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妾無人可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妾無人可求字體大小: A+
     

    范寧來到大門處,一眼便看見台階下站著一名年輕女子,容顏秀麗美,清麗絕倫,竟是幾年未見的歐陽倩,她身旁跟著個小使女,卻是在歐陽府中所見的小丫鬟。

    「倩姐!」

    范寧驚喜地喊了一聲,連忙迎了上去。

    歐陽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盈盈施個萬福,「民女歐陽倩參見范知州!」

    范寧愣了一下,有些不滿道:「倩姐在說什麼,而且現在我已經卸職,不是知州了,你還是叫我阿寧。」

    「好吧!阿寧,我中午看了《小報》,才知道你回來了。」

    「我是昨天下午回來的!」

    范寧指指前面,「前面就是清風茶館,我們去那裡坐一坐。」

    歐陽倩輕輕點頭,范寧便走在前面,片刻,三人走進茶館,找一個雅室坐下,歐陽倩的小丫鬟卻乖巧地坐到外間的等候。

    范寧點了一壺好茶,兩盤點心,又讓夥計給小丫鬟送一些茶水吃食。

    這時,歐陽倩從小袋取出半塊玉佩,放在桌上,推給了范寧,「多謝你這兩年的幫助,給我的幫助很大,我支用了八百兩銀子,以後我會還給你,」

    范寧臉一沉,又把玉佩推還給她,不高興道:「你以為我是頭腦發熱?一切都有因果,今天我幫你是果,但因卻是你當年種下的,或許那幾天對你不重要,但對我卻很重要,我一直認為自己對你有一份責任。」

    歐陽倩眼睛一紅,她連忙低下頭,小聲道:「這會讓你妻子不舒服的。」

    「該怎麼做,我心裡明白,但你必須聽我的話,把玉佩給我收起來!」

    范寧霸道地將半塊玉佩塞進了歐陽倩手中,雖然范寧的話很霸道,歐陽倩的心中卻生出一絲甜意,范寧還是在關心自己,愛護自己的,她輕輕點頭,把玉佩放回了自己綉袋中。

    事實上,歐陽倩繼母一文錢都不給她,只准她住在家中和在家中吃飯,住宿好一點,她有自己的小院,可以從東門進出,大家眼不見心也不煩,但吃飯時卻時常遭白眼,連她繼母生的幾個弟妹也對她冷嘲熱諷,而她父親因為孩子多了,這些年對她也比較冷淡了,幾次訂婚失敗,她父親也很不高興,看見她總是板著臉。

    正是有范寧的幫助,使她可以自己做飯,不用去看家人的白眼,若真斷了范寧這個經濟來源,她自己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你繼母還是對你態度惡劣嗎?」范寧又問道。

    歐陽倩苦笑一聲,「她對我能好到哪裡去?她現在最害怕就是聽到我要出嫁的消息。」

    「為什麼?」

    范寧不解地問道:「我覺得她應該希望你趕緊嫁出去才對啊!」

    「事情哪有那麼簡單,家裡的情況你不了解,我爹爹俸祿雖然不低,但也沒有什麼外財,他喜歡出去和朋友飲酒喝茶,花錢大手大腳,他一半的俸祿都花在他的交際應酬上,加上他學生多,學生家裡有困難,他常常接濟一下。

    更關鍵是我們自己家裡人口也多,平時開銷很大,以至於家中一點積蓄都沒有,以前爹爹給我準備了兩千兩銀子的嫁妝,已經被繼母分給我的兩個妹妹,再過幾年她們也要出嫁,你說我再出嫁,嫁妝怎麼辦?以前她恨不得我趕緊嫁走,現在卻反過來了,生怕我嫁人,她拿不出嫁妝不說,更重要是她怕自己兩個女兒的嫁妝沒有了,父親給學生提了過幾次,都被她攪黃了。」

    「所以你繼母對你住在家中一點都不反對。」

    「是!只要我不吃她的飯,不花她的錢,隨便我住多久都行,她不想見我,我也不想見到她。」

    說到這,歐陽倩忍不住白了范寧一眼,「聽你的口氣,好像你也希望我趕緊嫁出去似的?」

    「我才不希望你嫁人!」

    范寧脫口而出,便知道自己失言了,他連忙乾笑一聲,「倩姐,我的意思是說........」

    范寧一時不知該怎麼解釋,歐陽倩也羞得滿臉通紅,低頭不語,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一時間,氣氛十分尷尬。

