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變通建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變通建議字體大小: A+
     

    陪同嬌妻回門后的第二天,范寧便來到大內,開始著手公務了。

    他這次回來除了述職和成婚外,還有不少雜事要處理,鯤州可不是獨立王國,很多事情都必須要朝廷批准后才能做,比如築城、開礦,都必須經過朝廷批准,像范寧打算籌建的第三座縣城晉縣,就是向知政堂申請,然後逐級審批。,

    不過范寧今天是來跑修築鯨州軍城之事,這件事關係重大,鯨州一共會修築兩座軍城,雖然不可能都在他任上完成,但他至少修建完一座,也就是最南面的一座,為宋軍全面進駐鯨州打下堅實的基礎。

    鯤州第一座縣城唐縣是先斬後奏,補辦的手續,第二座縣城漢縣是等手續齊全后才開工,有了經驗,范寧知道需要辦哪些手續?

    不過在鯤州設三縣本身就是知政堂的意見,不用范寧跑都會自動批轉下來,關鍵是鯨州的軍城,這是范寧提出的方案,申請和方案兩年前就提交給朝廷,據說朝廷有不少重臣提出反對意見,一直便擱在那裡,直到這次范寧述職,天子親口批准建軍城,范寧這才又心生希望。

    他不指望自己返回鯤州之前就能批下來,但至少要讓自己知道,這個申請已經到了哪一步。

    范寧先來到三使司官衙,三使司官衙在元豐改制之前,一直就是大宋王朝的職能部門,尚書省六部和寺監基本上都是空架子,裡面的官職都是名義上官職,官員們實際上出任三使司的各種差事。

    三使司是鹽鐵司、度支司和戶部司的合稱,天下各州府的各種申請都會匯聚到這裡,然後分類審批,各部官員眾多,機構臃腫容冗繁,扯皮推拖之事天天發生,行政效率極為低下,一個申請,不拖上兩三年是不會有消息。

    當然,如果有關係,託人內部催促一下,審批倒是會快一點,本來這應該是偶然才會發生之事,現在卻漸漸變成了常態。

    三使司官衙是也皇城最大的一座官衙,佔地一百多畝,分為三大院,下面又細分了無數座小院,每座小院則掌握一項審批權,由此可見三司職權之廣泛,事務之般繁,令人眼花繚亂。

    可以說宋初的三司架空了六部和寺監,下則盡統財權,上則直接對天子負責,天子由此而真正做到富甲天下。

    范寧名氣在外,只要他報出名字,沒有誰會為難他,一路打聽,他很快便找到了負責築城的戶部司修造案。

    案相當於某某局某某署,是具體職能經辦部門,這裡的官員職務不高,但權力卻不小。

    這是一座很小的院子,裡面只有五間屋,卻掌握著天下所有的修造事項。

    范寧走進院子,猶豫了一下,正好一名中年官員出來,問道:「請問這位官人找誰?」

    范寧拱手道:「在下是鯤州知州范寧,想問一下誰負責掌管城池修建?」

    「原來是范知州,失敬了,請跟我來!」

    范寧跟隨這名官員來到一間屋前,官員探頭進去喊道:「老吳,生意上門了!」

    房間里有四張桌子,只有最裡面一張桌前坐在一人,其他三張桌子都空著,桌上都比較凌亂,似乎三名官員臨時出去了。

    裡面官員抬起頭問道:「是找我嗎?」

    「當然是找你!」

    中年官員又對范寧笑道:「這位就是負責城池建造修葺的孔目官,姓吳,官任工部員外郎。」

    工部員外郎只是這位吳姓官員的官職,但他真正的差事卻是戶部司修造案的孔目官,就像范寧的職務是秘書監少監,但實際職務是鯤州知州一樣,和秘書監一點關係都沒有。

    吳姓官員打量范寧一下,見他穿著五品官袍,官階要比自己高,他便很客氣地起身行禮,「下官吳駿,請問官人找我有何事?」

    官小權重是宋朝的官場的一大特色,也是為了便於天子控制,對於這些官職雖小,卻手握重權的實職官,朝廷高官們都很客氣,說不定有一天就要求到人家頭上。

    范寧連忙笑著行禮道:「員外郎客氣了,我是鯤州范寧,上門叨擾,實在不好意思!」

    聽說對方便大名鼎鼎的鯤州范寧,這位吳姓官員倒有幾分興趣,他連忙回禮,「久聞范知州大名,請坐!」

    他搬來一張椅子請范寧坐下,又笑道:「也是巧,我昨天正好看到一份批示,是關於鯤州晉縣的安排,范知州是不是為此事而來。」

    范寧雖然是為軍城之事,但如果有晉縣的消息,他也同樣關注。

    「設立晉縣可是批下來了?」范寧期待地問道。

    吳駿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他,而從柜子里取出一份申請書,這是海外經略府兩年前提出的設縣申請書,那時鯤州官府還沒有成立,便由經略府代為申請。

    吳駿把申請書遞給范寧,笑眯眯道:「基本上已經批複了,就差最後一步,實地勘察,勘察完就批准了。」

    范寧心中頓時有些失望,鯤州路途遙遠,還有季節限制,這一來二去,正式豈不是要拖到明年去了?

