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接風洗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接風洗塵字體大小: A+
     

    天子趙禎嘉獎並重賞了范寧,范寧這才告辭出宮,他的述職定在明天下午進行,述職報告已經交上去,今天主要給他好好休息一下。

    范寧的坐騎留在鯤州沒有帶回來,他只能乘坐牛車,從皇宮出來,他雇了一輛牛車回自己位於飛虹橋的府宅。

    牛車在大街上緩緩而行,兩邊是繁華喧鬧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不斷傳來的叫買聲,竟給范寧一種隔世之感。

    牛車上並不是范寧一人,還坐著另一個客人,他年約四十歲左右,身材矮胖,看起來像個商人。

    范寧一上車,他便不斷地打量著范寧,此時范寧已換了常服,穿著朱佩給他做的深衣,頭戴紗帽,加上年輕,皮膚黝黑削瘦,看起來就像一個在衙門內跑腿的年輕文吏。

    走了一段路,這名中年男子忽然笑問道:「小哥在哪個部門做事?」

    范寧愣了一下,便笑了笑道:「我在秘書監。」

    「不知小哥認不認識香藥局的人。」

    「認識倒是認識,就不是很熟,這位大哥有事?」

    中年男子連忙欠身笑道:「我是大相國寺旁邊流雲香藥鋪的東主,我姓劉,小哥能不能幫我搞幾根琥珀木,每根琥珀木我給小哥五貫錢的好處。」

    范寧眨眨眼,笑了起來,「你是說鯤州運來的兩萬根琥珀木?」

    「正是,上次那一批我沒有買到,遺憾啊!這一批一定要買上幾根。」

    「可琥珀木怎麼歸香藥局管?」范寧不解地問道。

    「小哥有所不知,琥珀木就是松明,又叫北沉香,上次就是由香藥局負責拍賣,它雖然沒有沉香名貴,但也是稀罕之物,家裡樑上若有一段琥珀木,房宅里鼠蛇不生,數十年香味縈繞,無病無災,若用它做先祖靈牌,能保佑子孫富貴,家道興旺,是好東西啊!」

    范寧啞然失笑,「劉東主是想做琥珀木的生意吧!」

    「怎麼不想呢!說實話,上次拍賣琥珀木,基本上都是被皇親國戚買走了,平均才二十貫錢一根,太便宜了,若在市場上至少能賣到百貫錢。」

    「有這麼值錢?」

    「當然很值錢,市場上是按斤賣,一斤兩貫錢,一根琥珀木至少五十斤,那不就要百貫錢了。」

    難怪船隊進京城,會有那麼多木材商人蜂擁而至,原來這裡面有這麼高的利潤。

    范寧想了想道:「劉東主給我張名帖吧!我一個朋友手上也有一點,或許他會賣給劉東主。」

    中年男子大喜,「我叫劉豐,是大相國寺西面流雲香藥鋪的東主,小哥兒在那邊找我就是了。」

    范寧想到明仁的船上還有三百多根琥珀木,原本是用來掩蓋金砂的,現在發現倒可以賣個高價。

    .........

    回到飛虹橋府宅,范寧發現大門緊鎖,自己卻沒有鑰匙,他只得又坐上牛車去奇石店找二叔范鐵戈。

    之前聽明仁說過,他們的奇石店去年初已經將隔壁的書店買下來了,店面擴大了一倍,經過五年的苦心經營,范家的奇石館已成為京城第一大奇石館,當然也和它經營的田黃石有關。

    隨著時間沉澱,田黃石的珍貴品質愈加突出,已經成為石中珍品,一塊極品田黃石可以賣到數千貫錢,如果經范哲雕刻,那更是奇貨可居。

    老遠范寧便看見了奇石館,不過現在已經改名了,不再叫石破天奇石館,四年前,范仲淹覺得『石破天』這個名字太猙獰,便將店鋪改名為『石珍奇石館』,並題寫了店名。

    門口的歡樓擴大了一倍,兩座店鋪連為一體,店面裝飾寬大而古樸,顯得很有氣派,上面一塊大牌子,寫著『石珍』二字,正是堂祖父范仲淹的手筆,也不知道他現在近況如何?

    這時,范寧忽然發現馬路對面停著一輛寬大華麗,讓范寧不由一怔,這是朱佩原來乘坐的馬車啊!

