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上朝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上朝路上字體大小: A+
     

    范寧是下午返回府中,朱佩像個小主婦一樣將他迎進後堂,替他脫去外套,又笑吟吟給他上了一盞茶。

    「今天去諫院感覺如何?」

    「不怎麼樣!」

    范寧喝了一口茶道:「今天在諫院呆了一天,右諫院的官員幾乎一個都沒有看到,有點老死不相往來的感覺,實在很荒唐。」

    朱佩也知道諫院由兩個平級的左右諫議大夫掌控,丈夫出任的是左諫議大夫,她便柔聲安慰道:「應該不是下面官員的問題,他們是畏懼上司,才不敢來見你,假如有一天你強勢把右諫議大夫壓制住了,他們的態度肯定就不一樣了。」

    范寧只是笑著搖搖頭,這種事情也只能說說而已,還真不能去做,強勢把右諫議大夫壓制住,首先天子就會拉下黑臉,當然,如果是在辦案過程中發生衝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范寧不想再說這件事,便岔開話題道:「還有一件苦惱的事情呢!」

    「什麼事?」

    「從明天開始,我要上早朝了。」

    ……….

    有的官員去地方為官是為獲得更多收入,住更大的官邸,有的官員是為了享受那種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感覺,有的官員則是為了增加履歷,不下基層,就當不了高層領導,從古至今都是這個規矩。

    但不管為了什麼目的去地方為官,有一點都是共通的,那是可以擺脫上早朝之苦。

    上早朝一直都是官員們最痛苦之事,天不亮就得起身,皇帝也不例外,做個明君還是不容易的。

    那為什麼不能晚一個時辰上朝呢?還真不行,上朝時間太晚,會影響到正常的政務處理。

    也就是說,在八點半上班之前,朝官和皇帝就得集中起來開個早會,和現在上班前開個早會意思差不多,只是這個早會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影視上常常看到皇帝說,『有事上奏,無事散朝。』

    大家別誤會,不是散散后就能回家,而是散朝後各自回辦公室上班,正常的班還是要上的。

    次日五更時分,范寧便早早起來了,朱佩當然也得起身,主人都起來了,你丫鬟婆子還能睡嗎?都得起來,開始做早飯,開始燒水。

    一名小使女得伺候主人洗漱梳頭,范寧吃罷早飯,又穿上官服,戴上官帽,時間已經差不多,該出發了。

    「夫君,還是坐馬車吧!」

    朱佩勸道:「你是四品官了,坐馬車應該沒有關係,以前爹爹上朝都是坐馬車的。」

    范寧想了想,其實也無所謂,只要他不用四匹馬就行了,何況他還是用兩匹馬,用兩匹馬馬車其實就是一種低調了。

    坐馬車確實方便,還可以在車廂內打個盹。

    想到這,范寧笑道:「那就依賢妻的意思,就坐馬車吧!不過還得給我找一個茶童。」

    一般五品以上官員都會帶一個小茶童,七八歲左右,會煎茶,會給傳遞消息,聰明伶俐那種,使用起來很方便,而小廝年紀稍大,不方便帶去朝房,當然,幕僚又是另外一回事。

    朱佩點點頭,「外面找茶童也不方便,我今天去把小文找來。」

    小文是三祖父朱元豐府上的茶童,只有八歲,茶煎得好,也非常聰明伶俐。

    這時,寬大的馬車在府門前緩緩停下,范寧上了馬車,向妻子揮揮手,「我走了!」

    「官人早點回來。」

    馬車啟步,向朱雀門方向駛去。

    早朝也有大朝會、中朝會和小朝會的說法,並不是每天都會濟濟一堂,大朝會只有特殊日子才有,比如每年正月初一,比如天子登基,還有臨時決定等等,一般在京城的官員都必須參加,大朝會都是務虛,主要是一種儀式。

    而中朝會則是每月逢五舉行,一般是七品以上的職官參加,那些大將軍、刺史、節度使之類的虛官都不用參加了。

    今天就是中朝會,大概會有上千名官員參加朝會。

    小朝會則是各省部寺司等職權部門的主官和副職參加,大概會有兩三百人,平時都是小朝會。

    但不管是哪種朝會,作為諫院的主官之一,范寧都得參加。

    也就是說,除了法定休日外,他每天都得參加朝會。

    不過由於天子趙禎的身體比較差,他也不能像從前那樣每天舉行朝會,他身體承受不住,所以一般沒有什麼重要事情,他有時也會取消朝會。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福利。

