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火器局試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火器局試雷字體大小: A+
     

    作為天子,趙禎比絕大多數朝臣都清楚鐵殼火雷意味著什麼?

    大宋火器局已經研製鐵殼火雷數十年,卻一直沒有造出來,可以這樣說,如果能早十年把鐵殼火雷造出來,那麼宋夏戰爭之間的結局就會完全不同。

    趙禎也是在范寧的述職報告中看到這句話,他立刻用墨將所有相國手中述職報告中的這句話塗去,並停止了程琳詢問此事。

    這是大宋的第一絕對機密,絕不能流傳出去,落入遼國或者西夏人手中。

    趙禎甚至迫不及待,要求次日一早就去火器局試雷,他要親眼看一看鐵殼火雷的威力。

    這次范寧特地帶回來三枚鐵殼火雷,但造火雷的工匠他一個都沒有帶回來,這也是范寧的慎重,鐵殼火雷是能改變戰爭規則的利器,絕不能輕易拿出來。

    歷史上,北宋末期終於造出了鐵殼火雷,但將鐵殼火雷發揚光大卻是女真人。

    歷史就是這麼殘酷,如果能在北宋中期造出鐵殼火雷,那麼北宋末期悲慘遭遇就很可能會避免。

    次日天剛亮,范寧便帶著兩名隨從乘坐朱元豐的馬車來到了位於北城外火器司。

    火器司官衙在皇城內,城外是火器製造工坊和試驗場,佔地約三百畝,有火器工匠約五百人,周圍被高牆包圍,修建了哨塔,一千士兵駐紮在這裡,戒備十分森嚴。

    范寧和兩名隨從各抱一隻沉重的木箱子來到了大門前,八名士兵守在大門處,冷冷地望著走近的三人。

    范寧將木箱放在地上,上前抱拳道:「奉天子口諭來火器司,請通報主官,就說鯤州范寧到來!」

    幾名士兵嚇了一跳,居然是鯤州范寧,為首軍士結結巴巴道:「請范知州稍候,卑職這就去通報。」

    只片刻,一個又黑又胖的漢子飛奔出來,滿臉堆笑道:「真不好意思,沒想到范知州來得這麼早,下官軍器司都監張文晉有失遠迎。」

    范寧淡淡道:「估計天子也快到了,張都監最好做好迎接準備。」

    「多謝范知州提醒!」

    張文晉昨天已經得到消息,他連忙上前主動搬起木箱,感覺頗為沉重,頓時又驚又喜問道:「這就是鐵殼火雷?」

    范寧看得出他臉上的驚喜是發自內心,對他的印象稍稍好了一點,便笑著點點頭,「正是!」

    「甲庫五百九十四是什麼意思?」張文晉見木箱上有一排編號,不由奇怪地問道。

    「這是防潮木箱,每一顆鐵殼火雷都放在這樣的木箱中,木箱上就是它的編號,甲庫表示完成品,乙庫表示半成品,丙庫表示廢品,每一顆鐵殼火雷,不管成品、半成品還是廢品,都有編號。」

    「甲庫的最大編號到多少了?」

    范寧笑了笑:「去年底突破了六百。」

    范寧見嘴唇動了動,便知道他想說什麼,笑道:「鐵殼火雷的調撥是由天子親自批准,張都監想調幾顆過來,必須天子批准才行。」

    張文晉長長嘆息一聲,「宋老匠在我這裡幾十年默默無聞,沒想到去了鯤州就造出了鐵殼火雷,是我這個都監不合格啊!」

    范寧見他頗為自責,便笑著安慰他,「造出鐵殼火雷並非完全是宋老匠的功勞,更大程度上是機緣湊巧,張都監不必自責。」

    兩人來到會客堂坐下,有茶童上了熱茶,張文晉忍不住又問道:「范都監覺得天子會批准我們火器局造鐵殼火雷嗎?」

    范寧沉思一下道:「我就不妨直說了,鯤州也成立了火器支局,全力製造鐵殼火雷,這次我返回鯤州,還會各帶三十名火器匠和火藥匠一起走,他們需要在鯤州安家。

    天子的意思,鐵火雷就在鯤州製造,將來條件適合時,會運送成品來京城,建專庫嚴密看守,如果張都監想了解鐵殼火雷,只有一個辦法,我不說,張都監也應該明白。」

    張文晉臉上露出失望之色,范寧所說的辦法他當然知道,舉家遷去鯤州,那怎麼可能?

