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態度軟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態度軟弱字體大小: A+
     

    唐縣碼頭上格外忙碌,從加賀城返回的船隊已經抵達了唐縣碼頭,就在十幾天前,鯤州給陸奧國的安倍家族運去了十萬石大米,按照雙方之前達成的出兵協議,陸奧國將交給鯤州黃金二百三十萬兩,白銀三百萬兩,同時,安倍賴時又將庫存的明珠三十斗一併送給了鯤州。

    碼頭上,一箱箱黃金、白銀以及其他財寶正從倉庫里搬運出來,吊上了大船,這是之前從出羽國繳獲的大量金銀以及海珠、珊瑚、玳瑁、熊皮等名貴物品,直接搬上船后運往京城。

    「這次去加賀城卑職見到了安倍家族的族長安倍賴時,據他說,安倍家族軍隊和朝廷軍隊在陸奧國南部的戰役已經停止,源賴義的軍隊撤出了陸奧國,估計下一步就要轉入談判。」

    說話的是經略府勾判劉允,他奉范寧之令出使陸奧國,完成最後的交易,看得出他對這次出使還是很滿意,安倍氏沒有出現妖蛾子,還是老老實實地將約定的金銀交給宋軍。

    劉允笑了笑又繼續道:「不過我感覺安倍家族並沒有把全部黃金交出來,應該還存有不少余量。」

    范寧淡淡一笑,「他們也只是說說而已,就算讓我們看到空蕩蕩的金庫,也不代表他們把所有的黃金都交給了我們,只是數量總額不低於兩百萬兩,我就能接受,聽說你去看了他們的金田,感覺如何?」

    「很壯觀!」

    劉允回想起他視察金田的一幕,忍不住嘆息到:「你可以看見成千上萬的人如螞蟻一樣在河裡淘金,非常壯觀,女人孩子都有,幾條河流都是這樣,我估計最多幾十年,陸奧國的黃金就要枯竭了。」

    范寧知道劉允說得沒錯,日本國進入鎌倉時期后,陸奧國的黃金便採光了,日本國從黃金時代轉向白銀時代,日本國的白銀儲量也極為豐富,曾經一度佔到全世界的三分之一,不過大量白銀都通過貿易流到了宋朝和明朝。

    這時,一名士兵飛奔過來,向范寧躬身稟報道:「啟稟知州,灣口巡哨船發現一艘日本船隻,說是從平安京來的特使,請求入港!」

    鯤南灣已經成了鯤州的內海,大量巡哨在四十餘里寬的灣口巡邏,外來船隻必須經過嚴格查證才能進入鯤南灣,一艘從平安京過來的日本船隻,范寧立刻意識到,這應該是日本談判使者到了。

    他立刻令道:「准他們入港靠岸!」

    士兵飛奔上船而去,范寧又對隨從道:「速去通知余長史,告訴他,日本朝廷的使者到碼頭了,請他安排接待!」

    范寧暫時不會和日本特使見面,他又催馬前往倉庫視察。

    .........

    從日本來的特使正是藤原教通,他來鯤州並非正式談判,而是前來摸一摸宋軍的底,從內心而言,藤原教通並不反感宋軍,甚至對宋軍還有一絲感激,正是宋軍的到來,使藤原家族拿下了肥前國。

    目前肥前國守備以及長崎領主正是藤原教通的兒子藤原信家,這可是日本國最肥的一塊土地,長崎的貿易收入也是日本重要的財政來源,掌握了財源使藤原家族的地位更加穩固。

    不過這次藤原教通的壓力也很大,宋軍在出羽國駐軍讓朝廷上下都不滿,都一致認為是朝廷對宋軍割據蝦夷地的縱容而導致宋軍得寸進尺,宋軍佔領了出羽,那會不會再繼續向南發展,誰都不知道。

    接待藤原教通的鯤州官員依舊余孝年,他們彼此已經很熟悉了,余孝年依舊十分熱情地接待了藤原教通,就彷彿根本沒有發生出羽國的事情。

    臨時州衙內,一名從事給二人上了熱騰騰的香茶,藤原教通喝了一口茶笑道:「大宋的茶飲在平安京非常流行,很多官員都在學習點茶,大宋茶文化的精雅令人無限嚮往啊!」

    余孝年也笑道:「我們也希望能在鯤州種茶,但現在看來這裡的氣候並不適合,只好繼續從大宋得到補給,以後我們倒可以做一做茶餅貿易,好像藤原君就是主管日本國的貿易,對吧?」

