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喜之日(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喜之日(七)字體大小: A+
     

    婚慶的酒宴早已結束,三百多名客人聚集在范寧府中,女賓們上了翠雲樓的二樓和三樓,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評判著這座園子的心得,這種皇家園林式布局沒有哪個女人不喜歡,儘管有點不太實用,但感性豐富的女人們都暫時考慮這一點,反正不是她們住,實不實用與她們何干?她們更欣賞園子的美。

    男客們則呆住青廬大帳,悠閑地品茗著平時難得喝到的好茶,朱家拿出三十斤鳳茶招待貴客,五名負責點茶和烹茶的師傅也是京城有名的茶師,請他們來半天,每人就要支付兩百貫錢的勞務費。

    用的茶具也是上等的建州黑盞,當然不是官窯,但至少也是民窯中的精品。

    朱元甫陪同著二十幾名酷愛奇石的賓客,站在翠雲峰下聊天,聊天的話題當然也離不開奇石。

    「當年是一名太湖漁民一網下去,結果漁網被纏住了,又找來幾艘漁船幫忙,結果發現是一塊湖底石纏住,大家把這塊石頭撈起來,準備運回去賣個好價錢,回碼頭時正好遇到四處閑逛的周璘,他一眼看中了這塊石頭,花了兩千貫錢買下它,就是這塊翠雲峰,我當時願意以五萬貫錢買下它,周璘就是不幹。」

    朱元甫介紹了這塊翠雲峰的來歷,眾人聽了唏噓不已,居然才兩千貫錢買下來,其實他們哪裡知道,那是因為漁民們都認識石痴周璘,才狠狠宰他一刀,要是石販子出手,最多給五十貫錢頂天了。

    在奇石出價上,朱元甫也是高高在上,不懂底層行情,范寧告訴他那塊溪山行旅石是用五百貫錢買下來的,他一直信以為真。

    「我說元甫老哥,你那塊萬玲瓏讓給我怎麼樣?」

    說話的是相公富弼,他也是一個酷愛奇石的石痴,范仲淹在廂房內陪同聊天,他沒有興緻,卻跑到這裡來和石友們聚會。

    富弼所說的萬玲瓏就是當年范寧賣給周璘那塊極品奇石,外形如筆筒,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小孔,那是周璘最珍愛的奇石之一,周璘去世后,被他兒子打包賣給了朱元甫,去年京城石友圈斗石,朱元甫用這塊萬玲瓏轟動了京城,讓無數奇石愛好者眼紅。

    朱元甫呵呵一笑,「老富要我的萬玲瓏,還不如把我的頭割了去,至少還只是脖子疼,心不疼。」

    眾人轟然大笑,大家完全理解朱元甫的心情,這些人個個愛石如命,別人把他們心愛的石頭搶走,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富弼也不惱,指著朱元甫笑道:「你們看看這個為富不仁的老傢伙,自己有寶貝掖著藏著不拿出來,還好我只是問他要萬玲瓏,要是問他轉讓溪山行旅石,他還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

    朱元甫嘿嘿笑道:「還別說,溪山行旅石真不在我手中,我給孫女做嫁妝了。」

    眾人眼睛頓時瞪大了,富弼激動道:「那塊石頭在范寧手中?」

    在朱元甫手中他沒有想念,在范寧手中說不定就有一線希望了。

    「你也別想念了,溪山行旅石在奇石館做鎮館之寶,沒事可以去多看看,免費欣賞。」

    富弼被揭穿了心思,尷尬地笑了笑,回頭又打量一下翠雲峰,「這塊翠雲峰你也給孫女做嫁妝了?」

    朱元甫含糊地答應一聲,這塊翠雲峰雖然是他最心愛的至寶,但孫女朱佩說得對,他的大部分子孫都不愛石,搞不好就會像周璘的兒子一樣,在自己百年後就把這些石頭全賣了,還不如把奇石留給愛石的子孫。

    朱元甫已經決定把他所有的奇石都留給長孫朱哲,由孫女朱佩監管,並立下了正式遺囑,這塊翠雲峰雖然矗立在范寧的府中,但所有權卻是長孫朱哲的,這個秘密只有他和孫女朱佩知道,就連兒子朱孝雲都沒有告訴,范寧在娶了朱佩后,自然也會知道這個秘密。

    這時,外面有人喊道:「迎親隊伍回來了!」

    眾人紛紛向大門外跑去,范鐵戈也急忙大喊道:「快鋪青布毯,把馬鞍拿來!」

    『砰!砰!』門外的鞭炮聲大作,遠處鼓樂聲已依稀可聞。

    ...........

