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婿等於半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婿等於半兒字體大小: A+
     

    賈昌朝的府邸位於太平興國寺附近,以他兩朝元老的身份,算得是大宋權貴,他的六個兒子都在朝中為官,還有他的門生故吏,瓜蔓鋪得很廣,可以說他的勢力遍布朝野。

    賈昌朝是在慶曆時期為相,當右相呂夷簡全力打擊范仲淹時,他也暗中助力,把范仲淹一黨徹底擊潰。

    不過天子趙禎出於平衡,也將他的相位同步摘掉,改任武勝軍節度使、檢校太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隱忍了十幾年,就在賈昌朝年過花甲之時,他的機會又來了,王堯臣病重,辭去了副相之位,天子趙禎有意讓他出任參知政事,重新復相。

    這個機會賈昌朝怎麼可能放過,他也知道天子沒有最後決定,為了拿下這個相位,他又開始重新施展自己的手段,指使門生薛宗孺,把矛頭對準了歐陽修。

    之所以把矛盾對準歐陽修,是因為歐陽修得罪的人太多,得罪的人越多,自己的機會就越大,幹掉歐陽修,他不僅可以得到文人集團的支持,還能得到錢家的支持,還有張堯佐的支持,張堯佐當然也會支持他,但力度不夠。

    只是今天他得到一個令他失望的消息,左諫議大夫的任命下來了,不是他的得意門生劉沁,而是剛從鯤州回來卸職的范寧,著實讓他接受不了,要知道他活動這個位子已經很久了,在監察職位上有了自己的人,無疑會使他手中有了一把刀。

    賈昌朝在書房內負手來回踱步,旁邊站著他的幼子賈炎和女婿李雲。

    「父親,其實孩兒覺得,文生兄沒有拿到這個職務是好事,文生兄離諫議大夫遠一步,父親就距離參知政事更進一步。」

    還別說,兒子說得還真有道理,好事不逢雙,雙喜臨門的事情畢竟在太少,禍不單行才是常態,又想拿左諫議大夫,又想拜參知政事,官家可不是做善事的主。

    倒不是說賈昌朝不如自己的兒子,而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在左諫議大夫這個職務上運作了很久,陷得比較深,簡單的說,就是有點著相了。

    賈昌朝的心結一旦被解開,他的思路立刻豁然開朗,他滿意地向兒子點點頭,目光又轉向了一直沉默的女婿李雲。

    李雲是他最欣賞的一個女婿,性格像自己,手段也足夠狠辣,目前出任知審官院,極有實權。

    「賢婿應該和這個范寧很熟吧!」

    李雲點點頭,「小婿當年在吳縣為縣令時,和這個范寧打過很深的交道。」

    李雲笑了笑,「他那個神童大賽第一還是我點的,當年的小神童一下子變成左諫議大夫,想想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那你應該感到慚愧才對!」

    賈昌朝對女婿也毫不客氣地批評,「他現在已經是從四品,你還是從五品!」

    「小婿知錯!」

    李雲口上知錯,但未必慚愧,他一直就很關注家鄉那個小朋友,范寧的飛黃騰達就是一句話,『入了天子的眼』,從古至今不就這麼回事嗎?宰相希望自己被天子青睞,大臣希望自己被宰相青睞,下面的士子們則希望自己被大臣青睞,假如有一天,士子忽然被天子青睞了,他若還不飛黃騰達,那真的就天理不容了。

    范寧就是這種傳說中的好運者,李雲除了羨慕外,還真沒有什麼嫉妒之心,畢竟他自己也只比范寧低一級,他當士子時,被宰相青睞了。

    賈昌朝看了他一眼,又問道:「我想知道這個范寧是個什麼樣的人?」

    「回稟岳父,這個范寧是個狠人。」

    「狠人?」賈昌朝微微一怔,「你為什麼會這樣說?」

    李雲心中略略有些得意,畢竟有些范寧的隱秘只有他才知道,他沒有隱瞞岳父,便將當年徐家被范寧用一塊莫須有的玉珮狠狠坑了一次之事,詳詳細細告訴了賈昌朝。

    賈昌朝的眼睛慢慢眯了起來,這手段狠啊!不亞於自己,可對方當時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孩童,居然會這麼厲害,他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他懷疑看了一眼女婿。

