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力所能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力所能及字體大小: A+
     

    歐陽修提攜後輩在大宋是出了名的,但凡遇到才學出眾的年輕士子,他都會格外關照,十多年來皆是如此,使他一直受到大宋年輕士子們的景仰。

    但任何傳聞都或多或少帶有誇張的色彩,歐陽修是喜歡提攜後輩不假,但並不是任何一個年輕士子找上門他都會接待,那樣的話,他什麼事都別做了,整天接待士子也來不及。

    歐陽修當然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接待,想得到他的青睞,或者能得到他接待的機會,那必須是要有人介紹,而且介紹人也必須是他的摯友,或者有足夠的地位。

    如果是他的後輩,而且又沒有足夠的地位,歐陽修一般是不會給這種機會。

    但范寧比較例外,倒不是范寧的從五品官銜讓他看重,也不是因為范寧是范仲淹的孫子,而是因為他對范寧一直懷有歉疚。

    他可是答應收范寧為門生,最後卻沒有辦到。

    正是歐陽修因為心懷一絲歉疚,所以今天范寧第一次帶人來請他指點,他沒有任何推脫,接過蘇軾的文稿便細細看了起來。

    先是一筆極為飄逸的書法便讓歐陽修眼前一亮,他心中暗贊,「好字!」

    他又看下面兩首詩。

    《潭》

    翠壁下無路,何年雷雨穿。

    光搖岩上寺,深到影中天。

    我欲然犀看,龍應抱寶眠。

    誰能孤石上,危坐試僧禪。

    另一首是《南寺》

    東去愁攀石,西來怯渡橋。

    碧潭如見試,白塔苦相招。

    野饋慚微薄,村沽慰寂寥。

    路窮斤斧絕,松桂得干霄。

    這兩首詩是蘇軾出川后沿途所寫,雖然和他后的名作相差甚遠,但已經隱隱透出了不凡之資。

    歐陽修心中已經暗暗誇讚,這個年輕人頗有靈犀,絕對是可塑之才,歐陽修又看了看蘇軾寫的兩篇散文,頓時大讚,散文立意高遠,文字卻樸實無華,和時下流行的華麗體裁迥然不同,正是歐陽修所倡導的新散文風格。

    歐陽修再抬頭看蘇軾時,眼睛里已充滿了笑意和毫不掩飾的讚賞。

    .......

    接下來的時間范寧基本上被無視了,歐陽修居然把蘇軾兄弟帶到自己的書房裡去交談,雖然也叫上范寧,但范寧卻沒有興趣陪太子讀書,他告罪一聲,獨自在中庭里逛開了。

    進來時的那片裙裾讓他想到了歐陽倩,當然,那女人肯定不是歐陽倩,歐陽倩早已出嫁,孩子都應該有了,不會在歐陽府宅中。

    但范寧還是想了解一下歐陽倩的近況,剛才不好意思問歐陽修,看看能不能遇到一個丫鬟之類。

    范寧走到中庭的圓門旁,剛才就在這裡看見了裙裾,不過此時,這裡已經沒有人了,前面是一座院子,裡面種滿了梅樹,梅花已謝,樹枝上掛滿了小果。

    范寧剛要走進去,身後忽然有人叫他,「官人請留步!」

    范寧回頭,一個中年男子匆匆跑來,正是剛才在門口遇到的管家,范寧退回來指指前面梅樹笑道:「我想去看一下青梅!」

    「官人很抱歉,那邊是內宅!」

    范寧頓時醒悟,那邊居然是內宅了,一般去別人家做客,內宅是絕不能隨便進的,就像現在做客不能隨便進主人家的卧室一樣,這是做客規矩,雖然沒有貼上內宅牌子,但也沒有人會隨便亂走,一種不需要言述的潛規則約束著賓客。

    范寧連忙歉然道:「我真不知道,很抱歉!」

    「沒事的,官人肯定不知道,我只是提醒一下。」

    管家知道眼前這位可是朝廷高官,不是那些來向主人請教學問的學生,不是自己能隨便得罪的。

    管家笑了笑,轉身要走,范寧連忙叫住他,「請稍等一下!」

    「官人還有事?」管家停住腳笑問道。

    范寧躊躇片刻,問道:「府上倩姑娘,現在怎麼樣了?」

    管家愣了一下,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范寧解釋道:「我已經五六年沒有倩姑娘的消息了,不知道她有沒有出嫁?」

    管家拍拍額頭,「你說的是長姑娘,小人是三年前來這裡做管家,正好是長姑娘出嫁,嫁給雲尚書的次子,不過.......」

    「不過什麼?」范寧看出管家目光中有一絲黯然,讓他感覺有些不妙。

    管家痛惜地嘆口氣,「離成婚還有一個月,雲衙內便病倒了,在成婚前一天撒手人寰。」

    「啊!怎麼在婚期?」

    范寧驚呼一聲,死的時間太不巧了,成婚前後三天叫做婚期,如果丈夫死在婚期中,這個克夫的黑鍋就背定了。

    「可不是!說起來這個雲尚書真不厚道啊!他兒子眼看病得不行,老爺要求改婚期,雲尚書死活不肯,堅持要用喜事來沖病,結果兒子還是死了,這不是害了姑娘嗎?

