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名聲損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名聲損毀字體大小: A+
     

    范寧一口氣跑到中堂,正好遇見朱元豐,范寧連忙問道:「三祖父,家裡可有前幾天的《小報》?」

    「當然有,《朝報》也有,在我書房裡,你要看《小報》做什麼,上面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應該不需要吧!」

    「我想看看關於歐陽修的事情。」

    朱元豐恍然,笑道:「《小報》上倒是很詳細,跟我來!」

    朱元豐帶著范寧向外書房走去。

    「今天卸職手續辦好了?」朱元豐笑問道。

    「辦好了,但新任命還沒有出來。」

    「說明你的新任命還有爭議,不過我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官家肯定會過問你的。」

    「三祖父怎麼知道?」范寧不解地問道。

    朱元豐看了看范寧手中的報紙,一臉神秘道:「秘密就在你手中的報紙上。」

    范寧略一思索,頓時恍然,「難道官家也在看這份《小報》?」

    「只是傳聞,據說後宮妃子每人人手一份,每天靠這個打發時間,官家應該也看,畢竟是了解民情的一個渠道。」

    范寧笑著點點頭,如果天子知道自己歸來,肯定會召見自己,不過天子是否召見自己,他並不是很在意,這是宋朝,天子還做不到一言九鼎,關鍵還在知政堂的態度。

    兩人走進外書房,朱元豐從書架上取過厚厚一疊報紙,「這是最近兩個月的《小報》,想要《朝報》也有。」

    「那就一起給我吧!反正這些天沒事,我翻翻報紙也好。」

    朱元豐又取出另一疊報紙遞給范寧,指指椅子道:「坐下說幾句話。」

    范寧坐了下來,朱元豐笑道:「上個月你四叔來京城找我,想把他的酒樓改名為朱樓,我答應他了。」

    范寧心中有些不爽,四叔為什麼要改名為朱樓,叫范樓不好嗎?

    他臉上卻沒有表露,只是淡淡問道:「三祖父覺得合適嗎?」

    「那家酒樓我很了解,是我大哥無聊時買下來的酒樓,各方面條件都不錯,我當然也有原則,如果是家小食鋪想叫朱樓,我肯定不會答應,正好吳縣沒有朱樓,所以我就答應了,也算是雙方的合作,我擴大分店,他藉助名氣。」

    「那應該每年收取借名費吧!」

    朱元豐呵呵笑了起來,「我們簽訂了三十年的契約,約好每年收取借名費一貫錢,他以後開出的新店也可以叫做朱樓,但前提是距離真正的朱樓,必須相距十里以上。」

    范寧搖搖頭,「我這個四叔一直就喜歡佔便宜,而且臉皮特厚,說實話,我不太喜歡他。」

    朱元豐微微笑道:「喜歡佔便宜,厚臉皮,這是做一個成功商人的基本要求,當年我一怒從朱家出走,發誓絕不依靠朱家,開設第一家酒樓叫做元豐酒樓,可是五年後,我還是把它改名為朱樓,厚著臉皮把從前的誓言推翻。

    其實這些都是小節,你四叔雖然市儈了一點,但他本性不錯,知恩圖報,掌管朱氏錢鋪多年,沒有利用錢鋪謀取過自己的私利,我大哥可是仔細調查過他的,否則也不會那麼信任他。」

    范寧默默點頭,其實他對四叔的印象都是從前一些瑣碎小事留下來,四叔年輕時的表現確實有點不堪,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騙父母錢財,甚至還和本村的楊寡婦鬼混,不求上進,給范寧留下十分惡劣的印象。

    但細細一想,四叔似乎真的和從前不同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自己在鯤州四年,他居然從來沒有利用自己的關係做生意發財,要知道他只要跑一趟鯤州,運幾百根琥珀木回去,他就能大賺一筆。

    還有二叔開奇石館,他也沒有來佔便宜,比如要一些田黃石回去,他也能賺不少錢,這些賺錢的路子都沒有看到四叔的身影。

    范寧這才明白,難怪朱元甫和朱元豐肯幫四叔,應該是四叔表現得不錯,才贏得了他們的信任。

    有機會倒可以和他談一談。

    ........

