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難以開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難以開口字體大小: A+
     

    這兩年范家發生了很多事情,第一件大事便是范仲淹病逝,去年冬天感恙后一直病體沉重,趙禎派御醫趕去平江府調治了幾個月,還是沒有支撐住,去年五月在家鄉病逝,後事辦得十分隆重,天子趙禎親書『褒賢之碑』,贈兵部尚書,謚號文正,追封楚國公。

    其次便是父親的小妾彩香在前年秋天產下一子,由祖父取名為范明孝,范家這一脈有了明仁、明禮,加上四叔的兒子叫做范明義,現在禮儀仁孝都全了。

    明禮的兒子是范家第三代的第一個男丁,明禮給兒子起個乳名叫做鯤兒,因為他生在鯤州的緣故。

    走了數十步,范寧便來到了奇石館,奇石館和兩年前的變化不大,奇石館不是酒樓、客棧之類消費型店鋪,不需要開同城分店,一般都是買礦,然後在礦產地開一家分店,范家的奇石館除了京城總店外,另外在平江府吳縣、宿州零璧縣、福州閩縣、鄧州南陽縣等地開了四座分店,分別對應太湖石、靈璧石、壽山石、田黃石以及南陽玉石,這四家店主要以收購為主,真正的銷售集中在京城。

    經過范鐵戈近八年的苦心經營,石珍奇石館已經成為京城第一大牌子,京城的權貴富商、名人雅士但凡要買賞玩奇石,都會首先想到石珍奇石館。

    范寧走進店鋪,一眼便看見正在給客人介紹壽山石的二叔范鐵戈,范鐵戈基本上兩年前沒有什麼變化,依舊胖得像大冬瓜一樣。

    感覺有人進店,范鐵戈本能地目光一掃,發現竟然是范寧,他頓時又驚又喜,連忙讓夥計繼續接待客人,他滿臉堆笑迎上來,「阿寧,什麼時候回來的?」

    「二叔,我剛下船。」

    「走!我們裡面去坐。」

    范鐵戈拉著范寧便向裡面去了,范寧發現裡面居然多了幾座院子,面積大了很多,他不由愣了一下。

    范鐵戈得意洋洋道:「後面兩戶人家的房子都被買下來了,一共五畝地,一共花了一萬兩千貫錢,兩千四百貫一畝,便宜吧!」

    范寧很驚訝,自己在外城買的宅子便宜也就罷了,可這裡是大相國寺啊!這麼好的地段才兩千四百貫一畝,簡直太便宜了。

    「二叔,怎麼回事?」

    范鐵戈笑了笑,「這兩戶人家是普通百姓,房子都是不值錢的泥草房,又是在深巷裡面,進出很不方便,所以價格上不去,但我們買下來就不一樣了,拆除重建后變成了倉庫和宿舍,我和你二嬸都搬過來了,晚上看店也方便。」

    范鐵戈幾年前用兩個兒子賺的錢,給他們二人在內城各買一座內城的小宅,去年奇石館第一次分紅,累計八萬貫的利潤,他拿到了一萬五千貫錢的分紅。

    他便通過朱元豐的關係在外城買了一座佔地五畝的宅子。

    雖然在京城有三處宅子了,但距離奇石館都比較遠,來回跑比較辛苦,把奇石館後面的民房買下來后,他便直接住在這裡了。

    范寧有些意外,「二嬸也在這裡?」

    「在!這時候估計在做飯呢。」

    范鐵戈又奇怪地向後看了一眼,「那兩個臭小子沒和你一起回來?」

    「明禮暫時還在鯤州,他捨不得丟下那邊,還要再呆一段時間,倒是明禮和我一起回來了,他去了平江府。」

    「那他有沒有帶琥珀木回來?」范鐵戈緊張地追問道。

    范寧見二叔似乎並不在意明禮留在鯤州,心中鬆了口氣,便笑道:「他帶來了兩千根琥珀木,過兩天隨官船一起送來,朱家、曹家和高家也帶了不少琥珀木,現在琥珀木很火爆嗎?」

    范鐵戈點點頭,「現在權貴豪門很流行用琥珀木做傢具,如果家裡有老人的話,他們還要用琥珀木治壽材,一副壽材至少要七八根琥珀木,我們店上月就斷貨了,訂購單子接了一百多份,就沒有材料,我急得團團轉。」

