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遼國來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遼國來使字體大小: A+
     

    船上之人正是四弟范銅鐘,他穿一身白綢深衣,腰束革帶,頭戴紗帽,後面還跟著兩名隨從,加上他俊朗的外貌和挺拔的身材,倒顯得他頗有幾分意氣風發。

    范鐵舟已經快一年沒有見到自己的兄弟了,上次見到他還是在去年的族祭上。

    范鐵舟因為是副族長,忙碌族祭,沒有時間和四弟細談,只是聽老三說,四弟替朱家做事,好像混得還不錯。

    范鐵舟也知道這些年四弟遭遇頗為坎坷,五年前,他妻子因為過於肥胖而在睡夢中去世,岳父把他告上官府,說妻子被他害死,這件事鬧得很大,多虧一個醫師作證,說四弟妻子已經窒息幾次,都被及時救醒,四弟這才得以清白。

    三年前,范銅鐘又娶了吳江一個王姓大戶的女兒為妻,去年初生了一個兒子。

    「銅鐘!」范鐵舟揮手大喊。

    范銅鐘一回頭看見大哥,頓時又驚又喜,連忙讓兩船靠攏,他跳上范鐵舟的船上笑道:「大哥不會是來求親吧!」

    范鐵舟笑道:「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求親?」

    「消息都傳開了,我今天是來報帳,所以特地來問一下這件事。」

    「來!我們坐下說話。」

    范鐵舟拉著兄弟在船艙坐下,從箱子里取出一瓶酒和兩個小杯子,斟了兩杯酒笑道:「這麼多年我都不知道你在哪裡做事?」

    范銅鐘沉吟一下道:「我在哪裡做事連娘子都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告訴大哥,希望大哥替我保密。」

    「你放心吧!我不會出去亂說。」

    范銅鐘喝了杯酒才道:「我現在是朱記錢鋪的大管事,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巡視各地錢鋪,過兩天我還要去成都府,在那裡要再開兩家錢鋪,我在那邊至少要坐鎮三個月。」

    「不錯啊!你什麼時候當大管事的?」

    「快三年了,老爺子待我不薄,每月給我一百貫的底俸,年末還有豐厚的花紅,說實話,我已經心滿意足。」

    范鐵舟點點頭,「我本來還想和你談談,讓你去京城幫老二,他那邊缺人,既然你混得不錯,那就算了。」

    范銅鐘搖搖頭苦笑道:「年輕時做了很多蠢事,要不是老爺子幫我走上正途,我還不知道怎麼墮落,我前妻去世,也是老爺子幫我打點,才讓我沒有被縣衙屈打成招,做人要有信義,我還是要儘力把事情做好,回報他的一番知遇之恩。」

    范銅鐘的這番話讓范鐵舟大為欣慰,一直讓全家人頭疼的四弟終於成熟了。

    他從腰間解下一塊玉佩,遞給范銅鐘,「這個給小侄兒,算是我這個大伯給他的一點心意。」

    「多謝大哥!」

    范鐵舟拍拍兄弟的肩膀,「有時間去看看父親,他還常念著你,還有弟媳,讓她帶侄兒去家裡坐坐,你大嫂肯定會歡迎他們。」

    范銅鐘點點頭,「我去成都府之前,要去看看他們。」

    范銅鐘告辭走了,范鐵舟望著兄弟的船隻走遠,他望著天空的一朵朵白雲,心中倍感振奮,家裡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他們范家真的要時來運轉了。

    ..........

    接下來的十幾天里,范家及時送了定禮、聘禮和財禮,媒人劉院主又和朱元甫敲定大致的婚期,朱元甫搬回了木堵鎮,設宴款待鎮上的父老鄉親,整個木堵鎮都洋溢著一片喜慶的氣氛中。

    但喜慶中也隱藏著一絲不愉快的因素,在范家下聘禮的第二天,朱元駿趕回了吳江朱府,和兄長大吵一場,又將幾十年前的老底悉數掀了出來,兄弟二人從此翻臉。

    三個月後,朱元駿一房數十口老小集體搬去了京城,朱家面臨分裂的趨勢。

    ......

