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正式述職(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正式述職(下)字體大小: A+
     

    范寧沒有一點隱瞞,便將半路遇到高麗探哨船觸礁,審問得知高麗即將對耽州發動偷襲,他便決定先下手為強,悉數燒毀了釜山海灣中的船隻,詳細說了一遍。

    范寧最後道:「首先宋軍並沒有在釜山登陸,不要說攻打高麗,就算騷擾高麗都談不上,最多只能算損毀高麗的財物,其次,是高麗探哨船先對耽州不利,是高麗欲謀耽州,然後才是我們反擊。」

    幸虧宋朝還沒有領海的概念,只要沒有登陸,就談不上入侵,最多只能算威脅,所以范寧矢口否認高若訥的指控。

    現在只能是對他燒毀高麗船隻來做個定性。

    范寧說完,富弼介面道:「這件事讓我想起了年初遼國使者前來質疑耽州之事,正是高麗慫恿遼國向大宋施壓,暴露了高麗對耽州的野心,高麗準備偷襲耽州,便是這件事的延續。」

    文彥博沉吟一下道:「處理這件事並不一定非要主動出擊,可以加強耽州防禦,或者戰船部署在耽州外圍,待高麗前來偷襲時,再一舉全殲,就像在鯤南灣全殲平野吉的軍隊一樣,我們主動出擊,就在道義上顯得被動了。」

    韓琦卻不同意文彥博的想法,他替范寧解釋道:「如果是防禦高麗來進攻,那我們傷亡就大了,我們不知道高麗是從哪個方向殺來,會更加被動。

    相反,出動出擊,我們則掌握主動,最後的效果也很好,我們沒有損失一兵一卒,至於高麗那邊,既然是他們派出探子在先,理虧的是他們,而不是我們。」

    韓琦又問范寧,「那些高麗探子現在何處?」

    「目前關押在耽州,如果朝廷需要,可以隨時押解進京!」

    這時,高若訥冷冷道:「如果范知州參與耽州防禦,我倒無話可說了,但范知州沒有得到朝廷同意,便擅自對高麗用兵,會造成宋朝和高麗之間關係惡化,影響惡劣,屬於嚴重的越權,范知州又怎麼解釋?」

    范寧立刻回答道:「我是海外經略副使,對耽州的安全負有職責,我認為我有用兵權,不需要得到朝廷的批准。」

    「你錯了!」

    高若訥冷笑道:「我記得很清楚,朝廷只給了你對日本的自行處置權,這裡面並不包括高麗,你分明就是在越權,擅自攻打高麗。」

    范寧有點頭大,高若訥就死死盯著自己沒有報告朝廷,擅自對高麗用兵來做文章。

    其實范寧也知道自己打了一個擦邊球,所以他剛才堅決不承認是攻打高麗,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朝廷較真,自己就會很麻煩,如果朝廷睜隻眼閉隻眼,那麼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剛才我已經解釋過,宋軍並沒有登陸高麗領土,根本談不上進攻高麗,也就沒有必要向朝廷稟報。」

    「那是你的強詞奪理,你燒毀了停泊在海灣內的三百多艘高麗船隻,這怎麼不是向高麗宣戰?」

    這時,趙禎輕輕咳嗽一聲,笑了笑道:「這件事需要朕來解釋一下,當初范知州接受開疆任命時,他曾經問過朕,如果爭奪耽羅島時遇到高麗軍隊,宋軍能否有權作戰?

    朕就答覆他,如果涉及耽羅島,可以直接向高麗軍隊開戰,不用稟報朝廷,為此,朕還賜他一把天子劍,就是給了他直接開戰的權力。

    這次范知州對高麗先發制人,起因還是高麗欲偷襲耽州,如果中途沒有高麗探哨船,范知州也絕對不會去襲擊高麗船隊,朕說得沒錯吧!」

    范寧連忙躬身回答,「陛下明鑒!」

    既然天子開口,承認給過范寧對高麗的交戰權,高若訥再有一千個理由,也不好再繼續發難了,他只得忍下了這口氣,狠狠瞪了范寧一眼,不再繼續問下去。

    文彥博欠身問天子趙禎道:「范知州的述職已經結束問答,陛下可有什麼需要詢問的?」

    趙禎笑道:「朕是想問一些問題,和述職無關,等會兒范知州到朕的御書房來一下。」

    「微臣遵旨!」

    趙禎起身先走了,待趙禎回了御書房,文彥博這才宣佈道:「今天知鯤州事范寧的述職正式結束,知政堂認為范知州通過了本次述職!」

    眾人紛紛起身離去,富弼上前笑眯眯對范寧道:「聽你祖父說,你要成婚了,到時別忘記給我送張請柬!」

    「還有我!」

    韓琦走上前笑道:「你小子可不能厚此薄彼!」

    范寧心中感動,連忙道:「晚輩一定送上請柬,請兩位相公務必光臨!」

    這時,一名宦官跑來,對范寧指了指御書房,「范知州,陛下召見!」

    范寧連忙向兩人告辭,他稍稍整理一下衣冠,便跟著宦官向御書房而去。

    范寧走到御書房門口,稍等了片刻,宦官出來道:「范知州請進!」

    范寧走進了御書房,只見天子趙禎正負手站在窗前,眺望著窗外的樹林,不知在沉思想著什麼?