    「那再等三四天就有了,兩千根若不夠的話,我再從朱家那裡勻兩三千根過來,問題不大。」

    「當然是越多越好,你能拿多少,我就吃多少。」

    這時,二嬸余氏端著茶走了進來,「阿寧,我家二個沒跟你一起回來?」

    「二嬸,明禮要過段時間,明仁倒是回來了,去平江府了。」

    「那明仁還回去嗎?」

    二嬸明顯問得多,也問得詳細,范寧搖搖頭,「他不回鯤州了,準備去泉州開商行。」

    「又去泉州做什麼?」

    二嬸有點不滿,「來京城不好嗎?機會更多。」

    范鐵戈笑道:「你就不懂了,泉州是大宋第一海港,商機極多,財源滾滾,我才不要他們回京城,一回來就要去投機鹽茶引,那玩意兒會害死他們的。」

    「你這個老薑頭知道什麼?兩個兒子都二十三歲了,他們要不要娶妻生子,給你傳宗接代?」

    范寧心中嘆口氣,只得道:「二叔和二嬸先別爭了,有件大事我要告訴你們。」

    「什麼事?」范鐵戈和妻子異口同聲問道。

    「是關於明禮......」

    還是女人敏感,二嬸余氏立刻介面道:「該不會是明禮瞞著我們在鯤州娶妻了吧?」

    范寧苦笑一聲,二嬸反應怎麼如此之快,他連忙道:「不是娶妻,是明禮在鯤州納了一房妾。」

    余氏鬆了口氣,納妾問題不大,不是娶妻就行,那兩個孩子二十三歲了,身旁估計也少不了女人,與其在外面胡來,不如找個穩定的女人更好一點。

    范鐵戈卻眉頭一皺,「他們兩個有資格納妾嗎?」

    「可以呢!他們都有飛騎尉的勛官,鯤州官府表彰他們率先發現金田,向朝廷申請的。」

    余氏急道:「你這個死老頭子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做什麼?阿寧,對方是什麼出身。」

    「二嬸,對方是清白人家,不過.....是日本女子,才十七歲。」

    范寧先不敢提孩子的事情,必須等他們接受了日本小妾后再慢慢說要點。

    「日本女子!」

    余氏眉頭一皺,她心中有點不太願意,異國女子能相處好嗎?

    范寧連忙解釋道:「對方漢語說得很好,根本就看不出是日本女子,而且長得很好,很賢惠,生活習慣也和我們一樣,再說,如果明禮要娶鯤州移民女子的話,按照規定,他就不能回大宋了。」

    余氏笑道:「我不是有偏見,只是擔心各方面不習慣,如果像阿雅那樣的小娘子,我就喜歡。」

    范寧翻了個白眼,二嬸不會是看上阿雅了吧!

    范寧笑了笑道:「二嬸可能不知道,其實阿雅也是個日本小娘子。」

    余氏很吃驚,「不會吧!阿雅會是日本小娘子?我看她怎麼也不像啊!」

    「我不是給二嬸說了嗎?外表是分不出來,明禮娶的日本小娘子語言相通,生活習慣也一樣,而且還賢惠柔順,還能生兒子,這不是很好的媳婦嗎?」

    「等一等!」

    范鐵戈極為精明,一下子聽出了范寧話中暗示,他追問道:「什麼叫還能生兒子,莫非........」

    余氏也反應過來,目光炯炯地盯著范寧,「阿寧,是什麼意思?」

    范寧被老兩口犀利的目光盯得心頭髮慌,乾笑一聲道:「我正要說的,恭喜二老,喜得貴孫!」

    「什麼!」

    兩人同時大叫一聲,不過語氣卻大不相同,范鐵戈是怒不可遏的語氣,余氏卻是驚喜交加。

    范寧無奈道:「二叔,母子二人我都帶回來了,跟朱佩一起呢!你們要不要見一見。」

    「不見!」

    范鐵戈一口回絕,余氏卻跳起腳罵道:「你這個死老頭子,我們有孫子了,你還擺什麼架子,那不是你兒子生的?你不要我要。」

    范鐵戈心裡明白,一定是先生了兒子,才補納的妾,讓他想到了自己年輕時候,這種事情再一次在兒子身上發生,讓他怎麼能不惱火。

    余氏卻不管,她盼孫子盼了多少年,終於盼到了,只要是自己兒子下的種,至於對方是不是日本女子,她才不會在意。

    她心急如焚,拉著范寧便道:「阿寧,快帶二嬸去看看孫子。」

    范寧有點為難地望著二叔,余氏眉頭一豎,瞪著丈夫罵道:「死老頭子,你到底去不去看孫子?」

    范鐵戈哼了一聲,「去就去,先醜話說在前面,如果長得不像我們范家的人,我可不認這個孫子。」

    余氏不屑撇撇嘴,「要是孫子長一張像你那樣的湯圓臉,我也寧可不要。」

    老兩口一邊拌嘴,一邊跟著范寧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