    藤原教通點點頭,「我們對和大宋的貿易並不排斥,日本國也準備開放第二座貿易港口,初步考慮放在平安京,如果進展順利,明天春天就要開港,到時還希望貴方的貿易官船能光臨平安京,我們非常歡迎。」

    「那是一定的,我們會提供糧食、茶葉、牲畜等貨物和貴國進行貿易。」

    兩人閑聊片刻,話題終於轉到正題上,藤原教通沉吟一下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想必貴軍也很清楚,我們不明白貴軍為什麼會突然出兵出羽國,出羽國雖然地處偏遠,但日本朝廷也在那裡設置了守備,應該算為日本國的領土,和從前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天皇陛下和關白都希望貴軍能給日本國一個說法。」

    余孝年取出一份完整的口供,遞給藤原教通,「我們並不是無緣無故出兵,準確說,我們並不是攻打出羽國,而是攻打清原家族,至於原因,你看完這份口供便明白了。」

    余孝年將橘賴貞口供放在桌上,推給了藤原教通。

    藤原教通拾起口供看了半晌,才驚愕道:「余長史的意思說,是清原氏先干涉鯤州內務,挑撥蝦夷和宋軍的矛盾,宋軍忍無可忍才出兵出羽國?」

    余孝年點點頭,「正是如此!」

    「清原氏其實和日本朝廷沒有關係,如果僅僅是和清原氏發生衝突,我覺得問題不大,說清楚就能解決分歧了,但宋軍似乎並沒有從出羽國撤軍,這可是個大問題,不過貴軍準備幾時從出羽國撤軍?」

    余孝年喝了一口茶,沉默片刻問道:「左近衛將軍來鯤州就是為了協商這件事嗎?」

    藤原教通一怔,他立刻意識到這個問題太敏感了,宋軍肯定不會撤軍,再問下去很可能會把關係搞僵,他搖了搖頭,「我主要是來了解情況,另外我希望雙方能夠坐下來,開誠布公地談一談,找到一個雙方都滿意的解決辦法。」

    余孝年微微一笑,「這也是正是我們的想法,金相鄰,和為貴,我原計劃過兩天就去平安京,專門和貴國朝廷協商解決此事,希望左近衛將軍陪同我一起前往平安京。」

    ..........

    余孝年派人送藤原教通去官驛休息,他隨即來到了范寧的官房。

    「談得怎麼樣?」范寧靠坐在椅子上合著雙掌笑問道。

    余孝年搖搖頭笑道:「很有意思!」

    「怎麼個有意思?」

    「這個藤原教通居然在替我們找理由,顯得非常理解我們出兵,我在他身後看不到半點強硬姿態,相反是各種委婉,充滿了妥協的口氣。」

    范寧也笑了起來,又問道:「那你覺得他這個態度意味著什麼?」

    余孝年想了想道:「卑職覺得對方的妥協態度應該從三方面來考慮,一是我們佔領了出羽國,並不像他所說的引起朝野上下的憤怒,我認為朝野上下都沒有放在心上才對,畢竟出羽國對日本朝廷來說太遠了。

    甚至在很多人心中,那裡並不屬於日本國,而是蝦夷人的聚居地,和鯤州區別不大,如果真的朝野憤怒,藤原教通的壓力會很大,他一定會把這種表現出來,正因為沒有壓力,所以他才強硬不起來。

    其次便是日本國高層的態度不一,我們全殲清原家族,直接挫敗了武士階層的崛起,對藤原家族是利好,對天皇是憤怒,高層的分裂也使得藤原教通無法強硬起來。

    但最關鍵還是第三點,那就是日本國沒有底氣來興師問罪,水軍幾乎沒有,更不會組織軍隊翻山越嶺來作戰,後勤怎麼保障,正因為奪取出羽的底氣不足,所以日本國態度的底子就是妥協。」

    范寧負手走了幾步道:「難道是藤原教通故意示弱暗示我們?」

    余孝年回味一下,還真有這個可能,不管日本有沒有實力,藤原教通都應該以強硬態度來面對鯤州,而不應該是這樣的軟弱。

    范寧微微笑道:「如果是這樣,你就儘快啟程,前往平安京談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