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視察金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視察金田字體大小: A+
     

    三天後,大船漸漸抵達了鯤州西北角,范寧站在船舷邊,默默注視著深藍色的平靜海面,一群群海鷗在頭頂上盤旋,儼如無數的雪片在在海面上飛舞。

    「阿寧,在想什麼呢?」朱元豐從後面走了上來。

    范寧笑了笑,「我這兩天一直在考慮鯤州下一步的發展。」

    「你是想把鯤州完全變成大宋的一個州?」

    「也不完全是,事實上,我是想把鯤州打造成一個樣板,將來大宋到海外發展,就可以參照鯤州的發展經驗,可以大大提高海外開拓成功的可能性。」

    朱元豐眉頭稍稍一皺,不解地問道:「鯤州是比較寒冷的地方,適合養馬,也可以種植小麥,但比如大宋在南洋建立海外州,那邊可是熱帶,鯤州的經驗又怎麼能照搬過來?」

    范寧微微笑道:「所謂的經驗是具體做什麼事情,而是怎麼去做事情,怎麼招募勞工,怎麼開發資源,怎麼管理百姓,怎麼修建城池、碼頭等等,有了這種能力,在哪裡都能順利建立根基。」

    朱元豐笑著點點頭,「原來如此,這樣說我就能理解了,這種開發能力確實很重要。」

    想了想朱元豐又道:「我覺得你很看重開發資源。」

    范寧淡淡道:「我和王安石關係很好,但這次我成婚,他就在京城,我給他送去了婚貼,他卻沒有來參加我的婚禮,這是什麼緣故,三祖父想到了嗎?」

    朱元豐搖搖頭,范寧這才道:「王安石是堅定的改革派,而我是改良派,我們兩人可以說是同床異夢,也可以說是殊途同歸,我不主張動既得者的利益,而是主張把餅做大,然後在分配新餅時,給百姓多分一些,這樣就能在改革中潤物細無聲,最後走向成功,但做餅的麵粉從哪裡來,那就是從海外尋找資源,黃金、白銀、礦產、木材、糧食、牲畜、珠寶等等。」

    朱元豐嘆息道:「這是你的夢想,我也希望它有一天能走向成功!」

    .........

    下午時分,船隻抵達了白龍川,原本荒涼的原野上變得熱鬧起來,可以看見一個個帳篷在遠處出現。

    白龍川是目前鯤州發現的最大一處金田,鯤州准許五戶私人採金都集中在這裡,包括朱氏、曹氏、高氏、楊氏、龐氏等五大家族各自獲得約三十里的河段開採權,加上朝野延期一年對鯤州的私人採金徵稅,所以抓住第一年的機會,成為五大家族最緊迫的任務。

    明仁和明禮兄弟當然也是在這裡採金,只是他們從朱家的河段中分到了十里的一段,時間是三年,再過兩年,兄弟二人就要結束在鯤州的採金,重新去開創新的事業。

    這裡有一段約十餘里的天然的良港,距離白龍川約二十里,大船便在這座天然良港內靠岸停泊,眾人下了船,馬匹也從底倉牽了出來。

    范寧指著這段良港對朱元豐笑道:「這裡就是晉縣的預留地,今年我打算在這裡先發展出一座小鎮,等朝廷批准后,就直接構築城牆。」

    「發展小鎮,百姓以什麼為生呢?」

    「初步考慮是畜牧業和採伐木頭!」

    范寧笑道:「海峽對岸就是鯨州,相距約五十里,可以讓他們去鯨州放牧、伐木,鯤州官府每月給他們補貼糧食魚肉。」

    「那土地呢?」

    朱元豐質疑道:「唐縣和漢縣百姓都有土地,晉縣百姓沒有,他們能接受嗎?」

    「土地當然也會有,這是朝廷承諾的,但不一定用來種糧,種點瓜果蔬菜都可以,這裡陽光充足,水源充足,種瓜果應該不錯!」

    正說著,劍梅子騎馬過來對范寧道:「小夫人要賠姑母去大船,姑爺要去巡視礦場,自己去就是了,小夫人說她不跟去了。」

    「好吧!我和老爺子兩三個時辰后回來。」

    范寧和朱元豐催馬向二十裡外的白龍水奔去......

