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喜之日(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喜之日(八)字體大小: A+
     

    范寧聽說天子賀禮送到,連忙上前謝恩,一名宦官高聲朗讀天子手諭,「切以滿堂歡洽,正鵲橋仙下降之辰,朕喜聞才俊之臣范寧新婚大喜,特送上賀儀,聊表朕恭喜心意,祝願新人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念完,宦官又高聲道:「天子賜范寧官瓷若干,龍茶百斤,皇后賜新婦朱氏首飾若干,宮衣五套,菲薄之禮,望無推卻!」

    范寧連忙躬身謝恩,「臣范寧謝吾皇陛下,謝皇後娘娘聖恩!」

    為首宦官把手諭交給范寧,笑眯眯道:「恭喜范知州新婚大喜了!」

    朱元豐連忙上將,給每個宦官手中塞一隻紅封,裡面是百貫會子一張,為首宦官給了五百貫,眾人頓時皆大歡喜,喝一杯喜酒,告辭而去。

    待一群宦官走了,婚禮繼續進行,這時,新郎父親范鐵舟將掛在大門前的一段彩帛拋給了賓客,賓客紛紛爭搶,將彩帛扯碎,各搶一塊,這叫『利市繳門紅』,大家都沾沾新郎的喜氣。

    雖然這只是一個儀式,但今天天子和皇后同時給新人送來賀禮,這份福氣不是一般人家能有,更不是能輕易遇到,這便使得大家都在真心搶奪彩帛,搶到者得意洋洋,失手者則氣得跺腳。

    下面的環節是新人拜堂,和電視劇中大同小異,但也有不同之處,拜堂是婚禮中僅次於撒帳的一個重要環節,范寧在禮官引導下,來到富貴床前,請新婦朱佩出來牽巾,新郎手執槐簡,掛著紅綠彩帛,綰成同心結,另一頭交到新娘手中,新郎新娘各執一頭同心結,面對面相向而行,新郎倒行,牽著新娘走到大堂。

    身邊媒人則念念有詞:團圓今夕色珍暉,結了同心翠帶垂,此後莫交塵點染,他年長招歲寒姿。

    一對新人並肩站在大堂上,這時范寧的三嬸陸氏手執秤桿走上前,用秤桿猛地挑開了新娘的蓋頭,奇怪吧!怎麼不是在洞房裡掀蓋頭,又被電視劇忽悠了........

    掀蓋頭的長輩婦人必須兒女雙全,像二嬸只有兩個兒子就不行,宋朝可不是重男輕女,講究兒女雙全。

    燭光中新娘朱佩嬌艷無比,嬌羞無限,頓時滿堂喝彩,氣氛到了高潮。

    司儀高喊道:「一拜先祖!」

    可不是一拜天地哦!祖先才是最重要的,天地是天子去祭拜的,哪裡輪到一般老百姓去拜。

    兩人在范氏先祖的靈牌前跪下磕頭,司儀又大喊:「二拜高堂!」

    按照風俗,這裡拜高堂只拜夫家父母祖輩,但也有夫家厚道,把親家父母和祖輩也請來一同受拜,表示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范家也把親家一併請來,中間坐著范仲淹和朱元甫,右首是范鐵舟和張三娘,左首是朱孝雲和王氏。

    這卻是張三娘的建議,她雖是范家的媳婦,但在她心中,兒子的利益遠遠大於范家,要給足朱家面子,對兒子只有好處,雖然范家幾兄弟都有點不太願意,但張三娘堅持自己的建議,大家也都同意了。

    司儀見眾人坐好了,大喊道:「三叩首,謝高堂!」

    范寧和朱佩在蒲團上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雙方家長都笑得合不攏嘴,連聲道:「好孩子,快快起來!」

    司儀大喊:「夫妻對拜!」

    兩人又各自跪下,給對方行了大禮,這表示夫妻雙方要互敬互重,司儀又大喊一聲,「送入帳中!」

    拜完堂不是進洞房嗎?才不是呢!後面還有撒帳、喝合巹酒、結髮三大禮儀要做,夫妻還要去感謝賓客,喝幾杯酒,然後才會被送入洞房。

    撒帳一直被稱為漢人婚禮中第一重要的儀式,從隋唐時開始皆是如此,新人坐在一頂青色小帳中,這才是青廬的本意,南北朝時代兵荒馬亂,百姓顛沛流離,很多南下的士族定下婚姻,就在路邊搭帳為新人舉行婚禮,青廬就由此而來。