    不僅如此,雲尚書還責怪我家姑娘克夫,把他兒子剋死了,跑上門大吵大鬧,要老爺賠他兒子,兩家為此翻了臉。」

    「那倩姐有沒有再嫁?」

    宋朝可不鼓勵守寡,宋朝是鼓勵寡婦再嫁,像歐陽倩這種未正式成婚的望門寡,完全可以再嫁,才二十歲出頭,以後日子長著呢!

    「老爺也有這種想法,前年想許給梅翰林之子,梅家本來也願意結這個親家,但聽說了雲尚書家的事,都快要送財禮了,又取消了這門婚事。

    去年兵部陸侍郎原本也想和老爺結個親家,這事被雲家知道了,他們派人到處宣揚,陸家也嚇得把兒子的婚貼要回去了,現在朝中人人皆知這件事,三門婚事都成不了,哎!長姑娘這輩子恐怕就被雲家這門婚事毀了。」

    范寧心中也為之黯然,歐陽修雖然名氣很大,但家境其實並不是很好,加上現在的妻子也不是歐陽倩的生母,她自己的孩子都有好幾個,怎麼可能捨得給歐陽倩拿出大筆嫁妝,歐陽倩的日子難過了。

    這時,范寧心中忽然一動,難道剛才看到的裙裾真是歐陽倩?

    「你們長姑娘還住在府上嗎?」

    「那當然,這裡是她娘家,她還能去哪裡?」

    管家說完,向范寧拱拱手,告辭而去。

    范寧心中極為難過,他想幫助歐陽倩,卻又不知該怎麼幫?

    躊躇良久,他只得嘆口氣,歐陽修的門生眾多,應該有不少門生願意娶歐陽倩,這件事她父親會考慮,自己擔心太多也沒有意義。

    想到這,范寧轉身要離開歐陽府,歐陽修對晚輩門生沒有什麼規矩,來去都比較自由,范寧算是晚輩,否則,歐陽修也不會把他丟在一邊不管。

    至於蘇氏兄弟,今天自己給他們的人情,想必他們也不會輕易忘記。

    范寧剛走到大門前,後面有人喊道:「范官人!」

    是個小娘子的聲音,范寧回頭,只見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鬟飛奔而來,手上還拿一頂帽子。

    范寧停住腳步,片刻,小丫鬟氣喘吁吁跑上來,對范寧道:「范官人這就要走嗎?」

    「我還有點事情,你這是?」范寧疑惑地望著他。

    「這是我家姑娘讓我給官人的!」

    小丫鬟把帽子遞給范寧,范寧接過這頂輕紗帷帽看了看,他忽然想起來了,這是當年自己給歐陽倩買的帽子,雖然輕紗有點泛黃,但保存得非常完好。

    只是她把帽子還給自己是什麼意思?把舊物還給對方一般是絕交才會這樣做,歐陽倩應該不是這個意思。

    「你家姑娘為什麼把帽子還給我?」范寧不解地問道。

    「不是還給官人,只是給官人看一看,這帽子姑娘一直很愛惜的,從來捨不得戴。」

    「看一看?」

    范寧忽然有點明白了,難道歐陽倩是讓自己別忘記她嗎?那她為什麼不來見自己?

    范寧情商並不低,他隱隱意識到,歐陽倩想見自己,但又不願見到自己,原因不言而喻。

    范寧心中輕輕嘆口氣,他從懷中摸出一顆極品明珠,連同帽子一起遞給小丫鬟,「這顆珠子送給你家姑娘,你轉告她,我從未忘記給她的承諾。」

    「謝謝官人!」

    丫鬟接過帽子和珠子,給范寧施個萬福禮。

    「等一等!」

    范寧又從皮囊中取出半塊玉佩遞給丫鬟,「這塊玉佩給你家姑娘,她如果生活困難就拿這塊玉佩去御街的朱記錢鋪取銀子。」

    范寧記得歐陽倩給自己說過,繼母對她並不好,這幾年她嫁不出去,家中也不寬裕,繼母絕不會給她好臉色,自己在別的方面幫不了她,但至少能讓她在經濟上可以獨立,手中有筆錢,不用看別人的臉色過日子。

    不過憑這玉佩就能直接取五千兩銀子,不需要任何口令密碼,那顆極品明珠也價值幾百兩銀子,這小丫鬟可別起了貪念,做出對不起主人的事情。

    范寧又看了看著小丫鬟,見她目光清純,眉眼很正,俗話說貌由心生,一個人品性從外貌上基本就能看出個大概。

    這個小丫鬟應該問題不大,范寧又蹲下對小丫鬟柔聲道:「把珠子和玉佩好好交給你家姑娘,把我的原話轉告給她,以後我會重重賞你,你記住了嗎?」

    「小婢記住了,一定會好好交給姑娘!」

    她又向范寧行一個萬福禮,轉身便向內宅跑去。

    范寧一直望著小丫鬟在內宅門口消失,這才低低嘆息一聲,轉身離開了歐陽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