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鯤族內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鯤族內奸字體大小: A+
     

    給范寧當翻譯的人也是一名商人子弟,叫做王秋實,父親在長崎港經商,宋軍在長崎港招募翻譯,他便被成功招募過來。

    王秋實給范寧翻譯道:「他們兩人一個叫喜,一個叫木。」

    范寧點點頭,他知道普通的日本民眾只有名沒有姓,像阿雅,也是沒有姓,因為對朱佩忠心耿耿,朱老爺子才賜她姓朱。

    范寧又道:「我想知道他們發現熊的詳細經過,讓他們重述一遍,我再問一些細節。」

    王秋實給兩名勞工又說了幾句,兩名勞工連忙原原本本地將發生之事詳細說了一遍。

    范寧又追問了一些細節,這才讓兩名日本勞工退下。

    他對旁邊的余孝年笑道:「聽出一些端倪了嗎?」

    如果范寧不追問細節,余孝年還真沒有注意到這裡面的破綻。

    余孝年點點頭,「確實有點不合清理,獵人一路追蹤獵物,哪裡可能等到日本勞工把熊吃完后才找過來,又怎麼可能在短短時間內一下子找來二十名幫手,分明早有準備,他們是想找借口挑起事端,我們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是知州先發現了端倪。」

    范寧淡淡一笑,「其實我只是覺得一些細節上有點不合常理,報告上有沒有明說,尤其薩文的一番話,讓我心中產生了陰謀論,不過現在也只是懷疑,證據還不足。」

    旁邊李大壽愕然道:「知州的意思是說,這是鯤族故意下的套子,就是為了把事情鬧大?可這又是什麼意思,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干?」

    「這件事說來話長,以後再慢慢告訴你,你把那些受傷的日本勞工先安撫好,告訴他們,衝突的主要責任在鯤族人,雖然他們也有責任,但這次我就不打算追究他們了,讓他們下不為例,至於衝突中死去的勞工,官府會給他們家人一定的補償。」

    「卑職遵命!」

    范寧起身道:「就這樣了,我們先回城!」

    眾人雷厲風行,翻身上馬便向縣城奔去,剛到縣城門口,只見蔡著騎馬奔了出來,他看見了范寧,頓時大喜道:「卑職還正想去軍營通知知州!」

    「什麼事情?」

    蔡著上前低聲道:「薩文來了,求見知州!」

    余孝年頓時醒悟,「知州說要等待,就是等他嗎?」

    范寧笑著點點頭,「一半是在等他!」

    .........

    薩文是老酋長薩普的兄弟,年約四十餘歲,寬臉堂、小眼睛,皮膚黝黑,長得十分壯實,他是鯤族的長老,在鯤族人中威望極高。

    薩文雖然在鯤族中威望極高,但他勇武卻不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酋長之位被侄子伍干奪走。

    本來薩文對大酋長之位已經不抱希望了,但最近伍干做的蠢事使他心中對酋長之位又生出了一線希望。

    不多時,蔡著將他領到范寧的官房前,蔡著恭恭敬敬道:「啟稟知州,薩文長老來了!」

    「請他進來!」裡面傳來范寧的聲音。

    蔡著一擺手,「請吧!」

    薩文聽出范知州的語氣有點冷淡,讓他心中著實有點不安,他也知道這次侄子做得過份了,以為有天子封的大將軍頭銜,便可以小瞧范寧,不買他的帳,如果自己今天處理不好,鯤州毛人真有可能會被滅族。

    薩文硬著頭皮走進官房,只見知州范寧坐在桌前,冷冷地望著自己,他心中一陣發虛,連忙跪下行禮,「薩文給知州行禮!」

    他的漢話不錯,能勉強說上幾句,但稍微深一點的話他就無法表達了,蔡著卻學會了毛人土語,他可以在關鍵時刻做翻譯。

    范寧面無表情地擺擺手,「請薩文長老起來說話!」

    薩文站起身,「謝謝知州!」

    范寧看了一眼蔡著,又冷冷問道:「鯤族人已經決定向宋軍宣戰嗎?」

    這句話薩文理解不了,蔡著翻譯過去,頓時讓薩文大驚失色,他嚇得連連擺手,「那是伍干做的蠢事,和鯤族人無關,知州千萬不要誤會!」

    蔡著幾乎是同步翻譯,范寧哼了一聲道:「伍干是鯤族大酋長,他可以率領一千人去侵佔漢縣,殺害我鯤州百姓,一旦這種事情發生,還和鯤族人無關嗎?」

    范寧把後果略略誇張了,伍干有點驕橫不假,但不至於到殺害鯤州百姓的程度,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他最多聚眾抗議。

    薩文也心知肚明,但他卻不想解釋,他巴不得范寧對伍乾的誤會越深越好,如果雙方和解了,那還有他什麼事?

