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立下保證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立下保證書字體大小: A+
     

    范寧趕到芙蓉巷宅院,院子里很安靜,似乎大家都不在。

    范寧在門口躊躇片刻,還是走進了父母小院,院子里只有妹妹阿多在專註地看書,並沒有看見母親忙碌的身影。

    「阿多!」范寧喊了一聲。

    「哥哥!」

    阿多連忙起身跑了過來。

    范寧拉住妹妹的手,看了看房間笑問道:「爹爹和娘呢?」

    「佩姐的母親一早就來了,爹爹和娘一起和她去商議什麼了。」

    「商議什麼?」范寧歪著頭看著妹妹,他還是有點不太明白。

    「好像是去佩姐三祖父府上,就是關於明天婚禮的事情。」

    范寧這才明白,應該是去確定婚禮的細節。

    「那其他人呢?」

    「朱家的馬車後來把大家都接走了,明天是哥哥的婚禮,大家都有事情要做,大家都去朱三老爺子府上集體商議。」

    「阿多,你過來,哥哥有事情問你。」

    范寧把阿多拉到一邊,低聲問她道:「昨晚爹爹和娘吵架了嗎?」

    阿多慢慢低下頭,小聲道:「娘昨晚哭了一夜。」

    「然後呢,有沒有爭吵?」

    阿多搖搖頭,「就聽見娘在罵爹爹,爹爹一句話都沒說,好像.......」

    「好像什麼?」范寧追問道。

    「我不知道,我不敢亂說!」阿多害怕地拚命搖頭。

    「阿多,你要告訴哥哥,我不希望這個家毀了,我要知道情況,你一定要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阿多想到家要毀了,她終於鼓足勇氣,戰戰兢兢小聲道:「我好像看見爹爹跪在屋子裡,就一直跪到天亮。」

    范寧頓時鬆了口氣,昨天自己勸爹爹的話,他終於聽進去了。

    「那娘罵爹爹什麼?」

    「娘罵了一晚上,說爹爹忘恩負義,說爹爹管不住自己,狐狸精冒個頭他就上鉤了,反正就是要和爹爹離婚,讓他和去狐狸精過日子。」

    說到這,阿多擔心地問道:「哥哥,你說爹爹和娘真會離婚嗎?」

    如果母親不罵不吵,范寧倒是很擔心,那說明母親是寒了心的表現,要是母親哭泣並痛罵父親,說明她還是很在意父親的。

    至於嘴上叫喊離婚,那個更不用放在心上,母親刀子嘴豆腐心,對自己和父親,一向都是說話不算話的。

    不過估計父親以後有得罪受,母親就算最後接受了那個女人,也會時不時拿這件事來敲打父親,這也算是父親『罪有應得』。

    范寧笑著安慰妹妹道:「放心吧!只要爹爹多跪上幾晚,娘心中的憋屈就能慢慢消退。」

    發現事情沒有惡化,范寧擔心了一夜的心終於放下了,他便給父母留一張紙條,帶著妹妹返回自己府上,妹妹還年少,這種事情最好不要知道得太多。

    .........

    成婚還有最後一天,從外地趕來的親朋好友都在昨天和今天陸續抵達了,朱家也不例外,朱元甫和朱元豐的子孫都在這幾天從吳江趕到京城。

    為了給二弟朱元駿一個機會,挽回分裂的親情,朱元甫還是讓次子給二弟朱元駿送去一份請柬,請他來參加侄孫女朱佩的婚事。

    但奇迹並沒有發生,今天一早,朱元駿便讓管家把這張請柬退了回來,他用行動來表達了他和兄長徹底決裂的決心。

    房間里,朱元甫和四個兒子圍坐一圈,趁今天這個機會,有些話他要開誠布公地說清楚。

    朱元甫不希望將來四個兒子因為財產分一事反目成仇。

    「這是我給阿佩的嫁妝,大家有什麼疑問或者不滿都可以直說,我今天不會生氣,會給大家一個清楚的解釋和交代,但如果現在不說,而等以後再來算帳,那對不起,我朱元甫就不會再認這個兒子,將剝奪他和子女的財產繼承權,我會書面寫下來,不是說著玩的。」

    說完,朱元甫目光嚴峻地向四個兒子望去。

    這時,長子朱孝雲舉手道:「父親,我先表個態吧!」

    朱元甫一擺手,「你不用表態,阿佩雖然是你女兒,但她比較特殊,這次她成婚所耗費的嫁妝和你沒有關係,我是把她視為和你們平等地位來對待,以後別的孫子孫女成婚,都不會再有這樣的待遇。」

    三子朱孝疆忍不住問道:「阿佩是從小是被父親帶大,感情深厚,父親偏愛她一點,也無可非議,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就對她厚愛,孩兒就怕沒法對幾個兒女交代?」

    朱孝疆其實代表了另外兩個兄弟的意見,把木堵的大宅、店鋪以及五千畝土地都作為陪嫁,大家都沒有意見,關鍵還是京城的十二座錢鋪,要知道每座錢鋪的地塊房產都是朱家買下來的,光這些房產地皮就價值五十萬貫以上,尤其御街的總店,更是價值十萬貫,另外還有五六十萬貫的本錢,加起來這十二家錢鋪的資產就在百萬貫以上,每年盈利也在十萬貫以上,這是朱家最賺錢的精華,就這麼給了一個孫女,三個兒子,哪個會服氣?