    范寧上前躬身行一禮,「微臣參見陛下!」

    趙禎轉過身笑道:「今天的述職表現得很好!」

    「多謝陛下誇獎。」

    趙禎走回自己位子坐下,又吩咐宦官,「賜坐!」

    「謝陛下賜坐!」

    宦官搬來一隻軟椅,范寧坐下,趙禎又問道:「范愛卿覺得日本國人如何?」

    范寧不知道趙禎為什麼會想到問日本國人,他想了想問道:「陛下是想了解日本官員,還是日本民眾?」

    「都隨便聊一聊!」

    范寧這時才有點反應過來,好像天子是找自己來聊天的,他從述職開始便繃緊的心情終於慢慢放鬆下來。

    「微臣接觸了好幾個日本高官,感覺日本高官把家族的利益放在國家之上,當然和日本的朝野現實有關,地方政權以家族為代表,名義順從朝廷,實則實施地方割據。

    天皇沒有什麼權力,權力掌握在攝政關白藤原家族手中,武士家族開始崛起,家族之間的爭權奪利導致整個日本國內戰亂不斷,民不聊生。」

    趙禎笑了笑道:「這似乎有點九品中正制度的感覺!」

    「正是如此!」

    范寧補充道:「日本沒有科舉,大地主的土地和權力都是世襲,加上日本地域狹窄,人口流動極不方便,又沒有北方草原蠻族的威脅,這便導致一個家族會統治某個區域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所以日本人家族利益至上,各領主間的戰爭實際上就是家族之間的戰爭,失敗的家族將會徹底滅亡。」

    「日本普通百姓如何?你報告上說招募了一萬多日本勞工。」

    「日本底層的百姓過得很悲慘,也是和戰亂不斷有關,一年勞作到頭只能挖野菜和一點點米煮粥,所以招募日本勞工時他們爭先恐後,有的人甚至說不要工錢,只要吃飽飯就行,當然工錢我們是要給的,這些勞工到鯤州后很能吃苦,幹活賣力,也比較聽話。」

    「為什麼要召年輕的日本小娘子?」趙禎又問道。

    「微臣是這樣考慮的,很多士兵願意留在鯤州,但娶妻成家是大問題,所以微臣第一批招募了五百名日本年輕女子,一方面就是為了解決士兵娶妻成家的問題,現在已經成了兩百五十對結為夫妻,也給他們一樣授田,使士兵能安心為大宋戍邊。」

    趙禎讚許地點點頭,又問道:「那另一方面呢?」

    「另一方面就是有些事情需要女工做,比如給勞工裁製統一的工服,做鞋子,給士兵洗衣等等,另外,微臣打算髮展漁業,鯤州海魚產量極大,捕魚回來后晒成干,將來運送到京城來,曬魚需要人手,這些日本女工最適合。」

    「考慮得很周全!」

    趙禎由衷地讚許一句,便不再多問日本女工之事。

    「朕還想了解一下鯤族人的情況,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范寧微微笑道:「鯤族人進步很快,以前一把刀就能換塊龍涎香的好日子已經沒有了,他們學會了討價還價,甚至比漢人還要精明,現在一把匕首最多只能換他們一條魚。」

    趙禎哈哈大笑,一揮手,「很有意思,繼續說!」

    「從前鯤族人冬天穿獸皮,夏天只用獸皮圍個襠,赤著身子,光著腳,現在他們都和漢人一樣穿布衣、褲子,腳上穿靴子,冬天裡面是布衣,外面套一件獸皮,女人也喜歡綢緞、首飾,最近幾個月,有商人賣茶給他們,他們尤其喜歡喝茶,一次煮一大鍋,放鹽放油,當菜一樣的吃,這次回去,我還要給他們買些茶帶去。」

    趙禎呵呵一笑,「這次你帶來的財物頗豐,朝廷也要表示表示,朕批給鯤州三萬擔茶餅,你一併帶回去。」

    「多謝陛下厚愛!」

    趙禎又笑道:「朕總覺得你的述職報告中有未盡之言,你現在不妨說一說。」

    范寧沉吟一下又道:「其實微臣是想詳細彙報一下鐵殼火雷之事。」

    趙禎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這也是朕想問你的,本來程相公想在述職時詢問你此事,被朕壓住了,朕要親眼看一看鐵殼火雷的威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