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媒人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媒人消息字體大小: A+
     

    木堵鎮的范氏醫館早已在平江府赫赫有名,很多外州病人也慕名而來,尋求醫治,館主范鐵舟的接骨定位技術堪稱一絕,很多骨折被治好后,或多或少都會留下隱患。

    但范鐵舟不會,他治好的骨折幾乎都能恢復原狀,葯好、技術好、人品好,被譽為江南最好的外科醫師。

    范氏醫館雖然沒有搬走,還在木堵鎮,但它買下了兩座臨街樓房,把它打通,在院子里修建了病房,可以容納二十名患者住在醫館內,這便使得患者恢復初期的效果極好,為最後的康復打下良好的基礎。

    這天上午,一艘烏篷大船緩緩停在木堵鎮碼頭上,張三娘帶著女兒阿多和兩個小丫鬟從船里出來。

    「娘,在家裡等不是一樣嗎?幹嘛非要來鎮上?」阿多小聲埋怨母親。

    阿多已經八歲了,眉眼長得和兄長范寧極像,但要比兄長清秀得多,父親給她起了名字叫做范靜,和兄長范寧是同一個意思。

    阿多從小就很懂事,尤其孝敬年邁的祖母,每天都要跑去陪祖母聊天,去年從京城回來后,父親給她請了一個女先生,開始教她讀書識字,學習繪畫和茶道,今天阿多本想在家裡練習繪畫,卻被母親一起拉來鎮上。

    她心中雖然有點不高興,卻不敢說什麼,只得一路撅著小嘴。

    「阿多,這可是你哥哥的終身大事,你還不關心?」張三娘不滿地批評女兒。

    「我當然關心哥哥,我只是說沒必要來鎮上,說不定劉院主會去村裡。」

    「他不會去村裡,肯定是來找你父親,你爹爹忙,說不定半夜才回來,我哪裡等得了?」

    這兩天張三娘頗為興奮,兒子的一封來信讓她兩天都睡不好覺,信中說她可以去向朱家求婚,這讓張三娘激動異常,她可是做夢也希望朱佩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很多年前,她第一見到朱佩時,她心中就有了這個願望。