    薩文恭恭敬敬道:「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制止這種慘烈的事情發生。」

    范寧站起身負手走了幾步,又問道:「你們五個長老還制止不了他?」

    薩文苦笑一聲,「長老只是在祭祀或者調解矛盾上有點作用,我們五人都勸他不要做蠢事,但他卻一意孤行,根本不聽勸告。」

    范寧深深看了薩文一眼,他當然知道這個薩文根本沒有勸說伍干,反而是縱容他做蠢事,想借宋軍之手除掉這個侄子。

    不過范寧沒有揭穿他,而是淡淡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薩文連忙道:「伍干故意製造衝突,企圖挑起事端,其罪該萬死,他雖然是我侄子,但我也絕不會偏袒他,我願意配合宋軍剷除首惡,只懇請知州放過其他鯤族人。」

    范寧負手走了幾步,冷冷道:「以後鯤族不會有大酋長了,一切事務都由五個長老協商決定,接受州衙管轄,當然,我可以讓你做首席長老,這個條件你可接受?」

    范寧當然也是利用這次機會削弱鯤族的自治權,取消大酋長是關鍵一步,鯤州只能有一個主官,那就是自己,就算鯤族也必須承認這一點。

    薩文心中有點失落,他可是想接手大酋長之位的,但他立刻從范寧嚴厲的目光中看出了此事已不可逆轉,恐怕對方早就看透自己借刀殺人的想法,與其堅持那些得不到的東西,不如接受現實,成為首席長老,至少鯤族人的大權還在自己手中。

    薩文當即立斷,立刻跪下道:「我願意接受知州的一切安排!」

    范寧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個薩文是聰明人,和聰明人打交道,事情就好辦了。

    范寧點點頭,一指旁邊的椅子笑道:「我們坐下談話!」

    ..........

    雙方協商了近一個時辰,薩文滿心歡喜地退了下去,范寧負手在官房裡走了幾步,隨即吩咐手下道:「備馬去軍營!」

    鯤州駐軍目前有四千人,其中一千士兵是護航水兵,負責保護鯤州和大宋之間一年八次的船隊航行,另外三千人是長駐鯤州防禦軍隊。

    范寧兼任海外經略副使,這可不是一個虛職,實際上就是把鯤州和鯨州的軍隊指揮權交給他,這既是天子對他的信任,也是大宋制度的規定,軍隊必須掌握在文官手中。

    范寧雖然掌握軍隊指揮權,但具體統領軍隊的將領是都指揮使許延,另外還有四名指揮使,每人統領一千人。

    范寧很快便來到位於東城外的軍營,軍營佔地數千畝,四周豎起了營柵和崗哨,裡面修建了數百座木製營房,可容納六千軍隊長駐,目前只有四千人駐紮,還是比較寬裕,范寧到來時,士兵們正在廣闊的營地里排隊領取茶餅,天子趙禎特地批給鯤州三萬擔上好的建州茶餅,這種福利當然是軍民共享,每戶人家和每個士兵都可分一擔茶餅,也就是一百斤,足夠他們喝上兩三年了。

    至於鯤族人,范寧暫時不想分給他們茶餅,只有先立威,然後再施行懷柔,恩威相濟才是長久之道。

    許延帶著四名指揮使迎上了范寧,范寧是主帥,許延只是大將而已,他們之間屬於上下級關係。

    范寧望著廣場上熱鬧的士兵,笑問道:「聽說申請娶妻的士兵這兩個月很踴躍?」

    范寧指的是士兵娶日本少女在鯤州成家之事,鯤州之前引入一千名日本少女,就是為了實施這個方案,有助於士兵在鯤州安心服役,長期生活在鯤州。

    范寧在述職報告中詳細彙報了這個計劃,知政堂最終通過了他的述職報告,也就意味著認可這個方案。

    在范寧出發進京之前,已經成功了兩百五十對新人,他上午去勞工營的路上,聽余孝年說起了這件事,已經有不少女人懷了身孕。

    許延躬身道:「確實很踴躍,卑職目前為止已經接到三百餘份申請書,需要聽從經略使的指示。」

    范寧笑了笑道:「回頭我讓余孝年和你具體協商一下,軍營這麼大,可以舉行一次男女適宜的集體比賽,比如拔河比賽,士兵有看上眼的,就可以定下來,如果暫時沒有合適的,再進行一次相親,應該就能解決了。」

    「恐怕要在漢縣多修建一些房舍才行,聽說那邊房舍不多。」

    范寧點點頭,「這件事我會安排楊司馬去做,你就不用操心了。」

    眾人來到中軍大帳,這是范寧在軍營的主帳,已經快兩個月沒有啟用。

    「大家隨意坐吧!今天有重要事情和大家商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