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字體大小: A+
     

    大門開啟,裡面湧出數十個年輕男女,都是朱佩的兄弟姐妹,他們個個伸長手,臉上笑得開了花。

    「花紅利市在哪裡?」

    「有!有!」

    下面是張平出場了,他背著一個沉重的大包,裡面有上百個紅紙封包,每個封包內是一錠五兩重的銀子。

    這一步是最關鍵的,張平喊道:「每人兩個,好事成雙!」

    沉甸甸的銀子發出去,每個人都笑逐顏開,朱家家教很嚴,未成年的族人,無論男女,每人每月也就二十貫例錢,所以得了十兩銀子,大家都心花怒放,一起大喊:「姑爺進門嘍!」

    實際上現在還是准姑爺,但銀子到手,『准』字就去掉了,這個馬屁拍得響。

    眾人一鬨而散,范寧也翻身下馬,朱孝雲和王氏迎了出來,范寧跪下行大禮參拜,「小婿參見岳父岳母大人!」

    兩人笑得嘴都合不攏,連忙攙扶起范寧,「好孩子,快點起來!我們去裡面坐。」

    范寧跟隨岳父岳母進門,朱孝霖連忙出來招呼隨從們進門吃一碗桂花園子湯,這卻是平江府的風俗,京城進門是喝幾杯好酒,但吃什麼喝什麼不重要,在隨從們心中,給多少利市錢才是關鍵。

    很快,每人便得了一個小紅包,裡面竟然是一張五貫錢的會子。

    這絕對是大手筆了,平常人家一般都只有十幾文二十文錢,大戶人家最多也只有幾百文,而朱家出手就每人五貫錢,歡喜得眾人嘴都合不攏,陸有為和張平兩人更是瞪大了眼睛,他們每人得了五十貫錢的會子,他們不是下人,他們是新郎最好的朋友和舅舅,朱家當然要給他們厚利。

    范寧進了大堂,又跪下給朱元甫行了大禮,「孫婿給祖父叩頭,祝祖父身體康健,福澤後世!」

    按照平江府的規矩,男女雙方改口都要給改口費,而女婿改口錢一般是丈人給,但現在卻是朱元甫給。

    朱元甫笑眯眯取出一張存銀單,這類似於後世的大額取款單,憑這張單子可以在朱氏錢鋪取定額的錢,當然,這筆錢已經存在范寧的帳上,只有范寧本人才能取,或者他再設一個取錢憑符,朱氏錢鋪的取錢憑符是半塊玉佩。

    「當年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和你有緣,尤其阿佩的曾祖母很喜歡你,還說以後給阿佩當女婿,沒想到她老人家真的說對了,這也是老人家在上天的眷顧,按照咱們家鄉的規矩,今天你叫我祖父,我也不能讓你白叫,這是我自己給你的改口錢,一點心意,收下吧!」

    「謝祖父賜錢!」

    范寧接過存銀單,迅速瞥了一眼,驚得他差點單子落地,一般人家也就給十幾貫錢的改口費,有錢人家會多一點,大約百貫錢,鉅賈大賈人家則是千貫錢,至於豪門權貴則沒有定數,看情況給。

    朱元甫給范寧的改口費居然是黃金一萬兩,傳出去不知嚇呆多少人,豪門出手果然不是貧寒人家能想象的。

    不過范寧知道,朱元甫從明仁明禮手中兌換了五萬多兩黃金,他真拿得出這麼多黃金。

    「謝祖父賜錢!」

    朱元甫笑眯眯擺手道:「坐下來吧!我們聊一聊。」

    范寧在下首坐下,他岳父則坐在對面。

    朱元甫問道:「幾時返回鯤州?」

    「還二十天假期,不過要提前一天趕到揚州,實際上還有十幾天。」

    「打算讓佩兒和你一起去鯤州嗎?」

    范寧想了想道:「前兩天我發了一份鴿信去鯤州,要求那邊留守官員建幾座五畝的官宅,我本人是希望朱佩跟我一起回去,不過還要看她本人的意願。」

    旁邊朱孝雲笑了起來,「她本人當然是想跟你一起走,其實之前我和你父母都希望她能留在平江府,主要是考慮鯤州那邊條件艱苦,怕她不習慣,但朱佩母親卻認為,只要兩人情投意合,就算住在破房子里也會感到甜蜜,這話說得不錯,所以我們決定讓她跟你回鯤州!」

    「謝岳父大人成全!」

    朱孝雲點點頭,又對父親道:「父親還有什麼對阿寧要說的嗎?」

    朱元甫淡淡道:「我想說的話,不是現在說,而是回門時再說,阿寧,高遵甫找過你了嗎?」

    范寧點點頭,「中午和明仁一起來找我了。」

    「那你怎麼決定的?」

    范寧微微一笑道:「我讓他也開採朱家的金田,但條件是由他兒子高士林來主持採金!」

    「好!看來你是明白我的心意了,我估計明仁那小子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給他說了趙宗實的關係,他已經明白了,本來是應該是他來做儐相,結果他和高士林喝醉了。」