    只是朱家的孫女高高在上,不是他們這樣的家庭能高攀得上,她只能把這個願望當成夢想,但兒子異常爭氣,讓這個夢想一步步要變成現實,讓張三娘怎麼能不期待。

    這不,今天一早,丈夫委託延英書院的劉院主去吳江朱府,給兒子做媒提親。

    張三娘快步走進醫館,正在給病人看病的阿慶連忙起身行禮,「師娘好,師父去延年青藥房了!」

    「哦!你忙吧!我自己去找他。」

    阿慶又偷偷向小師妹眨眨眼,這才一本正經地繼續給病人看病。

    張三娘走出醫館,卻一眼看見了明仁,張三娘連忙招手,「明仁!」

    「啊!是大娘。」

    明仁連忙上前行禮,「大娘怎麼來鎮上了,阿多也來了。」

    張三娘笑眯眯問道:「你不是要去京城嗎?怎麼還沒走?」

    「我下午就出發,這兩天在平江府採購了不少東西,寄存在朱老爺子的倉庫里。」

    明仁又從懷中摸出一顆鴿卵大的明珠,遞給阿多,「大哥送你的,拿著玩吧!」

    「謝謝明仁哥!」

    阿多乖巧地行一禮,笑著接過珠子。

    張三娘又擔憂地問道:「明仁,你覺得向朱家求親,會不會被拒絕?」

    明仁一笑,「大娘就一百個放心,我心裡有數得很,朱老爺子肯定會答應。」

    「你這麼有把握?」

    「大娘,阿寧現在可不是一般人,他如果和朱佩沒有成功,那他就會成為駙馬了。」

    張三娘嚇了一跳,「你說公主會嫁給我家阿寧?」

    「當然會,曹家就一心想把女兒嫁給阿寧,京城那麼多皇親國戚,哪家不想把阿寧招為女婿,若不是阿寧和朱佩感情很深,依我看,和朱家聯姻利益並不算最好。」

    「胡說!我就喜歡阿佩,不准你用商人的想法來算計。」

    「當然只是這樣說,阿寧和朱佩的關係在鯤州已經公開了,大家都看在眼裡呢!我們大家都希望他們能走到一起。」

    張三娘笑得合不攏嘴,「你是說他們在鯤州已經成為一對了?」

    明仁重重點頭,「走得時候,朱佩撲在阿寧的懷裡,哭得跟淚人一樣,我和明禮就恨不得變成兩根樹樁子。」

    「明仁大哥,你和明禮哥幹嘛要變成樹樁子?」阿多仰著小臉問道。

    明仁撓撓頭,「就是太尷尬了,變成兩塊石頭也行。」

    「我明白了,明仁哥也想找個大嫂了。」

    張三娘眼睛一亮,「對啊!明仁,你娘寫信來讓我幫你做媒,我看許員外家的.......」

    「大娘,我還事,先走一步。」

    明仁聽說給他做夢,嚇得他慌慌張張地跑了。

    「這些孩子,做官的做官,做生意的做生意,就是不想成家!」

    望著明仁逃遠的背影,張三娘不滿地嘟囔道。

    這時,阿多拉了拉母親的手,「娘,爹爹和劉院主來了!」

    張三娘一回頭,只見丈夫和劉院主正向這邊走來,兩人談笑風聲,看樣子做媒的情況不錯。

    張三娘心中一喜,連忙迎上前問道:「劉院主這麼快就回來了?」

    劉院主笑眯眯道:「談得順利就回來得早,我估計你們也著急,就回絕了朱大官人挽留我住幾天,連夜趕回來。」

    「那談得怎麼樣?」張三娘急問道。

    「我剛才給鐵舟也說過了,七成滿意。」

    張三娘心中掠過一絲陰雲,什麼叫七成滿意?她不解地望向丈夫。

    范鐵舟道:「劉院主說,朱老爺子當時就一口答應,但朱家有人反對,所以叫做七成滿意。」

    「是誰反對?」

    「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去坐一下吧!」

    范鐵舟夫婦帶著女兒來到劉院主開的茶館里,四人在一間雅室內坐下,劉院主給阿多要了幾盤點心。

    他這才緩緩對范鐵舟和張三娘道:「你們應該知道吳江柳家的情況吧!」

    范鐵舟點點頭,「我知道,在吳江也是有名的官宦人家,僅次於朱家。」

    「可柳家和我家阿寧有什麼關係?」張三娘不解地問道。

    「大娘子莫急,聽我慢慢說!」

    劉院主笑了笑又道:「柳家是吳江僅次於朱家的大家族,和朱家世代聯姻,朱佩在很小的時候,大概在進延英書院讀書之前,柳家便看中她了,正好柳家有個嫡孫,叫做柳然,比范寧大一歲,當時也是縣士,和范寧同一年考上童子科進士,去年授揚州刺史判官,今年轉任丹陽縣丞........」

    張三娘有點明白了,「這個柳然也想娶朱佩,對吧!」

    劉院主點點頭,「正是如此,柳然的父親還是朝廷有實權的高官,朱佩的二祖父朱元駿一心想撮合朱佩和柳然,聽元甫說,甚至為了這件事,朱元駿和老三朱元豐反目了,當然,他們兄弟的矛盾本來就很深,這件事只是一個影子而已。」

    范鐵舟眉頭一皺,「朱家也不光朱佩一個小娘子,朱元駿應該也有自己的孫女,為什麼盯住朱佩不放?」

    「問題就在這裡,那個柳然一心要娶朱佩,據說是非朱佩不娶,整個柳家都在為這件事向朱家施壓了。」

    張三娘頓時大怒,「那個姓柳的比起我家阿寧,差十萬八千里都不止,他還想跟我家阿寧爭朱佩,他配嗎?」

    劉院主苦笑一聲道:「我們都是這樣認為的,但朱元駿可不是這樣想的,他現在仕途不順,估計想藉助柳家的力量,而且當初他就是他答應柳家,把朱佩許給柳家,他要維護自己的家族權威,他一直堅持把朱佩許給柳然。」

    「這次就是朱元駿反對?」范鐵舟問道。

    「朱元駿本人在京城,這次是他長子反對,其實就是朱元駿的意見了。」

    張三娘更關心自己的兒子的婚事,她急問道:「那下一步我們怎麼辦?」

    劉院主微微笑道:」既然朱佩祖父同意了范家的提親,那下一步就是準備禮物去求婚了,用不著考慮禮物是否貴重,關鍵是要有誠意,我覺得用傳統的大雁就很合適。」

    「那劉院主覺得什麼日子去求婚比較好?」

    「我和朱佩祖父已經定下來了,五月初十是求婚的良辰吉日。」

    沉默片刻,范鐵舟問道:「如果朱元駿堅決反對怎麼辦?」

    劉院主搖搖頭,「那是朱家內部的事情,我們不用管,不過,萬幸的是,朱佩不是朱元駿的孫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