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薑是老的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薑是老的辣字體大小: A+
     

    【老高先祝大家2019年元旦快樂,祝大家身體健康,闔家幸福!】

    ==========

    范寧額頭直冒冷汗,乾笑兩聲道:「韓相公說笑了,我怎麼可能中飽私囊?」

    韓琦冷笑著看了他兩眼,范寧心中一陣發毛,暗暗嘀咕:這老爺子似乎有話要說?

    「你小子別裝,有些事情你以為官家不知道?以為朝廷不知道?」

    「能不能提醒一下晚輩,具體是什麼事情?」

    「就說採金這件事,你讓朱家獲得資格也就罷了,畢竟當時你還沒有迎娶朱家女兒,但你那兩個堂兄是怎麼回事?」

    范寧一怔,他驀地轉身,頓時滿臉怒色,「有人向朝廷告我黑狀?」

    韓琦拍拍他肩膀,「官場險惡你不是不知道,你以為自己山高皇帝遠,天子和朝廷管不到你,那你就錯了,告訴你,有無數雙眼睛在後面盯著你,你在鯤州的一舉一動官家和朝廷都看得到。」

    范寧忽然想到狄青手下那個張堯佐安插的人,他心中默然,半晌,他淡淡道:「我的兩個堂兄在鯤州淘金不假,但他們手續齊備,合理合法,是他們第一個發現鯤州的金田,我給他們探礦權也並非公權私用,朝廷鼓勵私人探礦。」

    「話雖這樣說,但他們畢竟是你的堂兄,在你的治下淘金,如果他們在琉球府採金,估計就沒人關注他們,虧你還掛著監察御史頭銜,這個最起碼的道理你都不懂?」

    范寧沉默了,他當然明白這裡面的文章,如果明仁明禮沒有淘到金,那也沒有人會說什麼?可他們淘到黃金了,有了利益,有人就會彈劾他以權謀私,找各種理由來打擊他,讓他百口難述,最後就算沒有事,但名聲也壞了。

    「那有人彈劾了嗎?」

    韓琦點點頭,「監察院曾提出這個動議,御史中丞張昪去面見官家后,這件事便沒有了消息,應該是官家替你壓制住了,但你還是要當心啊!就算官家現在信任你,那以後呢?萬一將來有人翻出這件事,你得考慮好怎麼把這件事抹平。」

    「那韓相公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韓琦微微笑道:「我給你兩個建議,第一,這件事你繼續做下去,第二,你要公開備案,讓他們合理合法,比如向朝廷申請給他們發一個探礦獎,表彰他們率先在鯤州發現金礦,給朝廷做出貢獻,索性把這件事捅開了,以後也不會有人拿這件事做文章了。」

    「韓相公不建議我收回他們的採金權?」范寧不解地問道。

    韓琦見左右無人,便低聲道:「帝王之心不是你我能理解,但縱觀歷史,王翦和蕭何的典故你就明白了。」

    范寧默默點頭,他明白了,王翦率四十萬大軍出征楚國,臨行前問秦始皇嬴政要了無數土地房宅美人,蕭何被天子劉邦所忌,便強佔田宅,自毀名譽,其實都是一個道理,天子不怕你貪財好色,就怕你有不臣之心。

    自己遠在鯤州,手握軍政大權,天子趙禎一點不擔心是不可能的,雖然自己的父母家人在大宋,但如果自己也有那麼一點以權謀私的行為,趙禎反而會更加放心,水至清則無魚,趙禎就怕自己不貪財不好色啊!

    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對了一步棋,想通這一點,范寧心中放鬆下來,他暗贊姜還是老的辣,雖然明仁和明禮現在採金是在朱家申請的礦田內,別人也無話可說,但去年呢?韓琦的建議無疑恰當到好處,向朝廷申請表彰他們去年探礦有功,發現了金礦,這就為以後別人拿這件事做文章埋下了預防。

    「韓相公對晚輩的厚愛,范寧銘記於心!」這是范寧第二次感激韓琦的幫助了。

    韓琦淡淡一笑,「最好你這幾天就安排好表彰申請,連同其他報告一起,我順便一併給你帶回朝廷。」

    ..........

