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零四章 兩件大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零四章 兩件大事字體大小: A+
     

    經過兩輪協商,安倍貞任最終以一百萬兩白銀和一萬兩黃金的價格,向宋軍購買兵甲一萬套以及糧食五萬石,其中一套兵甲包括皮甲一領,長矛一支,戰刀一把和弓箭一副。

    當然,因為是皮甲,所以成本比較低,如果是鐵鎧甲,那價格就完全不同了,這套兵甲的成本在三十貫錢左右,范寧以三倍的價錢賣給陸奧國,已經算是良心價格。

    貴的是糧食,一萬兩黃金買五萬石米,稍微有點黑心,要知道在大宋,一萬兩黃金可以買三十萬石米,日本產糧區還更便宜一點,范寧以六倍的價格賣給對方,安倍貞任豈能不知?

    不過看在宋軍肯繼續賣兵甲給陸奧國的份上,這個糧食價格安倍貞任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況且宋軍用船送貨上門,省去了他們運輸糧食的路途艱辛以及朝廷即將對他們的糧食封鎖。

    五天後,狄青陪同中官龐忠返回唐縣,范寧便將和日本協議之事交給龐忠,請他回去告之天子,加國璽后協議才能正式生效。

    就在狄青離去的第二天,出去遊玩了近十天的朱佩終於回了唐縣。

    這些天朱佩在劍梅子和徐慶的陪同下,跟隨明仁、明禮兄弟去了一趟鯤族人的部落,見識一下她從未見過的土著人生活。

    房間里,朱佩喜滋滋地翻看著鯤族人送她的禮物,一張老熊皮就放在床上,其他還有明珠、珊瑚、玳瑁等名貴珠寶。

    「阿寧,沒想到他們真的很好客,而且很淳樸,我就給他們孩子一些點心,他們就送給我這麼多名貴的珠寶,還有一張熊皮。」

    范寧奇怪地問道:「你哪裡來的點心?」

    他記得很清楚,朱佩只隨身帶了一個小包袱,哪裡有點心?

    「當然我們自己做的!」

    朱佩笑嘻嘻道:「不相信嗎?劍姐會做湯糰和蒸餅,還會把赤豆做成豆泥,還會捏各種形狀的小饅頭,我也學會了。」

    范寧看了一眼劍梅子,劍梅子冷冷地笑了一下,算是承認了。

    「我相信你們會做,但材料呢?麵粉、雞蛋、赤豆、糖、油,這些東西在哪裡?」

    「當然是雜貨鋪買的,那邊什麼都有。」

    范寧還是有點將信將疑,又問坐在一旁的明仁和明禮,「真是這樣,幾樣點心就換來這麼多寶貝?」

    明仁嘆了口氣,「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佩姑娘教鯤族女人怎麼和面,怎麼做點心,教她們怎麼用鍋,怎麼用蒸籠,教了好幾天,一百多個鯤族女人都學會了,人家感謝她,才送這麼多貴重禮物。」

    這才合理嘛!鯤族人又不是傻瓜,幾樣小點心就能換這麼多名貴珠寶,怎麼可能?

    范寧又看了一眼朱佩,見她噘嘴坐在一旁,顯得有點不高興,顯然明仁沒有替她保守秘密。

    范寧又笑著問明仁和明禮,「那你們賺了多少?」

    明禮長嘆一聲,「別提了,這次我們虧慘了。」

    明仁在一旁應和,「前所未有的虧本啊!」

    朱佩忍不住冷笑道:「聽他們胡說,他們回來時,一路笑得嘴都合不攏。」

    范寧摟住兩兄弟的肩膀,笑眯眯道:「我知道你們的,一天到晚數著銀子哭窮,老實交代,這次賺了多少?」

    「確實沒有上次賺錢,這是實話。」

    明仁苦笑一聲道:「為了和他們搞好關係,我們帶來的鍋碗瓢盆都送給他們作禮物,還送出去一百多把匕首,最後我們賣的是茶餅,教他們煮茶,他們很喜歡,還算不錯,一顆金豆換一餅茶,十倍的利潤,還換了換了明珠和玳瑁、海螺之類,利潤就稍微低一點。」

    范寧心中一動,把金豆給我看看,「什麼樣的金豆?」

    明仁磨磨蹭蹭從一隻口袋裡抓出一把黃澄澄的金豆,放在范寧手上,范寧拎了一下他們的金豆袋子,足有三四十斤重,至少有四五百兩黃金,這兩人又發一筆小財,范寧拾起一顆金豆,把它對準陽光,眯起眼睛細看,果然是金粒融合而成,這說明鯤州有砂金,范寧連忙問道:「他們是在哪裡找到的?」

