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殺一儆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殺一儆百字體大小: A+
     

    天色漸漸亮了,海面上升起萬丈霞光,將波光粼粼的大海染成一片金色。

    經過一夜的航行,五百餘艘獨木舟終於抵達了鯤北灣,海面上密密麻麻都是黑色的小點,他們停止了划船,讓自己處於暫時休息狀態,此時他們距離鯤北灣口還有數里,要不要進入鯤北灣,由大酋長伍干來決定。

    伍干看了看遠處的陸地,又看了看天色,他感覺朝霞紅得有點妖異,這恐怕是暴風雨來臨的前的預兆。

    「駛入海灣去!」

    一千餘鯤族男子尖聲大叫,奮力划槳向鯤北灣內駛去,就在他們剛剛進入鯤北灣,迎面駛來了十餘艘宋軍千石戰船,一字排開,攔住他們的去路,看起來似乎是宋軍的巡邏船。

    但伍干一回頭,卻發現身後也出現了二十餘艘戰船,他們被宋軍戰船堵在了鯤北灣口子上,進退兩難。

    伍干心中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宋軍顯然是有埋伏,難道他們已經知道自己要來?

    所有的鯤族男子都面面相覷,不少人眼中露出了恐懼之色,昨晚出發時的沸騰熱血早已消退,這個時候尊嚴已經不重要了,一夜的划槳使他們早已筋疲力盡,再想划槳回去是不可能了,現在怎麼辦?

    這時,為首一艘大船上『砰!』的一聲巨響,一顆黑黝黝的大鐵蛋騰空而去,向鯤族人頭頂上飛射而來,上面嗤嗤冒著青煙,不等眾人反應過來,這顆大鐵蛋便在空中猛烈的爆炸了。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將鯤族人震得肝膽皆裂,緊接著是密集的鐵片迸射,方圓百步內,無人能倖免,爆炸聲中夾雜著無數凄厲的慘叫聲,再接下來便是強大的衝擊波,獨木舟斷裂,肢體橫飛,就連宋軍也被波及,發射鐵火雷的船隻桅杆折斷,前端船身被震碎,在水面上劇烈顛簸,隨時要翻船。

    這顆鐵殼火雷是對鯤族人的嚴厲警告,在爆炸結束后,爆炸中心和周圍一片狼藉,近兩百艘獨木舟被炸斷或者掀翻,上百人傷亡,所有人都驚恐萬分,抱著頭伏在獨木舟上。

    宋軍船隻從四面合攏,上千名宋軍士兵手執軍弩,冷冷地瞄準了海面上剩餘的鯤族男子。

    在茫然、恐懼和絕望的交織下,鯤族男子四處尋找他們大酋長的身影,但他的獨木舟已經消失,剛才的鐵火雷就在他頭頂上方爆炸,誰也不清楚他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在那裡!」有人指著海面上大喊。

    海面上漂浮著數十具屍體,其中一具屍體身穿皮甲,正是他們大酋長的裝束,所有人中,只有他穿一件上好的牛皮甲。

    只是這具屍體已經無法分辨出是不是大酋長,屍體的頭顱被炸飛,一條腿不見了,死狀異常慘烈,但所有鯤族人都明白,除了大酋長,不會是其他人。

    不用宋軍再喝喊,鯤族男子都陸陸續續站起身,雙手高高舉起,這個時候尊嚴一文不值,保住性命才是王道。

    十幾艘巡哨小船駛來,在士兵的喝令聲中,鯤族人紛紛將兵器扔進海中,被宋軍戰船押送著向岸邊劃去........

    天剛亮,兩千宋軍士兵便將鯤族部落包圍了,部落內只有不到百名青壯,其餘都是老弱婦孺,不多時,幾名宋軍士兵將一名捆綁得嚴嚴實實的男子押送到范寧面前,後面跟著部落長老薩文。

    范寧騎在馬上,打量著這個長得頗為清秀的日本男子,他身材也不高,最多一米五齣頭,他此時嚇得臉色慘白,跪在范寧面前渾身發抖。

    「你是清源光賴的兒子?」范寧冷冷問道。

    一名翻譯將范寧的話用日本語說出來,橘賴貞已經完全崩潰了,他小聲道:「不是族長的兒子,我是他外甥,叫做橘賴貞。」

    范寧冷笑一聲道:「原來是男鹿郡橘家的子弟,我說清源光賴怎麼捨得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伍干這種蠢貨?」

    范寧隨即一揮手,「把他押下去,等候發落!」

    士兵將渾身發抖的橘賴貞押了下去,這時,薩文上前跪下道:「作惡者是伍干,其他族人都是無辜的,懇求知州放過我們!」

    范寧點點頭,「之前我答應過,只誅首惡,不傷及無辜,今天大部分青壯都會被押解回來,這次就算饒過你們,如果再有異心,就別怪我刀下無情了!」

    薩文大喜過望,連連磕頭感謝,「我們一定遵守大宋律法,不會再有非分的想法!」

    「去吧!和其他長老一起,安撫一下民眾。」

    范寧隨即傳令收兵,軍隊只抓捕了從出羽國來的十餘人,包括橘賴貞和他的妹妹,以及十幾名僕人侍女,他們將會被押解回唐縣。

    這時,許延低聲問范寧道:「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范寧搖搖頭,「他們在鯤州始終讓人不放心,我先穩住他們,等奪取出羽國后,把他們遷移到出羽國去,所有的鯤族都遷移過去,鯤南半島上就可以駐軍了。」