    坦率說,范寧並沒有他堂祖父范仲淹那種憂國憂民的意識,他對皇帝的要求不高,對底層百姓的同情心也不夠強烈,他喜歡用自己的方式來推動大宋的進步。

    說得有點太大,簡而言之就一句話,他比較懶,上早朝很痛苦。

    馬車進入了朱雀門,御街都是上朝官員,有的騎馬,有的坐馬車,基本上沒有坐牛車和驢車的,也沒有玩個性騎一匹小毛驢上朝的。

    實在買不起馬也可以租,一個月也就兩三貫錢而已,一般都負擔得起。

    馬車前面一般都掛著一盞橘色的燈籠,上面寫著官職和姓,比如范寧前面是一輛三匹馬拉拽的馬車,橘紅色的燈籠上寫著御史中丞,包。

    這就是御史中丞包拯乘坐的馬車了,包拯雖然鐵面無私,但並不代表他清貧。

    在宋朝只要做到一定級別後,薪俸和各種福利待遇都很好。

    像范寧現在一個月的薪俸是九十六貫,還有冬夏的冰炭錢、他沒有官宅,還有房貼、還有隨從補貼等等,林林總總加起來,每月一百五十貫是有的。

    包拯比他資歷深、任職多,俸祿只會比他高而不會低,而且還分到一座官宅。

    范寧倒是想找個機會和包拯談一談,現在似乎就是一個機會。

    他連忙吩咐車夫,趕上前面的馬車。

    車夫揚鞭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和包拯的馬車並駕齊驅,范寧拉開車簾道:「包中丞!」

    包拯不知在想什麼事,范寧喊了兩聲,他才反應過來,連忙叫停了馬車。

    「是范寧啊!過來坐。」包拯熱情地向范寧招招手。

    范寧下了馬車,吩咐車夫回府,他坐上了包拯馬車。

    包拯馬車也很寬大,但布置十分簡單,遠不如朱家馬車的豪華舒適。

    「昨天上任怎麼樣?張昇給你臉色看了嗎?」包拯笑眯眯問道。

    范寧搖搖頭,「我根本就沒看見這位右諫議大夫的影子。」

    「那說明他還不想和你作對,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這還是比較好的情況,我去年上任時,他帶了一大群諫官來給我講規矩,我選擇還很清楚記得他當時的嘴臉。」

    包拯冷笑一聲又道:「這個人是張堯佐推薦的官員,據說是他族弟,為人很囂張,當年他還是監察御史時就彈劾巨鹿郡王以下犯上,結果巨鹿郡王被禁止入宮覲見皇後娘娘。」

    「那現在他應該彈劾了不少支持巨鹿郡王的官員吧?」

    「他是彈劾了不少人,包括我,但基本上都沒有成功,不過這段時間巨鹿郡王的日子很難過,就和他有關係。」

    范寧想起了自己第一天進京時,趙宗實告訴他情況不太好的事情,范寧便問道:「他抓住了郡王的把柄嗎?」

    包拯點點頭,「郡王府中一名使女上吊自盡,她家人便跑來諫院告狀,說女兒遭到虐待,被逼自盡,張昇如獲至寶,便向官家告狀,說郡王失德,這件事讓官家很生氣,將郡王狠狠痛斥一番。」

    「這種告狀應該是複審調查后才能上報天子吧!」

    「問題就在這裡,左諫議大夫缺職一個月,張昇沒有複檢就直接報告天子,等我提出需要複檢時就有點晚了,郡王已被訓斥,惡劣影響已經形成。」

    「那真相呢?」

    包拯搖搖頭,「人已經死了,至於她為什麼上吊自盡,誰都說不清楚,估計和其他僕婦吵架有關,但找不到證據,這個鍋,郡王只能背上了。」

    「張昇違反了複檢規矩,這件事又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

    包拯苦笑一聲,「你別以為官家事事都講規矩,尤其這種涉及皇室的告狀,一般都是看官家的情緒,偏偏那幾天官家的心情很糟糕,也是張昇瞅准了機會。」

    停一下,包拯語重心長道:「你要記住,很多人做事是不擇手段,你這個位子可不好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