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收集證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收集證據字體大小: A+
     

    一行人走進內宅,歐陽修的府宅是官宅,佔地並不大,只有五畝,很快便走完一圈,情況大概就清楚了,歐陽修府宅內確實沒有兩層的樓房。

    范寧又問歐陽明遠,「貴府在別處可有房產?」

    歐陽明遠搖搖頭,「在京城就在這一座宅子,另外在家鄉還有一處祖宅。」

    「你伯父有多久沒有回家鄉?」范寧追問道。

    「差不多快四年了。」

    范寧和李唯臻對望一眼,吳春燕是三年前嫁入歐陽家,或許她回過歐陽家祖宅,但肯定沒和歐陽修一起回去過。

    李唯臻又低聲對范寧道:「沒有看見水塘!」

    這也是個關鍵問題,歐陽修府中既沒有小樓也沒有水塘,完全和詞中的描繪不符。

    范寧點點頭,「去和歐陽前輩談一談吧!」

    眾人來到內堂,歐陽修請范寧和李唯臻入坐,范寧關切地問道:「歐陽前輩現在身體怎麼樣?」

    歐陽修嘆口氣,「我的身體估計垮了,走幾十步路就支撐不住,前幾天眼睛什麼都看不見,現在也是,眼睛里有個白斑,現在我看書都困難。」

    歐陽修是出了名的高度近視,現在年紀大了,白內障也出來了,後世或許還能做做手術,現在嘛!范寧也只能苦笑。

    「請問范知院,現在調查情況怎麼樣?」旁邊歐陽倩焦急地問道。

    范寧看了她一眼,緩緩道:「這件事其實經不起推敲,告發者是用一首詞來作為證據,但貴府的環境和詞中描繪不符,所以我們認為誣告的成份比較大。」

    「就是的!」

    歐陽倩憤怒道:「我們家人口這麼多,住宅緊張,怎麼可能有那種齷齪事情發生,分明就是誣告我父親。」

    范寧見歐陽修沉吟不語,便對歐陽倩道:「能否請倩姑娘迴避一下?」

    歐陽倩一怔,「為什麼?」

    歐陽修嘆口氣,「倩兒,你先迴避一下吧!」

    歐陽倩一臉疑惑地起身退了下去。

    范寧這才對歐陽修道:「歐陽前輩請說!」

    歐陽修沉吟良久道:「這首詞是我前年所寫,描繪的其實是東門教坊,裡面的女人是個官妓,叫做朱彩眉,她可以作證這首詞是寫給她的,她那邊有一份這首詞的原稿。」

    這種事情確實難以啟齒,但為了證實自己的清白,歐陽修也只得豁出去了,畢竟風流的名聲要比亂*倫好得多。

    范寧點點頭,「我會儘快查清楚,然後向官家彙報,歐陽前輩儘管安心養病。」

    歐陽修心中卻很無奈,查清又能怎麼樣,自己名聲已經被徹底毀了,一時間,他心中萬念俱灰。

    范寧記錄下口供,讓歐陽修簽字畫押,便從內堂出來,歐陽倩一直將他們送到大門處,范寧笑道:「倩姑娘請留步!」

    歐陽倩想說點什麼,但嘴唇動了動,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范寧看了她一眼,便轉身離去了,李唯臻和其他官員都紛紛跟了出去。

