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遇險船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遇險船隻字體大小: A+
     

    船隊經過十天的航行,這天凌晨,船隊漸漸抵達耽州,距離耽州還有百里,船隊的速度放慢下來,耽州西北面的水下有幾處大型暗礁,十分危險,在這裡航行必須小心翼翼,最穩妥的辦法是天亮后再走。

    此時天還沒有亮,深藍色的天幕上綴滿了璀璨的星光,海面上烏沉沉一片,閃爍著一種晦暗的冷光。

    憑藉著船夫們豐富的經驗,船隊沿著耽州外側緩緩向南而行,距離耽州岸邊約三十餘里,繞過暗礁區,在耽州的東面可以直接靠岸。

    就在這時,為首大船正在桅杆上眺望的士兵忽然指著遠處大喊:「海面上好像有火光!」

    幾名士兵連忙趴在船舷邊細看,果然在西北方向看見有亮光在一閃一閃,十分微弱。

    「那邊好像有一處暗礁!」一名船員小聲道。

    如果有暗礁,亮光很可能就是觸礁船隻求援,當值將領立刻下令去查看,一艘小船被放下海,十幾名士兵划船前往火光處而去。

    此時,范寧剛從沉睡中醒來,馬上要到耽州,他的睡得也不太好,比平時早半個時辰便醒來了。

    范寧披上衣服,正準備去甲板上走走,艙外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范寧連忙上前打開門,外面是一名士兵,他躬身行禮道:「外面出了一點事情,劉將軍請使君過去看一看!」

    「發生了什麼事?」

    「救了一些人上來,但這些人有點蹊蹺,卑職說不清楚,使君去看看便知。」

    范寧心中縈繞著疑惑,快步向甲板上走去,甲板上站滿了士兵,范寧推開眾人,擠了進去。

    只見中間甲板上坐著五六個年輕男子,身上包裹著毯子,凍得渾身發抖。

    「他們是什麼人?」范寧問道。

    指揮使劉影連忙上前對范寧低聲道:「這些人的船被暗礁撞碎,他們在暗礁揮舞火鐮,被我們士兵看見,把他們救了上來。」

    「問清他們身份了嗎?」

    「他們是高麗人,自稱是高麗商人,但卑職發現他們都穿著軍服,卑職懷疑他們是高麗士兵。」

    范寧眉頭微微一皺,他又仔細看了看幾人,發現他們怎麼也不像商人,明顯有訓練過的痕迹,他心中疑竇頓生,對劉影道:「把他們分開審問,手段狠一點無妨!」

    「遵令!」

    劉影一揮手,士兵們將五名男子帶了下去。

    天漸漸亮了,遠處耽州的海岸線也依稀可見,而這時,審問的結果也出來了。

    劉影快步走到范寧面前躬身道:「啟稟使君,果然是高麗軍隊派出的探子,一共有十人,操縱一條百石小船前來耽州,船隻不幸觸礁沉沒,五人墜海失蹤,另外五人爬在礁石上獲救。」

    「探子去耽州探查什麼?」范寧繼續追問道。

    「主要是查看宋軍在耽州的駐軍人數,船隻數量。」

    「還有什麼情報?」

    「還有就是釜山一帶聚集了三百多艘船隻,聽他們描繪,估計都在五百石左右,是從高麗各地調集而來。」

    集結船隊,又派船隻來偵查,這顯然高麗對耽州有圖謀不軌的想法了。

    這也證實了當初拿下耽羅國時的判斷,高麗不會立刻發現耽羅國被大宋佔領,如果高麗想奪回耽羅國,至少也要在兩年之後,而現在正好過了兩年。

    范寧心中冷笑一聲,隨即令道:「船隊在耽州靠岸!」

    .......

