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婚姻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婚姻危機字體大小: A+
     

    范寧沒有離去,又重新回到院子里,他給妹妹使個眼色,阿多立刻領悟,乖巧地去找阿巧了。

    范寧在母親面前坐下,笑問道:「娘現在自己還洗衣服嗎?」

    「小衣物還是自己洗,習慣了。」

    范寧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但他明白,無論如何自己也要說出來。

    沉吟片刻,范寧緩緩道:「爹爹的事情我知道了。」

    「什麼事情你知道了!」

    張三娘不高興地將幾件衣服往箱子里扔去,「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娘,那個女人住在三叔那邊吧!」

    張三娘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半晌,她的目光射出深刻感情,咬牙道:「我絕不會讓那個狐狸精進屋。」

    「娘,爹爹和她到了那一步,你應該知道吧!」

    「我怎麼會不知道,那一個月,你爹爹不就和她住在一起嗎?若不是你阿婆去罵他,他會回來認錯?」

    「那娘打算怎麼辦?」范寧又問道。

    沉默片刻,張三娘恨恨道:「我之前已經和你爹爹說好了,給他們家一千貫錢,再到潁州給他們買三百畝地,這件事就算結束,你爹爹也答應了。」

    「娘,有的事情你攔不住。」

    「我知道,男人有了錢就會有無數的狐狸精找上門來,當年你水根阿爺就提醒過我,不要讓你爹爹一個人在鎮上,我還沒有明白什麼意思,現在我才知道,鎮上那幾個寡婦早就看上你爹爹了,年輕,有錢,身體又強壯,整天就像蒼蠅一樣圍著爹爹轉,哼!我的男人,誰也休想搶走。」

    范寧暗暗嘆口氣,母親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已經五個月身孕了,母親只能妥協,否則私生子的包袱要壓死人的,他們范家的聲音就徹底臭了,父親絕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如果母親不妥協,那麼只有一個選擇,離婚再娶,這又是范寧絕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范寧也知道,父親之所以和母親爭吵,實在是已經拖到了最後的臨界點上。

    范寧沉思片刻道:「娘,情況已經比較嚴重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張三娘瞪大了眼睛。

    「娘,我剛才問三叔,那個女人已經有五個月身孕了。」

    「啊!」

    張三娘大吃一驚,她頓時跳起腳哭著大罵,「殺千刀的范鐵舟,你怎麼不去死?和那個狐狸精一起去死,我不想再看見你了。」

    張三娘蹲下來,捂著臉失聲痛哭。

    范寧心中也一陣痛恨父親,他握著母親的手,低聲安慰她。

    這時,張三娘不哭了,她一抹眼淚道:「既然他想和那個女人在一起,我就讓他們在一起,我不會給那個狐狸精讓步,回去就離婚,她休想讓我承認她。」

    「娘!你這不是......」

    張三娘站起身道:「當年你年幼時,你祖父就說要讓你爹爹娶妾,那時我真的同意,我無法給范家傳宗接代是我的過錯,我認了,只是那時候家裡窮,他想娶也娶不了,但我現在有兒有女,我不欠他們范家的,他憑什麼再娶妾?我張三娘雖然是鄉下女人,但我也有尊嚴,我憑什麼要讓別的女人和我分享丈夫?」

    「娘,你先冷靜考慮一下。」

    張三娘拍拍兒子的手,含著淚水笑道:「你放心吧!娘會控制情緒,不會再和你爹爹爭吵,不會影響你的成婚。」

    范寧無奈,只得又勸了勸母親,心情沉重地離開了院子。

    .......

