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出兵前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出兵前夕字體大小: A+
     

    形勢的發展正如范寧的判斷,三天後,唐縣碼頭傳來消息,安倍家族特使抵達了碼頭。

    而此時,范寧正在官衙內聽取鯤族人的安置報告,得到安倍家族使者到來的消息,范寧立刻讓余孝年去接待安倍家族使者。

    「你繼續說!」范寧對蔡著笑道。

    蔡著微微行一禮,又繼續道:「薩文雖然看起來比較懦弱,但此人實際上卻心狠手毒,他出任首席長老后,便首先清洗了伍乾的家人,伍乾的三個兒子全部被他殺死,伍乾的十幾名親信也死在他的刀下,目前他已經控制了鯤族,其他四名長老對他都唯唯諾諾,他實際上已經成為鯤族唯一的決策者。」

    范寧並不奇怪,他早就看透了薩文這種人的本質,對外搖尾乞憐,對內兇殘,這種人對鯤族人是不幸,但對官府卻是利好。

    不過范寧對鯤族人已經興趣不大了,他原本打算對鯤州孩童進行漢化教育,但伍乾的愚蠢行動已經使雙方產生了裂痕,同時也讓范寧意識到,鯤族人必然會是鯤州的一大隱患,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們遷去日本國。

    范寧在房間里走了幾步,沉思良久,又對蔡著道:「去通知薩文,讓他明天務必去一趟漢縣,我會在那裡等他。」

    蔡著行一禮,轉身快步離去。

    范寧負手站在窗前,凝視著院子里的一棵桂花樹,這是從明州移植過來,居然成活了,長得十分茁壯。

    在范寧的中後期任職計劃中,將著重解決晉縣和鯨州的建造,繼續擴大馬群,以及大規模開採金銀,這三大計劃涉及到鯤州統治的鞏固、養馬基地的完全建立、鯤州對朝廷的財政支持。

    另外,明年還有兩千餘戶新移民遷入,安置這些移民,也是他計劃中的一件大事。

    只是計劃不如變化,鯤族人的桀驁不馴和清源氏對鯤州的滲透,使范寧面前開啟一扇新窗,讓他看到了染指日本國的機會,這個機會既然出現在他面前,他又怎能輕易放過?

    就在范寧沉思之時,門外傳來腳步聲,余孝年在門口躬身道:「知州,使者來了,是安倍賴時的幼子。」

    范寧點點頭,「帶他進來!」

    片刻,門外走進來一名年輕的日本男子,梳著月白頭,穿一件又寬又短的麻衣,身材也很矮,長得倒是壯實。

    他進來便跪下行禮,「安倍貞治懇求宋軍救援!」

    余孝年翻譯過來,范寧笑道:「去年過來的安倍貞任是你的兄長吧!」

    「他是小人長兄,跟隨父親正和源賴義軍隊作戰。」

    范寧點點頭,「請起身說話!」

    范寧坐了下來,又問道:「安倍氏軍隊的裝備很精良,應該可以戰勝源賴義的軍隊,為什麼還要向宋軍求援?」

    安倍貞治焦急道:「我們並不擔心源賴義的軍隊,但清源氏的軍隊越過奧羽山谷,進入陸奧國,正在大舉圍攻加賀城,城中只有一千守軍,形勢危急,一旦加賀城被攻破,前線必將軍心動搖,安倍軍隊腹背受敵,恐怕會全軍覆滅,我父親懇求宋軍救援加賀城,願意將寶庫中的全部黃金和白銀相贈!」

    范寧聽完余孝年的翻譯,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當然知道安培家族用於和宋軍貿易的金銀只是他庫存的一小部分,歷史上,安倍氏滅亡后,源賴義和他的手下武士都發了大財,僅獻給藤原氏的黃金就達數噸之多,藤原賴通用這些黃金修建了中尊寺的金色堂,一座用黃金堆砌出來的建築。

    現在安倍家族面臨覆滅的危機,他們不得不拿出庫存黃金來求宋軍出兵救援。

    「這是你父親的承諾嗎?」

    「正是!」

    安倍貞治取出三把用黃金打制的鑰匙,恭恭敬敬呈給范寧,「這是安倍氏三座寶庫的鑰匙,我父親讓我獻給范知州大人!」

    三把鑰匙當然沒有什麼意義,只是一個表態,不過范寧並不擔心安倍賴通會言而無信,他若膽敢耍什麼花樣,宋軍會反手聯合源賴義滅了安倍家族。

    范寧取出一幅地圖,指了指陸奧國北部沿海峽的領土道:「除了全部庫存的金銀外,距離海峽五十里內的土地都要划給鯤州,這個條件可答應?」

    「完全沒有問題!」

    安倍貞治立刻答應下來,那片土地不到陸奧國的十分之一,而且被山地和森林覆蓋,根本就是荒蕪人煙之處,莫說只有五十里,就算要一百里他們都能答應。

    范寧笑著點點頭,「那就請安倍少君回去告訴你父親,務必堅守加賀城,五天之內,宋軍必然出兵!」

    ..........