    自從十天前放開勞工雇傭后,五大家族紛紛向州衙遞交申請,范寧在當天就全部批准,每家招募的人數都在上限兩百人,這幾天已經投入了緊張地開採,除了各家族坐鎮金田的族人外,各家族還各自派了十幾名心腹前來協助管理,比如給勞工做飯,採購,監工等等,再有就是各家族也和海外經略府簽署了安保協議,軍營會派出一定的士兵前來維護治安。

    如果沒有出什麼事情,官府一般都不會過問私人採金,今天范寧前來白龍川也並不是以官方身份來巡視,而是陪同朱元豐去查看朱家的採金情況。

    范寧比較謹慎,沒有前往其他幾個家族,而是直接來到了上游,上游三十里是朱家的礦田,也是含金量最高的區域,遠遠便看見了這裡扎著百頂大帳,二十幾頂大帳是倉庫,裡面堆滿了各種糧食物資,空地上搭建了幾座大灶,五名廚子正在忙碌地做飯,這裡是四百人的營地,光吃飯就是一個重大工程,需要五個廚子每天全力以赴才能完成。

    「三老爺!」

    正在蒸飯的廚頭忽然看到了騎馬奔來的朱元豐和范寧,他頓時又驚又喜,連忙迎上前,「三老爺,姑爺,您們怎麼來了?」

    「我來這裡看看大家!」

    朱元豐笑眯眯問道:「阿元,在這裡還習慣吧!」

    「還好,雖然寂寞一點,但還是能忍受。」

    「好好做兩年,朱家不會虧待你的,回去你就能在長洲縣買座好宅了,妻兒也有了自己的家。」

    這二十幾名隨從都是朱家老宅的家僕,三名頭目每人每月五十貫錢,其他人每人每月三十貫錢,在鯤州做兩年回去,每人都能攢下一筆錢,這也是他們能堅持下去的動力。

    「老爺,我會努力堅持下去。」

    朱元豐點點頭,「那兄弟二人,還有朱晟呢?」

    「兩個小哥就在前面,二衙內還在再走十里才能見到。」

    」你繼續忙,我們過去看看。」

    朱元豐和范寧催馬北上,走出約兩里,便看見大群日本勞工在水中淘金,他們先用木斗將河底泥沙挖上來,再用細簸箕在水中漂洗,基本上每次漂洗都能發現幾顆金砂,其實這樣做浪費比較嚴重,但明仁他們只想再做兩年,所以便採用了粗獷式採金。

    明仁和明禮就像監工一樣,來回巡視著一百多勞工洗砂,實際上他們也有幾名監工,是朱家派給他們,這次朱家跟隨朱晟來了三十餘人,不光是朱家淘金需要,另一部分也是支援明仁和明禮二人。

    「明仁!」

    朱元豐揮了揮手,大喊一聲,明仁眼睛一亮,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老爺子,你怎麼來了?」

    「瞧你這話說的,難道我就不能來鯤州?」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能在鯤州看到老爺子,真有一種忽然見到春天的感覺,一切都變得美好起來。」明仁笑嘻嘻油嘴滑舌道。

    「看你這張嘴,今天不知吃了幾斤豆油,算了,懶得理你,我去看看朱晟!」

    朱元豐催馬向北面去了,范寧卻翻身下馬,將馬遞給一名監工,問明仁道:「這幾個月採金情況如何?」

    明仁搖搖頭,「明顯沒有去年好,去年和年初的金砂含量很足,從四月到現在幾乎減少了一半。」

    「那找到原因了嗎?」

    「原因其實我和明禮都知道,實在是明禮一個在這裡,有點看不住那些鯤族人,他們撿兩粒金砂會私貪一粒,有時候明禮看到了,又不敢過於招惹他們,這幫傢伙很兇悍,惹了他們恐怕會出事,明禮也只能忍氣吞聲。」

    「鯤族人也會貪金砂?」范寧驚訝道。

    「怎麼不會貪?」

    明仁忿忿不平道:「剛開始還比較老實,但過了一個冬天回來后,一個個變得又奸又滑,至少他們都知道,拿著金砂可以去喝酒、買東西、玩女人,這種好東西他們會放過?」

    「那這些日本勞工呢?」

    范寧看了看兩百名正在忙碌的勞工,問道:「你怎麼防範他們偷金?」

    「我先扣住他們工錢,我把醜話給他們說好了,老老實實做一年,如果沒有偷金砂,我獎勵每人一兩黃金,每天收工時都會搜身,如果偷了一粒金砂,不但一兩黃金的獎勵拿不到,工錢也沒有了,他們都不傻,最多只能偷半兩黃金,偷多了就會被發現,那樣反而得不償失,索性老老實實幹活。」

    范寧來到河邊,注視著勞工挖砂,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阿寧覺得有不妥的地方嗎?」

    「你們這樣挖沙是不是有點太浪費了?」

    「沒辦法,我們只做兩年時間,還那麼長的河段,只能粗獷一點。」

    「我不是說你們浪費河沙,而是說你們浪費人力,用一百人來挖沙,有必要嗎?」

    「那你有什麼辦法?」

    范寧想了想後世淘金的辦法,對他道:「你看這條河的水不是很急,水量也不算很大,你們可以旁邊挖一條引水渠,比如百丈左右,讓河水繞一個彎再流入河中,兩頭用泥袋一堵,把河水舀光,這樣就不用把河沙挖上來,直接在河道中淘金,這不是好辦法嗎?」

    明仁想了想,這個辦法還真不錯,叫做磨刀不誤砍柴功,自己怎麼沒想到,他急忙大聲喊道:「老二,你過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