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媳婦回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媳婦回門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范寧和朱佩一起碼頭送父母和親友回平江府,朱孝雲要上早朝,不能來送親家,朱元甫身體有點不適,便請兄弟朱元豐代他來送行。

    范仲淹也要回鄉給母親掃墓,順便休養幾個月,正好坐搭這艘大船一同回去,陪同他一起回去的,是小兒子范純粹。

    這次回去的人頗多,范寧的父母和妹妹,三叔一家,四叔一家,劉院主、舅父張平,族長范大志,范仲淹和兒子,一路上倒也不寂寞。

    這次回去的禮物也堆積如山,朱家送了幾十箱各種京城上好物品,光上好湖綢便每家送了一百匹。

    范寧也給父母和祖母送了十幾箱子日常用品,另外朱佩又給婆婆和小姑每人一套上好的金首飾,也算是她的一點心意。

    范寧瞅了一個空,將母親張三娘叫到一邊,將半塊玉佩塞給她。

    「娘,這裡面是一萬貫錢,平江府的朱氏錢鋪都可以取,你自己拿著,想怎麼用隨便你。」

    張三娘嚇一跳,「你拿這麼多錢給我做什麼?我用不著,你自己留著,以後買大宅子。」

    「娘,我有足夠的錢呢!」

    范寧在母親耳邊低語幾句,張三娘眼睛瞪大了,「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沒有做什麼違法之事吧!」

    「你想到哪裡去了?這是明仁、明禮淘金賺的錢,有我一份,不是違法之事。」

    「那我就放心吧!」

    范寧又笑道:「現在家裡和從前不一樣了,娘手中有一筆錢,心裡不是更穩當一些嗎?」

    「你說得對,手中有一筆錢,我就不用看你爹爹的臉色過日子,我不求他養家,我托錢鋪把錢放出去,光利子錢就足夠我和你妹妹生活了。」

    「娘,事情沒有那麼嚴重。」范寧不由苦笑一聲,自己母親把問題想得太極端,自己給她錢不過是為了防備萬一。

    「還有這些地契和房契,你也拿著,店鋪的租金歸你。」

    范寧又把一個大紙袋子遞給母親,這是朱佩的陪嫁,是木堵鎮的大宅和三座店鋪,其中最大一座店鋪便是木堵鎮第一大酒樓三清酒樓,另外還有五千畝上田,朱元甫要回吳江了,便把木堵鎮的資產全部給了孫女。

    朱佩要跟范寧去鯤州,這些資產她也照顧不到,便交給了范寧。

    昨天朱佩已經把這件事和婆婆張三娘說清楚了,張三娘也沒有推辭,便把紙袋接了過來,反正她沒有什麼事情,幫兒子兒媳照顧這些資產也無所謂。

    至於讓她們一家搬進那座大府宅去住,她也沒有拒絕,就當是給兒子看房宅好了。

    趁著還沒有上船的空,張三娘又把媳婦朱佩拉到一旁說幾句話。

    范寧拎著一隻竹箱子走上前,笑著把箱子遞給范仲淹,「本來孫兒還想過幾天去探望祖父,沒想到祖父要回鄉了,這是孫兒給祖父的一點心意。」

    范仲淹笑眯眯道:「莫非你要把溪山行旅石送給我?」

    范寧苦笑一聲,「恐怕就算我想送,二叔也不幹,那塊石頭被他借口做鎮店之寶霸佔了,我也拿不回來。」

    「沒有溪山行旅石,別的東西我也不想要了。」

    「這可是好東西,天子賜給我的,祖父真不要?」

    范仲淹心中一動,「莫非是龍茶?」

    范寧笑著點點頭,「十斤龍茶,如果祖父不想要就算了。」

    范仲淹一下子急了,把竹箱子搶了過去,「誰說我不要,你敢拿回去,看我怎麼揍你!」

    范仲淹高興得笑逐顏開,這可是大宋最好的茶,自己怎麼能不要?

    「看在你有孝心的份上,回頭我送你幾幅字畫,是我前幾年寫的,留給你吧!」

    范仲淹身體不好,早已經封筆,現在他的書法可是一字難求,更不要說畫了,范寧頓時大喜,一躬到地,「多謝祖父厚愛!「

    ........

    范寧的父親范鐵舟不怎麼喝茶,范寧便沒給他,給了他,他也是拿去送人,根本不懂龍茶的珍貴。

    至於其他人,范寧都沒有捨得給,至於他那個偏心眼的祖父,朱家送給他五斤鳳茶和數十瓶好酒,范寧便覺得足夠了。

    倒是劉院主,范寧把龐籍送給自己的那套鈞窯青玉茶具給了他,雖然不是官窯,而是民窯精品,但也是京城市場上最好的茶具,五百貫錢一套,而且是限量版,現在已經買不到了。

    劉院主異常喜歡,上船時還把盒子抱在懷中,就怕船夫搬運行李毛手毛腳,把這套寶貴的茶具不小心摔碎了。

    和眾人一一告別,大船終於啟動,范寧在碼頭上揮手和家人告別,范寧心中不由有點傷感,這次他將直接從揚州出發,不會再返鄉,這一別又是兩年。

    .........