    好一會兒,范寧才低聲道:「倩姐,你爹爹情況怎麼樣?」

    提到父親,歐陽倩的眼睛頓時紅了,凄然欲泣,她捂著嘴,扭過頭無聲地飲泣起來。

    范寧心中一痛,握住了她的手,歐陽倩心中一驚,連忙抽手,范寧卻握住不放,望著范寧誠摯的目光,歐陽倩心中忽然有一種衝動,就恨不得撲進范寧懷中痛痛快快大哭一場。

    范寧坐到她身旁,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歐陽倩又想起當年自己和他去買帽子時的情形,她心中說不出的軟弱,把頭輕輕枕在范寧的肩上,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

    「爹爹已經氣得病倒了,家裡就像天塌下來一樣,亂成一鍋粥,大嫂羞憤難當,回娘家去了,繼母沒處發泄怒火,看見誰都罵,弟弟妹妹嚇得整天躲在房間里不敢出來,只有我在照顧爹爹。」

    「那你爹爹的學生呢?」

    「學生也都不見了蹤影,前天倒是曾布來過一次......」

    說到這,歐陽倩心中忽然意識到什麼,連忙坐起身,對范寧小聲解釋道:「我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了,他早就娶妻,你是知道的,當年他回家后,我們就沒有再聯繫。」

    范寧握住她的手道:「你不用解釋,我心裡明白的,這幾年你受的苦楚,我心裡都清楚。」

    歐陽倩積壓在心中委屈一下子湧上心頭,又想起范寧成婚時自己心中的絕望,她再也剋制不住內心的情感,伏在桌上失聲痛哭起來。

    范寧心中從未把歐陽倩忘記,歐陽倩就是他心中一根刺,隱藏在他內心深處。

    如果歐陽倩嫁得好,生活幸福美滿,或許就會漸漸忘了歐陽倩,但偏偏歐陽倩婚姻不幸,這便給了范寧巨大的壓力,他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好歐陽倩,這也是他把玉佩給歐陽倩的緣故,至少要保證歐陽倩衣食無憂。

    范寧沒有打擾歐陽倩哭泣,只是握著她的手,默默地讓她發泄內心的委屈。

    良久,歐陽倩慢慢停止哭泣,她抽回手,從繡花手袋裡用手巾擦拭淚水,有點不好意思道:「今天我淚水太多了,平時不是這樣的。」

    范寧笑道:「能成為你的依靠,是我的幸運,我不嫌你淚水多。」

    歐陽倩心中湧起一股甜意,白了他一眼,「誰想依靠你了,自吹自擂的,也不害臊!」

    這時,小丫鬟在外間提醒道:「姑娘,時間要到了。」

    歐陽倩一驚,有點慌亂道:「看我,差點把大事情忘了。」

    「你還有事?」

    「下午有御醫來給爹爹看病,我必須得在場。」

    范寧點點頭,「你放心吧!我會全力幫助你爹爹,還他一個清白,絕不會置身事外。」

    歐陽倩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歡喜,她低著頭道:「我今天就是來求你幫忙的,除了你,我也找不到別人了。」

    望著她楚楚可憐的模樣,范寧就想抱住她痛吻一番,但他還是克制住了,這時候自己逾過那條線,會有乘人之危的嫌疑。

    「你快回去吧!有什麼事我會來找你。」

    歐陽倩點點頭,又對范寧道:「你來我家走東門,用力敲敲門,我的小丫鬟會給你開門的。」

    范寧笑了起來,「我記住了,需要用錢你直接去錢鋪里拿,我給你留了一萬兩銀子。」

    歐陽倩嘴角漾起一絲笑意,轉身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又回頭千嬌百媚地看了他一眼,這才帶著小丫鬟迤迤然走了。

    范寧負手慢慢走到窗口,望著歐陽倩和小丫鬟坐上一輛牛車離去,他心中忽然有一種明悟,這個等了自己多年的溫柔坑,恐怕自己爬不出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