    眾人上了兩輛馬車,返回諫院。

    范寧沉吟一下,對李唯臻道:「你去一趟東門教坊,做兩件事,一是把圖紙繪製下來,其次要到官妓朱彩眉的口供,並把歐陽修這首詞的原稿要來。」

    「卑職這就去!」

    兩人分兵兩路,范寧返回諫院,而李唯臻則帶著兩名官員趕去東門教坊。

    范寧剛回到自己官房,一名官員便抱著厚厚一疊文書進來,「啟稟知院,近五年的控訴歐陽修的上書都找出來了。」

    「有多少?」

    「一共有七十四份!」

    「有這麼多!」范寧吃了一驚。

    「大部分都是去年科舉后,士子們的告狀,這七十四份上書我們整理了一下,其中有七份有價值。」

    官員將其中一疊上書交給范寧,范寧翻了翻,這七份都是薛宗孺對歐陽修的各種控訴。

    其中一份是薛宗孺控訴歐陽修泄露試題,那是去年五月,薛宗孺當時還沒有出任御史,是以一名普通官員的身份通過諫院上書,最後證明,他的控訴是想當然的無稽之談。

    范寧又翻了翻其他六份上書,有控訴歐陽修貪污受賄,有控訴歐陽修在京城有多處房宅,錢財來歷不明,還有控訴歐陽修抄襲前人詩詞。

    這七份控訴書都蓋上了檢院『查無實據』的印章。

    現在各種證據已經逐步合攏,就等李唯臻調查的最後一步。

    ………

    范寧回到府中已經是黃昏時分,飯堂內,飯菜已經擺好,朱佩笑道:「我還以為夫君今天要和同僚去喝酒,迎接新官上任。」

    「本來要去的,但今天有個案子,耽誤了,改天再說吧!」

    朱佩給范寧斟了一杯酒,笑道:「夫君這麼快就進入狀態了?」

    「是歐陽修的案子,比較特殊。」

    「我看《小報》上天天在說他的事情,說他不管家人死活,一半的俸祿都花在飲酒和狎妓上,說他風流無度,外面有幾個私生子,夫君,這些都是真的嗎?」

    范寧冷笑一聲道:「這種《小報》就是這樣,九句真話中夾一句假話,偏偏最重要一句是假話,他喜歡喝酒狎妓不假,家人過得比較貧困也不假,但私生子絕對沒有。」

    「那他和兒媳那件事是真的嗎?」朱佩托著腮好奇地問道。

    她和其他女人沒有什麼區別,特別喜歡聽這種花邊八卦新聞。

    范寧還是搖搖頭,「根據我目前的調查,這件事應該是誣告。」

    「找到證據了?」

    范寧笑了起來,「其實從常理推斷就知道有問題,他的親家是學士吳錚,也就是兒媳吳春燕的父親,如果歐陽修真和兒媳有染,吳錚會放過歐陽修?據我所知,吳錚也準備上書朝廷,要求嚴懲薛宗孺。」

    朱佩眉頭一皺,「既然沒有任何證據,《小報》為何還要整天渲染這件事,弄得天下人皆知,徹底毀了歐陽前輩的名聲。」

    「《小報》要賺錢,說起來這件事並不是它杜撰,而是朝廷確實發生了這種事情,《小報》怎麼可能放過這種吸引人眼珠的事情?

    其實關鍵還是歐陽修自身比較風流,加上他又得罪了《小報》的幕後東主,否則為什麼我堂祖父范仲淹沒有這種事情,因為大家根本不相信,所以也渲染不起來。」

    「夫君說得對,自己本身風流,遇到這種事情,就算無辜也說不清楚了。」

    范寧食指輕輕敲打著桌面,剛才和妻子的一番話,讓他想到了一件事,這件事應該再調查一下吳錚的態度。

    。。。。。。。。。。

    次日天不亮,范寧又早早起來準備上朝,收拾停當便坐上了馬車,今天是小朝會,但他也要正常參加。

    不過今天馬車裡多了一個小茶童,叫做小文,長得很清秀,他父母都是朱家的僕婦,名義上都是自由身,但實際上還要依靠朱家生活。

    小文今年只有八歲,去年開始給朱元豐當茶童,朱佩見他聰明伶俐,點茶、煎茶都不錯,便把他要來,給丈夫做跟班茶童。

    朱佩給他父母五貫錢一個月,這在朱府也是高工錢了,比之前的工錢多了兩貫,他父母便歡天喜地地將他送來。

    小文身材不高,在馬車上,他便搬一隻小凳子坐在車門處,拿一隻純銀打造的湯瓶,隨時給官人添加,這些事情他做了一年,早已很熟練了。

    「小文,你姓什麼?」范寧溫和地笑問道。

    「回官人的話,我就姓文,叫文小乙,因為朱府里已經有三個小乙了,所以大家都叫我小文。」

    小乙是大宋市井男子最常見的名字之一,就像今天叫什麼『老二』一樣,一抓一大把。

    范寧點點又問道:「你識字嗎?」

    小文搖搖頭,「我只認識自己的名字。」

    這倒不錯,不識字可以放在官房裡。

    馬車先去了諫院,諫院大門已開,已經有打雜的人在清掃院子,范寧讓人把小乙帶到茶房等候,他自己則坐馬車繼續前往皇宮。

    儘管朝會枯燥無聊,但他也必須要參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