    時間又到了第二年的一月,大宋至和三年。

    這段時間,朝廷政局比較混亂,主要天子趙禎在新年大朝忽然中風,病倒在床榻上,已經半月不能理朝,大臣都憂心忡忡。

    上午,右相文彥博在政事堂召集相國們議事,包括左相富弼,兩名副相程琳和王堯臣,以及知樞密事韓琦。

    眾人剛坐下,茶童便給眾人上了茶,文彥博喝了口茶,對眾人道:「今天一早我問了御醫,說官家的病情已經好轉,前兩天已能開口說話,再將養十幾天就能康復了。」

    「文相國,這次官家病情是何起因?」韓琦關切地問道。

    「我問了御醫,御醫的意思是,官家極欲得子,反而欲速則不達,虧損太多導致。」

    文彥博說得很含糊,但大家都聽懂了,無非是縱慾過度導致身體虧損,一時間,眾人都不好說什麼,都喝茶來掩飾尷尬。

    這時,文彥博岔開話題,問副相程琳道:「遼國特使這時候來京是什麼意思?」

    每年的這個時候,遼國和大宋往來都是朝賀新年,一般由長駐京城的遼使負責,但就在昨天,遼國忽然派來一名特使進京,讓眾人都有點奇怪,春寒料峭時跑來,遼國有什麼大事?

    程琳苦笑一聲道:「遼國要我們說明,在海外開闢疆域是不是針對遼國?」

    文彥博眉頭一皺,「這個問題前年不是答覆過他們了嗎?我們開發流求,和遼國無關,他們還想知道什麼?」

    「好像高麗給了他們什麼消息,他們問到耽州之事。」

    文彥博點點頭,和他們預料的一樣,果然是高麗把消息放給遼國了。

    不過宋朝也有應對方案,文彥博笑道:「那你怎麼說?」

    「我就說他們多慮了,我們在海外開闢疆土遼國無關,我們只是想開發海外貿易,在耽州設立官府也是為了更好地和高麗、日本進行貿易,結果鬧了笑話。」

    說到這裡,程琳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取出一幅地圖在桌上攤開,眾人都圍攏上來,這是一幅高麗、耽州、大宋和遼東的地圖,地圖上,耽州的位置並不在高麗下方,而是在高麗西北方向,緊緊靠著遼東半島。

    眾人都不禁啞然失笑,這是誰繪製的地圖,和真實位置差距上千里。

    文彥博冷笑一聲道:「這應該是高麗故意繪製的錯誤地圖,誤導遼國,讓他們對大宋施壓,從而撤出耽州。」

    「那我們該怎麼應對?」

    「很簡單,把情況給他們說清楚,給他們正確地圖,他們如果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探查那座不存在的大島,其實他們問問當地漁民就知道有沒有這座島存在,還跑來問我們,簡直多此一舉。」

    程琳又繼續道:「他們還問到了鯤州!」

    這個話題讓房間里的相國們都安靜下來,鯤州這兩年已經成為大宋最熱門的話題,大街小巷,井邊村頭,就連乞丐們曬太陽捉虱子時也在談論鯤州有沒有發財機會。

    如果想讓遼國不知鯤州,簡直不可能,更何況,遼國探子滲透大宋的各個方面,他們很可能已經知道了鯤州是養馬基地的事實。

    文彥博忽然意識到,恐怕鯤州才是遼國真正關心的目標。

    沉思片刻,文彥博對程琳道:「如果他們真的意在鯤州,那就告訴他們,鯤州在遙遠的海外,距離大宋至少一萬里,是大宋新開闢的一塊土地,那裡將來會成為大宋的新糧倉,僅此而已。」

    富弼冷冷道:「遼國真正關心的,是鯤州會不會成為大宋的養馬基地,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我們其實可以坦誠告訴遼國,鯤州也會是大宋的畜牧基地。」

    王堯臣呵呵笑道:「畜牧基地還是暫時不說為好,以免刺激到遼國,就告訴他們是產糧地,大家都裝糊塗,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樣更符合我們的利益。」

    韓琦也贊成王堯臣的意見,沒必要把矛盾激化,只要大宋不承認養馬,遼國也沒有辦法,除非遼國撕破臉皮開戰,否則遼國完全沒有道理向大宋施壓。

    程琳也認為遼國朝廷只是迫於壓力才派使者詢問大宋,只要把耽州的事情解釋清楚,那遼國使者也能回去交差,至於鯤州,只要大宋一口咬定和養馬無關,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這時,一名官員在門口低聲稟報道:「宮裡傳來消息,天子召見文相公和富相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