    朱元甫點點頭,又對小兒子朱孝男道:「就算你沒有意見,你娘子難道也沒有意見?你為什麼一言不發?」

    朱孝男和老三朱孝疆都是妾所生,是庶子,但朱元甫對四個兒子從來都是一視同仁,不分嫡庶。

    朱孝男比較懼內,而他娘子吳氏十分精明潑辣,如果不把事情講清楚,將來吳氏肯定會有意見。

    朱孝男嚅囁道:「我和三哥的想法差不多。」

    「哼!我不問你就不說,最後你婆娘跑來大吵大鬧,讓全家不得安寧。」

    「孩兒不敢!」

    「老二,你的意見呢?」朱元甫又問次子朱孝霖。

    朱孝霖負責掌管父親的田產,十分精明能幹,也深得朱元甫器重,他倒不像老三老四那樣目光短淺,他連忙道:「既然父親把我們四人集中起來說明此事,就說明父親不是感情用事,而是深思熟慮的結果,孩兒支持父親的決定。」

    「你可是真心支持?」

    「孩兒確實發自內心支持父親。」

    朱元甫欣慰地點點頭,總算有一個識大體的兒子,他看了一眼老三和老四道:「我給佩兒這份厚重陪嫁,並不是因為我把她從小帶大,感情深厚,若是因為祖孫感情,我也最多比其他孫子孫女多給她十萬貫錢陪嫁,這就夠了,我絕不會因為感情深厚就把京城的十二座錢鋪給她。

    我之所以這樣待她,是因為她要嫁的丈夫關係到我們朱家的未來,可以說,我們朱家的子孫都要仰仗他,不錯,你們都知道是范寧,如果我沒看錯,將來這個孫女婿的前途不可限量,就憑這一點,我就要用厚重的嫁妝籠絡住他。」

    三個兒子面面相覷,原來是因為這個緣故,朱孝疆還是心中不服,他又道:「父親只是預料他將來有前途,但給出的嫁妝卻是實實在在,萬一他將來達不到預期,那豈不是讓父親失望?」

    朱孝疆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范寧將來達不到預期,那錢就白白給他了。

    朱孝男也連連點頭,表示同意三哥的看法。

    朱元甫心中著實有點失望,他沒想到自己兩個兒子這麼市儈,只看眼前利益,但也沒辦法,他之前有言在先,今天要給大家一個清晰的交代。

    朱元甫只得強忍怒氣道:「既然你們兩兄弟都很看重眼前利益,那我們就在商言商,給你們二人算算帳,你三叔和范寧的關係很好,當年燒酒的配方就是范寧給你三叔,他憑這個配方凈賺了不下十萬貫錢,這是一。

    其次你們三叔聽取范寧的建議,花了四萬貫錢買種馬,然後又聽從范寧的勸告無償把種馬捐獻給朝廷,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贏得天子龍顏大悅,不僅封你們二叔縣公之爵,又賞賜給你們三叔一塊方圓三十里的土地,范寧親自給他選了一座島,這座島上光黃金白銀的儲量就不下百萬貫,看見沒有,你們三叔僅僅用四萬貫的代價,就從范寧那裡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你們想不到吧!」

    朱孝疆和朱孝男著實被震驚住了,朱孝男又結結巴巴問道:「那....那他為什麼,不....不建議父親去買種馬?」

    「你怎麼知道他沒給我利益?」

    朱元甫瞪了兒子一眼,「田黃石我有三成的份子,這裡面的利益就不下五十萬貫,還有鯤州金礦,第一個開礦權就是以我的名義拿下,若不是他在鯤州主政,鯤州的開礦權輪得到我們朱家?

    今年我要安排子弟去鯤州開礦,五年至少能收穫十萬兩黃金的收益,將來他還會給朱家帶來更大的收益,你們居然還在為十幾家店鋪耿耿於懷,我朱元甫有這樣愚蠢的兒子,也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

    朱元甫語氣十分嚴厲,朱孝男和朱孝疆羞愧萬分,跪下道:「父親的決定,我們理解了,也堅決支持,以後絕不會再為此事發生矛盾。」

    朱元甫取出一份保證書,丟在桌上道:「既然你們都承認了,那麼都過來簽字畫押,此事就算圓滿解決,以後誰敢再翻舊賬,我會按照保證書上條款將他逐出家門,分文不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