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章 南湖解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三百章 南湖解惑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狄青帶著中官龐忠乘船前往北方馬場巡視,龐忠是大內副總管,掛著群牧使之職,這次是作為天子特使來巡視鯤州。

    按理,范寧也要陪同他前往,只是大量民眾和官員剛到鯤州,范寧一時走不開,只能由狄青陪同他北上了。

    一大早,范寧便帶著朱佩前往南湖一帶遊玩,朱佩和劍梅子都會騎馬,而且騎得不錯,時值仲春,鯤州到處盛開著絢爛的鮮花,一簇簇五顏六色,令人格外賞心悅目。

    朱佩今天穿了一身男裝,這是她必帶的衣物,也是出門比較方便,儘管穿著男裝,但她已經十六歲,正是少女最美之時,肌膚如雪,明眸紅唇,一身男裝哪裡遮掩得住她絕美嬌艷的風姿。

    「阿寧,他們這是去哪裡?」

    路上不時遇到一群群百姓,都是昨天剛到的開拓農民,朱佩見他們也是去南湖方向,不由有些好奇。

    范寧笑道:「他們的土地都在南湖一圈,村莊也建在那裡,他們應該是去看土地!」

    「這裡也能種糧食?」

    「當然可以,這裡都是火山土,很肥沃的,不過比較冷,只能種一季小麥,種水稻不行,今年有點晚了,可以種一些瓜豆,明年開始種小麥。」

    朱佩還是有些不解,「現在也是春天,為什麼不能種?」

    范寧笑而不語,她心中賭氣,回頭問劍梅子,「劍姐,你說為什麼不能種?」

    劍梅子懶洋洋道:「具體我也不清楚,好像說剛開墾出來的荒地是生地,不能立刻種糧食,要養養熟才行。」

    「阿寧,是不是這樣?」朱佩瞪了一眼范寧問道。

    「差不多吧!今年種點瓜豆,就是為了把土地養熟,而且分配土地,開墾土地,就已經快到五月了,完全來不及。」

    三人騎馬走了大約一刻鐘,前面忽然出現一片深藍色的湖水,朱佩頓時驚呼一聲,催馬向湖邊奔去,湖邊已站滿了欣賞湖水的百姓,大家都沒有見過這麼深藍的湖水,清澈得沒有一絲雜質,就像這邊的海水一樣,都是深藍色的,和宋朝那邊淺藍色的水完全不同。

    有人伏身下午喝了幾口湖水,頓時凍得渾身顫抖,「這水太冰了,就像冰水一樣。」

    范寧催馬來到朱佩身邊,和她並肩而立,他用馬鞭指著北邊遠處的高山道:「這裡山頂終年積雪不化,但也有融化的雪水,彙集數十條小溪成三條小河,全部注入南湖中,這裡的河水很寒冷,幾乎就是剛剛才融化的冰水。」

    朱佩眨眼笑道:「既有滾燙的溫泉,又有冰冷的湖水,居然相距很近,你不覺得很奇妙嗎?」

    「等到冬天的時候,北方海面上是一望無際的浮冰,整個鯤州都差不多被半人高的大雪覆蓋,但東海岸卻十分溫暖,居然沒有積雪,你會同樣覺得很奇妙。」

    朱佩嚮往地嘆息一聲,「不知我能不能呆到冬天!」

    ........

    從南湖向北都是一片綠草茵茵的原野,延綿數十里,地勢很低緩,土地比較平整肥沃,這裡原本也是東部草場的一部分,但被從西方延綿而來的山樑一切為二,山樑的北面就成了東部牧場。

    山樑南面廣闊達三十餘里的原野,范寧便決定將它開闢為農田,種植小麥和其他作物。

    這時,有人跑來大喊一聲,「要分土地了!」

    數百人頓時慌了神,也顧不得看湖水的美景,調頭向西北方向奔去。

    朱佩望著他們奔去的方向,奇怪地問道:「阿寧,今天就要分土地嗎?」

    范寧搖搖頭,「明天才開始抓鬮,今天只是給大家來看看,應該是誤傳!」

    朱佩頓時有了興趣,笑道:「我們看看去!」

    三人催馬向西北方向奔去.......

