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最高機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最高機密字體大小: A+
     

    趙禎極為滿意地離去了,留給了范寧重賞鯤州火器匠的口諭。

    范寧還在火器試驗場上查看爆炸效果,試驗場的大門開啟,工匠們蜂擁而入,所有人都聽到了劇烈的爆炸聲,只是天子在場,他們不得入內,現在允許他們進入,每個人都爭先恐後地擠進了試驗場。

    試驗場上,十丈長的一段城牆已經完全消失了,這段城牆是用大青石砌成,比東城城還要高大堅固,但在兩枚鐵火雷的衝擊下,已經被盪為平地,只剩下一地的碎石和泥沙。

    連范寧也暗暗心驚,他們在鯤州沒有建造城池做試驗,他沒想到鐵火雷的衝擊波竟然如此強大,把城牆都徹底炸塌了,當然前提是要在城牆上挖出一個洞,把鐵火雷放置中城牆中爆破,這樣才會有效果。

    當然,任何文明都有一個進化的過程,宋朝的火器也是一樣,如果宋朝沒有積累足夠的火器基礎,就算范寧再有發明,工匠們也未必能造得出來。

    正因為有了紙火雷、瓷火雷的進化,以及為研製鐵火雷而進行的大量試驗為基礎,火藥和火器工匠們才能深刻理解范寧提出的造出鐵火雷的原理。

    這才能完美地造出鐵火雷,而且成品率極高。

    這時,張文晉走上前嘆道:「大家都知道鐵火雷的威力要比瓷火雷強得多,可怎麼想不到威力竟是如此強大。」

    「張都監現在明白為什麼天子不肯把鐵火雷放在京城進行製造了吧!」

    張文晉點點頭,「我怎麼會不明白,遼國早就得到了宋朝的火器技術,比我們晚不了幾年,西夏也有了瓷火雷,只是紙火雷也好,瓷火雷也好,威力都太小,他們都不屑一顧,倒是火箭運用得十分廣泛,如果他們得知鐵火雷出現,威力如此強大,那他們一定會不擇代價和手段搞到鐵火雷技術,對於以城池防禦為主的大宋,那真是滅頂之災了。」

    范寧沉默片刻道:「難得天子也如此冷靜理智,這才是大宋之幸也!」

    .........

    鐵火雷試驗結束,范寧的主要公事也基本結束了,剩下來他要忙一忙自己的事情了。

    從火器局回來,范寧先來到了位於內城新橋附近的我朱門客棧。

    朱門客棧是朱元豐的產業,在京城內一共有三座,在行業內頗有名氣,屬於高檔客棧,除了一座三層的木樓外,還有六座獨院。

    這次跟隨范寧一起回來的官員和十幾名屬下都住在這裡,客棧內給他們安排了三座獨院,吃住都十分舒適。

    范寧來到客棧內,找到了從事主官楊顯,范寧打量一下布置精雅的院子,笑問道:「這兩天大家住得如何?」

    「回稟使君,大家吃得好、住得好,都很滿意!」

    范寧點了點頭道:「把大家都召集起來,我有話要說!」

    片刻,眾人都聚集在院內,楊顯看了看,對范寧道:「使君,基本上都到齊了。」

    范寧這才對眾人道:「今天我的公事都結束了,接下來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大家如果要回家的,都可以回家去探親,船隊將在四月二十六日出發,只要大家在四月二十五日之前趕到江都便可,另外天子賞賜一些彩緞,大家都有份,回頭讓楊主事分給各位,同時我再給大家每人二十兩銀子作為回家盤纏,買點東西去看看父母妻兒吧!」

    范寧的一番話讓眾人都忍不住歡呼起來,范寧吩咐楊顯幾句,給他一個信物,讓他帶幾個人去朱記錢鋪領取彩緞銀兩,安排好了手下,范寧這才前往奇石館。

    現在范寧不需要再雇傭牛車做腳力,朱元豐把寬大的華麗馬車送給了他,當然,范寧也只是臨時借用,等他返回鯤州后,這輛馬車還是會放在朱元豐府上。

    車廂十分寬大,靠坐在軟座椅上,就像坐在寬大的沙發上一樣,比坐牛車狹小的板凳不知舒服多少倍,范寧透過車窗上的紗簾望著外面熱鬧的街道,不知為什麼,他忽然開始懷念起了鯤州,那片年輕而又朝氣蓬勃的土地。

    前天范寧來到奇石館時正好二叔出去了,范寧作為奇石館大股東,連大門都沒有進。

    今天范鐵戈在店鋪,剛走到門口便聽見了范鐵戈的聲音,「我已經問清楚了,琥珀木拍賣將在後天一早排隊取號,大家明天下午就去排隊,輪流換崗,這次絕不能再像上次那樣空手而歸。」

    范寧啞然失笑,二叔還真有趣,他不知道自己的兒子還在發愁琥珀木怎麼處理嗎?

