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章 調令到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八十章 調令到來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明仁匆匆趕回了白龍川,范寧則前往礦山監司巡視倉庫,之所以叫倉庫而不叫銀庫,是因為倉庫除了粗銀錠外,還有大量的天然硫磺。

    陪同范寧參觀倉庫正是鯤州礦監馬豐,他是名宦官,不過人倒是很精明,也懂得人情世故,沒有一般礦監那樣飛揚跋扈。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派一個喜歡作威作福或者為人苛刻的礦監來,說不定半路上海船就翻了,別以為曹家高家這些功勛世家做不出來。

    「范知州,這就是銀錠主庫!」

    范寧跟隨他走進一間巨大的倉庫,倉庫內堆滿了大木箱子,外面則是一排木製貨架,貨架上是一塊塊粗銀錠,每塊重二十斤,沉甸甸地放在貨架上。

    從三年前開始開採銀礦到現在,都沒有運去京城,也不知存儲多少了?

    雲范寧拍了拍銀錠笑問道:「現在有多少庫存了?」

    「三十萬斤左右吧!只多不少。」

    范寧迅速估算一下,那就是五百萬兩左右,不過這只是粗銀,還要精鍊,但至少也有四百萬兩。

    「我可能很快要回大宋了,不如跟隨我的船隊一起運回去吧!」

    「這樣最好,那就拜託范知州了。」

    「不用客氣,這兩天明仁騷擾馬礦監,已經被我臭罵一頓,灰溜溜回去了。」

    這才是范寧參觀倉庫的主要目的,找個機會感謝一下馬豐的人情,明仁不懂事,跑來騷擾馬礦監,不管馬礦監心裡舒不舒服,自己都得來表個態。

    「這一年馬礦監真的辛苦,我們都看在眼裡,來的時候又白又胖,現在卻變得十分黑瘦,我會向官家替馬礦監表功。」

    馬豐心中十分舒服,呵呵笑道:「都是給官家做事,辛苦點是應該的,范知州儘管放心,有我在,明仁和明禮是不會吃虧的。」

    「那就請礦監多多關照了!」

    .........

    從芒川鎮到漢縣就近多了,下午時分,范寧抵達了漢縣。

    和兩年前相比,漢縣人口增加了一倍,達三千戶之多,加上唐縣的一千二百戶和晉縣的八百戶,鯤州人口已達五千戶,兩萬六千餘人,已經到了鯤州設定的頂點,不會再增加移民。

    天色已經不早,范寧直接回家,士兵們則返回軍營,范寧府上人口不多,除了妻子朱佩,保鏢劍梅子和貼身侍女阿雅外,還多了五個日本小使女,不過府上不做飯,都是由漢縣最大的楊氏酒樓每天三頓按時送來。

    范寧回到府中,把外衣脫給阿雅,問道:「夫人呢?」

    「余長史的妻子來了,夫人在後宅和她聊天。」

    「好吧!我去書房。」

    范寧來到自己的書房坐下,阿雅給他送來一杯熱茶,范寧見泡沫豐富,掛杯不下,不由點點頭贊道:「茶點得不錯!」

    阿雅施個萬福,「謝謝官人誇獎!」

    范寧見她乖巧,心中一動,便將她拉到自己面前,摟在懷中,上下費了一番口舌,阿雅俏臉通紅,小聲道:「官人回來,不告訴夫人,她會生氣的。」

    范寧鬆開她,笑道:「給夫人通報一聲,說我回來了。」

    「是!」

    阿雅乖巧地行一禮,又偷偷看了一眼范寧,轉身便跑了。

    望著她嬌小的身影跑遠,范寧搖了搖頭,時間過得很快,她一晃跟隨朱佩已經三年了,她也差不多十七歲,從朱佩嫁給自己那天起,這小妮子實際上扮演了通房丫鬟的角色,這兩年自己和嬌妻行房時,她基本上就在外面伺候,連這種夫妻最隱秘的事情都不迴避她,那麼拿下她也只是時間問題。

    范寧喝了口熱茶,外面腳步聲急促響起,只見朱佩一陣風似衝進書房,一下子投入丈夫懷中,摟著脖子在他臉上重重親了一下,咯咯笑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范寧在她圓潤的翹臀上拍了一下笑道:「心情好像很不錯?」

    「那當然,要回家了,我心都開始生出翅膀,恨不得現在就飛回大宋。」

    「余夫人今天怎麼來了?好像還是第一次上門吧!」

    朱佩撇撇嘴,「她就是來看自己未來的官宅,讓我帶她到府宅各處逛了一圈,說是來參觀我們家,但她的心思我能不知道?」

    「余夫人也是個急性子啊!」

    「他們家人口多,房子又比我們小,她肯定著急啊!」

    朱佩索性坐在丈夫腿上,摟著他脖子笑道:「說說明禮的事情,是不是被我三哥說對了?」

    范寧點點頭,「真要把我氣死,孩子都三個月了,是個男孩,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向二叔二嬸交代?」