    范寧坐上牛車剛要離去,卻遠遠看見父親帶著幾人向這邊走來,似乎是劉院主和四叔一行人,劉院主是范寧一直心懷感激之人,他連忙上前行禮,「學生參見劉院主!」

    范寧自稱學生,讓劉院主很滿意,說明範寧不忘本,還記得自己是延英學堂出來的。

    他笑眯眯道:「我怎麼也想不到,你和朱佩居然成一對了,說明當年我安排你們座位完全正確。」

    「所以這媒人非你老人家莫屬!」

    「說得對,這媒人我十幾年前就做了。」

    眾人大笑,范寧又給四叔范銅鐘、舅父張平行禮,兩人恭喜了范寧幾句,范鐵舟道:「阿寧,我帶他們進去休息,你們都有點累了。」

    范寧點點頭,對父親道:「爹爹,我等會兒和你說件事,我在這裡等你。」

    「知道了,我先安排幾個長輩住下再說。」

    范鐵舟帶著幾個長輩進去了,范寧站在門口耐心等候,不多時,范鐵舟快步走了出來,笑問道:「阿寧,你想說什麼事?」

    范寧探頭看了看院子,「他們都安排好了?」

    范鐵舟點點頭,「這邊房舍多,都收拾得很乾凈,被褥什麼都有,找間屋就住下了,回頭你二叔把行李給他們送來。」

    范寧往河邊指了指,「爹爹,我們走走吧!」

    范鐵舟有點詫異,但還是跟著兒子向汴河邊慢慢走去。

    「爹爹醫館現在怎麼樣?」范寧笑問道。

    「醫館還不錯,大部分外傷患者都能治癒,但還是有些麻煩之事。」

    「比如什麼呢?」

    「比如我用燒酒或者鹽水給病人洗傷口,但病人發燒就是退不下去,一直找不到很好的葯,這是我最大的苦惱。」

    范寧點點頭,這是體內有炎症導致,這個時代沒有頭孢、青霉素之類抗生素,確實有點難辦。

    范寧想了想道:「我倒聽說一個很有效的方子,爹爹不妨試一試。」

    范鐵舟大喜,「什麼方子?」

    「爹爹可以用蒲公英、苦地丁和板藍根三味藥材煎水給病人喝下,一天四到五次,基本上兩三天就能退燒。」

    「那我回去試一試!」

    兩人走到河邊,這裡其實是護城河,但也是汴河的一部分,河面上格外繁忙,船來船往,十分熱鬧。

    范寧凝視一艘小船良久,忽然淡淡問道:「那個彩香姨娘懷孕五個月了吧?」

    范鐵舟一下子沉默了,好一會兒道:「這件事我會處理好,你就別管了。」

    「我怎麼能不管呢?若消息傳出去爹爹有私生子,柳家就會立刻參我一本,我就得回家種田了。」

    范寧語氣雖然很輕柔,但話中的內容卻讓范鐵舟的臉刷地變白了。

    他半晌咬一下嘴唇道:「絕不會有私生子這種情況出現,我可以保證!」

    范寧迅速看了一眼父親,「那爹爹打算怎麼辦,想和娘離婚嗎?」

    范鐵舟搖搖頭,「我再怎麼也不會和你娘離婚,二十多年的夫妻,哪裡能說離就離,本來我已經準備放棄了,但她懷了身孕,我就不可能再丟下她不管,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說服你娘的。」

    范寧要的就是父親這個態度,女人可以變來變去,但父親的原則不能變。

    范寧很了解自己母親,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一向很強硬,但如果父親真的為那個女人拋棄了她,她又會傷心欲絕,只要父親肯委屈求全到底,給了母親足夠的尊嚴,那這件事還是能妥善解決。

    范寧又緩緩道:「娘是通情達理之人,她不是不明白,只是爹爹的一些做法傷了她的心,傷了她的自尊,只要爹爹肯低下頭求她,答應她的一切條件,她會接受那個姨娘的。」

    范鐵舟苦笑一聲,「你娘太剛硬了,她未必肯答應啊!」

    「那是爹爹誠意不夠,今天不行,明天再求,明天不行,後天再求,只要堅持多求幾天,委屈求全到底,娘會答應的。」

    停一下,范寧又道:「另外,朱佩祖父會把木堵鎮那座大宅子給朱佩做嫁妝,那座宅子佔地兩百畝,你們可以搬過去,我想有足夠多的房宅,大家的日子也會好過一點。」

    范鐵舟嘆口道:「我聽你的,今天求完明天求,求她十天半個月,希望她能回心轉意。」

    「但我要提醒爹爹,就算我娘把『離婚』兩個字喊上天,喊上一萬遍,但這兩個字絕不能從爹爹的口裡說出來,希望爹爹一定要記住這一點。」

    范鐵舟點點頭,「我知道你娘的脾氣,這兩個字我絕不會說的。」

    「那好吧!爹爹回去好好招待舅父,這也是給娘的面子,我就不管了。」

    范鐵舟拍拍兒子的肩膀,轉身走了,范寧望著爹爹遠去,他心如明鏡,能不能妥善解決父母的婚姻危機,並不在於母親的態度,而在於父親肯不肯拿出誠意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