    許延豎起大拇指,笑眯眯拍馬屁道:「還是指揮使高明!」

    范寧笑了笑,又回頭吩咐蔡著道:「我給你留五百士兵,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這段時間你就負責監視鯤族人,等時機成熟后我再通知你下一步的行動。」

    「卑職遵令!」

    范寧隨即下令軍隊返回唐縣,宋軍用牛車押送著橘賴貞等人,大軍浩浩蕩蕩向唐縣方向進發。

    ..........

    這幾天范寧一直在處理鯤族人之事,對自己妻子也稍稍有點關心不夠,回到唐縣,他直接返回自己家中,剛到門口,卻遇到穿著整齊的朱佩、劍梅子以及使女阿雅,徐慶則趕著一輛馬車在門口等候。

    「阿佩,你這是準備去哪裡?」范寧翻身下馬問道。

    朱佩看見夫君回來,高興得跑上前搖著他胳膊撒嬌道:「這幾天在家裡悶死了,我想去南湖走走,夫君,你也一起去。」

    范寧笑著點點頭,「正好處理完一堆麻煩事情,稍微鬆口氣,那就一起去吧!」

    朱佩頓時笑逐顏開,連忙道:「夫君,我也要騎馬!」

    范寧點點頭,對徐慶笑道:「去官衙那邊換兩匹馬來,你自己去忙,就不用你陪同了。」

    徐慶現在不僅是軍隊的刀法教頭,兩個月前又在范寧的支持下,在唐縣開了一家武館,收了數十名移民少年為弟子,每天教習武藝,也頗為忙碌。

    徐慶笑道:「多謝姑爺關心,這段時間主要還沒有培養出一個大弟子,什麼事情都得自己來做,確實比較忙碌,再過幾個月,我估計就會輕鬆一點。」

    「去吧!換兩匹馬來,然後明天一早你來官衙找我,我有事情交代你去做。」

    徐慶趕著馬車去了,不多時便從官衙帶來兩匹馬,朱佩騎一匹,劍梅子帶著阿雅騎另一匹,三人縱馬向城外奔去。

    城南是唐縣的農業區,已經完全變樣了,眾人沿著小唐河緩緩而行,在小唐河西面是一望無際的麥田,小麥是春天才播種,雖然已是初夏,但麥田目前還是綠油油的一片。

    麥田裡一條條田埂和溝渠縱橫交錯,田埂上新栽的柳樹也已鬱鬱蔥蔥,令人心胸開闊,心曠神怡,一掃連日的沉悶,朱佩的心情也變得格外愉快。

    再遠處可隱隱看見數十座房舍,掩映在綠樹之中,那裡是一座小村莊,大概有五六十戶人家。

    鯤族的村莊都很小,依水而建,每家的佔地面積很大,看起來格外賞心悅目,居住也很舒適。

    很多住在城裡的百姓也在考慮去鄉下買一塊,建造房舍供全家度假用。

    不過鯤州的鄉下基本上沒有商業,必須進城才能購買日用品,所以每逢趕集天,縣城內就會變成格外熱鬧。

    「夫君,這裡和去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啊!」

    朱佩想起去年春天的情形,她忍不住驚嘆起來。

    就連一向沉默的劍梅子也開口誇讚:「確實不錯,和大宋沒有什麼區別!」

    范寧笑道:「去年你們剛來的時候,正好是分配土地,那時到處是一片荒蕪,土地養了一年,小麥從今年開始全面耕種,根據軍田的經驗,估計畝產會有兩石左右,年底肯定是大豐收。」

    「這裡不會有旱災?」

    范寧搖搖頭,「這裡不會有旱災、水災,蟲災也不會有,冬天大雪使土壤的墒情很好,土地也肥沃,唯一的災難就是那裡!」

    范寧一指北面的山巒,「那邊都是火山,一旦火山爆發,這裡的農田就危險了。」

    朱佩心中頓時有點不安,「夫君,如果火山爆發,我們該怎麼辦?」

    范寧笑了起來,「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要噴發至少也會在幾百年後,再說火山爆發有很多先兆,比如開始冒煙之類,那時,我們就會組織百姓撤離,不會有任何傷亡。」

    朱佩拍拍胸口,白了夫君一眼,「幾百年後的事情,你現在說它做什麼?」

    「有備無患嘛!」

    范寧哈哈一笑,一揮馬鞭,「我們走,前面湖邊匯合!」

    他縱馬疾奔,向南面十幾裡外的湖邊奔去。

    「夫君,等等我!」

    朱佩也急忙策馬奔跑,緊緊跟隨著范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