    「阿寧!」

    身後忽然傳來驚喜的喊聲,范寧回頭,只見朱元豐從店鋪走出來,一臉驚喜地望著自己。

    「我說馬車怎麼眼熟,原來老爺子在這裡!」

    朱元豐大笑著拍了拍范寧的肩膀,「臭小子回來了怎麼不到我那裡去?」

    「我上午剛回來,連個休息的地方都沒有。」

    「走!我帶你吃午飯去。」

    朱元豐不由分說,拖著范寧便走,范寧指指店鋪,「讓我先給二叔打個招呼。」

    「你二叔不在,去碼頭看琥珀木去了,要下午才回來。」

    聽說二叔不在,范寧只得跟朱元豐上了馬車,馬車向距離這裡最近的朱樓駛去。

    「我二叔去看琥珀木做什麼?」

    范寧有點奇怪地問道:「他是賣石頭的,和琥珀木有什麼關係?」

    「琥珀難道不是奇石嗎?」朱元豐笑眯眯反問一句。

    范寧頓時語塞,他從未想過,琥珀木居然還是石頭。

    「老爺子好像知道我回來?」范寧又笑問道。

    「我當然知道,我大哥和你父母已經在路上了,我在給你籌辦婚禮,你小子知道嗎?今天我來找你二叔,就是商量這件事。」

    「辛苦老爺子了!」

    「什麼老爺子,你應該叫我三祖父,對不對?」

    范寧臉一紅,撓了撓後頸,半晌才期期艾艾道:「謝謝三祖父!」

    朱元豐哈哈大笑,「好!回頭給你改口錢,要不,這輛馬車就送給你了。」

    范寧倒想起一事,連忙道:「我還帶了幾名官員和十幾名隨從,他們住在宋州門碼頭旁邊的迎春客棧內,那邊條件不太好,能不能請三祖父幫忙安置一下。」

    「他們可以住官驛的,不過用不著,讓他們住朱門客棧,是我開的,條件更舒適。」

    朱元豐隨即對車窗外的一名家僕吩咐幾句,家僕答應,騎馬向宋州門方向奔去。

    不多時,兩人來到大相國寺北面的朱樓,朱元豐帶著范寧上了三樓雅室,窗外便是汴河,河面上船隻川流不息,令人心曠神怡。

    「阿寧,你這件深衣是佩兒裁的吧!」朱元豐笑眯眯問道。

    范寧臉一熱,「三祖父怎麼看出是她的手藝?」

    「我當然知道,前些日子我去了平江府,見阿佩在忙著裁剪衣服,旁邊堆積的廢料足有幾十匹,我就說這是大宋最昂貴的一件深衣。」

    范寧也笑了起來,「真的難為她了。」

    「你也別指望她以後會繼續給你做衣服,僅此一次,那丫頭我很了解,任何興趣都是一鎚子買賣,當然不包括你,她對你的興趣已經有十年了。」

    朱元豐得了這麼一個優秀的侄孫女婿,心情極好。

    他給范寧倒了一盞茶,又笑問道:「我在鯤州的地方選定了嗎?」

    「已經選定了!」

    范寧連忙從懷中取出一幅白絹,在桌上鋪開,白絹上是一幅范寧親手繪製的鯤州地圖。

    范寧指著北面的一座島嶼:「就是這裡,叫做朱雀島,加上南面緊靠著的兩座小島,方圓正好三十里,島上一半被森林覆蓋,都是紅松,島中心是一座沉寂的火山,我估計附近會有銀礦。

    另外還有一片丘陵草地,可以養千餘匹馬和上萬隻羊,關鍵是還有兩處天然良港,而且是不凍港,這極為難得,要知道整個鯤州也只有兩處不凍港。」

    范寧侃侃介紹,朱元豐聽得非常滿意,笑著點點頭,「朱雀島,這個名字正符合我們朱家,你什麼時候回鯤州?」

    「大概一個月後!」

    「那這次我跟你一起去。」

    范寧嚇一跳,「太遠了,海面上很顛簸,三祖父年紀大了,會受不了的。」

    「那你太小瞧我了,前幾年我曾去過南洋,還遇到了大浪,可我一點事都沒有。」

    范寧聽朱元豐能適應遠航,也就放心了,去鯤州一路坐船,倒是不累,就是海面顛簸,如果不適應出海的話,就會很難受。

    這時,掌柜帶著酒保親自送來酒菜,范寧搶先給朱元豐斟了杯酒,朱元豐舉杯笑道:「今天順便給你接風洗塵,來!我們幹了這一杯。」



    上一頁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