    「這實地勘察一定要施行嗎?鯤州情況特殊,唐縣和漢縣也都沒有實地勘察,晉縣是不是也可以.......」

    吳駿搖搖頭,「說實話,我也不想跑到鯤州去勘察,但這一次是知政堂要求的,據說是因為幾位相公一致通過了一個決議,要加強對海外各州的約束,所以設立晉縣就不能像從前那樣從權了,選址、縣城大小、人口規模等等都要朝廷審核批准,不過肯定也會參考州府的意見。」

    范寧著實有點無奈,知政堂約束海外各州的決議他當然知道,他進京述職就是這個決議的結果,尤其變態的是,知政堂要求海外各州主官每年都要進京述職一次。

    吳駿看出范寧眼中的無奈,他雖掌握實權,卻不會輕易得罪高官,尤其像范寧這種前途遠大的官員,適當的賣個人情對他只有好處。

    吳駿又微微笑道:「任何事情都有變通的辦法嘛!比如選址主要從交通便利上考慮,州府可以先修好路,最後選址就不會太離譜,我覺得州府完全可以把前期準備做起來,根據我的經驗,很多地方是先設鎮,然後朝廷批准后,由鎮變城縣城。」

    范寧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他又問道:「除了晉縣之事,還有沒有在鯨州設軍城的消息?」

    吳駿搖了搖頭,「我這裡沒有任何消息,不過我知道設軍城要比縣城複雜得多,還要樞密院審批,那邊才叫辦事拖拉,沒有兩三年的時間是批不下來的,如果范知州是剛剛才申請,那就暫時不要指望,我還是那句話,任何事情都有變通的辦法。」

    .........

    從戶部司修造案出來,范寧還在回味那位孔目官的話,他給自己介紹了很多合法的變通方法,比如先設鎮,這是州府的權力,也就是說,除了不修城牆,不設官府,不叫縣名,其他都可以和縣城都沒有什麼區別。

    這倒提醒了范寧,就像家鄉木堵鎮,四周被河道包圍,鎮上就有近七百戶人家,明明就是一座縣城,但在行政上它卻是一座鎮。

    軍城也是一樣,海外經略府有權設軍營,那就築一座板式軍營好了,裡面各種設施都和軍城一樣,但它還是一座軍營。

    想通了這一點,范寧的心中的沮喪頓時一掃而空,心情也變得開朗起來。

    范寧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很多,要敲定下一步的移民人數,要確定金銀礦的開礦數量,要確定鯤州的駐軍規模,還要說服吏部,不要再往鯤州塞人了,鯤州的官員已經足夠多,如果再塞人,就只能打發去鯨州,那勢必會得罪人,這件事范寧打算去找富弼,他也很反對這種官員去海外鍍金的做法,不過富弼暫時不在京城,得過兩天再說。

    除了官員之事,范寧另一個關注的重點便是移民,坦率地說,范寧並不希望鯤州的移民太多,畢竟鯤州是用來養馬,不是農業重地,而且鯤州在冬天太冷,如果人數太多,會消耗大量木材資源,雖然日本勞工也消耗了不少資源,但他們本身就是一種重要資源。

    在右相文彥博的朝房,這位權傾朝野的第一相國正在聆聽范寧的建議。

    五天前舉行的范寧婚禮上,這位文相公並沒有出席,但范寧還是給他送去了請柬,婚禮雖然是私事,但如果只請富弼和韓琦,而不請其他幾位相公,實在是不明智的行為,所以五位相公,還包括老相公龐籍,范寧都送去了請柬,儘管各自有事沒來,只派子侄送來一份賀儀,但范寧的人情卻做到了,所以今天文彥博就顯得心情不錯,首先祝賀了范寧新婚。

    「我能理解你的擔心,朝廷也是把鯤州作為養馬基地來考慮,但適當的移民還是需要,這是大宋對鯤州長期統治的保證。」

    文彥博語速很慢,可以說字斟句酌,這固然是他說話的風格,但實際上也是因為范寧的建議他沒有考慮過,所以言語之間就稍微顯得有些謹慎。

    「那你作為鯤州主官,有沒有給朝廷一個具體建議呢?」

    范寧點點頭,「我建議不要超過三千戶,總人數不超過兩萬。」

    文彥博負手走了幾步,回頭道:「你的建議我會考慮,但作為鯤州主官的提議,我還是希望你在出發之前提出一份正式的書面報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