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章 催妝鋪床(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四十章 催妝鋪床(下)字體大小: A+
     

    次日天剛亮,王氏便和三嬸吳氏帶著數十個丫鬟婆子來到范寧的府宅,所攜帶的各種財物堆滿了數十輛牛車。

    三嬸吳氏是朱元豐的次妻,和王氏年紀差不多,也是平江府人,朱元豐的正妻十年前去世后,吳氏實際上就是主母,她十分精明能幹,把朱元豐的府宅打理得井井有條。

    一方面王氏和吳氏的私交關係極好,王氏跟隨丈夫去青州任職,長子朱哲就託付給吳氏照顧,另一方面,吳氏對鋪床很有經驗,能給王氏很大的幫助。

    接待她們的,自然是范寧的母親張三娘,後天兒子就要成婚了,布置婚房當然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

    見到親家母,兩人關係很快就融洽起來,張三娘雖然是農婦出身,比不上王氏出身大家閨秀,又長期是官夫人,但張三娘有兒子撐腰,和王氏打交道一點也不怯場,有說有笑地帶著眾人去內宅。

    當然,王氏也刻意放低身段,這位將來可是女兒的婆婆,不能得罪了她,否則以後女兒有罪受了。

    「佩兒從小就懂事,我第一次見到她,那時她才七八歲吧!知書達理,聰明秀美,當時我就覺得她象個小仙子一樣,那時我就認定她了,去年初,曹家來平江府找我談聯姻之事時,我一口就回絕了,誰也比不上佩兒在我心中地位!」

    張三娘很直爽,毫不掩飾內心對朱佩的喜愛,聽得王氏心花怒放,而且她能感覺到親家母不是客氣話,而是發自內心對自己女兒喜愛,更讓她感動。

    「我和佩兒父親也是因為她和阿寧從小青梅竹馬長大,感情深厚,所以才支持老爺子的想法,把佩兒許給阿寧,親家母,你可不知道,佩兒原本是和柳家有婚約的,是佩兒祖父把這個婚約解除了。」

    張三娘贊道:「我也聽說這件事了,還是老爺子有魄力,能決斷,說句老實話,柳家兒子可配不上阿佩。」

    在張三娘看來,只有她兒子才和朱佩是天設地造的一對,除了她兒子,別人都配不上朱佩。

    「謝謝親家母的誇讚,阿佩其實還是有很多缺點,尤其她從小被祖父寵壞了,脾氣不太好,以後還請親家母多多寬容。」

    「不必擔心,我們都是從媳婦過來的,明白做媳婦的苦楚,我不喜歡的事情,絕不會強加給佩兒。」

    張三娘說的是真心話,當年他們被公公趕出家門,貧困潦倒整整兩年,那時她就發誓,絕不讓自己的兒女再嘗到這種滋味。

    ........

    眾人進了內宅,開始忙碌地布置起來,一捆捆綾羅綢緞,一幅幅羅綃幔帳,一件件名貴奢華的器物,搭建青廬,鋪設婚台,黃金燭台,白玉盤盞,金絲錯銀燈籠,就連結婚的『囍』字,也是用金箔打制。

    朱家在布置婚房上一擲千金,不惜血本,充分顯示了朱家無以倫比的雄厚財力。

    臨近中午時分,王氏又找到了張三娘,王氏和吳氏都是第一次來范寧府中,范寧府的結構和布置和她們想象的大不一樣,使她們在布置過程中發現了很多問題,王氏不得不來找張三娘商議,如果不妥善解決好,成婚儀式會遇到麻煩的。

    「親家母,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

    張三娘見親家母神情嚴肅,心中也有點擔憂起來,他們都沒有安排大型婚禮的經驗,肯定很多地方考慮得不周到。

    張三娘連忙道:「我們去大堂上說。」

    「不用了,是關於客人的招待細節,還是在這裡說比較方便。」

    王氏指了指旁邊的一片空地,「宴席就準備安排在哪裡嗎?」

    張三娘點點頭,「那邊大概能容納一百餘人,我們聯繫了附近的清風酒樓,到時由他們提供飲食。」

    王氏搖搖頭,「問題就在這裡,光朱家的親朋好友以及同僚就有近兩百人,我擔心這裡坐不下。」

    張三娘嚇了一跳,他們發出去二十多張請柬,原以為朱家多一倍,沒想到居然來兩百多人,怎麼會來這麼多人?