    把撒帳定為婚姻中最重要的儀式,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先祖的敬意。

    新人坐在帳中,雙方家長拿著金銀盤子,裡面盛著銅錢、雜果、糖、花瓣等吉物,親人們將吉物撒在大帳上,對新人表示祝福。

    禮官還要念撒帳詞,這些詞今天聽起來略微有點不雅,但在宋朝卻是對新人的祝福語。

    「........蘇幕遮中,像鴛鴦之交頸,綺羅香裹,如魚水之同歡,系裙腰解而百媚生,點絳唇偎而十嬌集,款款抱柳腰輕細,時時看美人嬌羞,既遂永同,帷宜歌長,壽樂是夜也.........」

    這是大戶人家的撒帳詞,若是鄉里小巷人家成婚,撒帳詞會更加粗俗直白,就是教導新人如何行魚水之歡。

    ...........

    五更時分,范寧醒來了,他慢慢睜開眼睛,眼前是如瀑布般黑亮的秀髮,這小妮子居然趴在自己身上睡著了,還身無寸縷。

    想到昨晚兩人的瘋狂,他不由有一絲苦笑,不過洞房花燭夜應該都是這樣吧!否則怎麼會讓人懷念呢?

    范寧輕輕撫摸朱佩雪白細膩的香肩,他不得不承認,朱佩是他見過女人中皮膚最好的一個,不僅冰雪晶瑩,還白如羊脂。

    當然,論容貌,自己的小妻子也不輸給任何人。

    『嗯!』一聲,朱佩也醒了,她伸出雙臂摟住夫君的脖子,嬌聲道:「阿獃,人家動不了,怎麼辦?」

    「你應該換個稱呼了吧!夫君、官人都可以。」范寧苦笑一聲道。

    「不嘛!人家就要叫阿獃。」

    朱佩撒嬌地扭動著身子,范寧頓時邪火直衝頭頂,一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隨便你吧!阿獃就阿獃!」

    ........

    待雲收雨歇,范寧慢慢坐起身,眼睛驀地瞪大了,就在他們床邊,還站著一個小娘子,竟然是阿雅。

    雖然隔著帳子,但......難道她剛才一直在旁邊?

    阿雅滿臉通紅,盈盈行一禮,「姑爺和小夫人要起身了嗎?」

    陪房丫鬟的意思就是這個了,夫妻行房,她一般都不迴避,她睡在外間,隨時可以傳喚,伺候兩個主人。

    王夫人昨晚細細給她交代了,不過阿雅還是沒有完全理解透王夫人的意思,她其實應該是站在門外,而不是站在帳外。

    當然,一些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暗示,她還無法理解很正常,畢竟王夫人也不知道她是日本國人。

    「你這個小妮子,站在帳外做什麼?」朱佩渾身嬌無力,也懶得罵她了。

    范寧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或許這是她該做的事情?既然朱佩不生氣,自己也就不多事了,今晚倒是要提醒她一下,不要再站在床邊了。

    「阿雅,把地上的衣服遞給我。」

    地上的內衣其實已經被阿雅收拾疊好了,她從帳子下面遞給了范寧,范連忙穿上白綾內衣,又下地穿了鞋,披上一件深衣,對阿雅道:「你服侍小夫人起身吧!」

    他邁步向外面走去,朱佩連忙起身喊道:「夫君,你要去哪裡?」

    「我就在水榭這裡!」范寧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朱佩這才起身,穿上了內衣,又輕輕擰了一下阿雅的臉蛋,咬牙笑道:「今晚不要在床邊了,要在外屋,明白了嗎?」

    阿雅的俏臉頓時羞得通紅,她這才明白自己搞錯了,她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事情。

    「我....我知道了。」她心慌意亂地回答道。

    天氣已經有點熱了,朱佩也沒有梳頭,披上一件薄薄的紗衣,神態慵懶地來到外面水榭。

    她倒不擔心被人看見,目前整個后宅就只有他們三人。

    只見內堂上,夫君正在解開一隻禮盒,好像是天子賜的賀禮,她好奇地問道:「夫君,是什麼?」

    范寧連忙向她招手笑道:「你快過來看,是好東西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