    「這小子還不算太笨!」

    朱元甫又道:「其實采不採金,對朱家並沒有什麼意義,我也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和高曹兩家拉近關係,既然燒了趙宗實這注香,那就一定要燒頭香,否則我們朱家分裂就沒有價值了。」

    范寧見岳父趙孝雲目光有些黯然,便岔開話題道:「祖父準備讓誰去鯤州負責採金?」

    「我打算讓佩兒二叔的次子朱晟去鯤州,他以前負責福州茶場,和明仁明禮的關係都很好,以後你要多多照顧他。」

    「祖父放心,我會照顧好他!」

    就在這時,一名家丁匆匆跑來急聲道:「老爺,大衙內發脾氣了,又哭又喊,大家都勸不住他。」

    「怎麼回事?」

    朱孝雲站起身厲聲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好像是不讓佩姑娘離家!」

    「荒唐!我去看看。」

    朱孝雲著實惱火,關鍵時刻,他的傻兒子居然鬧事了。

    范寧笑道:「岳父大人,讓我去吧!他會聽我的勸。」

    朱孝雲猶豫地回頭看了一眼父親,朱元甫點點頭,「就讓阿寧去吧!」

    ..........

    朱家后宅內,朱哲滿臉淚水,哭嚎著抓住門框,拚命要向前院奔去,他的力氣大得嚇人,四個婦人都快要拉不住他。

    下午,朱佩來向兄長告別,告別時朱哲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在低頭雕刻,可當大門外鞭炮和鼓樂聲響起時,他忽然大哭起來,丟下刻刀和石頭,爬著要去前院,他雖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內心卻能感受到妹妹要離開自己了,這次和妹妹回老家不一樣。

    「阿哲,你冷靜一點,妹妹明天會回來看你的。」

    照顧他近二十年的乳娘拚命給他解釋,但沒有任何效果,『嗤啦!』一聲,他的衣服撕裂了。

    眼看朱哲要奔出房門,就在這時,范寧卻擋住了他的去路,「阿哲!」范寧低低喊了一聲,朱哲一下子停住腳步,驚訝地望著范寧。

    范寧走上前握住他的手,柔聲道:「阿佩和我在一起,也會和你在一起。」

    朱哲獃獃地望著范寧,淚水再次洶湧而出,嗚嗚地哭了起來。

    范寧能感受到他心中無助和恐懼,心中不由一陣憐惜,也沒有勸他,讓他哭泣。

    這時,朱孝雲也奔過來,朱哲的乳娘連忙攔住他,指了指范寧,朱孝雲見長子像個孩子一樣站在范寧面前哭泣,心中十分驚訝,低聲問道:「他怎麼了?」

    「老爺,剛才大衙內拚命哭喊,誰也拉不住他,姑爺來了,他就安靜下來了,他好像認識姑爺。」

    朱孝雲當然知道乳娘所說的『認識』是什麼意義,他心中嘆息一聲,「這就是緣分啊!」

    「阿哥!」

    朱佩和母親也跑來了,朱孝雲一把沒有抓住女兒,朱佩一下子跑了進去,拉住哥哥的手急道:「阿哥,你別哭了!」

    「他已經安靜下來,我告訴他了。」

    朱佩這才發現范寧也在旁邊,她愣了一下,「阿獃,你....你怎麼也在這裡。」

    「我....我來勸勸你哥哥。」

    范寧心中苦笑,她還居然問自己怎麼在這裡?

    門口朱孝雲氣得一跺腳,他們兩個現在能見面嗎?簡直荒唐。

    「佩兒,你來幹什麼,還不快回去?」

    朱佩的臉驀地通紅,轉身要走,朱哲卻拉住她的手,哭著道:「不讓你走!」

    范寧發現自己也被朱哲拉住了,這小子力氣真大,捏住自己的手腕,像鐵鉗一樣,掙也掙不開。

    范寧無奈,只得對朱孝雲道:「岳父大人,我和佩兒先把阿哲勸回去,情況特殊,只能從權!」

    朱佩聽到范寧喊自己父親為岳父大人,她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含羞,眼波流轉,偷偷看了他一眼,低聲道:「死阿獃,你亂喊什麼?」

    范寧也忍不住笑嘻嘻道:「若喊伯父,會被亂棍打出門去的。」

    這時,王氏也匆匆趕來,她忽然發現女兒和范寧在一起,頓時驚得目瞪口呆,顫聲問道:「官人,他們怎麼都在這裡?」

    朱孝雲只得苦笑著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他又對妻子道:「你去告訴佩兒,讓她趕緊去化妝,別讓人家久等,這裡有阿寧就行了。」

    王氏看了良久,卻展顏笑了起來:「官人,讓他們呆一會兒吧!沒關係的。」

    她當然希望自己女婿從內心接受傻兒子阿哲,這對她才是最重要之事,至於迎親隊伍,只要不耽誤拜堂,讓他們多等一會兒也無妨。

    王氏擺擺手,眾人都知趣地退下去,王氏笑了笑,把丈夫也拉走了。



    上一頁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