    「我們沒有問!」明禮小心翼翼道。

    「胡說,你們怎麼可能不問,快說!在哪裡發現的。」

    兄弟二人只得吞吞吐吐道:「在最北面的海邊,一條很淺的小河內,說河裡金砂很多,他們也不稀罕,我們打算明天就去淘金!」

    范寧一伸手,「把地圖給我看看!」

    他實在了解這兄弟二人,既然要去淘金,肯定什麼都準備妥當了。

    萬般無奈,明仁只得從懷中摸出一份手繪地圖,遞給范寧,「這是他們繪製的,我們也要去現找。」

    范寧看了一下地圖便笑了起來,這顯然是在北部馬場,在鯤州最北面,距離海邊約兩百里左右,有一條東西向延綿數百里的低矮火山山脈,山脈上覆蓋著茂盛的原始森林,無數小溪匯成了十幾條河流,向北流入鯨海,這些金砂應該就是從山中億萬年沖積下來而形成。

    范寧笑道:「後天一早我要去北方巡視,你們可以搭我的船,然後去尋找你們的金砂田。」

    「阿寧,我也想去!」朱佩在一旁小聲道。

    「你剛回來,不累嗎?」

    「明天不是還可以休息一天嗎?休息一天就差不多了,反正是坐船,對不對?」

    范寧北上巡視也沒有專門的事情,他便笑著點了點頭,「既然你也想去,那就一起北上。」

    .........

    天剛亮,一艘大船便離開了唐縣碼頭,向鯤州北方駛去。

    范寧北上主要有兩件事,一是視察東部草場的畜牧養殖情況,這次宋朝送來的補給主要以牲畜為主,包括五百頭牛、兩千隻毛羊和近千匹騾馬和毛驢,加上去年送來的三千隻羊和兩百頭牛,東部草場已經形成一個很大畜牧養殖基地,將來鯤族繁衍出大量的畜力和毛羊及肉羊。

    第二件事是視察庫頁島,去年冬天留下一支士兵駐紮庫頁島,他們在熬過冬天的同時,也帶來一個讓人意外的消息。

    他們發現庫頁島上生活著一群雄壯的野馬,這個消息已經被原庫頁島的鯤族人證明,確實有一群野馬,數量大概在百匹左右。

    這個消息讓范寧和群牧司的官員們都很激動,如果能將這群野馬捕獲,移送到鯤州,那將給鯤州戰馬培育帶來更好的機會。

    另外,范寧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能不能讓鯤族人出面,用糧食和生活在黑水流域的室韋部以及女真部換取馬匹。

    當然,這個想法是否可行還是一回事,就算能付諸實施,也是幾年後的事情了,前提是要把鯤族探子培養出來再說。

    這次范寧北上除了兩件政事外,還有一件私事,天子已經決定獎勵給朱元豐一塊鯤州的土地或者一座島嶼,以表彰他對大宋養馬事業的貢獻。

    受朱元豐之託,這次范寧北上也要替朱元豐選一座比較合適的島嶼。

    兩天後的清晨,船隻抵達了東北牧場,船隻駛入一處岬灣,緩緩靠岸,岸上是一望無際的草地,遠處還有山巒的影子。

    朱佩注視著岸上一條蜿蜒的小河,忽然問道:「阿寧,你說這小河裡會不會有金砂?」

    范寧笑道:「金砂形成和火山有關係,按照道理說,鯤州各地河流應該都有金砂,只是多少的問題。」

    朱佩回頭對明仁和明禮笑道:「聽見沒有,趕緊拿鋤頭下船!」

    明仁和明禮知道她是在故意奚落自己,便裝作沒聽見,明仁問道:「阿寧,畜牧基地在哪裡?」

    范寧笑道:「還要騎馬走半個時辰,船隻要在這裡停一天,一起去畜牧基地看看吧!」

    明禮和明仁看看岸上的小河,想到河中的金砂,他們怎麼可能不動心,兩人異口同聲道:「我們就不去了!」

    范寧哈哈一笑,「隨便你們!」

    他又問朱佩,「阿佩跟我去看羊,還是和他們去挖金子?」

    「我當然和你去看小羊!」

    眾人兵分兩路,徐慶陪同明仁和明禮去看金砂,范寧則帶著朱佩去畜牧基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