    鯤州的戰爭輪盤再一次轉動起來,但鯤州還有兩萬日本勞工,宋軍不敢大意,在反覆協商后,他們決定各留一千士兵守唐縣和漢縣,其餘兩千軍隊全部出動,一艘艘萬石戰船離開唐縣碼頭,緩緩向漢縣駛去。

    天剛亮,范寧便帶著數百騎兵一路疾奔,向漢縣風馳電掣奔去。

    中午時分,范寧率領騎兵抵達了漢縣,縣令曹詩迎了出來,范寧翻身下馬問道:「鯤州長老薩文可到了?」

    「啟稟知州,他上午便到了,目前在縣衙等候。」

    范寧點點頭,讓騎兵在城外駐紮,他則帶著徐慶和兩名隨從向城內而去。

    曹詩騎馬跟上了范寧,低聲問道:「鯤州是不是要開戰了?」

    范寧點點頭,「準備對出羽國發動進攻,在日本東北道建立緩衝帶。」

    「那日本國朝廷那邊會不會引起反彈?」

    范寧微微笑道:「日本朝廷向來把東北道視為東夷,從來就不是他們的重視之地,安倍氏造反已經將他們折騰得筋疲力盡,一旦我們在出羽國站穩腳跟,日本朝廷就會來求我們,再說我的野心並不大,我就只要他們的秋田城而已。」

    「看來知州已經等待這個機會多時了!」

    「談不上,恰逢其時而已!」

    兩人對望一眼,皆大笑起來。

    漢縣基本上是唐縣的翻版,但面積比唐縣要大一倍,共劃分為十個坊,建築整齊劃一,呈棋盤型分佈。

    縣城內人口約一千二百戶,七八千人,縣城內十分熱鬧,商業集中在縣城中心一帶,和唐縣不同的是,縣城中心修建了一座瓦子,商業便集中在瓦子內,基本上各種店鋪都有。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縣衙,縣衙位於城北,剛剛才修建完成,對面正在修建州衙,也快完成了,州衙背後便是十幾座官宅,也已造好,工匠們正在砌圍牆。

    范寧走進縣衙,等候在縣衙內的薩文父子連忙迎了上來,兩人跪下給范寧行大禮,「拜見范知州!」

    「長老請起來,我們去議事堂說話。」

    幾人走進議事堂,范寧請薩文父子坐下,蔡著給他們做翻譯。

    「我想知道,鯤族全部人口有多少,其中青壯有多少?」

    鯤州的鯤族部落在去年還有兩個,一個便是鯤州的部落,另一個部落是從鯨州遷來,人數比較少,但伍乾的強勢侵害了這個部落的利益,他們又遷回了鯨州,目前鯤州的鯤族部落就只有鯤南半島上的唯一一支部落。

    蔡著有點驚訝,這些數據自己都提供給了知州,他應該很清楚才對,怎麼又詢問薩文。

    但蔡著知道,知州的詢問必有原因,他便沒有多問,只管履行自己的翻譯職能。

    薩文想了想道:「部落所有鯤族人一共有四千三百四十二人,其中青壯男子九百人左右,青壯婦女兩千一百人,其餘都是老人和孩童。」

    鯤州人的壽命很短,平均也就四十餘歲,薩文說的青壯是指十五歲以上,三十五歲以下,三十五歲上就屬於老人,他們部落五十歲的人還沒有,他自己也才四十一歲。

    「長老有幾個兒子和孫子?」范寧又笑問道。

    薩文拍拍身邊的兒子道:「這是我的長子阿圖,另外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兒子,孫子目前有兩個。」

    「陸奧國的安倍家族和出羽國的清源家族最早也是蝦夷人吧!」

    薩文點點頭,「他們是幾百年前從鯤州遷移過去,已經漸漸被日本國同化,起了日本名字,生活也和日本貴族沒有區別,和我們偶然還保持聯姻,僅此而已。」

    「那陸奧國和出羽國的普遍蝦夷人呢,還和你們一樣嗎?」

    「已經不太一樣了,他們不再捕獵,靠種地和打漁為生,穿的衣服也和日本人差不太多,只是語言還和我們一樣。」

    范寧點點頭,這才道:「我考慮讓鯤州的鯤族人也不再打獵,改為種田,從獵人向農夫轉變,長老覺得如何?」

    薩文遲疑一下,「這個.....當然也可以,我們都明白,這是遲早之事,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五到十年左右吧!」

    范寧擺擺手,「當然需要時間,這只是我和你隨便聊聊,不是今天的主要議題,我今天請你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宋軍準備攻打清源家族,我希望鯤族人也出兵協助作戰,戰爭結束后,我不會虧待你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