    回門也是婚姻中重要的一環,也是算是最後一環,中國自古講究圓,從哪裡來,最後就要回哪裡去,迎娶是成婚的第一步,那麼最後一步也要回女方娘家,以示婚禮結束。

    回門各地的風俗也不一樣,有七天後回門,有三天後回門,也有成婚次日就回門。

    平江府的風俗是三天後回門,既然兩家都是同鄉,所以都採用家鄉的風俗,三天後回門。

    對於朱家,今天也是一個重要日子,女兒女婿回門,所以朱家一早也張燈結綵,收拾打掃府宅。

    吃過早飯沒有多久,朱佩便坐著馬車返回了娘家,范寧自然是騎馬,一同返回的還有朱佩的兄長朱哲。

    朱佩原本十天後再送他回來,但朱哲聽說要回家,便死活要跟著,朱佩也只好把他帶回來。

    或許是朱哲感覺妹妹並沒有什麼太大變化,一顆心放下,又想回到自己家裡,畢竟像他這樣的孩子,不能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

    朱孝雲夫婦早已等在門口,聽說女兒女婿到來,連忙迎了出來。

    「娘!」

    朱佩撒嬌撲進母親懷中,母女倆進京擁抱一下,王氏給她捋捋秀髮笑道:「已經出閣了,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

    「在娘面前,人家當然是小孩子嘛!」朱佩吐吐舌頭,調皮地笑道。

    「你這孩子,真拿你沒辦法!」

    那邊娘倆在說話,范寧上前給丈人行禮,遞上一隻竹箱子,「這是小婿給岳父大人的一點心意。」

    雖說朱孝雲從前還是喜歡柳然一點,可范寧真成了他的女婿,柳然立刻被朱孝雲拋之腦後。

    他接過笑眯眯問道:「這是什麼?」

    「是五斤龍茶,希望岳父大人能喜歡!」

    朱孝雲呵呵一笑,「真是好東西啊!謝謝賢婿美意,我很喜歡!」

    范寧雖然心疼自己的龍茶,但有的事情他繞不過去,給岳父的禮物,除了龍茶外,別的東西他還真拿不出手。

    至於四套官窯茶具,那可是他的寶貝,誰也捨不得送,他要留給自己的兒子,一代代傳下去。

    他現在有點後悔把那套民窯汝瓷精品送給劉院主,他應該留給自己用,四套官窯名瓷只能欣賞,而不能真用來喝茶,萬一失手摔了一個,就真就無法彌補了。

    不過已經送出去了,他也無可奈何,只能想辦法再搞一套民窯瓷器自用,或者自己去買一套建州黑瓷也行。

    這時,王氏招呼他們進去,又讓幾名僕婦把兒子和乳母送去后宅。

    范寧和朱佩進了大門,向內堂走去,范寧發現朱佩情緒有點低落,便低聲問道:「怎麼了?」

    朱佩撇了撇嘴,無精打采道:「幾天前我還是這樣的主人,今天居然變成了客人,變化太大,我有點接受不了。」

    范寧在她耳邊輕笑道:「更大的變化,你也不接受了嗎?好像還甘之如飴。」

    朱佩俏臉一紅,狠狠給了他後背一拳。

    這一拳正好被王氏回頭看見了,她笑了笑道:「佩兒,在祖父面前可別這樣動手打夫君,他會生氣的。」

    朱佩小嘴一撅,不高興道:「我就說嘛!才幾天就把我當外人了。」

    嘴上不高興,手上卻沒有閑著,又悄悄摸到范寧的腰肉,狠狠擰了一把........

    這兩天朱元甫有點感恙,也就是受了點風寒,只是年紀大了,這些小毛小病都會很當心,他只能躺在家中靜養,今天稍稍好了一點。

    范寧和朱佩走進院子,便看見老爺子站在台階前,他今天穿得很隨意,一件寬大的禪衣,一頂小帽,接待晚輩嘛!沒必要那麼正式。

    朱佩雖然表面上生祖父的氣,但真見到祖父,她心中卻十分開心,連忙拉著范寧跪下行大禮。

    「好了!好了!快起來吧!」

    見到孫女和孫女婿,朱元甫也是心花怒放,連忙讓兩人起身。

    朱佩又恢復了往日的調皮,拉著祖父的胳膊撒嬌問道:「阿公有沒有想佩兒?」

    「不想!在生你的氣呢?」

    「阿公在生什麼氣?」

    「你們給三阿公十斤龍茶,卻沒有我的份,你說我生不生氣?」

    眾人都啞然失笑,俗話說『老小老小』就是這個意思,人老了就有時候心性和小孩一樣。

    朱佩連忙搖搖祖父的胳膊,「怎麼能不給阿公呢!我們第二天就想送給您,不是三天後才能回門嗎?龍茶當然拿來了,您還是生氣。」

    「好了!好了!阿公的一把老骨頭都快被你搖散了,我只是開個玩笑,哪裡會真的生氣。」

    朱元甫又恢復了慈眉善目的笑意,對范寧笑道:「阿寧坐下,佩兒,你也坐下,不是坐右首,要坐左首!」

    朱佩只得起身,嘟嘟囔囔地坐到夫君的下首去了。

    朱元甫肅然對她道:「這雖然是小節,但很重要,尤其在外人面前,你要時時刻刻尊重自己的夫君,不然別人會說咱們朱家沒有家教。」

    「我都知道了,你還說!」

    朱佩的小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剛才她還刻意稱呼祖父為『您』,這會兒她的嬌蠻脾氣上了,又恢復了平時的稱呼,『您』變成了『你』。

    朱元甫拿她沒法子,只得揮揮手去,「和你娘說體己話去,我和你夫君聊聊天。」

    朱佩頓時又眉開眼笑,「謝謝阿公!」

    她跳起來跑了幾步,忽然又想起自己夫君,又不好意思地回來道:「夫君,你陪祖父說說話,我去找母親了。」

    「去吧!」范寧笑了笑。

    朱佩這才開開心心跑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