    范寧當初奪取耽羅國的主要目的是作為鯤州的中轉,比如戰馬無法忍受近一個月的長途運輸,就放在耽州寄養,待恢復元氣后,再從耽州運到宋朝,耽州也有一片數十里的小牧場,正好適合寄養。

    另外就是物質中轉,大量物質先存放在耽州,然後再逐步運到鯤州。

    第三個功能就是貿易中轉,發展和日本貿易,倉庫可以設在耽州,然後根據日本的市場需求來逐步發貨。

    正是確定了這三個功能,所以耽州便沒有像鯤州那樣倍受朝廷重視而大發展,不過這兩年也做了不少事情,一個是設立了耽縣,就是原來的耽羅城,連城牆都不用新建。

    第二是移民了五百戶人家,主要從事種植業,包括種植糧食和種植柑橘,耽州非常適合種植柑橘,它產的柑橘個大皮薄汁多,甜度很好,一直是高麗每年都指定要的貢品,可以作為特產運到京城。

    耽州另一個成就就是修建了兩座港口,一座在北面耽縣,一座在東南角,都是利用天然良港修建而成。

    范寧的船隊便駛入了耽州東南的信風港,據說這裡是耽州最早感受到東南風的地方,所以叫做信風港,東南信風吹起,耽州盼望的大宋補給船隻就來了。

    需要說明的是,耽州目前還完全依靠大宋的物資輸送來維持運轉,不像鯤州,通過軍墾的方式,今年的糧食已經完全自給自足,反而能給大宋輸送大量資源和財富。

    一隻只大船緩緩駛進海灣停泊,運載小馬的船隻也靠岸,將五十匹小馬送上岸休整。

    中午時分,耽州通判張遙騎馬趕來迎接范寧的到來。

    當初在考慮設立耽州時,就有兩種意見,很多官員認為耽州偏小,人口太少,不適合設州,設為縣就足夠,可以隸屬於鯤州。

    但另一批官員認為,海外情況特殊,不能照搬大宋的標準,應該特殊對待,耽州和鯤州相距遙遠,把耽州設為鯤州下轄縣根本就不現實。

    天子趙禎便採納了后一種方案,正式定為耽州,不過在設定官員時,沒有派知州事,而只是任命了一名通判,同時兼任耽縣縣令,這就叫名義上的州,實際上的縣。

    通判張遙年約三十歲,也是進士出身,比范寧早一屆考中科舉,原來是青州即墨知縣,因出使過高麗,便被升為耽州通判兼耽縣縣令,雖然管轄的子民只有五百戶漢民和數千土著,但官職卻上去了,從正八品一躍升為正七品。

    「歡迎范使君光臨耽州,范使君一路辛苦了。」

    范寧雖然是鯤州知事,但同時也是海外經略副使,算是張遙的上級,不過這種上級卻不是直屬上下級關係,只是名義上的上級。

    所以張遙雖然對范寧的態度很恭敬,但並沒有下級對上級那種刻意的討好,更多是比較客氣。

    范寧也笑道:「我是特地進京述職,因為隨行帶有馬匹,所以需要在耽州盤桓幾日,讓馬匹修養一下,給張通判添麻煩了。」

    「哪裡!哪裡!耽州就是中轉之地,范使君來休息很正常。」

    張遙又看見了碼頭上的五十匹小馬,驚訝道:「這些就是鯤州出生的馬駒?」

    范寧笑著點點頭,「正是,特地帶去給官家和朝廷大臣們看看,官家一直惦記啊!」

    張遙大喜過望,鯤州產馬了,那些朝中一直在抨擊海外各州是勞民傷財的大臣也該閉嘴了,而且耽州也終於要發揮它的作用,作為戰馬的中轉地。

    「太好了,我們修好了馬棚,也圍出大片牧場,就等這些小傢伙前來入住呢!」

    張遙連忙命令手下帶著牧子去安置馬匹。

    這時,范寧又道:「還有一件事,我想和張通判談一談!」

    「使君請說!」

    范寧便將他們在路上遇到高麗探子的事情說了一遍。

    張遙怎麼會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他的臉頓時變得慘白,半晌道:「高麗不會真的對大宋的地盤下手吧!」

    范寧搖搖頭,「進攻大宋本土,給高麗一千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但耽州這種海外孤島就難說了,高麗早就臣服於遼國,他們可以把責任推給遼國,說是遼國的命令,甚至說是遼軍所為,大宋又不可能真的為一個島而對高麗發動全面戰爭,很可能就吃個啞巴虧,放棄耽州了。」

    張遙頓時急道:「可是耽州只有一千駐軍,如果高麗大舉來襲,讓我們怎麼抵擋?」

    范寧淡淡道:「我已經考慮過了,索性先下手為強,讓高麗吃個啞巴虧,有苦說不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