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他鄉遇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他鄉遇親字體大小: A+
     

    余孝年在次日乘船去了平安京,范寧則帶著妻子朱佩前往漢縣新城,開始了他的巡州之旅。

    天不亮,一家人便出發了,朱佩乘坐一輛雙馬大車,范寧則騎馬跟隨,沿著剛剛修建的官道向一百多裡外的漢縣進發,之所以沒有坐船,是因為官船都停泊在漢縣碼頭,來回時間太長,他們索性坐馬車前往漢縣。

    這條連接漢縣和唐縣之間的官道寬達三丈,也就是九米左右,完全由近兩萬日本勞工從茂盛的松樹森林中開啟出來,光大樹便砍伐了十餘萬株,名貴的琥珀木運回了京城,而粗壯的大樹成了造房的原材料,枝椏則用於冬天取暖。

    道路夯得極為平整結實,寸草不生,就連融化的雪水也很難融入土中,當然,隨著常年累月的侵蝕,路基還是會一點點軟化,土質變得疏鬆,最終會長滿雜草,重新長滿大樹,泯滅於森林之中,但那至少是數十年後了,至少在二十年後,這條官道還是會一如既往的平坦寬闊。

    官道兩邊依舊是茂盛的松樹林,儘管是清晨,但森林依舊顯得有點陰森,偶然可以看見黑熊的身影出沒,也會有一群鹿從前面道路上奔過。

    除了范寧騎馬外,還有二十名騎兵跟隨,官道上也並不止他們一行,不時可以看見騎著日本矮種馬的行人,這是十幾天前分配給鯤州百姓的戰爭紅利,每戶人家都分到一匹矮種馬,成為他們代步的腳力。

    出門旅行雖然辛苦一點,但朱佩卻興緻勃勃,心情很不錯,她坐在窗前望著森林裡的情形,不時傳來她驚喜的叫喊聲,「夫君,快看,那邊有一頭小熊。」

    她的喊聲使士兵們紛紛張弓搭箭,神情緊張起來,如果發現小熊,那就意味著母熊就在附近,那是非常危險的情況。

    范寧擺擺手,示意士兵們不用緊張,他也看見了小熊,離官道還有一點距離。

    這時,一群花鹿從森林內飛奔而出,風馳電掣般地從他們飛馳而過,士兵們紛紛放箭,可惜反應稍微慢了一點,一頭鹿都沒有射中。

    朱佩又驚又喜,對范寧道:「夫君,哪裡還有鹿群?」

    范寧微微笑道:「過兩天我們去北面草原,應該可以看到鹿群!」

    ..........

    從唐縣到漢縣要走一天的路程,傍晚時分,他們終於進了縣城,縣令曹詩聞訊出來迎接。

    「下官不知知州到來,有失遠迎!」

    范寧翻身下馬,將馬匹交給隨從,上前笑道:「我這次倒不是專門來巡視漢縣,只是來漢縣坐船,順便看一看官宅和官衙的進度。」

    「官衙和官宅都已經好了,知州現在就去看,還是先住下,明天上午再看?」

    范寧想了想道:「那就先住下吧!」

    曹詩看了看馬車笑道:「也是,趕了一天的路,夫人應該也疲憊了,知州請隨我來!」

    漢縣修建有專門的貴賓官驛,主要是接待朝廷來鯤州視察的官員,另外一些來鯤州採礦的權貴子弟也可以臨時住幾天,范寧的隨從則住在旁邊的普通驛站。

    范寧和馬車剛來到貴賓官驛前,只見官驛內走出一人,范寧一怔,頓時又驚又喜,「三祖父,你.....你怎麼在這裡?」

    從驛館走出來的人正是朱元豐,朱元豐看見范寧,得意地笑了起來,「我不是說也要來鯤州嗎?你還不相信,以為我太老,坐不了海船?」

    朱佩從馬車裡跳下,拉住三祖父的胳膊激動道:「三阿公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去唐縣找我?」

    「你這死丫頭,已經是官夫人了,還不穩重一點?」

    朱元豐說歸說,但看到孫女還是很高興,他敲敲她的頭笑道:「我是昨天剛到的,坐耽州的船到長崎,在長崎呆了十天,又坐長崎的商船過來,打算先去看看朱雀島,然後再去唐縣看望你們。」