    「夫君見到那孩子了?」

    范寧搖搖頭,「明禮不肯來見我,我是聽明仁說的,我讓他告訴明禮,把母子二人送來漢縣。」

    「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人?」

    「是個日本女子,不過還比較清白,不是我擔心的那種女人,在估衣店做夥計,被明禮看中了,去年年初兩人就在一起了。」

    「那就沒有關係了,說不定二叔二嬸很高興呢,畢竟是個男孩啊!」

    范寧苦笑著搖搖頭,「應該先成婚的,二叔很保守,他恐怕不會接受這種結果。」

    「二叔保守?」

    朱佩咯咯地笑了起來,「你給我說過的,你二叔和二嬸可是沒成婚就住在一起了,而且他們成婚七個月後就生下了明仁和明禮。」

    范寧半響嘆口氣道:「正是因為這樣,二叔才不想明仁和明禮重蹈覆轍,我給他們保證過的,兩個臭小子在外面不會亂來,結果.......」

    「夫君,你不可能時時刻刻盯著他們,不要再自責了,給二叔二嬸講清楚,情況不會太糟糕的。」

    朱佩替范寧出謀劃策道:「不如這樣,讓明禮納她為妾,然後告訴二叔二嬸,是先納妾后再生的兒子,這樣不就有名份了?」

    范寧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他抱著嬌妻大動祿爪笑道:「來!好好獎勵一下娘子!」

    朱佩急忙推開他,低聲咬牙道:「現在是白天,會被人聽到的!」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阿雅的聲音,「夫人、官人,余長史來了。」

    朱佩騰地跳起身,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幸虧剛才沒有讓他得逞。

    范寧起身笑道:「估計有什麼事情,我去看看。」

    走到門口,朱佩在後面提醒他道:「夫君,說不定他是來找夫人的,你說她已經回去了。」

    「知道了?」

    范寧笑著搖搖頭,怎麼可能來自己府上找妻子?

    走到府門口,只見余孝年笑眯眯迎上前,「什麼事情不能明天再說,我可是剛回來,熱茶都來不及喝一口!」范寧笑道。

    「真的?那我可走了,你別後悔?」余孝年轉身就走。

    范寧連忙上前拉住他陪笑道:「老余,好說,什麼事情?」

    余孝年將一隻鴿信遞給他,「剛剛收到的。」

    范寧連忙接過鴿信,抽出一捲紙,慢慢展開,上面只有一句話,『知州屆滿,范寧可回吏部交職,余孝年暫代知州!』落空是文彥博親筆,蓋有知政堂的印鑒。』

    范寧長長鬆了口氣,終於要回去了。

    .......

    三天後,書房內,范寧黑著臉拍桌子罵道:「你還有臉來見我!看你做的好事,讓我怎麼向你父母交代?」

    禮低著頭一聲不吭,范寧恨得咬牙切齒,「孩子都生出來,他是什麼名份?是私生子,還是你的婚生子?」

    明禮站起身,忿忿道:「我這把她們母子帶走,不勞你操心了!」

    明禮轉身要走,旁邊明仁一把抓住他,「你讓他罵,等他罵完了,他就會幫你了!」

    范寧狠狠瞪了明仁一眼,不過范寧心中的怒火確實也消散了不少,他沉思片刻問道:「你要娶她嗎?」

    明禮點點頭,「我不能失去我的兒子。」

    「既然如此,你就娶她為妾!」

    明仁瞪大了眼睛,「阿寧,好像我們還不能娶妾吧!」

    范寧從抽屜里取出兩份任命書扔到桌上,「這是你們勛官任命書!」

    明仁跳過來一把抓起任命書,登時驚喜萬分道:「飛騎尉,我們居然是飛騎尉,為什麼朝廷會給我們勛官?」

    范寧沒好氣道:「你們率先發現鯤州金田,我給你們報上去了,朝廷給了表彰,封你們飛騎尉。」

    「我們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明仁看了看下面的日期,頓時怪叫起來,「竟然是兩年前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訴我們,你什麼意思,想昧下我們的勛官嗎?」

    范寧一把將任命書搶過來,「你再廢話我就把它撕了!」

    明仁連忙堆起笑臉,拉住范寧的胳臂道:「別撕!別撕!千萬別撕,哥哥我娶妾全靠它了。」

    明禮卻沒有了嬉皮笑臉,他嘆口氣道:「那就先給禮子一個名份吧!」

    范寧坐下來,想了想道:「無論如何,讓她母子見見二叔二嬸,讓她們和我一起走,明仁也一起。」

    「我當然知道!」

    明仁手一攤,無奈道:「反正所有的黃金都在你那裡,我也只能任你擺布。」

    明禮猶豫一下,「她們一定要走嗎?」

    范寧知道他捨不得兒子,便道:「醜媳婦總歸要見公婆,早一點見面就早一點安心,好在鯤州在遙遠海外,可以找一個來不及告訴父母的理由,我會盡量替你圓這件事,不過就這一次,我不在鯤州了,你不要再冒出一對母子,聽到了嗎?」

    明禮點點頭,「我知道,以後不會有了。」

    「去吧!她們在東院,你們好好團聚兩天,後天一早出發。」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