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告別鯤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告別鯤州字體大小: A+
     

    離開鯤州的一刻終於來臨,天不亮,范寧便帶著家人悄然出發了,所有行李在昨天已經送上了船,范寧不想驚擾城中百姓,便早早上路了。

    余孝年和一群官員親自將范寧送去碼頭,儘管范寧已經移交了權力,但他還是覺得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

    「余兄,聯保建弓箭社之事已經做到一半,這件事還得煩請你繼續推行下去,我們身在海外,民眾也不能全部依賴軍隊,也必須學會自保,這件事很重要,就拜託你了。」

    大宋的弓箭社就相當於民兵組織,一般都在邊疆地區建立,鯤州孤懸海外,雖然和日本國有了協議,但在安全上也不能大意,這不僅是朝野共識,也是鯤州官員上下一致的想法。

    余孝年點點頭,「請使君放心,弓箭社我會親自抓,不僅田舍農夫要集中訓練,學校的學生也要訓練,這件事我們制定出一個制度,長期抓下去。」

    范寧欣然笑道:「成立制度才是關鍵,有專門的人負責,另外,徐慶辦武館的思路我覺得不錯,要充分利用起來,讓青少年有時間都去武館練習武藝,官府可以補貼武館。」

    「這個辦法倒不錯,我們回去商量一下。」

    說話之間,眾人便來到了碼頭,范寧讓家人先上船,他和眾人一一告別,最後抱拳對送行的官員們高聲道:「各位同僚,鯤州的經營就拜託大家了,鯤州有什麼困難,我會在大宋繼續為鯤州之事奔跑,相信我們將來還會再成為同僚,大家保重!」

    眾人一起躬身行禮,「祝知州一路順風!」

    范寧轉身上了萬石大船,這次返回大宋共有五百艘大船,除了范寧回宋外,還運載了三十萬斤粗銀,五十萬兩黃金,數十萬斤硫磺,十餘萬根琥珀木,以及百萬石小麥。

    另外還有五千枚鐵殼火雷,這是天子的要求,運五千枚鐵殼火雷進京。

    大船開始緩緩離岸了,范寧向碼頭上的官員們揮手告別,這時,忽然有士兵大喊:「知州,快看!」

    只見有無數的百姓從城內奔出來,很快碼頭上便站滿了黑壓壓的人群,後面的百姓還陸陸續續不斷趕來,這是漢縣的百姓來給范寧送行,他們來晚一步,見船隻已啟航,都紛紛跪下,放聲大喊道:「范知州,一路保重!一路保重!」

    范寧鼻子一酸,再也剋制不住內心的情感,淚水撲簌簌落下,這是他勾畫的設想,是他親手創立的事業,奮鬥打拚了四年,從一片荒蕪的土地上建起了縣城、農田、村莊、牧場、碼頭,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付出了多少心血,這一刻他要離去了,他心中竟有一種難以割捨的牽挂。

    「別了,我的鯤州!」

    范寧喃喃自語,揮手向這片富饒的土地告別,船隊漸漸遠去,變成了一隊小黑點,最終消失在大海的盡頭。

    .........

    經過二十五天的航行,浩浩蕩蕩的船隊終於抵達了江都縣的長江碼頭,雖然海外經略府已搬去泉州,但江都縣的長江碼頭依舊是鯤州船隊抵達大宋的首選,到了江都后,首先要換船,將數量龐大的財富物資從萬石海船上移到平底船上,這至少需要四五天時間,不過范寧要先押送金銀進京,金銀卸貨比較快,第二天便可成行。

    明仁走到范寧面前低聲道:「阿寧,我就不進京了!」

    范寧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害怕去見父母,范寧便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明仁猶豫一下道:「你說要不要把八萬兩黃金都交給朱老爺子?」

    范寧搖搖頭,「你現在應該有足夠的資金,這八萬兩黃金暫時不要兌換,我帶回京城,放在京城錢鋪中,如果要兌換,可以隨時從京城錢鋪兌換。」

    「你不說我都忘記你還有十二家錢鋪,那黃金就交給你了,我直接去泉州。」

    范寧想了想道:「你還是要去拜訪一下朱老爺子,把黃金的事情給他說一下,順便把朱家礦田開採的黃金解押給他,另外,去泉州成立商行商隊也需要他的幫助,借調一些有經驗的管事協助你,二叔二嬸那邊我來幫你解釋。」

