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幕後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幕後真相字體大小: A+
     

    坦率地說,范寧並不了解諫院,他雖然為官已近八年,但大部分時間都在海外做官,儘管已升到從四品高官,但他對朝廷職能的了解程度,恐怕還不如一個七品朝官。

    「我不太明白,請相公賜教!」

    韓琦微微一笑,「諫官可是有彈劾權,如果不調查監督,怎麼彈劾官員?」

    「這個我也知道,但諫官本身有監察的職權嗎?」

    「當然有!」

    韓琦不慌不忙道:「諫院下面有登聞鼓院與登聞檢院,登聞鼓院是接受民間建議或者告狀,如果登聞鼓院拒絕接受上書,上書者則有權向登聞檢院要求複核。

    如果上書的內容涉及官員,這個複核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對官員的審查監督,這就是諫官對官員行使監督審查權,無論是朝官還是地方官,所以很多諫官同時掛有監察御史的頭銜,就是這個緣故。」

    停一下,韓琦又道:「諫院有兩個諫議大夫,其中一個兼掌鼓院,另一個兼掌檢院,原來掌檢院的左諫議大夫是包拯,他現在出任御史中丞,我估計官家就打算讓你接包拯的職務。」

    韓琦的解釋讓范寧如釋重負,如果自己有監督審查職能,那他的計劃就能繼續下去,至於投書不過才檢,那純粹就是一個技術問題。

    沉思良久,范寧小心翼翼問道:「韓相,歐陽修之事你怎麼看?」

    韓琦對這件事心如明鏡,在范寧面前,他倒沒有隱藏,他冷笑一聲道:「薛宗孺一直就是他姐夫的死對頭,他這次用私通兒媳之事來發難歐陽修,我並不奇怪,只是這個時間點未免太巧了一點。」

    范寧也知道歐陽修出事絕非偶然,但這條線索他理不清楚,這裡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隱秘。

    「韓相能否給晚輩說說!」

    韓琦意味深長地看了范寧一眼,他隱隱猜到了范寧為什麼想掌御史台,難道他是想介入歐陽修的案子?

    其實不光韓琦知道歐陽修案子有問題,很多人都清楚,但對方也幹得狠辣,用公媳之污來搞歐陽修,這便讓很多人心生忌諱而無法插手,韓琦也是一樣,不過讓范寧這樣的年輕人來出手倒是一個好辦法。

    韓琦想了想便道:「你知道王堯臣病重之事嗎?」

    王堯臣病重?范寧茫然地搖搖頭,他回來的時間並不長,還沒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事情。

    「我估計你也不知道。」

    韓琦苦笑一下,又緩緩道:「如果僅僅是生病,倒也無妨,可........」

    「韓相的意思是說,這次王相公很可能扛不過去了?」范寧聽懂了韓琦的意思。

    韓琦默默點了點頭,范寧心中的疑惑一下子解開了,王堯臣病重不治,相位就空出來了,難道歐陽修這件事和相位爭奪有關係?

    范寧又有點糊塗了,歐陽修怎麼也不像能上位爭相的人啊!搞他做什麼?

    范寧不願多想了,他知道自己從韓琦口中就能知道答案。

    韓琦依舊不緊不慢地喝茶,范寧也平靜下來,不再急躁,他發現自己的茶都涼了,自己居然還沒有嘗一口,他只得苦笑一聲,對外間茶姬道:「換煎茶!」

    茶姬很快給他們上了煎茶,范寧聞了聞,這才細細品嘗一口,茶不錯,是排名第三的京鋌。

    韓琦一直在觀察范寧,見他能沉住氣,不由暗暗點頭,如果范寧毛頭毛腦地追問自己,這才讓他擔心。

    喝了一會兒茶,韓琦問道:「你熟悉賈昌朝嗎?」

    范寧一怔,『賈昌朝!』

    他怎麼會不知道賈昌朝,慶曆新政失敗,這個賈昌朝功不可沒,不過若說熟悉,還真沒有。

    「只是聽說,沒有交集!」

    韓琦嘆口氣,「這次老賈可能要復出了。」

    賈昌朝接王堯臣的位子?范寧心中閃過無數疑問,賈昌朝為什麼會復出?他和歐陽修的事情又有什麼關係?賈昌朝復出對朝廷格局又有什麼影響?天子趙禎又是什麼態度?