    范寧回到自己院中,卻沒有看見妻子,也沒有看見劍梅子和阿雅,范寧問一名小使女道:「夫人呢?」

    小使女連忙道:「夫人好像回娘家了,上午來一輛馬車把夫人接走。」

    「那有沒有給我留什麼話?」

    「夫人說她會晚一點回來,晚飯不用等她。」

    范寧點點頭,對小使女道:「給我煎一壺茶,再來幾盤點心,我在書房。」

    「是!馬上給官人準備。」

    小使女施個萬福,匆匆去了。

    范寧來到自己書房,先把《朝報》放到一邊,拿幾份最近的《小報》細看,他很快便找到了源頭,事情應該是在五天前爆出消息,《小報》的頭版頭條消息,「驚爆,大學士和兒媳有染!」

    范寧又翻了幾份,後面連續五天都有歐陽修事件的追蹤報道。

    他細細地讀《小報》的消息,范寧從《小報》能準確報道自己船隊攜帶物資的清單這件事,他便知道《小報》的內容並非信口開河,應該是有可靠的消息來源。

    事情發生在六天前,歐陽修的妻弟、御史薛宗孺上書彈劾姐夫和兒媳吳春燕私通。

    他拿出的證據是歐陽修寫的一首艷詞: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

    小樓西角斷虹明。

    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

    涼波不動簟紋平。

    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

    .......

    時間是夏天某日下雨之時,所以有『雨聲滴碎荷聲』,地點是小樓西角,主角在小樓上等候,一直等到月亮出來,所以叫『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接著說一個叫燕子的女人悄悄來到約定房間后,兩人連忙放下的窗帘,而吳春燕的小名就是叫燕子。

    最後幾句『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明顯就是在描繪男女行房事結束后的情形,

    當然,作為歐陽修的妻弟,薛宗孺必然還從其姐那裡掌握了別的什麼證據,所他站出來彈劾歐陽修,感覺給人的可信度很高。

    所以這件事爆出來后,立刻轟動了朝野,再通過《小報》渲染,立刻就成為滿城皆知的風流韻事。

    范寧又翻到次日的報紙,還是頭版頭條,「慶曆盜甥案,君還追憶否?」范寧不由嘆息一聲,這份小報果然厲害,又把歐陽修的從前一樁風流韻事翻出來了。

    歐陽修的姐姐嫁給張家為填房,丈夫前妻留下一個女兒叫小張,後來丈夫去世,歐陽修姐姐拖著年僅七歲的油瓶小張氏來投奔歐陽修,小張氏在歐陽修府中前前後後住了十年。

    據說歐陽修還寫了一首詞,後來成為了罪證;

    江南柳,葉小未成蔭,人微絲輕那忍折,鶯憐枝嫩不勝吟,留取待春深。

    十四五,閑抱琵琶尋,堂上簸錢堂下走,恁時相見已留心,何況到如今。

    後來小張氏被歐陽修做主嫁給侄子歐陽晟,但夫妻二人感情不好,小張氏私通家僕,結果被人發現,扭送了開封府,小張氏在審問中說出了自己曾和姨父歐陽修有染,頓時引發軒然大波,被宰相呂夷簡下令嚴查此案。

    後來因為歐陽修堅決不承認,同時也沒有證據,加上歐陽修前妻已去世,小張氏本人和歐陽修也沒有什麼血緣關係,就算兩人有事也無傷大雅,最多是一件風流韻事,天子趙禎最終放過了歐陽修,此案便不了了之。

    但歐陽修也因此被貶去滁州,在滁州寫下了著名的《醉翁亭記》。

    當然,這是《小報》的內容,但范寧卻知道,呂夷簡拿這件事做文章,主要是因為歐陽修支持范仲淹的慶曆革新,這其實是政治鬥爭的一種卑劣手段。

    那這一次呢?

    但范寧卻長長嘆了口氣,不管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歐陽修這次名譽盡毀,就算天子支持他,不追究罪責,但經過《小報》的傳播,眾口鑠金,歐陽修風流無羈的口碑已形成,名譽上恐怕很難翻身了。

    這時,小使女在院中稟報道:「官人,府門外有客人找,說是官人的舊友!」

    「我知道了!」

    范寧收起報紙,快步向府門外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