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正式立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正式立案字體大小: A+
     

    張昇年約四十餘歲,從外面看,就像一塊風乾的老臘肉,油亮干緊,他是張堯佐族弟,也是張堯佐派系得力幹將,這幾年為張堯佐在朝中權勢大增立下赫赫功績。

    此時,張昇正在向張堯佐彙報兩樁彈劾事宜。

    「沒用的笨蛋!」

    張堯佐不滿地罵道:「誰會沒有把柄,我不信包黑子就那樣兩袖清風,沒有一點問題?」

    「卑職派人去查過了,那座宅子確實是包拯租的,不是買的,每月三十貫錢都按時支付。」

    張堯佐臉色十分難看,有人舉報包拯在外面有座宅子,這件事讓張堯佐像打了雞血一樣,以包拯的俸祿怎麼買得起內城的宅子,一定有問題。

    原以為抓到了包拯的把柄,不料查下來是租的房子,讓張堯佐怎麼不失望,怎麼不惱火萬分。

    這時,張昇又小心翼翼道:「昨天范寧上任了!」

    「我知道,你沒去祝賀吧!」

    「卑職不敢,不過卑職派人盯住了他的舉動,有件事卑職需要向國丈彙報。」

    「什麼事情?」

    「就是他辦的第一個案子,今天下午,他將歐陽修的事情立案了。」

    「他要彈劾歐陽修?」張堯佐有些驚訝道。

    「不是!他要調查薛宗孺污衊歐陽修一事。」

    「什麼?」

    張堯佐頓時大吃一驚,急聲道:「那諫院為什麼不彈劾歐陽修?」

    張昇有些為難道:「賈閣老的意思是說,現在彈劾還不到時候,再醞釀一段時間,讓歐陽修名聲徹底臭到家,再彈劾他,效果會更好。」

    「賈昌朝懂個屁!」

    張堯佐氣得大罵道:「殺雞都知道放了血就要宰,他還要等什麼?等事情不了了之嗎?」

    張昇小心翼翼道:「可能是想和錢家聯手,現在錢明逸一直沒有正面回應。」

    「誰說錢家沒有回應,《小報》那麼宣染,錢家不就已經回應這件事嗎?」

    「卑職估計賈閣老是想和錢明逸聯手彈劾歐陽修,但錢明逸遲遲沒有答應。」

    「這件事夜長夢多,不能再拖下去了,你今天就立案準備彈劾,然後再給賈昌朝打個招呼,就說是我的意思,拖下會夜長夢多。」

    停一下,張堯佐又道:「把范寧已經立案之事也告訴他。」

    「卑職明白了,這就去安排!」

    張昇行一禮走了,這時,張堯佐的孫子張椿在一旁道:「祖父,范寧昨天才上任,今天就立案,恐怕不是偶然。」

    張堯佐哼了一聲,「要不說賈昌朝有點糊塗呢?我把左諫院給他拖了一個多月,他卻沒有抓住時機,非要把錢家拖上船,錢家若肯上船,還會等到現在嗎?讓我不知該怎麼說他了。」

    張椿又小心翼翼道:「祖父不是一直深恨范寧,其實下一步可以拿他開刀,上次祖父不是說他堂兄在鯤州採金,這也算是以權謀私了,應該是他把柄吧!」

    張堯佐看了他一眼,「這件事我心裡有數,你不要過於關心了。」

    「孫兒知道!」

    「還有!」

    張堯佐又道:「你少和那幫狐朋狗友鬼混,你是做大事的人,要節制自己,明白嗎?」

    孫兒記住了!」

    「去吧!」張堯佐揮揮手,張椿慢慢退下了。

    張堯佐負手在大堂上來回踱步,仔細考慮這件事。

    他和賈昌朝雖然立場相近,但並不是同盟,也主要是賈昌朝要價太高,張堯佐無法答應他。

    在歐陽修一案上,張堯佐和賈昌朝的目的也不一樣,張堯佐是要打擊趙宗實一派,歐陽修是趙宗實的重要支持者,所以張堯佐主張狠、快、准,以暴風驟雨方式將歐陽修彈劾免職。

    但賈昌朝是要借歐陽修的案子上位,要討好歐陽修的仇人,所以他要不停拿這件事渲染,徹底將歐陽修搞臭,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從這一點來說,兩人的目標雖然一致,但想達到的目的卻略有不同,所以導致兩人想採取的手段也會有所差異。

