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登上朱雀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登上朱雀島字體大小: A+
     

    離開了白龍川,大船繼續東行,兩天後便抵達了朱雀島,范寧原本還想巡視鯨州和馬場,但他發現朱元豐身體已經開始疲憊,考慮他已年近花甲,不宜長時間在海上航行,便取消了巡視,只陪同他去朱雀島,然後儘快返回唐縣。

    「祖父,那就是朱雀島!」范寧指著遠處約二十裡外的一座島嶼對朱元豐。

    朱元豐顯得有點激動,擁有一片完全屬於自己的土地是他多年夢寐以求的想法,這和在大宋購買一片土地,建一座莊園不是一回事。

    事實上,他就是這座島的國王,這是朱元豐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念頭,此時當他看見這座島嶼時,這個念頭便不可抑制的滋生起來。

    「父親,就是這座島嗎?」朱潔感覺到父親的激動,便小聲問他道。

    「就是這裡,天子將這座島賜給了我,沒有什麼地契,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

    旁邊范寧沒有說話,他感覺朱元豐完全會錯了意,朱元豐以為天子把這座島賜給他,這座島就不再是大宋版圖了,事實上,這座島依舊是大宋領土,只不過變成私有罷了,和在大宋買一座莊園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

    當然,朝廷鼓勵私人開發海外,對朱元豐的這座島會免稅數十年,在利益上,確實和大宋不太一樣。

    范寧沒有說破這個殘酷的現實,默默讓朱元豐沉醉在心滿意足的幻想之中。

    當初范寧給朱元豐選這座島,關鍵就在於這座有兩座天然良港,一南一北,而且南面的天然海港受黑潮影響,是一座不凍港,這是極為寶貴的條件

    大船在南部的一處天然良港緩緩靠岸,海港不大,像極了鯤南灣,四周海岬將海灣圍成一個圓形,形成一座佔地數十頃小海灣,可以停泊近百艘大船,外面的大風大浪影響不到海灣內的平靜。

    范寧雖然多次經過朱雀島,但登上島嶼還是第一次,此時已經盛夏七月,是一年中最熱的日子,但朱雀島上卻微風習習,異常涼爽,在清風吹拂下,眼前是一望無際的綠色,令人心曠神怡。

    島上的草木和環境基本上和鯤州一樣,其實這也是火山形成的一座島嶼,不過島上沒有看見錐形火山,火山應該是在最大的玄武島上,也就是後世的捉擇島,朱雀島是由岩漿堆積而成,不過經過千萬年的風化,表層已經變成厚厚的土壤,土質十分肥沃,長滿了各式各樣的漿果,使這裡也變成海鳥繁殖棲息的天堂。

    「這座還真大啊!」朱元豐嘆息道。

    當然很大,這座島佔地兩百六十平方公里,相當於一座很大的都市了,范寧指著遠處不高的山丘笑道:「這些島嶼和鯤州的地形都差不多,中間高四周低,沿海一圈平坦,可以發展畜牧,南面靠海冬天很溫暖,牛羊可以在南面過冬。」

    這時,朱元豐忽然想起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急忙問道:「阿寧,島上有淡水沒有?」

    「當然有!南面和北面各有一條河流,聽說中心地帶還有一座頗大的湖泊,祖父要不要去看看。」

    朱元豐動心了,回頭對女兒朱潔道:「阿潔,我去島中心地帶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朱潔有點畏懼,她面露難色道:「爹爹,聽說島上有毒蛇,我就不去了。」

    朱佩還想跟隨夫君一起去,但聽說島上有毒蛇,頓時嚇了一大跳,連忙道:「我也不去了,我和小姑上船休息!」

    「那你們上船去,我和阿寧去看看。」

    朱元豐和范寧催馬向島上而去,後面跟隨著十幾名騎兵。

    島上中間是丘陵地帶,被大片茂盛的森林覆蓋,以紅松為主,名貴的琥珀木隨處可見,朱元豐興緻盎然,指著森林邊緣笑道:「光在森林邊緣我就看見了數千棵琥珀木,把這座給我,朝廷可虧大了。」

    范寧笑了笑道:「這麼多琥珀木投入市場,不怕大宋消化不了嗎?」

    朱元豐回頭笑眯眯地望著范寧,「那你就錯了,權貴府中做一套琥珀木傢具就要上千根琥珀木,張堯佐用琥珀木造了一座松香閣,你可以想象他用了多少琥珀木,以大宋的財力,你運多少琥珀木去都給你消化掉。」