    張文晉不甘心地問道:「范知州所說的條件適合時成品運來京城,具體是指什麼條件?」

    范寧微微一笑,「戰爭爆發前夕!」

    張文晉這下子徹底死心,他估計自己沒有機會仔細研究鐵殼火雷的秘密了。

    范寧又緩緩道:「如果在京城製造鐵火雷,張監督能保證遼國或者西夏探子不會得到它的秘密嗎?」

    張文晉不吭聲了,他心知肚明,西夏探子還弱一點,但遼國探子在大宋卻是無孔不入,宋朝火器在遼軍面前早就不是秘密了。

    在重金誘惑下,他不敢保證自己手下官員和工匠會堅持不泄露。

    張文晉嘆了口氣,「你說得對,國之重器,還是謹慎點好。」

    就在這時,一名隨從飛奔而來,急聲道:「啟稟都監,天子駕到!」

    .......

    天子趙禎是秘密前來火器局,只帶了二十名貼身侍衛,坐在一輛嚴嚴實實的馬車裡趕來,沒有任何官員陪同。

    趙禎從側門直接進入火器局試驗場,試驗場佔地百畝,有各種試驗用的建築,有木樓、石屋,甚至還有一座數十丈長的城牆。

    試驗場有專門的貴賓台,但距離爆炸點只有一百二十步,對於紙火雷、陶火雷和瓷火雷,這個距離沒有問題,但對於鐵火雷,一百二十步太近了,依舊會被鐵碎片傷及,范寧要求在兩百步外設立觀看點。

    觀看點移到了兩百步外,天子趙禎望著遠處的各種建築,笑問道:「范愛卿今天打算用什麼目標試驗?」

    范寧躬身道:「微臣這次帶了三枚鐵火雷,準備試驗木屋、城牆和木樁陣,陛下認可嗎?」

    趙禎微微一笑,「朕拭目以待!」

    范寧給隨從打了一個手勢,兩名隨從立刻抱起一隻木箱向試驗場內奔去。

    這兩名隨從就是鯤州火器支局專門負責試驗鐵火雷的士兵,經驗十分豐富,他們穿著鐵鎧甲,還背著一面鐵盾,防護得非常嚴密。

    兩人進了一座木屋,這時,范寧對趙禎道:「陛下請捂住耳朵,爆炸聲極為震耳欲聾。」

    趙禎聞言,連忙捂住了耳朵,張文晉也連忙將耳朵捂住,他非常清楚鐵火雷的爆炸非同小可。

    只片刻,兩名士兵從木屋裡疾奔而出,奔出數十步便一頭撲進沙坑中,緊捂耳朵,用鐵盾牌遮住頭。

    就在這時,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濃煙瀰漫,木屋被炸得粉碎,屋頂、橫樑以及大大小小的碎木騰空而起,足足飛起三丈高,飛出數十外,轟然落地。

    趙禎儘管捂住了耳朵,依然被強烈的爆炸震得驚魂失色,心中一陣陣發悸,爆炸聲透過手指縫傳入耳中,使他耳中嗡嗡作響。

    好一會兒,濃煙漸漸散去,只見木屋已經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幾根木樁矗立在原處,地面還出現一個一尺深的土坑,而旁邊十幾步外的石屋也轟然坍塌。

    事實上,經過這兩年工匠們的不斷改進,鯤州製造的鐵殼火雷的威力已是最初鐵火雷的三倍,已經接近炸藥的威力,這次范寧帶來的三枚鐵火雷便是威力最大的類型,每顆鐵火雷重達五十斤。

    所有在場的人都驚得目瞪口呆,好一會兒,趙禎嘆息道:「若與西夏作戰時能有這樣強大的爆火利器,元昊恐怕早已伏地稱臣!」

    「陛下,下面是否繼續進行試驗?」

    趙禎望著遠處一片木樁陣問道:「鐵火雷對付騎兵會有什麼效果?」

    「回稟陛下,僅僅從爆炸力來看,威脅其實不大,一顆鐵火雷爆炸,爆炸力最多波及三丈,對龐大的騎兵傷害甚小,但如果鐵火雷內填滿數千枚淬毒鐵釘,一旦炸開,方圓數百步內的騎兵都難以倖免。」

    趙禎點了點頭,又看了看木樁陣,便對范寧道:「木樁陣就不用試驗了,剩下的兩枚鐵火雷全部用來炸城牆,朕很想看看,它們究竟能不能把這段城牆徹底炸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