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泉州呂惠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泉州呂惠卿字體大小: A+
     

    「來!我們坐下。」

    曾布一如既往地熱情招呼范寧坐下,又招手讓酒保再上一壺酒,加幾個菜。

    范寧笑了笑道:「我今天上午已經不是范知州了。」

    曾布瞪大了眼睛,「賢弟今天卸職了?」

    范寧點點頭,「今天上午在吏部卸職,新職還不知道,算了,不說這個,去年科舉很熱鬧啊!」范寧換了話題笑道。

    嘉佑二年的科舉堪稱科舉史上最輝煌的一屆,無數大宋名人在這一屆科舉脫穎而出,蘇軾、蘇轍、曾鞏、曾布、王補之、章淳、章衡、呂惠卿、鄧綰、王韶、林希、張載、程顥、王回、王向等等。

    無論文壇巨擎、改革悍將還是理論大家,都在這一屆科舉中考中進士,主考官歐陽修的名聲也在去年達到頂點。

    呂惠卿苦笑一聲道:「考中進士又能怎樣,沒有人脈關係,還得去坐冷板凳,」

    曾布也嘆口氣,「我得恩師推薦,出任宣州司戶參軍,雖然只是從九品,但好歹還有點實權,管一州戶籍,呂兄比我苦命,出任真州推官,完全就是個虛職,整天無所事事,荒廢青春。」

    范寧點點頭,他自己就深有體會,考中進士,若沒有關係門路,基本上都是坐冷板凳,他那一屆數百名進士,已經快八年了,到現在還有人在坐冷板凳候補,轉正遙遙無期。

    曾氏兄弟因為得到歐陽修的推薦,一個出任宣州司戶參軍,一個出任太平州司法參軍,都算有點實權,而呂惠卿出身泉州小戶,沒有門路,所以得一個真州推官的從九品虛職。

    推官在唐朝是負責主管刑獄,但宋朝主管刑獄的是提點刑獄司,就算涉及地方審案之類,也是由州司法和縣令來管理。

    而推官要麼就是節度使推官,要麼就是團練使推官,本身節度使、團練使都是虛職,它們的下屬更是虛職,只能等待機會轉正為京官,或者有人情關係獲得實權官。

    這時,酒保把酒菜送上來,曾布搶著給范寧斟滿一杯酒,厚著臉皮笑道:「你位高權重,得幫幫我們這些晚輩,我叫你兄長都可以!」

    范寧迅速瞥了一眼呂惠卿,見他神情平靜,目光沒有任何情緒波動,范寧不由暗暗佩服他的城府。

    他端起酒杯淡淡笑道:「我自己都還沒有著落,怎麼幫你們,要不然推薦你們去鯨州?」

    曾布苦笑一聲,「兩年前朝廷就停止派官員去海外了,據說已經人滿為患,我們沒趕上時候,運氣不佳啊!」

    范寧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笑著搖搖頭道:「鯤州確實官員太多了,實際只需要十六名官員,結果跑來了五十餘人,都是走各種關係塞進來,都是沖著四年後能轉京官這一條而來,結果連縣衙里的文吏都是進士充任,也算是大宋官場的一大奇觀。」

    曾布也知道自己有點唐突,便不再提幫助之事,又閑扯這兩年的一些京城趣聞。

    這時,范寧沉吟一下問道:「今天我在吏部好像聽到歐陽前輩犯了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曾布頓時臉色一變,惡狠狠盯著桌子道:「賢弟不要和我提這件事,我給人說過的,誰提這這件事我就跟誰急!」

    范寧愕然,半晌道:「我昨天下午才返京,什麼都不知道。」

    「我沒有怪賢弟的意思。」

    曾布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鐵青著臉怒罵道:「一群卑劣無恥的小人中傷我恩師,我只恨自己不能提三尺劍,將這些狗賊全殺了!」