    「如果是這樣,三祖父真的發財了!」

    朱元豐仰頭哈哈一笑,「你覺得我還會在意這種小財?只不過看見這麼多豐富的資源,心中歡喜罷了!」

    說完他催馬向前面奔去,范寧苦笑一聲,也催馬跟了上去。

    繞過大片森林,他們催馬奔上一處高地,眼前頓時一亮,只見一面深藍色的湖水呈現在他們眼前,這是一片佔地上千畝的淡水湖,平靜得就像一面鏡子,又像一塊純凈無比的深藍色寶石。

    范寧和朱元豐的目光都彷彿沉浸在湖水中,十幾名士兵也被這壯觀的湖水震懾住了,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良久,朱元豐輕輕嘆息一聲,「如果這面湖水在大宋該有多好!」

    朱元豐心中充滿了遺憾,他以後恐怕很少再來了,這面美得讓心痛的湖水讓留戀萬分。

    「去看看吧!」朱元豐催馬向湖邊奔去。

    奔近了眾人才發現有數百頭花鹿正在湖邊喝水,急促的馬蹄聲驚擾了它們,鹿群驚得四散奔逃,士兵們紛紛張弓搭箭,朱元豐急得大喊:「不要射鹿,手下留情!」

    士兵們收起弓箭,不解地望著朱元豐,朱元豐搖搖頭道:「這是我第一天登陸島嶼,我不希望第一天登陸便留下殺戮血跡,各位,幫幫忙吧!」

    士兵們都不好意思地收起了弓箭,這時,范寧在遠處大喊:「祖父,到這邊看看!」

    朱元豐催馬上前,只見范寧蹲在一條小溪前,朱元豐翻身下馬,走上前笑問道:「發現了什麼?」

    范寧站起身,笑著攤開手掌,「祖父看看這是什麼?」

    「金粒!」朱元豐瞪大了眼睛,只見范寧手掌上放著五六顆黃豆大的金粒。

    「這裡也有黃金?」

    朱元豐連忙細看這條小溪,是從丘陵高處潺潺流下,注入湖中,湖水四周像這樣的小溪至少有二十餘條,它們成為湖水的來源。

    朱元豐蹲下,細看小溪,只見清澈的溪水中一顆顆金黃色的顆粒清晰可見,朱元豐頓時又驚又喜,又有點擔心,驚喜是他的島嶼上也有砂金,而且數量不菲,而擔心是這些砂金的存在,會不會讓朝廷後悔,最後收回這種島嶼。

    「要再看看其他小溪嗎?」范寧笑問道。

    朱元豐搖搖頭,「時間不早,我們再看看牧場就回去了!」

    眾人離開了湖水,朱元豐最後看了一眼這面讓他無比沉醉的湖水,輕輕嘆了口氣,催馬越過了高崗。

    靠海邊是大片草場,長滿了各種各樣的雜草,走出十餘里,朱元豐忍不住問道:「這邊草按理應該和鯤州一樣才對,但感覺還是不同,這是什麼緣故?」

    范寧微微笑道:「鯤州的牧場已經改造過了,前年我們就撒了大量的苜蓿種子和野豌豆種子,又阻止人力將很多有毒的草拔出,連續做了兩年多,牧場漸漸就不一樣了,再過幾年,牧場進一步優化,草原上大部分都是苜蓿和野豌豆,那邊沒有用的雜草就會慢慢邊緣化。」

    「原來如此,那還要煩請阿寧替我多準備一些苜蓿種子和野豌豆種子,我這邊的牧場也要進行改造。」

    「這個沒有問題,那祖父打算什麼時候開始派人來島嶼?」

    朱元豐想了想,「今天已經來不及,明天春天吧!開春后我會讓孫子阿林帶一批人來,到時候還要雇傭一些鯤州的日本勞工。」

    「這些都是小事,時間不早,我們回去吧!」

    范寧剛說完,只見遠處劍梅子騎馬疾奔而來,似乎有什麼事情,范寧連忙迎上去,「劍姐,出了什麼事情?」

    「有士兵來找你,好像什麼重要人物來了,你去看看吧!」

    范寧心中一怔,會是誰來了?他連忙催馬向港口奔去,只見港口上又停泊著一艘小船,有士兵正焦急地向這邊張望。

    范寧奔至面前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士兵單膝跪下稟報,「啟稟知州,樞密使韓相公抵達鯤州了,目前在群牧司等候知州,請知州速去相見!」

    范寧心中一驚,韓琦怎麼來了?他心念急動,難道是為了出羽國之事而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