    范寧笑道:「正好我們明天也要北上,祖父可以和我們一起走!」

    「方便嗎?」朱元豐笑道。

    「當然方便,阿佩也和我一起去轉轉,祖父跟著也是順路。」

    朱元豐欣然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阿公是一個人過來的嗎?」朱佩又問道。

    「還有你小姑,這次是她陪我來的。」

    朱元豐說的小姑便是他的小女兒朱潔,三十餘歲,丈夫去年病逝,她目前住在娘家,這次由陪同父親來鯤州,順便照顧父親。

    朱佩大喜,「小姑在哪裡?」

    「馬上就出來,我們打算出去吃晚飯,正好你們來了,那就一起去。」

    朱元豐剛說完,門口走出來一名少婦,容顏艷麗,頗有風韻,正是朱元豐的小女兒朱潔,朱佩喜出望外,跑上去拉著姑姑的手撒嬌不已。

    這時,驛丞上前向范寧行禮道:「給知州的小院已經安排好了,知州現在過去嗎?」

    范寧笑道:「我們先去吃飯,回頭再過來。」

    「知州隨時可以來找卑職!」

    范寧讓驛丞把行李拿進去,馬車和馬匹也交給他,他便帶著一行人向縣城中心的瓦子走去。

    漢縣的商業都集中在瓦子內,同樣也有三家酒樓,也是唐縣酒樓的東主所開,妓館也同樣有三家,基本上複製了唐縣的主要店鋪。

    最大的酒樓叫做楊記酒樓,朱元豐笑道:「昨天我和小姑就在這裡吃的晚飯,還不錯,海味很有特色!」

    鯤州禁止日本國男子從事服務業,所以這裡的酒樓也和唐縣一樣,七八名年輕的日本小娘子做跑堂。

    眾人上了二樓,劍梅子想去隔壁桌子吃飯,卻被朱元豐叫住,「大家都在異鄉,沒有那麼多規矩,你跟了阿佩那麼多年,也算是我們朱家的人,只管坐下,阿雅也坐下!」

    劍梅子和阿雅推辭不過,只得坐下,六人正好坐了一張桌子。

    朱元豐對上前的掌柜笑道:「昨晚吃的海族滿堂不錯,今天再來一桌,另外加一份燒鹿肉,幾個蔬菜,酒要最好的。」

    「老先生放心,馬上就來!」

    掌柜匆匆去了,朱元豐對范寧笑道:「如果沒有人告訴我,這裡是萬里之遙的海外,我還真覺得自己依舊身在大宋,這裡和大宋沒有什麼區別嘛!」

    「其實區別還是有的,只是祖父剛來,還沒有體會到,住的時間久了,就知道了,尤其是冬天,這裡都是白雪覆蓋的世界,比大宋要冷得多。」

    「或許吧!但這裡的溫泉很舒服,我很喜歡,我聽驛丞,這裡的溫泉還能治病?」

    范寧笑著點點頭,「是可以治病,像皮膚病,或者手腳關節不便,多泡泡溫泉確實有效果。」

    眾人正說著,幾名日本小娘給他們送來了酒,是京城潘樓釀造的玉液清酒,朱潔連忙給眾人滿上酒盞,范寧舉杯笑道:「這杯酒就給祖父和小姑接風洗塵,我們幹了這一杯!」

    「乾杯!」眾人舉起酒盞一飲而盡。

    ..........

    次日一早,朱元豐帶著女兒跟隨范寧和朱佩來看他們的官宅,官宅剛修好不久,傢具還沒有配好,目前空關著,宅子佔地五畝,就是典型的三進中宅,前院、中庭和后宅,后宅還帶一座小花園,中庭有一株百年的老楓樹,就長在原地。

    前後的空房足有三十餘間,后宅由三座院子組成,最妙的是,后宅居然有一處天然溫泉,四周修建了圍板,珍珠般的泉水汩汩流出,熱氣騰騰,最後順著一條暗河流出府外,事實上,這座官宅就是圍繞著這處溫泉造起來的。

    「阿寧,居然獨自享受溫泉,不愧是州官,很奢侈啊!」朱元豐開玩笑道。

    范寧笑了笑道:「漢縣的溫泉要比唐縣多,唐縣只有三處泉眼,漢縣卻有十七處泉眼,給我府中留一眼泉也很正常。」

    朱佩異常喜歡,她恨不得馬上就搬來這裡,此時她也沒有心思再逛下去,便對范寧道:「咱們準備出發吧!早點回唐縣,回去我就搬過來。」

    「回去后應該差不多可以搬了!」

    范寧又對朱元豐道:「行李都已送上船,要不我們就上船北上吧!」

    「好!我也很想去看看我的島嶼,那現在就上船。」

    眾人來到碼頭,一艘萬石大船已經等候多時,眾人登上大船,大船啟程,緩緩離開碼頭,向深海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