    他又一連喝三杯酒,旁邊呂惠卿連忙勸他,「賢弟,你酒喝得太多了,別再喝了。」

    「我沒事,讓我再喝幾杯。」曾布心情鬱悶,又喝了幾杯酒,很快便倒在酒桌了。

    范寧心中不太舒服,便把酒保招來,問道:「這桌酒我來結帳!」

    呂惠卿連忙擺手,「這是我們請客,不用使君破費!」

    范寧笑道:「不用客氣,還是我來吧!」

    酒保道:「酒菜一共兩百七十文!」

    范寧摸出三顆銀角子遞給他,「剩下的賞給你了!」

    「多謝官爺賞賜!」

    范寧起身對呂惠卿笑道:「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了。」

    范寧抱拳拱拱手,轉身便走了,呂惠卿望著范寧遠去,不由低低嘆了口氣。

    范寧當官已經快八年,從太學督學到鯤州知州、海外經略副使,執掌鯤州的軍政大權,就算對日本朝廷也一樣威壓,四年的主政生涯,使他無形中養成了一種難以言述的上位者心態。

    而曾布就像一個大男孩,雖然考中進士,依舊不諳世事,口口聲聲叫他賢弟,要知道連李大壽和蘇亮那麼好的關係,在公開場合都不能叫他師兄,都得恭恭敬敬叫他知州。

    這個曾布卻在酒樓里一口一個賢弟,最後還和他當場翻臉,讓范寧心中怎麼舒服得起來。

    范寧走出酒樓,雖然還沒有吃飽,卻也不想在外面多呆了,他站在街頭看了看,只見一輛牛車緩緩駛來,范寧便招了招手,牛車在他面前停下。

    范寧見牛車裡正好沒人,便對車夫道:「去惠和坊,這車我包了,不要再上人。」

    「官人,全包的話要五十文錢。」

    「沒問題。」

    范寧鑽進牛車,揮揮手,「走吧!」

    「好咧!」

    車夫一揮長鞭,牛車緩緩啟動,剛走了十幾步,只聽有人喊道:「范知州請留步!」

    范寧拉開後面的車簾,見是呂惠卿追來,范寧連忙喊道:「停車!」

    牛車停了下來,呂惠卿氣喘吁吁跑上來,范寧一招手,「上來說話!」

    呂惠卿鑽進牛車,在范寧對面坐下,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曾布呢?」范寧笑問道。

    「他的小廝扶他回去了。」

    呂惠卿抱拳道:「我代曾賢弟向使君道歉,他這兩天心情不好,說話不知輕重,請使君見諒!」

    范寧淡淡一笑,「他一向就是這樣,我不會在意,不過歐陽前輩出了什麼事,你知道嗎?」

    呂惠卿苦笑一聲道:「確實有點難以啟口,他捲入了一件很不堪的風流事件,這件事,整個京城都傳開了。」

    范寧眉頭一皺,便道:「既然不堪,就不要說了。」

    「多謝使君理解。」

    停一下,呂惠卿便鼓足勇氣問道:「剛才使君說,可以推薦去鯨州,是開玩笑嗎?」

    范寧頓時啞然失笑,原來呂惠卿是在打這個主意,他歉然道:「鯨州現在什麼都沒有,就只駐紮了一營士兵,就算我推薦,朝廷也不會受理,或許將來會成立官府,但最近幾年肯定不行。」

    呂惠卿臉上頓時露出失望的表情,「這樣啊!」

    范寧看了他一眼又道:「不過我可以給你寫一封推薦信,你去找韓相公,看看他能否給你一個機會。」

    呂惠卿大喜,連忙起身行禮,卻忘記了這是在牛車上,『砰!』一聲巨響,頭重重地撞到車棚上,范寧呵呵大笑,擺了擺手道:「不必客氣,我只是給你一個機會,但能不能打動韓相公還得靠你自己。」

    ........

    范寧回宅寫了一封推薦信,遞給呂惠卿,呂惠卿再三感謝,他又遞給范寧一張報紙,「這是今天的《小報》,使君關心的事情,報紙上都有。」

    范寧接過報紙笑道:「多謝費心了!」

    「卑職告辭!」

    呂惠卿躬身再行一禮,轉身走了。

    范寧走回府門,細細查看手中的《小報》。

    宋朝不禁民言,加上印刷業發達,報紙便孕育而生,東京最有影響的報紙有兩份,一份是《朝報》,比較嚴肅,分析國家大事,解讀朝廷方略,評點官員升遷。

    而另一份《小報》則是娛樂時尚報紙,專挖各種吸引眼球的消息,這兩份報紙都是日報,民間出版發行,尤其《小報》發行量很大,遍及整個開封府,每天發行量都有二十幾萬份之多。

    范寧手上的報紙正是今天的《小報》,一般都是中午左右出來,因為半夜要雕版並印刷,所以刊登的都是昨天發生的新聞。

    報紙大小和後世一張報紙差不多,前後四面印刷,其中一面是各種各樣的廣告,比如『曹婆婆隆重推出美味蟹肉餅』、『張古老胭脂特價』、『黃尖嘴茶館開業酬賓』等等。

    范寧驚訝地發現《小報》的頭版頭條居然是關於自己的新聞,『四年苦心經營,打造海外鯤州,知州范寧榮耀卸任歸國,並攜來天價財富。』

    當然,吸引人眼珠的噱頭是最後的『天價財富』,上面的內容居然還很真實,白銀三十萬斤,黃金五十萬兩,四十萬斤硫磺,十七萬根琥珀木,以及百萬石小麥。

    范寧著實佩服,這是自己昨天給度支員外郎范祥的清單,《小報》就在第一時間掌握了準確消息,恐怕相公們都還不知道。

    但現在范寧沒有心思細看自己的消息,他迅速翻到第二版,第二版下方有一行黑字:「柳外輕雷池上雨,再論文壇領袖扒灰」。

    范寧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歐陽修罪名居然是『扒灰!』

    =====

    【歐陽修和兒媳有染的罪名應該是十年後才發生,老高因為劇情需要,把這件事提前了十年,當然,這件事是政治鬥爭的手段,主要是歐陽修有前科,所以這件事當時鬧得很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