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新官上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新官上任字體大小: A+
     

    諫院和御史台一樣,都屬於朝廷監察系統,一個負責搜集建議和評論,一個負責監察百官,都是直接向天子彙報,所以朝廷便將諫院和御史台合稱台諫。

    但北宋中前期諫官的權力極大,他們不僅負責收集輿論,更大的職權就是能彈劾大臣甚至宰相,一旦要彈劾大臣,你就需要搜集證據,調查罪證,這就使諫官也有了調查權,所以諫官一般都會有御史頭銜。

    諫院的最高官是左右諫議大夫,左諫議大夫包拯改任御史中丞,目前只有一個右諫議大夫張昪出任知諫院。

    左右諫議大夫的職權分工不是很明晰,基本上都可以做同樣的事情,按理一個諫議大夫就足夠了,但權力需要掣肘,尤其是監督負責監督的機構,皇帝不可能親自監督,上面不可能再設機構,那麼用左右兩個諫議大夫就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就算左右手互相監督一樣。

    當然,這種互相監督不能說得太明白,所以檯面上就要有一個光面堂皇的理由,那麼設立兩個部門就是一個看得見的理由了。

    諫院下面又設了一個鼓院和一個檢院,就像會計需要一個記賬和複核一樣,鼓院就是收集輿論和建議,檢院就是進行複核,確認這些輿論、建議的真實性。

    范寧出任的就是掌管檢院的左諫議大夫。

    范寧在曾公亮的陪同下來到了諫院,諫院並不在皇城內,而是太平興國寺南大街,大街對面就是御史台。

    整個諫院佔地約五十畝,格局也是一條中軸線把它一分為二,左面是檢院,右面是鼓院,基本上兩個諫議大夫各管一塊,井水不犯河水。

    當然,只是表面上的井水不犯河水,地下水流卻是連通的,而且暗流洶湧。

    鼓院和檢院的全稱是登聞鼓院和登聞檢院,顧名思義,就是門口應該有面大鼓,有冤屈者跑來擊鼓伸冤,可惜那是縣衙和州衙才有的東西,諫院不用那玩意。

    諫院用的是匭,也就是武則天發明的,告密者用的那種純銅打造的大箱子,諫院大門外左右各放一隻。

    鼓院是銅匭是第一次上書者投放之地,如果十天後沒有回復,基本上就是鼓院拒絕了你的上書,如果上書者不服,可以再投一次,第二次就投到檢院的銅匭中。

    規矩是這樣。

    但事實上,大多數投書者根本等不了十天,第二天就投到檢院的銅匭中去了。

    也正是沒有時間差,一些重大的案子,鼓院和檢院會同時立案,這就需要溝通,也不一定鼓院優先,關鍵是看誰立案的時間早,那麼誰就能得到立案權,如果左右院爭執不下,最後只能是上書天子來裁決。

    當然,這種事情很少發生,一般都按照規矩來辦事,左右諫議大夫再不對付,也不敢輕易上報天子,這種此上彼下的事情被天子揪住一回就麻煩了,會給天子留下一個不守規矩的印象。

    范寧跟隨曾公亮走進了左院,也就是聞登檢院,副手左諫司已率領二十餘名諫官在大院里等候,當范寧走進來時,院子里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很熱烈啊!看來大家對你期盼很久了。」曾公亮笑著對范寧道。

    范寧笑了笑,沒有介面,下屬對上司什麼時候會不熱烈?尤其在公開場合。

    曾公亮也心知肚明,呵呵一笑,擺了擺手,院子里頓時安靜下來。

    「包知院上個月調離后,左諫院便一直空著,直到昨天,官家才最後敲定了人選,下面我給各位介紹新任知諫院、左諫議大夫,這位就是范寧范知院!」

    曾公亮抬手給眾人介紹范寧,「想必大家都知道範知院,功勛卓著,能力過人,相信在范知院的統領下,左諫院會成為.......」

    一番冷飯熱炒后的官場話后,曾公亮便走了,剩下的時間丟給了范寧。

    范寧對二十幾名手下平靜地說道:「我在太學呆了三年多,在鯤州也呆了四年多,資歷確實不夠光鮮,但資歷雖然弱,我還是站在諸位面前,規矩就是規矩,我是重視規矩的人,也希望大家和我一樣的守規矩,我就說這麼多,大家都各自去做事吧!」