    這次回宋,不僅帶回了明仁和明禮兩年開採的八萬兩金砂,還有朱家兩年來開採的六萬兩金砂,所以明仁無論如何都要去一趟吳江。

    明仁立刻乘坐自己的三千石船隻離開碼頭,向江南運河駛去,次日一早,范寧帶著第一批物資啟程前往京城,與此同時,急腳遞騎快馬向京城疾奔而去,先一步向知政堂彙報范寧返回的消息。

    至於五千枚鐵殼火雷,將由一千士兵押送進京。

    五天後,幾艘千石客船和一百餘艘滿載金銀的貨船終於抵達了京城,船隻緩緩靠岸,只見碼頭上站著十幾名官員,為首者正是壽春郡王趙宗實,他是去年被封為壽春郡王、宗正寺卿,同時遙領海外經略使,而狄青則改任流求知府、海外經略副使。

    范寧不僅將卸下鯤州知州的職務,同時也會卸下海外經略副使之職,所以趙宗實作為頂頭上司前來碼頭迎接他的到來,也很正常。

    范寧上前躬身行禮,「卑職參見殿下!」

    「賢弟一路辛苦了!」

    趙宗實走上前親熱地拍拍范寧的肩膀,「咱們三年沒見了吧!時間過得真快,沒想到你也回宋了,說實話,我真盼著賢弟回來啊!」

    范寧見他氣色不太好,便半真半假地笑問道:「殿下的日子不好過嗎?」

    「哎!一言難盡,以後有時間我們再慢慢細談,今天就是專門來迎接你。」

    范寧點點頭,取出厚厚一本全面述職報告交給趙宗實,「這是我的完整述職報告,殿下先看看吧!」

    「好!我看完后再上報樞密院,今天你就回家休息。」

    趙宗實一招手,前來接收物資的度支員外郎范祥上前向范寧見禮,「范知州一路辛苦了。」

    「哪裡!哪裡!為朝廷做事,怎能抱怨辛苦。」

    范寧笑著把物資清冊遞給他,「糧食、琥珀木和硫磺等物卸貨需要時間,會晚幾天送來,今天送來了粗銀三十萬斤,砂金五十萬兩以及明珠百斗,這些財物請員外郎簽收。」

    范寧又把負責押運的官員請來和范祥辦理交割手續,他這才和趙宗實告辭,趙宗實帶人返回了官署。

    財物交割也和范寧無關,他則需要安排自己的行李,船隊停靠在大相國寺的汴河碼頭上,這裡距離奇石館不到百步,雖然范寧也怕見到二叔二嬸,但這一關必須要走。

    這時,朱元豐派來的大管家以及數十名家僕趕著兩輛馬車和十幾輛牛車趕來碼頭接船了。

    與此同時,朱氏錢鋪的劉大管事也接到了范寧的快信,匆匆帶著十幾名夥計前來碼頭搬運金砂,八萬兩金砂重達五千斤,放在五十口大箱子內,至少要五輛驢車才能運走。

    金砂先一步運走了,行李也搬上了牛車,范寧看了一眼明禮的小妾禮子和她懷中的孩子。

    禮子和阿雅的年紀差不多,長得很不錯,眉眼如畫,皮膚白膩,身材嬌小玲瓏,頗有一種楚楚可憐的風韻,難怪明禮會一眼看上她。

    范寧見她眼中充滿了不安,便想了想對妻子朱佩道:「我去一趟奇石館,你帶著她們母子先回去,我馬上就回來。」

    朱佩也知道這時候這母子二人暫時還不能見二叔二嬸,便點點頭,「我們擠一擠,留一輛馬車給你。」

    她們人口多,還帶著四名小使女一起回來,一輛馬車擠不下,范寧便搖搖頭,「不用了,我等會兒自己坐牛車回去,對了,讓管家把我的馬照顧好,好像有點拉肚子。」

    范寧的寶馬當然也一起帶回了大宋,只是坐船太久,這兩天有點拉肚子,讓范寧頗為擔心。

    朱佩白了他一眼,嬌嗔道:「阿雅身體也不舒服卻不見你問一問,就只關心你的寶貝馬,我知道了,會讓馬夫好好調養一番,不會虧待你的寶貝!」

    一行人上了馬車,帶著裝滿行李的十幾輛牛車,浩浩蕩蕩走了,范寧則獨自一人向奇石館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