    李雲立刻明白岳父的意思,他連忙道:「小婿沒有半點誇大,這件事給小婿留下的印象太深,小婿至今記憶猶新。」

    賈昌朝點點頭,他相信了女婿的話,既然范寧是個厲害人物,那他就得把輕視之心收起來,他又負手在書房內走了片刻,回頭對李雲道:「你去給我好好查查這個范寧的老底,找一找他的把柄。」

    李雲是審官院的兩個頭目之一,找一個官員的把柄當然不難,但李雲心裡很明白,其實哪個官員都有把柄,關鍵是上位會不會放在心上,若上位者視而不見,你找到的把柄就算堆得和山一樣高也沒有用。

    不過這話他不敢給岳父說,這些道理岳父會不懂?他既然要找范寧的把柄,自己老老實實去找就是了。

    「小婿這就去查!」

    「你現在就去!」

    李雲明白岳父的意思,他和兒子還有話談,倒不是自己作為女婿要疏遠一層,而是下面要談的話和自己沒有關係,李雲很清楚自己在岳父心中的地位,在某些時候真比他兒子還重要。

    李雲知趣地告辭了。

    賈昌朝含笑望著女婿離去,他這才回頭淡淡問賈炎道:「歐陽修的事情現在到哪一步了?」

    ..........

    范寧一早便來到吏部,卸職在這裡,任職也在這裡,這是每個官員升遷或者調任必走的程序。

    不過巧的是,范寧在吏部大門處居然遇到一個老熟人。

    「李縣令!」

    范寧忍不住喊了一聲,前面人回頭,果然是當年的縣令李雲。

    「啊!范寧。」

    李雲也露出一絲驚喜,快步走上前,雖然他昨天就在著手調查范寧的把柄,但他現在的驚喜卻是發自內心,畢竟他鄉遇舊識是人類一件美好的事情。

    范寧有點不好意思笑道:「一直習慣了叫李縣令,多有冒犯,現在應該叫你李郎中才對。」

    李雲是從五品官階,但正式職務卻是六品的吏部郎中,知審官院事是他差遣官,從五品官階任六品官好像委屈了一點,但吏部是例外,吏部本身就要高其他五部半級。

    李雲現在只是調查范寧,還沒有到和范寧為敵的程度,所以這會兒他的笑容很真誠,至少范寧感到很真誠。

    「叫我李縣令有什麼關係呢?難道我剛才應該叫你范知院?」

    這倒也是,稱呼在某種程度代表一種交情,他和范寧的交情就是從縣令和平民的關係開始的。

    當然,當年的交情只是一個起點,現在他們不能再回到原來的起點了,就像小時候沒有上過幼兒園,三十歲以後就算再遺憾,也不能再去補這一課一樣,客氣歸客氣話,范寧還真不能再叫李云為李縣令,李雲也不能再直呼其名,兩人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稱呼。

    「范知院今天這是來正式上任吧!」

    「要過了你們吏部這一關才算是正式上任啊!」

    李雲擺擺手,「對五品以上官員確實如此,但對於范知院這樣的高官,吏部不過是來走走形式罷了。」

    兩人走進吏部大門,中間是一條中軸線,將吏部一分為二,左邊是吏部四司,右邊是審官院,范寧要向左走,李雲則要向右拐,兩人該分手了。

    「第一次在朝中為主官,以後還請李郎中多多關照。」

    「范知院太客氣了,有空來我家裡坐,我們再好好聊一聊。」

    「一定!一定!」

    兩人拱拱手,很客氣地告別,范寧是不是真客氣暫且不知,但李雲的客氣中肯定摻雜了虛偽的成分。

    沒辦法,昨晚才調查人家的把柄,第二天就要和人家淚眼汪汪執手敘舊,神仙也辦不到,當然,鎮元大仙例外,前一天還要把猴頭下油鍋,第二天就要和人家燒黃紙拜兄弟了。

    范寧走進吏部,接待他的依舊是吏部侍郎曾公亮。

    其實曾公亮幫他辦理入職手續不重要,重要的是,曾公亮要陪他去諫院正式上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