    「這可怎麼辦?」

    這個問題其實不是我看出來的,而是我三嬸發現的,她經驗比較豐富,她發現了這個問題,我也問她怎麼解決。

    「她說有兩個解決方案,一個是樹林花木都平了,這樣地方就大了。」

    張三娘連連搖頭,「這肯定不行,婚前都是植樹種花,以求子孫昌盛,哪有砍樹除花的道理,太不吉利了,這個方案不能採用。」

    王氏苦笑一聲道:「我也覺得這個方案不妥,那就只有換個地方舉行酒宴了。」

    「這個辦法倒不錯!」

    張三娘贊同道:「飛虹橋東面就是清風酒樓,距離這裡只有不到五十步,把酒樓包一天,還不用改請柬,客人可以直接過去吃飯。」

    婚宴一般是從中午開始,大家一直吃到黃昏,而迎親隊伍也是下午才出發,婚禮就是黃昏之禮的意思,拜堂什麼的都是天黑後進行。

    所以酒宴結束后就是婚禮,然後賓客便酒足飯飽各自回家了。

    王氏本來想提議去朱樓,最近的朱樓距離這裡約有一里,但張三娘一句話提醒了她,請柬早就發出去了,如果改地方還得一家家去通知,太麻煩了,清風酒樓也是京城十大酒樓之一,不算差。

    「就不知道清風酒樓能不能容納這麼多客人?」

    「可以的!」

    張三娘連忙道:「這兩天我們都在那邊吃飯,特地問過掌柜,他們三層樓可以容納一百人,後面還有幾間院子,也能容納一百多人,如果把酒樓完全包下來,院子里也可以擺十幾桌,三百人就餐沒問題。」

    「好吧!這件事就拜託親家母了。」

    停一下,王氏又道:「還有一個問題,也是我三嬸看出來的,只是說出來有點無禮,當然我只是提個建議,親家母莫怪!」

    張三娘當然知道肯定有問題對方才提出來,都是為了兒子的婚禮,她哪裡會有意見?

    張三娘連忙道:「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肯定有考慮不周之處,你現在儘管提出來,以免到時候尷尬。」

    「那我就直說了!」

    「儘管說!」

    王氏望著內宅道:「我和三嬸都是第一次來這裡,阿寧的府宅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佔地不小,但房舍卻不多,尤其內宅只有兩座院子和一處內堂水榭,說實話,真的只能住他們二人,別人還住不下。」

    張三娘深有同感,她點頭笑道:「你和我完全想到一起去了,這裡房舍確實太少,明明是八畝宅,感覺比我老家的三畝宅還要房間少,所以我不贊成親戚住在內宅,現在大家都住在外面。」

    得到了張三娘的鼓勵,王氏又繼續道:「正是出於這個考慮,內宅布置好后,我們就要鎖門了,到時候賓客來也不能進內宅,大家只能呆在外宅。」

    張三娘忽然隱隱感到了有點不妥,但她一時又說不清究竟哪裡不妥,她疑惑地望著王氏,希望她能說清楚。

    王氏又道:「雖然酒宴的時間是中午到黃昏,但實際上大部分賓客下午就會回來,從下午到晚上,賓客在這裡至少要呆兩個時辰,一般女客都會迴避,所以我們必須要給男女賓客找休息的地方,尤其喝了酒,肯定會賓客不勝酒力,需要房間休息,這些細節我們都必須考慮到。」

    張三娘嘆口氣,「你不說,我還真想不到這些細節,親家母,你就直說吧!我可不希望阿寧的婚事因考慮不周而讓人笑話。」

    王氏點點頭,指著原本要舉行酒席的空地道:「那裡會搭兩座大帳,主要給男賓客聚會聊天,醉酒男賓也可以休息。

    然後翠雲樓的一樓正堂是拜堂之地,布置好后不能進賓客,必須要鎖門,大堂旁邊有幾間屋子堆放了雜物,我們要清理出來,給新郎新娘等候拜堂之地,現在就缺女賓客休息之地。」

    「女賓客上二樓三樓都可以啊!」

    張三娘剛說完,忽然明白過來了,如果二樓三樓要布置為女賓客的休息房,那就不能住人了。

    王氏歉然道:「我真的不好意思提這個問題,但又不能不解決這個現實問題,要不請親家母暫時住到佩兒的三祖父府宅去,那邊有貴賓房,條件很好,而且生活很方便,住幾個月都沒有問題。

    或者我們家在朱雀門那邊還有一座空宅,大概五畝左右,是佩兒的陪嫁,親家母完全可以搬過去住,只是十幾年沒有住人了,需要收拾一下。」

    張三娘嘆口氣,「親家母說得有道理,阿寧和佩兒成婚了,他們小兩口當然要有自己的地方,我們不該和他們住在一起,是我們考慮不周,這樣吧,我們商議一下,今天就搬出去,騰出來給你們布置。」

    「提出這個無禮的要求,親家母,真是抱歉了!」

    「沒事,我去和阿寧爹爹商議。」

    張三娘轉身向翠雲樓走去,正好看見了明仁,她連忙道:「明仁,你爹爹在哪裡?」

    明仁撓撓頭,「好像在清風酒樓那邊,在和酒樓商議菜單的事情。」

    「趕緊去把爹爹找來,有重要變更。」

    「我這就去!」明仁一陣風似地跑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