    總之,各種想法塞滿了范寧的頭腦,他卻找不到宣洩的口子,還是消息的不對稱的緣故啊!

    范寧看了一眼韓琦,鑰匙還是韓琦這裡。

    韓琦似乎陷入沉思之中,過了良久他才道:「我沒有證據,但我知道,歐陽修的事情就是老賈的手段,這很符合他的作風,從名聲上把人搞臭,就算挺過了朝廷審查,但也挺不過名聲關,還是得下去。」

    「可他為什麼要搞歐陽修?他的動機是什麼?」這個關鍵問題范寧一定要搞清楚。

    韓琦淡淡道:「他不要想搞歐陽修,他是想得到歐陽修仇人的支持,歐陽修提倡古文化運動,並在去年科舉中以此為錄取的依據,你知道他得罪了多少文人?還有錢家,錢家一直就對歐陽修恨之入骨,還有張堯佐也很痛恨歐陽修,為了得到這些人的支持,賈昌朝隨手抹黑了歐陽修,雖然他的手段令人不齒,但你卻絕不能小看他,此人手段之狠辣,意志之堅定,你除非擊敗他,讓他自己妥協,否則你的妥協不會有任何結果。」

    范寧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為了獲得歐陽修仇人的支持而搞臭歐陽修,手段是夠狠辣,但人品也確實下作了一點。

    韓琦冷冷看了范寧一眼,「連我這麼鄙視他的人都叫他老賈,你千萬不要小瞧他,你稍有不慎,就會被這隻笑面虎撕得粉碎!」

    「晚輩謹記教誨!」

    韓琦對他謙虛的態度還算滿意,又笑問道:「對我剛才那番話,你還想到了什麼?」

    范寧當然想到了,而且是關鍵問題,「剛才韓相說,賈昌朝和張堯佐有交情?」

    韓琦心中誇讚,這個孩子確實厲害,自己說得那麼含糊,他卻能一眼看到問題的實質,他點點頭,「賈昌朝支持琅琊郡王。」

    琅琊郡王就是張貴妃的義子趙文惲,隨著天子趙禎的身體日漸衰弱,皇嫡之爭也漸漸浮出了水面,這也是范寧不願去地方為官的緣故,最關鍵的幾年啊!他怎麼能落下這班車。

    「你就不想問點別的?」

    韓琦笑眯眯道:「錯過我這個村,以後就沒有店告訴你真相了。」

    「有!」

    范寧點點頭,「我心中很疑惑,天子真是看到《朝報》才決定讓我掌諫院嗎?」

    「你自己覺得的呢?」

    「我覺得.....事情應該沒有那麼兒戲!」

    韓琦笑了起來,「你能意識到這一點很好,我們幾個相公嘴上都說是這個原因,但我們心中都清楚是另有緣故。」

    「那是什麼緣故?」范寧追問道。

    「你知道帝王心術的核心是什麼?」韓琦反問道。

    「平衡!」范寧脫口而出。

    「你明白就好!」

    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韓琦起身拍拍范寧的肩膀,「估計下午就會有吏部消息傳來,你回家去等著,今天就不要亂跑了。」

    「晚輩知道!」

    范寧還想深一步問問趙禎的平衡究竟在哪裡,韓琦卻不給他機會了,他已走到門口,范寧剛要起身,韓琦又回頭笑道:「那個呂惠卿不錯,王安石也向我推薦了他,我會給他一個機會。」

    說完,韓琦便揚長而去。

    范寧卻愣住了,王安石也推薦了呂惠卿?這個人心機深沉啊!不光找了自己,還上了王安石的船,

    .........

    黃昏時分,吏部郎中張雲錦找到了范寧,向他正式通報了吏部的任命。

    官階不變,依舊是從四品太中大夫,出任知諫院、權左諫議大夫,掌登聞檢院,並要求他明天一早到吏部報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