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兩族火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兩族火併字體大小: A+
     

    經歷了二十餘天的海上航行,大宋夏季船隊抵達了鯤南灣,之所以來唐縣,沒有去漢縣,也是因為漢縣的碼頭沒有完全修好,倉庫也沒有,還沒有像唐縣這樣成熟。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州衙還沒有遷去漢縣,目前還在唐縣,漢縣的官衙和官邸都沒有建好,范寧在唐縣還有自己的房子。

    范寧帶著嬌妻從大船上走下來,迎接他的是海外經略府判官余孝年,同時也是鯤州司馬,在范寧不在鯤州這段時間,由他代為處理州事。

    「卑職參見知州,歡迎知州回來!」

    范寧不由微微一怔,余孝年表情十分嚴肅,嘴唇抿成一條線,這不是迎接自己應該有的態度。

    難道鯤州出事了?

    范寧又看了看其他幾個前來迎接自己的手下,每個人的眼中都有點不安。

    一定出事了!

    范寧回頭給朱佩說了幾句,朱佩點點頭,帶著劍梅子和阿雅在一旁耐心等候。

    范寧把余孝年請到一旁,沉聲道:「你就直說,我不在鯤州這段時間,究竟出了什麼大事?」

    「確實出了一件事,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余孝年嘆息一聲道。

    范寧沒有打斷他,聽他繼續說下去。

    「日本勞工和鯤州人在六天前發生了火併,死了十五人。」余孝年直接將最後的結果說了出來。

    范寧眼睛眯了起來,冷冷問道:「然後呢?」

    「現在局勢有點緊張,鯤族人死了三人,他們不肯罷休,一定要我們把參加火併日本勞工交給他們處置,否則.......」

    「否則怎樣?」

    余孝年嘆口氣道:「他們說,如果我們包庇日本勞工,他們就返回自己的祖地。」

    鯤族人所謂的『祖地』就是現在的漢縣所在地,范寧冷哼了一聲,這是在威脅自己呢!

    看來自己對這些鯤族人太好,一個個開始蹬鼻子上臉。

    「先告訴,他們怎麼會發生衝突?」

    「是一隊築路的日本勞工.......」

    余孝年便將事情經過詳細地告訴了范寧.

    唐縣到漢縣之間已經修築完成,但還有一些收尾的活,由一千名日本勞工負責收尾,這一千人分為十隊,負責各個路段的尾活。

    事情就發生在第五隊勞工身上,他們在幹活時,無意中發現一頭熊死在路邊,這百名日本勞工當然歡天喜地,立刻剝皮割肉,架火燒烤熊肉美餐一頓。

    但這頭熊卻是幾名鯤族獵人的獵物,當他們發現自己的獵物被日本勞工吃掉,雙方便發生了口角,日本勞工人多勢眾,幾名鯤州獵人勢單力孤,但心中卻憤恨萬分,他們又找來十幾名獵人幫忙。

    雙方爭吵激烈,很快便發生了火併,日本勞工死了十二人,傷二十餘人,而鯤族人死了三人,傷七人。

    鯤族人當然不幹,首領伍干立刻率領數百人來報仇,而日本勞工也集結了上千人,宋軍出兵及時,將雙方隔開了。

    余孝年和鯤族人進行談判,企圖平息事端,但鯤族首領伍干態度強硬,要求官府把參加火併的日本勞工交給他們處置,涉及七八十名日本勞工,余孝年怎麼可能交給他們,這件事便僵住了。

