的落井下石,我就想不通,為什麼文相公就視而不見,難道《小報》有他的利益?」

    「利益倒沒有,不過文相公一直很看重報紙的輿論監督,太過於看重,就變成縱容了,當然,文彥博和《小報》幕後的東主關係很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在這件事上,他難免會帶有一點個人情緒,我們應該理解,關鍵是他支持懲處薛宗孺,大局上和我們一致,其他小節就不要太計較了。」

    「韓相公說得對,我還是太年輕了。」

    「你已經做得很好,這件事不要放在心上。」

    范寧躬身行禮,「多謝韓相公支持!」

    韓琦拍拍他肩膀,便快步離去........

    范寧見時間已快到中午,也快步離開皇宮,去外面吃飯。

    很快,薛宗孺誣告歐陽修,被免職下獄的消息在極短時間內傳遍了朝野,一時間朝野嘩然,不光薛宗孺被問罪,吏部左侍郎柳雲和直學士劉沁也同樣被追責,貶為地方官。

    直學士劉沁被追責大家關心不多,關鍵是吏部左侍郎柳雲,這可是有希望入相的實權高官,張堯佐的左膀右臂,說貶就貶了,這個消息才令人無比震驚。

    很多人都隱隱猜到,天子早就要收拾柳雲了,只是找到了這個舉薦失職的借口罷了。

    天子斬斷了張堯佐的左膀右臂,這意味著什麼?整個朝廷官員都在竊竊議論著此事。

    ..........

    賈昌朝卻出乎意料地沉默,不管是薛宗孺被抓,還是劉沁被貶,彷彿都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但柳雲被貶卻讓他暗暗竊喜。

    他心裡很清楚,有所失必有所得,官家是不會讓趙宗實一派坐大,柳雲被貶就意味著自己距離知政堂又近了一步。

    不過賈昌朝也有煩惱,那就是薛宗孺,薛宗孺污衊歐陽修,就是由自己親自部署,那天晚上,薛宗孺被叫到自己書房來面授機宜。

    他會不會熬不住大理寺的審問,把自己出賣了,按道理是不會,但賈昌朝很清楚大理寺那幫混蛋審問犯人的手段,薛宗孺又是典型的紈絝子弟,他能熬得過去?

    夜幕已經悄然降臨,賈昌朝依舊負手在書房裡來回踱步,顯得心事重重,他已經讓兒子賈炎去打聽薛宗孺的情況,現在還沒有消息回來。

    這時,院子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這應該是他兒子賈炎回來了,很快,門口傳來賈炎的聲音,「父親,孩兒回來了!」

    「進來!」

    賈炎快步走了進來,賈炎目前是宮中侍衛,但他思路清晰,做事精明能幹,深得其父賈昌朝器重,很多不便他出頭之事,都是讓兒子去做。

    賈炎進屋施一禮,「父親,情況似乎有點不妙!」

    賈昌朝心中一沉,急問道:「薛宗孺把我牽扯出來了嗎?」

    「孩兒買通是獄丞,他告訴孩兒,只一頓板子,薛宗孺便開始亂咬人了,不僅把父親供出來,連張堯佐和張昇也供了出來,如果再審下去,恐怕他什麼都會交代出來。」

    「這個沒用的軟蛋!」

    賈昌朝恨恨罵了一句,又問道:「怎麼張堯佐也有關係?」

    「好像張堯佐也找過他,張昇昨天中午也找過他,孩兒聽說因為事關重大,大理寺不敢錄口供,想等明天請示知政堂后再說。」賈炎在提醒父親,今晚是最後的機會。

    賈昌朝此時更關心張堯佐,張堯佐怎麼也找了薛宗孺?

    很明顯,張堯佐並不相信自己,他估計是想利用薛宗孺彈劾更多的人,比如包拯之類,沒想到居然被薛宗孺也出賣了,賈昌朝冷笑一聲,他可以想象張堯佐此時的氣急敗壞。

    「父親,我們該怎麼辦?」賈炎低聲問道。

    賈昌朝負手走了幾圈,忽然問道:「如果讓薛宗孺永遠閉嘴,你覺得難度大不大?」

    賈炎小聲道:「在監獄中自縊而亡,蔣獄丞完全可以辦到,而且薛宗孺咬出了張堯佐,孩兒認為,他若死了,上面也會鬆口氣。」

    「這個蔣獄丞想要什麼?」賈昌朝又問道。

    「錢!他給孩兒開價五百兩銀子。」

    賈昌朝點點頭,這個蔣獄丞是聰明人,他要的未必是錢,但如果不要錢自己也不敢托他辦事。

    賈昌朝便道:「給他五百兩銀子,再告訴他,以後有合適的機會,我會讓他再升一級。」

    「那問題應該不大了,孩兒今晚就把事情辦好。」

    「寧可不成功,也要穩妥,去吧!」

    賈炎行一禮,慢慢退下去了。

    賈昌朝還在想張堯佐的問題,他和張堯佐應該是在同一戰線,都是支持琅琊王,不過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利益分配問題,他和張堯佐始終達不成共識,賈昌朝相信只要自己入相,張堯佐又折了柳雲,那他遲早會來求自己。

    ........

    次日是旬休,百官在家休息一日,連續幾天上朝使范寧也有點疲憊了,他狠狠睡了一覺,直到天色大亮才起床。

    後院一片小小的竹林中,范寧負手在竹林中散步,歐陽修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在這樁案子出現的一些事情卻給了他很大的啟示。

    給范寧印象最深的便是《小報》和《朝報》的影響,是否賺錢暫時不用考慮,但這兩份報紙對輿論的影響力卻讓不得不深感驚嘆。

    自己能不能也辦一份報紙,把輿論掌握在自己手中?

    辦報的念頭范寧早就有了,只是他在海外為官,暫時顧及不到,直到這次親身體驗,他才深刻領教到大宋輿論的重要性,也讓范寧再一次興起了辦報的念頭。

    當然,報紙不是自己辦,而是請朱元豐出面辦報,由朱家出面,自己躲在幕後,隱蔽性更強一些。

    辦這份報紙不僅是為自己,也是為了趙宗實,范寧通過這次歐陽修事件,他發現錢家多多少少偏向於張貴妃,並沒有完全中立,在將來多嫡之爭最激烈之時,恐怕報紙輿論的引導就會在關鍵時刻偏向,輿論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為好。

    這時,朱佩匆匆走來,走到竹林外笑道:「夫君,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