    黃昏時分,迎親隊伍在一片炮仗的硝煙中抵達了范家府宅,此時,府宅前站滿了客人,在府門口有幾個重要的儀式,司儀已在門口等候,他大喊道:「落轎!」

    當然司儀也很有眼力,他面對的可是朱家嫡女,不是那些可以任他折騰的小家新婦,他不能過份,只能點到為止。

    這時候,新郎沒有什麼事,范寧趁這個機會把朱哲從側門帶進府,此時朱哲格外聽話,跟著范寧一路上了翠雲樓的四樓,這裡是范寧的外書房,其實很寬大,也很舒適,他吩咐人事先送來數十盤各色點心,又送來茶水和果子。

    朱哲進來就回到家一樣,直接在范寧午休的低矮床榻上坐下,從他隨身到的盒子里取出刻刀,眼巴巴地看范寧。

    范寧忍不住笑道:「說你傻,你還真記得!」

    他從書架上取下兩顆大小如鵝卵的田黃石,這是兩顆最極品的田黃,通體金黃、細膩,沒有一絲雜質,是明仁從倉庫里找出的標本。

    范寧把田黃石遞給朱哲,他想了想,取出兩幅張璪的《寒林圖》和《流水澗松圖》,當然不是原本,但也是宮廷畫匠臨摹的大作,遞給朱哲,笑眯眯道:「在石頭上刻這兩幅畫,需要什麼給乳娘說一聲。」

    朱哲接過田黃石,眼睛頓時亮了,他這兩年刻了數百塊田黃石,他能感覺到這兩塊田黃石細膩和精美。

    朱哲一言不發,便開始反反覆復地擺弄起兩塊石頭。

    范寧便再不管他,又給乳娘吩咐幾句,告訴她門後有馬桶之類,一切安排妥當,他這才下樓去了。

    門口新婦進門已經到了高潮,馬鞍已經跨過,這是唐朝留下的風俗,叫做平平安安,媒人端的飯也吃了,這叫做吃了夫家飯,便為夫家人,雖然新婦一路蓋頭,但在吃飯時露出了晶瑩雪白的一片肌膚,讓很多賓客都驚嘆新婦的美貌。

    這時,婚慶店請來的陰陽克擇官走上前,他手中拿著花斗,斗中盛著五穀錢果等物,這是極為重要的一個風俗,叫做『撒谷豆』,用五穀辟邪法壓住青羊、烏雞、青牛三煞,三煞在門,新人不可進去,不然會對家中長輩不利,還會影響子嗣。

    撒過豆谷,三煞自動避開,新人進門才能平平安安。

    陰陽克擇官念念有詞,撒了豆谷錢果,司儀大喊:「三煞避,新人進門!」

    青布毯鋪了上來,阿雅扶著朱佩緩緩前行,前面還有個使女捧著一面鏡子一步一步倒行,富貴人家的青布毯其實也是兩條,長約一丈,走完一條,後面一條馬上接上,擺放在前面,如此反覆,一直到進大堂為止,這表示傳宗接代、子孫延續,也是隋唐留下來的風俗。

    朱佩被領到了左側房,坐在一張床上休息等候,這就坐富貴,新婦的事情就稍稍告一段落,下面是新郎上場了。

    在大堂前方,范寧騎上剛才朱佩跨過的馬鞍,這叫上高坐,是婚禮中極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排在第四位,僅次於拜堂、撒帳、合巹酒。

    女方家要把新郎請下來,先是媒人敬第一杯酒,請新郎下來,新郎喝了酒卻不肯下來,然後是女方的舅母或者姨母敬第二杯酒,新郎喝完酒,還是不肯下來,這時場面到了高潮,岳母王氏端著第三杯酒上前笑道:「女婿,對我女兒滿意嗎?」

    「滿意!」范寧借著酒意大聲道。

    「那喜歡嗎?」

    「喜歡!」

    王氏微微笑道:「既然喜歡又滿意,那還不喝了這杯酒進洞房,別耽誤了良辰美眷!」

    在一旁鬨笑聲中,范寧接下這杯酒一飲而盡,終於下了馬鞍,眾人大喊:「快進洞房!」

    范寧走了幾步忽然醒悟道:「不對,還沒有拜堂呢!進啥洞房?」

    大堂上頓時響起一片歡笑聲。

    范鐵戈忽然急匆匆跑進來,對朱元甫附耳說了幾句,朱元甫愕然,騰地站起身,大堂上頓時安靜下來,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一名宦官走進大門高喊道:「皇帝陛下賀禮送至!皇後娘娘賀禮送至!」

    大堂上頓時一片嘩然,天子和皇后同時送來賀禮,這可是十分罕見的情形,數十名宦官挑著三十餘口大箱子走進大門,箱子上扎滿了紅綢,賓客們議論紛紛,這應該不是朱家的面子,朱家孫子成婚都沒有見到天子賀禮,這必然是范寧的面子。

    眾人異常羨慕,天子和皇后居然給從五品官送來了成婚賀禮,這種重視程度前所未有。

    其實大家猜測也不完全對,至少曹皇后是專門給朱佩送來的賀禮,倒和范寧無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