    韓琦在漢縣只呆了一天,在范寧和漢縣官員的陪同下視察了縣城、碼頭、倉庫,他重點放在考察移民的安置上。

    韓琦來到了金蓮村,這裡是離漢縣最遠的一個村,相距縣城十五里,約三十餘戶人家,一行人沿著長長的田埂走過一望無際的麥田,來到被大樹環繞的小村口,立刻有幾條細犬衝出來,遠遠地沖著他們吠叫。

    韓琦笑著對范寧道:「綠水田莊遠,犬吠有人家,這不就是大宋的鄉村嗎?」

    范寧也笑道:「事實上大多數時候,我們自己都會忘記身在遙遠的海外。」

    范寧的話引起眾官員的共鳴,縣令曹詩笑道:「知州說得對,如果不是看見大海,我們真會以為自己就在大宋。」

    韓琦點點頭,「說明大家心繫大宋,相信你們在海外的辛勞朝廷和大宋百姓都不會忘記。」

    眾人走進村莊,韓琦見第一戶人家院門開著,便笑道:「就去這戶人家看看吧!」

    院子里,一名老者正在井邊給馬洗刷,忽然見走進了大群官員,他嚇了一跳,「你們是......」

    他認出了曹詩,頓時又驚又喜,「原來是曹縣令,小民失禮!」

    他上前要跪下磕頭,曹詩連忙攙住他,笑著安慰道:「老丈不用多禮,我們只是來村裡看看,沒有別的事情。」

    他又給老人介紹了知州范寧和相公韓琦,老人眼睛一亮,對韓琦道:「我就看著眼熟,果然是韓相公!」

    韓琦笑問道:「老丈貴姓,怎麼會認識我?」

    「我是延安府人,叫做張老吉,當年韓相公在陝西防禦西夏,我還和兒子運糧去邊塞,韓相公還誇過我們捨己為國,韓相公可能忘記了。」

    韓琦確實已經忘記了,不過當年他在陝西和范仲淹主持防禦西夏,這個老者應該見過自己,他笑道:「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老丈,老丈怎麼會來鯤州?」

    老者嘆口氣,「前幾年延安府連續大旱,糧食減產三成,還要交稅交租,實在熬不下去了,今年年初一家五口人便去京城乞食,正好遇到朝廷招募去鯤州的移民,聽說每戶給兩頃土地,我們就了報名,開春后便坐船來到鯤州,現在看來,當時的選擇真是明智啊!」

    韓琦很清楚陝西路發生大旱,他還去賑災,那情形實在慘烈,不知多少人背井離鄉。

    韓琦不想再提這件事,便拍拍矮種馬笑問道:「這是老丈家的馬匹?」

    范寧在一旁解釋道:「這是日本馬,我們出兵出羽國,繳獲了幾千匹這種矮馬,對軍隊作用不大,便給每家每戶都分了一匹,給百姓們代步,結果家家戶戶都當寶貝一樣養著。」

    「我在唐縣街頭也看到了很多,開始我還以為是毛驢,後來才發現是馬,范知州,這馬你得送我一匹,我帶回去給孫子騎著玩。」

    范寧連忙道:「沒問題,官府還有幾百匹,相公一起帶回去。」

    這時,老者搬出幾張小凳子,請眾人在院子里坐下乘涼,院子里搭了一架棚子,上面掛滿了葫蘆,坐在葫蘆下面,也頗為涼爽。

    這時,村裡的百姓都聞訊過來,擠滿了院門,韓琦拱手對眾人笑道:「老夫韓琦,奉天子旨意前來慰問遠赴鯤州的官員和百姓,各位都進來吧!」

    很快進來了二三十人,站滿了院子,幾名老者也坐了下來。

    韓琦坐下,這才打量一下房宅,雖然院牆是用泥土夯成,但房子卻是磚瓦房,至少有五間,院子也有半畝大,顯得很寬敞。

    韓琦笑道:「不錯嘛!家家戶戶都是磚瓦房,比京城都還好,京城郊外大部分都是泥土茅草房,要是知道你們這裡的條件,肯定家家都哭著喊著要來!」

    眾人都笑了起來,張老吉道:「這裡雖然遠離大宋,但確實比家鄉好上千萬倍,只要勤快一點,基本家家都很富裕。」

    張老吉生怕韓琦不相信,跑進屋端了幾個碗出來,「韓相公請看,這是我家中午吃剩的菜,有燒鹿肉、蒸海魚、還有魚醬,蔬菜都是自己種的,糧食更是吃不完,以前我租種土地的東家也沒有這麼好的條件。」

    韓琦點點頭笑道:「看得出來,大家都過得不錯,氣色都很好,大家都說說,這裡哪裡比較家鄉好?」

    張老吉道:「我先是,我感覺最好的是這裡不用擔心旱災澇災,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只要辛苦一點,年年都能糧食豐收!」

    「那其他人呢?」韓琦又問道。

    「在這裡不用交稅賦,沒有負擔!」

    「這裡住磚瓦房,比家鄉的黑屋子好多了。」

    「我在家鄉娶不上娘子,在這裡娶了個日本小娘子,明年就要養兒子了」一個憨厚的壯漢撓撓頭道。

    「喲!還娶了個日本小娘子。」

    韓琦打趣他道:「那陪娘子回娘家就不方便了嘛!」

    院子里頓時爆發出一陣會心的大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