    說到最後,余孝年嘆息一聲道:「我三次和鯤族人談判,他們一次比一次強硬,並威脅我,五天之內不把日本勞工交給他們,他們就集體遷回祖地。」

    「現在是第幾天了?」

    「現在是第三天!」

    范寧點點頭,對余孝年道:「你派人去告訴伍干,就說我回來了,這件事我來處理,讓他直接來找我,現在就派人去!」

    「卑職明白了!」

    余孝年長長鬆了口氣,他在鯤族人中威信不高,鯤族不大買他的帳,但范知州不一樣,范知州回來,這件焦頭爛額的事情說不定一句話就能解決。

    余孝年立刻安排一名手下,騎馬趕去鯤族人部落。

    范寧這才帶著嬌妻一行返回唐縣。

    至於高士林、朱晟以及楊家、龐家等人,則由明仁先帶他們去金礦田視察,范寧暫時還顧不上他們。

    唐縣依舊是那麼繁華,和兩個多月前相比,城內似乎又多了幾家店鋪,一家木匠鋪和一家鐵匠鋪。

    木匠鋪前擺放著一隻大輪子,一老一少兩個男子正在安裝一輛馬車,看樣子父子二人。

    鯤州最嚴重隊伍問題是勞力缺乏,鯤州始終不批准普通民戶雇傭日本勞工,使各家店鋪基本上都雇不到人,只能主人自己坐鎮。

    除了忙碌地木匠鋪,叮叮咚咚的打鐵聲給這個安靜的小縣城增添了幾分人氣。

    鐵匠鋪是磚房,這是鯤州的特殊的規定,任何涉火的商鋪都必須用磚房或者泥房,不準使用木屋。

    防火問題始終是鯤州各縣縈繞不去的大隱患,都是木製的房屋,一家失火,基本上一片燒光。

    早在前年,范寧便制定了鯤州的第一部州律,《鯤州防火要則》,每個人都必須嚴格遵守,一旦違反兩次以上,就要被逐出縣城,去鄉村居住。

    比如將縣城劃分成二十個防火片區,只要這個片區內一家失火,該片區所有人家都必須出來救火。

    再比如每個片區都有軍巡鋪屋和望火樓,也就是宋朝的消防隊,每所鋪屋有鋪兵五人,還配備了大小桶、灑子、麻搭、斧鋸、梯子、火叉、大索、鐵貓兒等消防器具,尤其大小桶和灑子更是每家都配備。

    另外從今年開始,范寧打算逐步將全縣的木屋改造成磚瓦屋,這才是從根本上減少火災隱患的措施。

    范寧帶著朱佩很快便來到了他的住宅前,范寧住宅已經略略有所改造了,佔地約兩畝土地,四周修建了圍牆,由三座木屋組成,一大兩小,呈品字型分佈。

    大木屋是客堂、飯堂、起居屋等等,後面兩座稍小一點的木屋,一座是范寧和朱佩的寢房,另一座給劍梅子和阿雅居住。

    等漢縣的官邸修好后,這座院子要麼交給縣衙,要麼自己花錢買下來,也不會便宜,按照市價算。

    范寧準備買下來,他巡視唐縣時也有一處落腳之地。

    很快,士兵們將他的行李送來,數十口大箱子堆滿了一屋子。

    「你出去!你出去!」

    朱佩把范寧推出屋子,「收拾行李是我們女人的事情,你一個大男人不要參與!」

    說得好像她經常收拾行李似的。

    范寧撓撓頭笑道:「不應該先泡個澡,然後去吃飯嗎?」

    「對喔!」

    說到泡澡,朱佩就興奮起來,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裡溫泉泡澡的滋味,在信島上泡澡的舒服讓她念念不忘。

    儘管街上有專門的澡堂子,但她們是不會去的,和一幫大媽大嬸坦陳相見,甚至裡面還有日本妓女,打死朱佩也不去。

    說干就干,范寧和劍梅子跑去打水,阿雅負責刷澡池,朱佩嘛,當然負責指揮。

    澡池其實是個特大號木桶,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個,尤其到了冬天,家家戶戶每天都要泡溫泉澡。

    范寧屋中這個木桶是後來添置了,還是新木桶,沒有用過,足有四個平方,這至少要打二十幾桶水才能裝滿,下面有個軟木塞子,拔掉塞子,水就直接流到街上的石板水溝里,一直流向城外。

    不過作為知州,范寧還是有點特權的,他的宅子距離溫泉口不到五十步,官府特地安裝了一條高架引水石槽,只要在溫泉處踩踏水車,滾熱的溫泉就會通過石槽流到院子里,直接在院子里接水便可以了,用不著拎著水桶跑去溫泉打水。

    兩名士兵在溫泉處踩水車,一股股滾熱的溫泉水流入范寧院中,范寧和劍梅子輪流拎水,只片刻,數十桶熱水便灌滿了大桶池。

    「夫君,要不你去寢房呆會兒吧!這裡不需要你了。」

    范寧再一次被朱佩趕出屋子,劍梅子和阿雅也要洗澡,他在這裡算什麼?

    「我去店裡洗澡,然後在老羅記酒樓等你們!」

    范寧丟下一句話,便出門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