    不過范寧既然已經出手,這件事確實不能再拖下去,相信賈昌朝也明白這一點。

    …………

    下午時分,范寧和左司諫李唯臻帶著幾名官員來到了歐陽修的府宅,李唯臻笑道:「其實這種事情,卑職來看看就是了,知院不必親自上門。」

    范寧笑了笑道:「第一次辦案嘛!總要有個親力親為的態度。」

    「這倒也是!」

    不多時,歐陽修府管家奔了出來,「請問各位是?」

    李唯臻上前道:「我們是左諫院的,貴府有人投書諫院,說貴府主人被人誣陷,所以我們上門來核實一些情況!」

    管家大喜過望,這是來給老爺洗冤的,蒼天總算開眼了,他連忙道:「各位請府稍後,我去稟報老爺和夫人!」

    范寧連忙道:「投書人是歐陽倩,請她也出面!」

    「她在,我去稟報,各位請進!」

    眾人走進前院,在中庭大門前等候,管家早已飛奔而去。

    不多時,病怏怏的歐陽修在女兒歐陽倩的扶持下從後面出來,後面還跟著一名年輕男子,估計是子侄之類。

    歐陽倩看見了范寧,俏目頓時一亮,她連忙低下頭,掩飾住自己內心的激動。

    歐陽修也沒想到左諫院來人竟然是范寧,他心中同樣激動異常,老遠就喊道:「范賢侄,別來無恙?」

    范寧心中苦笑,這老頭子怎麼能叫自己賢侄呢?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嗎?

    他給李唯臻使個眼色,李唯臻會意,上前行禮道:「范知院是我們新上任的左諫議大夫,今天第一次辦案,還請歐陽學士多多配合!」

    歐陽修頓時嚇了一跳,范寧居然升為左諫議大夫了,好像還是知左諫院,這孩子厲害啊!

    他也立刻醒悟,現在可不是敘舊之時,他也連忙道:「歡迎范知院,歡迎李諫司,我一定全力配合左諫院辦案。」

    范寧微微笑道:「歐陽前輩不必緊張,左諫院接到了歐陽倩的投書,替前輩伸冤,按照流程,我們必須前來核實。」

    他又對歐陽倩道:「你就是歐陽倩姑娘吧!」

    歐陽倩俏臉微紅,施個萬福禮,小聲道:「民女正是!」

    范寧取出投書,「這是的上書吧!」

    「正是!我之前投書鼓院,但沒有回復,有人告訴我,可以再復投檢院,希望沒有違反規矩。」

    「當然沒有違規!」

    范寧又笑著對歐陽修道:「歐陽前輩應該也知道諫院規定,我們首先需要核實投書者情況,如果發現疑點,那麼才能正式立案。」

    事實上,范寧已經立案了,是為了搶在右諫院之前立案,現在既是補立案前的一道程序,也是直接來調查。

    歐陽修點點頭,「我知道!」

    范寧給李唯臻使個眼色,李唯臻便上前問歐陽倩,「這份上書,你是否打算撤銷?」

    歐陽倩搖搖頭,「我不會撤銷!」

    「如果我們立案后發現你投書內容不實,你需要承擔責任,你可明白這一點。」

    歐陽倩迅速看了一眼范寧,見范寧的目光里充滿了鼓勵,她心中一暖,神情堅決道:「我願承擔責任!」

    李唯臻點點頭,「那我現在就通知你,你投書反應的情況,左諫院決定正式立案,希望你配合我們調查。」

    歐陽倩毫不遲疑道:「我願意配合!」

    歐陽修連忙道:「那就請請各位到客堂稍坐!」

    范寧搖了搖頭,「歐陽前輩先去休息吧!回頭我們會詢問你一些問題。現在我們要去府宅各處查看,請安排人帶領,內宅也要去,最好通知一下內眷迴避。」

    「好吧!」你們隨意查看。

    歐陽修吩咐一聲,管家立刻跑去內宅通知。

    范寧對歐陽倩道:「你陪同父親,不用陪我們調查。」

    歐陽倩默默點頭,回頭對年輕男子道:「三哥,你帶他們去吧!」

    歐陽倩深深看了范寧一眼,扶著父親回內堂了。

    年輕男子是歐陽修的侄子歐陽明遠,他上前行禮,「我來陪同各位進內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