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零八章 探礦協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零八章 探礦協議字體大小: A+
     

    只見一匹白色的野馬從遠處疾奔而來,楊雲頓時激動萬分,大喊道:「快布網!布網!」

    布網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利用樹木安置繩網陷阱,另一種方式是張網平鋪,四周埋伏人,當馬匹踩中繩網時,埋伏人同時拉起,但兩種方式都容易使馬匹在奔跑中摔倒,從而使馬匹受傷。

    但最常用的方式卻是修築一座三面包圍的泥袋牆,把馬趕進圍牆內,然後從上方撒網,這種方式不錯,楊雲就是用這種辦法抓到了大量野馬。

    不過牧子們修建的圍牆在北面,而馬王卻衝到基地里來了。

    基地的沿途布置了五面地網,四面都埋伏著牧子,他們緊張地拉著繩索,等待著馬王入網的瞬間。

    范寧策馬從側面閃開,這時,馬王已經從前方疾奔而至,范寧清晰地看清這匹馬中之王,它渾身雪白,看不到一根雜毛,肩高甚至到了一米七,四肢修長而強健,胸脯上肌肉十分發達有力,它奔跑速度極快,長長的鬃毛和馬尾在風中飄揚。

    馬王如一陣狂風飛馳而來,它極有靈性,身體敏銳異常,布在路上的五張地網被它輕鬆跳過,前方數十人拉著一幅長長的繩網向它奔來,它身體忽然輕巧一轉,調頭向北方奔去。

    北面正好來了兩名騎馬之人,正是朱佩和劍梅子,馬王加速向朱佩的奔去,范寧大急,高聲喊道:「快閃開,野馬衝來了!」

    但似乎已經來不及,朱佩的坐騎被馬王衝來的氣勢驚得前蹄高高揚起,眼看朱佩要掉下馬,旁邊的劍梅子手疾眼快,一把將即將落馬的朱佩抓了過來,放在自己馬上。

    「阿佩,抓好了!」

    劍梅子隨即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轉折,輕輕巧巧地落在馬王身上,馬王稀溜溜一聲暴叫,加速向北方奔去,只片刻便成了一個小黑點,漸漸消失不見了。

    范寧催馬奔上去,拉住了朱佩緊張問道:「阿佩,你沒事吧!」

    「我沒事!」

    朱佩驚魂稍定,她擔心地望著馬王消失的方向,「我怕劍姐會出事。」

    「她武藝高強,實在不行就脫身,問題應該不大。」

    話雖這樣說,范寧還是比較擔心,催馬追了上去。

    「阿寧,我跟你一起去。」

    朱佩也催馬跟了上來,片刻,兩人奔出十幾里,都勒住了馬匹,只見前方來了大批牧子,他們簇擁著一匹白色雄健的駿馬,劍梅子就騎在馬王身上,緩步迎面走來。

    「劍姐!」

    朱佩催馬奔了上去,一臉欽佩地望著劍梅子,「你把這匹野馬降服了?」

    劍梅子笑道:「只要控制好自己,別從馬背上摔下來,它跑累了自然就會服從你。」

    范寧也催馬上前笑道:「這馬王看起來很溫順嘛!」

    「溫順?」

    劍梅子冷笑一聲,「那是因為我控制著它,你來騎它試試看,看它溫不溫順?」

    「我就算了!」

    范寧知難而退,它可不行騎這匹出醜。

    這時,楊雲大喜著奔過來道:「太感謝這位姑娘了,請姑娘把馬王交給我們。」

    劍梅子搖搖頭,「它是我的夥伴,以後就跟隨我了,我不把它交給任何人。」

    「這——」

    楊雲一臉為難地望著范寧,他不知這位武藝高強的女子身份,只知道她和范寧一起來,倒不好輕易得罪。

    范寧明白這匹馬王對群牧司收集野馬的重要性,他想了想笑道:「要不這樣吧!劍姐暫時把馬王借給楊都監,等野馬都收攏后再把馬王還給你,你看如何?」

    劍梅子雖然冷傲,但她還是要給范寧一點面子,她便點點頭,「這匹馬只聽我的指揮,我可以幫你們。」

    楊雲心中雖然對馬王不舍,想把它作為最好的種馬,但他也知道這是無主野馬,不屬於任何人,既然這位武藝高強的女子降服了它,自己確實沒有理由要走它。

    他只得點點頭答應了,「那好吧!就煩請姑娘幫忙,讓馬王替我們收攏野馬。」

    朱佩低聲問范寧:「他們抓這些野馬做什麼?」

    范寧微微笑道:「他們只是給野馬搬家而已,讓它們住到鯤州去,這些野馬能適應鯨州的惡劣氣候和生活環境,對改善鯤州馬匹的血統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

    「那這匹馬王很重要嗎?」

    范寧搖搖頭,「一匹馬而已,談不上非它不可,劍姐喜歡,就帶走吧!」

    .......