    眾人散了,很多人都一頭霧水,他們沒聽懂范寧這番話的意思,一名官員忍不住偷偷問左諫司李唯臻道:「范知院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李唯臻苦笑一聲道:「他其實就是在告訴大家,他的後台很硬,可以不按規矩陞官,但我們必須按規矩做事。」

    官員愣住了,半晌問道:「他的後台是誰?」

    李唯臻像看白痴一樣瞪了他一眼,「你說呢?」

    .......

    既然有左右諫議大夫,自然就有左右諫司,左諫司李唯臻年約四十齣頭,也是科班出身,入仕十五年,從九品官一步步升到從五品的左諫司,算得上是按部就班的典型官員,不過也是有點後台,否則就不會在出任縣丞三年後轉為京官。

    李唯臻給范寧安排了一間很寬大的官房,范寧估算一下,至少有一百二十個平方,窗明几亮,屋角的銅獸香爐在裊裊冒著青煙,房間里縈繞著一股淡淡的檀香。

    房間用屏風一隔為二,外面是會客談話之地,放著一張矮桌和四把軟椅,每把椅子旁邊還有一隻小茶几,氛圍很適合談話。

    屏風裡面就是具體辦公之處,靠牆放著一隻大書櫥,旁邊還有一隻稍矮的文玩架,正面是一張寬大得有點誇張的黑漆桌子,一張寬大的官背椅,無論屏風還是桌椅櫥櫃,都是用上好的楠木打造,看起來很結實,也不老舊。

    不過牆上的字畫沒有了,留下了三處掛過字畫的痕迹,這個吝嗇的老包啊!一片紙都不肯給自己留下。

    不過范寧也不擔心,他的字畫有呢!當初他把青珊瑚借給堂祖父范仲淹,范仲淹便送給他二十幾幅中堂字畫,甚至包括《岳陽樓記》的原本題詞。

    范寧在寬大的官椅上坐下,這時,一名茶童進來,將一副茶具放在他桌案上,這是他自己帶來的官窯汝瓷,四個茶盞一隻茶壺,范寧喜歡汝瓷開片的晶瑩鱗狀之美,茶童同時又放下一壺剛煎好的茶。

    范寧細細品了一盞茶,茶不錯,也是京鋌,而且水質也很好,應該是梅園的泉水。

    「李諫司,右諫院的情況如何?」范寧終於問到了這件事。

    李唯臻輕輕嘆口氣,「我們的關係不是太好。」

    范寧點點頭,這一點他已經體會到了,他上任時,右諫議大夫居然沒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一記耳光,不光他的面子不給,連吏部侍郎曾公亮的面子也不給,所以曾公亮才臉色很不自然地走了。

    別以為文官鬥爭會含蓄一點,隱藏一點,宋朝可不是這樣,宋朝的文官鬥爭完全是公開化,毫不留情,可以說是撕破臉皮大罵。

    像後來的新黨和舊黨之爭,完全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皇帝也沒有辦法,只能跟著鬥爭走,哪一派輸了,就貶斥哪一派。

    范寧現在想知道,左右諫院的矛盾究竟在哪裡?

    李唯臻沉思片刻道:「其實左右諫院的矛盾一直就有,慶曆新政時,左諫院支持范相公,右諫院是呂相公的地盤,彈劾范相公那些事情基本上都是右諫院乾的,這個派系傳統一直延續到今天。」

    停一下,李唯臻又道:「前段時間有傳聞直學士劉沁會接掌左諫院,但我們都知道不可能。」

    「為什麼?」

    「因為劉沁是賈昌朝的門生,而賈昌朝是支持琅琊王。」

    李唯臻的話語中帶著強烈的暗示,范寧完全聽懂了,右諫院是支持琅琊王,而左諫議是支持巨鹿王,派系完全不同,所以賈昌朝不會有機會染指左諫院。

    其實還有更深一層意思,左右諫院派系分明,實際上是天子的安排。

    領導開會時都在喊:大家要團結一致,如果你當真了,那就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