    在眼前這片三十餘里的原野上流淌著三條小河,距離縣城最近的一條小河延綿上百里,河中水產豐富,可以常見一條條大白魚從水面躍起,由於它離縣城最近,便給它起名為小唐河。

    第一批土地就在小唐河兩岸分配,土地已經丈量好了,用塗上紅漆的木楔為分界,分割得方方正正,連地塊之間的溝渠位置也留好。

    靠湖邊三座村莊的宅地也已留好,但宅子卻需要主人來自建,當然,軍隊也會適當幫忙,主要替村民們燒磚並搬運木頭。

    農田和宅地的分配當然也是以抓鬮來決定,抓鬮時間就定在明天上午舉行,今天大家都來查看土地,想到朝廷居然給五十年的免稅,著實讓每個人都充滿了對新生活的期待。

    明天將分配的土地在小唐河南面,距離縣城約有七八里,一共有九百餘塊,近兩千頃土地。

    多出來的三百塊土地屬於官田,主要是給有能力的農戶租種,收穫的糧食按照三七分,官府三成,農戶七成,這也很吸引人。

    另外軍田在北面,大概有兩千五百頃,去年就開闢出來,一個多月前已經種上小麥,到七月份就能收穫了。

    剛開始糧食產量不大,但隨著時間推移,土地成熟,糧產量會逐漸增大,當然,小麥的產量並不大,一畝上田最多也就兩石。

    如果按照一畝地產兩石小麥來算,兩千五百頃土地的小麥產量達五十萬石,足以養活五萬軍隊按照戰時標準一年的消耗。

    而長駐鯤州的軍隊只有五千人,加上兩萬勞工和所有的居民也吃不完,剩下的當然是作為貿易商品賣給日本國換取金銀。

    這還只是軍田,當民田開墾出來后,糧食產量還要更大,當然,這是后話了。

    原野里聚集一千多人,他們都是來看田的農民,主要是看土壤肥力,看水源是否充足。

    一般而言,溫帶地區的火山土,有機質不容易分解,所以土壤厚而肥沃,千百年生出的草成為肥力的來源。

    農民對土質的肥力很滿意,唯一擔心就是水源。

    數百名農民正圍著兩名官員,七嘴八舌地詢問著什麼,有人還神情激動,忍不住高聲大喊。

    這時,兩名官員看見騎馬過來而范寧,連忙分開眾人跑了過來。

    范寧看了一眼正在議論紛紛的農民,問兩名官員道:「他們在激動什麼?」

    兩名苦笑道:「啟稟御史,他們認為土地分割不公平?」

    「哪裡不公平?」范寧問道。

    「他們說有的土地緊靠河邊,有的土地離河比較遠,水源不足,對沒有抽到河邊的人,就顯得不公平。」

    「你們沒說要修建水渠嗎?」

    「說了,好像效果不大!」

    「那我給他們說!」

    范寧瞪了兩名官員一員,催馬上去,不少百姓認識他,紛紛圍上來,大聲道:「大官人,這樣分配土地不公平啊!」

    范寧擺擺手,他騎在馬上,身體位置比較高,眾百姓都看得見他,紛紛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過來,我要說幾句!」

    千餘百姓紛紛圍攏上來,范寧高聲道:「我是鯤州知事范寧,也是各位父老鄉親的父母官,大家背井離鄉來到遙遠的鯤州,肯定會有各種不習慣,作為大家的父母官,我會盡全力幫助大家解決困難,讓大家能在鯤州安居樂業!」

    四周頓時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范寧揮揮雙手,又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他繼續道:「有不少鄉親有疑問,有的地塊靠近河邊,有的地塊卻離河邊很遠,這就會導致分配不公平,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需要說明三點。

    第一,分配土地是用抓鬮方式來獲得,沒有任何暗箱操作,絕對公平。

    第二,就算沒有得到河邊的土地,但也絕不意味著沒有水源,大家應該也看見了,幾乎每一塊土地旁邊都預留的水渠的位子,我們會用水車取水,保證麥子需要用水時,水源充足。

    而且大家也明白,緊靠河邊的土地也並不是直接可以從河裡取水,也同樣要靠水渠,只是水車取水時它先得到水,僅此而已。

    第三,鯤州夏天的氣候也不炎熱,水份蒸發量不大,冬天積雪三尺,雪水融化后,會使土地得到深層次滋潤,一年四季土地都是濕潤的,不會出現大宋北方那種土壤乾燥龜裂的現象,對水的需求不是很大,大家可以去軍田那邊看一看,就會明白,對水源的擔憂完全是多餘的......」

    范寧對眾人侃侃而談,他身上自然而然有一種讓人心服的威信,朱佩遠遠望著他那種領袖般的氣質,美眸中更是光彩閃爍。

    她嬌笑道:「想不到這傢伙還真挺厲害的,年紀輕輕就能成為獨鎮一方的邊疆大吏了。」

    劍梅子太了解這個小主人的心思,她意味深長笑道:「阿佩,在鯤州要抓住時機啊!」

    朱佩俏臉一紅,小聲嘟囔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她臉上的羞澀再也掛不住,調轉馬頭向湖邊奔去。



    上一頁    下一頁