    店堂上,六名夥計排成一排,范鐵戈正在給他們訓話,范寧走進門笑道:「二叔,我給你說件事!」

    「啊哈!你這個臭小子終於回來了。」

    兩年未見,范寧發現二叔應該改名為范鐵鎚了,長得圓滾滾像個大肉球似的,至少胖了二十斤。

    范鐵戈跳上前,擁抱一下侄兒,又揉揉他頭髮笑道:「你想給我說什麼事?」

    范寧笑眯眯道:「這次明仁帶回來三百多根琥珀木,他不知該怎麼處理,二叔替他找找銷路吧!」

    店堂上頓時一片鬨笑聲,夥計們都扭過頭去捂著嘴笑,范鐵戈氣得滿臉通紅,揮揮手,「你們都散了!」

    夥計們都各自忙去了,范鐵戈惱火道:「為了這個琥珀木,我到處求爹爹告奶奶,沒想到明仁這個臭小子居然這麼戲弄他老爹,回頭好好收拾他。」

    「去年明仁就回來過,你沒囑咐他帶一點來?琥珀木是鯤州特產,對二叔應該不是難事才對吧!」

    范鐵戈悻悻道:「誰讓你們那邊消息不通,去年我想到這件事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以後就好了,鯤州很快就會開通官方鴿信,二叔有需要可以捎上一句話。」

    范鐵戈眉頭一皺,「難道他們兩個還不肯回來?」

    范寧不好多說什麼,便笑笑道:「過兩天明仁就進京了,二叔自己問他吧!」

    范寧不再多說,直接來到新擴增的店鋪,老鋪子和隔壁新店鋪之間並沒有完全變成一體,中間還隔著半堵牆,老鋪子這邊的一樓依舊是賣太湖石,但另一半的新鋪子卻是賣壽山石,當然不是賣一般的壽山石,都是上好的凍石,像桃花凍石、芙蓉凍石和荔枝凍石等等,這邊都有,雕刻成各種千姿百態人物、動物和樹木花卉,基本都是拳頭大的小擺設,這也是凍石體積普遍不大的緣故。

    這時,范寧忽然發現靠牆邊擺放著一座四扇的屏風,由十分珍貴的黑檀木為底座木架,屏風主體是四片壽山凍石,雪白如羊脂美玉一般,上面桃花點點,如被風吹起的桃花花瓣,格外的美輪美奐。

    范鐵戈走上前笑道:「這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去年初發現的一塊大型桃花凍石,然後切割成四片,正好做成這扇屏風,劉太后的侄子開價一萬貫想買下它,我們都沒有答應。」

    范鐵戈又拍拍范寧的肩膀,「這是店鋪給你的成婚禮物!」

    范寧連忙擺手,「這是鎮店之寶,我不能要。」

    范鐵戈笑道:「你和阿佩的份子加在一起占店鋪的八成,這家店鋪就是你們的,有什麼不能要?」

    「店鋪是店鋪,份子是份子,這是兩回事。」

    范鐵戈又道:「其實店鋪還一座鎮店之寶,說起來還希望你能答應。」

    范寧一怔,「答應什麼?」

    范鐵戈取出一塊太湖石,笑問道:「你還記得它嗎?」

    范寧眼睛瞪大了,他脫口而出,「這是我的溪山行旅石!」

    這塊太湖石正是他送給朱元甫的溪山行旅石,下面用紫檀木做了底座,范寧不解道:「這不是在朱老爺子手上嗎?」

    「這是朱大官人送給你的,暫時放在我這裡,我感覺它比桃花凍石屏風的品味高得多,正好店裡有一幅溪山行旅圖的臨摹畫,我想把它作為鎮館之寶陳列在店裡。」

    范寧想了想道:「這樣吧!桃花凍石屏風也好,溪山行旅石也好,都算是我的,但我把它們陳列在店裡,有人若想買,就有託詞了。」

    范鐵戈欣然笑道:「這個辦法不錯,就這樣處理,也省得我們費盡口舌給客人解釋,多少人想買下這座桃花凍石屏風,這下終於有理由了。」

    「田黃石如何?」

    范寧笑問道:「二叔怎麼不說說我最關心的東西!」

    「這個一言難盡,上樓再說吧!」

    范寧上了二樓,二樓兩間屋子已經連為一體,變成一座很大很寬敞大堂,後面隔出了一間房子,給當值夥計晚上睡覺,後面的院子也修建成倉庫,名貴的石頭晚上都鎖在倉庫中。

    二樓當然是以賣田黃石為主,也兼賣一些別的東西,比如明仁從鯤州帶回來的海珠、玳瑁、海螺等名貴物品,將來琥珀木也會在這裡售賣。

    范寧發現擺出來的田黃石都是中下品,沒有凍石級別的,連一塊樣品都沒有,至於朱哲雕刻的作品,更是沒有看見。

    「二叔,這是怎麼回事?田黃石已經不流行了嗎?」

    「不是不流行,而是太珍貴了,你以為現在還是五年前的行情嗎?」

    「珍貴到什麼程度?」

    「珍貴到現在田黃石已經不屬於奇石,而是屬於珍寶了。」

    范鐵戈苦笑一聲道:「我們礦田雖然還是我們的,但朝廷已經實行管控,就和金銀礦一樣了,壽山河有五千駐軍,嚴禁偷盜田黃石,我們開採出來的田黃石必須賣給朝廷,然後我們和天下的珠寶店一樣,要花高價去朝廷手中進貨。」

    范寧聽得有點匪夷所思,田黃石雖然罕有,但也不至於如此,居然表現得比明清時代還要珍貴稀罕啊!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范寧急問道。

    「去年十月開始,現在一塊普通田黃石就價值百貫,一塊雞蛋大的凍石田黃就至少要千貫,一般文人都買不起了。」

    「那我們還有多少存貨?官府沒有打主意吧!」范寧又急問道。

    「這個官府倒沒有動我們的,我對外宣稱存貨只有一千餘塊了,凍石田黃只剩下幾百塊。」

    「那實際庫存呢?」

    范鐵戈回頭看了看樓梯口,這才壓低聲音對范寧道:「我們實際上還有三萬多塊田黃石存貨,其中凍石田黃約兩萬塊,這是店鋪的最高機密,只有你我和朱佩三人知道,目前田黃石就存放在木堵鎮朱大官人的倉庫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