    五天後,坐船返回了鯤州北海岸,找到了正在淘金的明仁和明禮。

    「阿寧,把這條河流賣給我們吧!」

    見面的第一句話,明仁便合掌哀求,「求求你了,我們願意出高價買下這條河。」

    「看樣子收穫很不錯!」范寧笑道。

    「豈止不錯!」

    明仁把范寧拉到一邊,低聲道:「這條河全是金砂,五天時間我們已經淘到了兩百多斤,平均每天五十斤,簡直嚇死人了。」

    范寧也著實嚇了一跳,「兩百斤黃金,摺合下來就是三萬兩千貫錢,短短五天就能淘到這麼多錢?」

    這時,明禮也跑來哀求,「阿寧,把這條河賣給我們吧!」

    范寧見他們態度認真,估計是真想長期做下去,他沉思片刻道:「我可以提供三個方案,你們自己選擇,第一個方案,你們和鯤州簽署探礦協議,幫助鯤州尋找礦產,交五千貫錢押金,時間一般是兩年,這兩年你們可以在河中淘金,兩年後你們至少要交出三座礦山。

    第二個方案,朱老爺子可以買下這片土地,你們和他商量怎麼湊份子。

    第三個方案,你們回去向朝廷買一份採礦證,好像有效期三年,大概五千貫錢左右。」

    明仁笑嘻嘻道:「能不能讓我們在這裡繼續淘金,你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過幾個月後我們再商量怎麼辦?」

    「滾!再說一句廢話,我現在就讓你們滾蛋。」

    「好吧!讓我們商量一下。」

    大宋鼓勵民間參與探礦和採礦,甚至還貸款給探礦者。

    最典型是煉礬,宋朝十分鼓勵民間和官府簽署涉礦協議,首先是尋找礬土礦,官府一般給兩年時間,兩年內找到礬土礦並可以煉製,官府不管,兩年後官府就接手你辛辛苦苦找到的礬土礦。

    如果兩年時間到了,想繼續煉礬賺錢,必須要得到官府同意,如果官府同意那就要簽署承包協議,一般每年抽兩成的承包稅,承包協議大概三年或者五年一簽,到期后官府會評估,是收回還是繼續承包。

    范寧作為鯤州知事,他有權發放幾張探礦證,當然不可能無限量地發放,尤其金銀銅礦涉及貨幣,管制非常嚴格,一般都是官府主導,民間最多給極為少量的探礦權。

    現在明仁和明禮佔據了先發優勢,搶在前面,或許能搶先得到一份探礦證。

    一般而言,批准民間探礦採礦是由各州初審,然後報各路的監司批准后便可以實施。

    鯤州上面屬於海外經略府,目前還沒有監司一類的職能部門,作為海外經略副使,主管海外開發,范寧自然有權力決定採礦權的申請和批准。

    這也是他同意明仁、明禮在鯤州淘金的依據,對他而言,就是一句話而已。

    「我們決定了!」

    兄弟二人走上前道:「我們用第一種方案!」

    范寧點點頭,對遠處的朱佩招了招手,朱佩快步走上來笑問道:「阿寧,什麼事?」

    「你能以你祖父的名義和鯤州簽署一份探礦協議嗎?」

    朱佩看了一眼明仁、明禮,「是這兩個傢伙想做?」

    范寧苦笑一聲道:「如果他們不姓范,直接和他們簽署倒也無妨,關鍵是他們姓范,我得有所迴避,免得以後會有人找麻煩。」

    「由我祖父簽就沒問題了?」朱佩又問道。

    「朱家對鯤州貢獻很大,還得了第一塊賞賜之地,你祖父簽署探礦協議,沒人敢質疑他的資格。」

    朱佩哼了一聲,對明仁、明禮道:「我替你們承擔風險,有什麼好處?」

    明仁和明禮商量片刻,對朱佩笑道:「淘到的黃金,分你三成,怎麼樣?」

    朱佩頓時眉開眼笑,「這還差不多!」

    范寧卻明白了,這兄弟二人看出了自己和朱佩的關係,這三成黃金哪裡是給朱佩,分明是給自己。

    他笑著點點頭,「具體怎麼做,你們商議一下,我提醒你們,探礦協議只有兩年時間,最後需要找三處礦山,否則五千貫押金就沒收了,當然不一定是金銀礦,硫磺礦也可以。

    另外,如果需要官府提供協助,比如補給、物資之類,也可以和官府簽訂一份提供幫助的協議,你們自己慢慢考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